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朕爬墙那些年【情有独钟】──芳菲袭予

时间:2020-11-19 13:03:29  作者:芳菲袭予

   =================

 
  文案:
  穆昀祈爬邵家的墙爬了五年后第一回 被抓,就被扔上了邵殿帅的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子脚下莫非王墙。”邵某人一张笑脸人畜无害,“臣家这堵墙,陛下要爬,自是随时随地,只是此墙年久失修,不定哪日一场风雨就垮了,墙倒事小,伤到您事大,遂请陛下下拨俩修缮费,臣将这墙好好修一修,再替您备把牢固些的梯|子,方便进出。”
  穆昀祈皱眉:“要钱?”
  邵景珩点头:“嗯。”
  穆昀祈讪笑:“没有。”
  那人摸摸下巴:“如此,就只剩下两法了,陛下看——”,清眸含笑:“是抵押皇位呢,还是卖身?”
  ———————
  文案二
  要说大熙朝的一大传奇,非他邵景珩莫属!经历一年两次高效率的逼宫,非但毫发无损,还成功把自己升级为封疆大吏。
  穆昀祈:封疆就封疆吧,只要不再逼宫……
  邵景珩:分手一时爽,追夫火葬场。
  穆昀祈:切!
  三月后,西北。
  某人:景珩,朕来了……
  本文是《我逼宫那些年》下部,没看过上部的读者可通过本文的第一第二章 了解前情。
 
  ==================
 
 
☆、人物
  穆昀祈:大熙皇帝,早年受太后邵氏(后妈)压制,装傻不务正业斗鸡走狗,邵太后死后又遭外戚邵景珩、邵忱业叔侄胁迫,在帝师宋衍支持下奋起与之斗智斗勇,逐渐收拢臣心,放逐了邵忱业,但在和邵景珩的最终斗法中棋差一招,惜败服毒。
  邵景珩(字君节):出身权臣世家,内敛刚毅,为殿前司都指挥使(俗称殿帅)。因“姑母”邵太后恩将仇报毒杀自己的父亲邵忱允,忿而联合皇帝穆昀祈逼宫邵太后,事成后因权臣身份(手握数万亲军)遭上猜忌,和穆昀祈相爱相杀,明里谈情暗下斗法,最终举兵二度逼宫。
  郭偕(字会卿):京城首富之子,步军都虞候,主掌一司,英武豪迈,和邵景珩存宿怨,但得皇帝信任。本好男色,因醉酒和和荀渺生米煮成熟饭,后渐生情,但依旧和嘉王往来,致荀渺心存怨念。邵景珩领兵逼宫时,郭偕领旨出城调兵勤王,生死不知。
  荀渺(字知微):寒门进士,因文采出众受皇帝赏识,现任秘书丞,有股文人的酸腐气。和郭偕既成事实后,搬入郭家暂居,后因觉郭偕对嘉王念念不忘,一气搬离,现一心欲离京外任。
  嘉王(穆寅澈):穆昀祈同父异母的弟弟(生母邵太后)。邵景珩自小被邵后召入宫就是伴护穆寅澈,因此对他素来关爱(兄弟之情)。穆寅澈因在寒食之变得郭偕相救,与之成为莫逆,两人间有过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晋国长公主(穆金芙):邵后所出的公主,穆昀祈同父异母的姐姐,嘉王一母同胞的姐姐,却与穆昀祈交好,更因保护穆昀祈惹怒邵后而被下嫁平明百姓的郭家,成为郭偕胞弟郭俭的妻子。外柔内刚、足智多谋,和郭俭琴瑟和谐,两人一同经营一家脂粉铺。
  邵太后:坊间歌女出声,被当初尚是皇子的先帝看中,却因出身之故不得入宫,先帝不舍,将其寄于亲信、少时伴读邵忱允(邵景珩之父)家中,登位后,索性令其改姓为邵,对外乃称邵家庶女,自此封妃立后,才是一帆风顺。所出有晋国长公主和嘉王,先帝逝后垂帘听政,至寒食之变死于乱中。
  郭俭:郭偕的孪生胞弟,当朝驸马。性格和胞兄郭偕大相径庭,从小喜爱脂粉,取了公主后两人一道经营脂粉铺,因此外称“二掌柜”。
  宋衍:帝师,两朝老臣,好赌,但贤能。自邵后当政,他为自保故作庸钝,实则在后为穆昀祈出谋划策,至邵氏叔侄当道,他设下玉石俱焚之计将邵忱业放逐,自也不得不告老离京。
  张仲越:参知政事(宰相),皇帝亲信。
  丁知白:枢密使(主管兵政),本是邵景珩的忘年交,但不赞同邵氏拥兵自重,一直致力于调和天子和邵氏间的矛盾,终究未成。邵景珩举兵,他冒险前往游说无果。
  赵虞德:入内都知、勾当皇城司公事(宦官),穆昀祈的心腹。
  邵忱业:邵景珩的三叔,邵党首领。胸无城府,却执迷权术,官任枢密副使时弄权受贿,为外不齿。后因与宋衍争夺歌伎,执剑追杀宋衍而误伤荀渺,被罢官驱逐出京,然而去往邓州途中遇刺,命悬一线。
  霍阑显:猷国齐王,国主霍阑昱之弟,深得兄长信任,与穆昀祈交情匪浅。穆昀祈为稳定北疆局势考虑,有意助霍阑显登上猷国储君之位,就是所谓的“为国立君”。
  霍兰昆:猷国楚王,国主霍阑昱之弟,手握重兵,恣睢好战,一直与霍阑显暗下较量,欲夺储位。
  霍阑昱:猷国主,体弱多病,生性多疑。至今膝下无子,虽信任齐王霍阑显,却迟迟不利储,甚在重病时将之远遣西疆,又将楚王霍兰昆派往南疆,令他二人互为挟制。
  贺大娘子:郭员外发妻,郭偕、郭俭之母,强势有主见,凡事说一不二,一心要为郭偕聘娶个有家势的妻子。
  郭员外:京城首富,郭偕、郭俭之父,本是读书人,后弃笔从商。在家中存在感不强,家事由发妻贺大娘子说了算。
  顾娥:邵景珩当年在西北的故交顾朝山之女,顾朝山为救邵景珩负伤而死,临终托孤。邵景珩派人前往顾朝山家中却得知顾娥已被亲舅舅卖给人牙子带走,自此不知所踪。邵景珩多年派人找寻无果,至下还未露面。
  唐廷诲:原凉州知州,因中胡人奸计致失城而畏罪自尽,但外素有传说其人是被邵景珩当做替罪羊害死。
  唐黛云:唐廷诲之女,因相信父亲被邵景珩害死,一心为父报仇,与兄长潜伏京中多年,化名顾怜幽进入青楼,后又假借顾娥身份成功进入邵府。陷害邵景珩为归云谷藏兵案主谋,导致邵景珩举兵逼宫,终是抱定必死的决心孤注一掷,在给邵景珩的茶中下毒,事败自戕。
  唐黛云之兄:姓名暂不详。当年因父亲身死内情不明,为查真相入京鸣冤无果,又遭人追杀,被一老者救下(唐黛云最后和邵景珩对质时道出此人是宋衍),就此在老者指点下携妹蛰伏京中,一步步设计欲揭露邵景珩的罪行,但其人乔装成花匠入邵府见唐黛云时被邵景珩撞破,不得不做了一场虏劫唐黛云的假戏后离京遁逃。
  秦柳直:真实身份不详,假借已故的落第举子秦柳直身份,故意被嘉王的马撞倒,乍伤进入郭家将养(其间意图亲近郭偕),后因学识浅薄被荀渺识破,欲对荀渺下毒手时被赶到的郭偕制止,当时逃脱,至今下落不明。
  秦柳直的同党:一个身形体貌与邵景珩相似之人。在此之前,郭偕以为秦柳直是受邵景珩指使,直到偶遇此人才知料错,但被他逃脱,因此至今不知其人身份。
  周奇:御史,郭偕之母贺大娘子的竹马。因贺大娘子背信他嫁而耿耿于怀,与郭家势不两立。后在望月楼被刺身亡,郭偕当夜与嘉王也在彼处,且与他起过争执,所以被认为是凶手。
  明霞:或许也是秦柳直的同党,真实身份不详。当日郭偕和嘉王追赶秦柳直的同党,在小巷中与此女相撞以致追丢嫌犯,郭偕疑心此女却无证据,只得不了了之。嘉王却对此女起好感,将之接入府中,谁知不久此女逃脱,且还留下一桩人命案——嘉王府使女紫萸死于非命,似与此女有关。未出几日,城外河中捞出一具女尸,衣着与此女相似,但面貌已不可认,郭偕与嘉王猜测是此女杀了明霞后走投无路自尽,但无证据证实此想。
  尔朱宽:羌胡咯泯部首领,长时率余众在西北边境游荡,不时滋扰大熙,这两年却忽销声匿迹,有传言是被邵景珩纳入麾下。归云谷藏兵案发后,查明咯泯部也参与其中,只尔朱宽已遁逃。后尔朱宽的尸首在邵府被起出,因此邵景珩被指弃车保帅,实为归云谷藏兵案主谋。
  净妃:邵忱业之女、邵景珩堂妹,因幼时受惊而疯癫,却被邵后一意孤行立为皇后。后与穆昀祈不合,邵后挑动穆昀祈废后,以此分裂穆昀祈与邵家。邵后死后,邵景珩欲令净妃复位而不得,后净妃被邵后的亲信宦官害死。
  盼儿(阿盼):京中名妓李辛素的小弟子,年方七八岁,因争买一只兔子和穆昀祈相识。
  宠物团
  喜福:荀渺养的黑狗(公的),却和郭偕亲近。
  补丁:穆昀祈养的狮猫(公的),好动、自大、凶悍,只在主人跟前显柔弱。
  不争:原名旺福,邵景珩家的看门狗(公的),后因穆昀祈觉得土而改名,是补丁唯一看得惯的玩伴。
  雪儿:唐黛云在邵府时养的狮猫(母的),胆小怯弱,被补丁欺负过。
 
 
☆、前情
  一场寒食之变,令垂帘听政的皇太后邵氏身死,外界皆以为这场政变的罪魁元凶是殿前司都指挥使、邵后的侄儿邵景珩!其人目的是为向邵后报杀父之仇、并进一步拢纳军权。谁料皇帝穆昀祈一亲政,首当就任命驸马之兄、名不见经传的步军指挥使郭偕为步军都虞候,独领步军司!
  风云突变,皇帝和权臣的较量,就此拉开序幕。
  穆昀祈在帝师宋衍、宰相张仲越、枢密使丁知白支持下与邵党明争暗斗,一意褫夺邵景珩的兵权,但成效甚微,却因一次阴差阳错上了逆臣的床,从此局势愈发微妙。
  另一侧,步军都虞候郭偕因身份特殊,且与邵景珩存有宿怨,得天子信任重用,令他私下协助皇城司探查邵党的黑料,并办小报将之公诸于世,以一点点剥除逆党的枝叶。在此过程中,郭偕与文采出众却带酸腐气的秘书丞荀渺共事,逐渐相知,在经历一次生死劫后,荀渺终于摒弃俗念,表白郭偕,二人暂成眷属。但郭偕素与嘉王穆寅澈交好,二人间存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让荀渺很是怨恼,几番挣扎后,自认无能挽回,失望下搬离郭家,并打算求外任离京,从此眼不见心不烦。
  在此期间,朝野内外出了一系列悬案,有事关谋逆的“山中刺驾案”、“归云谷藏兵案”、“瑶华宫纵火案”,也有看似针对个人的“降臣遇刺案”、“落第举子冒名顶替案”、“御史被杀案”、“嘉王红颜失踪案”等等,分别将邵景珩、郭偕、荀渺、嘉王等人牵入其中。皇城司与郭偕奉命追查这些案件,然就在初见眉目时,邵景珩却设下一系列连环计将西北的数万亲军调入京,显然意图不轨。
  张仲越与丁知白闻讯,上谏请迅速拿下邵景珩。穆昀祈经了深思熟虑,下旨第二日召邵景珩往远离殿前司禁军大营的行宫见驾,看似欲行计。孰知人算不如天算,第二日邵景珩出门前往行宫途中被亲信拦下,闻听了两条新讯后果断折返。穆昀祈此刻又得蛰伏在邵府的歌伎唐黛云密告:邵景珩正是归云谷藏兵案主谋!震惊下正思索对策,却得闻邵景珩已闯出皇城司的监视圈往最近的殿前司禁军大营赶去,显是要举事了。
  不及犹豫,穆昀祈速令郭偕出城调兵勤王,可惜仍晚一步,邵景珩的捧日军先行逼宫皇城。丁知白带了唐黛云前往游说邵景珩退兵无果,唐黛云且因自作主张毒杀邵景珩被识破而自戕。邵景珩认为唐黛云是受穆昀祈指使加害自己,因此闯入皇宫要穆昀祈退位让贤嘉王。穆昀祈争辩无果,忿而饮下毒茶……
 
 
第1章 
  掀开沉重的眼皮,入目一片含混,费了片刻,才逐渐看清顶上明黄的帘帐。
  “陛下醒了?”低沉而略嘶哑的嗓音入耳。
  循声,是那张梦中也萦绕不去的脸。未吭声,穆昀祈重新合目。少顷,上半身被小心扶起靠于枕上,嘴唇沾了少许湿意。睁眼接过那个浅浅的茶盏,穆昀祈自行啜起。
  “陛下,臣闻近时北境不宁,遂请领振兴军北上,平寇安疆。”人声继来,平淡不失果断。
  半晌沉寂。
  “好。”穆昀祈音淡如水。攥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却麻木得使不出力。
  大熙明道元年七夕,因逆贼密谋作乱,引发一场祸及宫禁的突变,致天子轻伤。后乱事平息,外间谣言却四起,对乱事起因、内情等众说纷纭。为消臣下疑虑,天子不得不下诏宣示内情。
  据诏,当日因事紧急,且逆贼身份不明,最先闻知消息的殿前司只得仓促行事,急命关闭四方城门,连夜搜查城中,孰料还是晚却一步,入夜天子便于宫中遇袭!好在近侍护驾及时,天子只受轻伤,后捧日军在殿前司都指挥使邵景珩亲率下入宫勤王,历经一夜诛杀乱党。
  此一事中,殿前司虽护驾有功,然其擅关城门、强行闯宫,有犯上之嫌,因此遭御史台弹劾。
  七月中,因西北羌胡残部又有卷土重来、扰我城池之象,殿前司都指挥使邵景珩受旨转任秦凤北路经略安抚使、权知兴州,即日领振兴军北上,镇守国门。
  两日后。
  晨曦初起。
  独自凭栏,任淡弱的日光将自一张清隽却带病色的脸衬得愈发苍白,穆昀祈胸臆起伏间,眉梢的怅意久挂不去:近处的御街此刻已是人潮涌动、车马川流,一派融合安定之景,只看此,谁又能想到仅仅数日前,就在这宣德门下,曾满驻明火执仗欲闯入宫中改天换日的乱军……
  身后脚步声由远及近。
  “他走了?”未回头,穆昀祈一言不透情绪。
  原地驻步,来人轻回了句“是”:“邵经略一个时辰前启程,此刻当已出城数十里。”
  稍顿。凭栏之人回身:“外议如何?”
  来人浅沉吟:“虽存诸多猜测,然皆不过空穴来风。”
  点点头,穆昀祈却不似释然,低眉一叹:“虞德,朕总觉,此事还存蹊跷……”
  “臣会彻查!”对立者正身叉手。
 
 
第2章 
  一晃数月,又至仲秋。
  入夜,金风荐爽,月色倍明。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一城玩月,丝篁鼎沸。
  夜色渐浓,街市上反而车马骈阗——出内城门往东南数里,一路有丹枫阁、丰桥、月岗等几处危阁或开阔地可供玩月,加之顺河西去便是南门夜市,遂一路出城的人流熙熙攘攘。
  “让一让——让一让!”此时竟还有人逆流疾行,乍看形色匆促,显是急惶。
  一气追出两里路,那团黑影却似教前方汹涌的人潮吞噬去,依旧不见踪迹。攥攥拖在手中的半截狗绳,荀渺悻悻叹气:早知如此,便不该将狗带出来!说来还是他大意,原想喜福平日总被关在家中无去处,今夜便带之出来透透气,孰料一到车水马龙的闹市,这畜生竟便用力挣脱绳子跑了——不知是受惊还是欢欣过分之故。静下忖了忖,此处距南桥夜市不远,万一它是逐油腥味去……索性也无方向,就去瞧瞧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