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后我生了个蛋【萌宠】──枫林绾

时间:2020-11-19 13:02:07  作者:枫林绾

 =================

 
  文案
  容狸作为一个不受宠的侯府庶子,不作妖不抱团,守着自己的小院子开开心心写话本,上辈子却因意外入了别人的套,和陌生男子有了纠葛,最后走上末路。
  重来一次,他决定先去看看崽子他爹长什么模样,毕竟他笔下的男子都有天人之姿,轮到他总不会差太大……吧?
  虽然崽子他爹很符合他的标准,但是!!几个月后,容狸面对自己生出来的……蛋?懵了!他是不是话本写多犯癔症了?
  还有那个孵他蛋的小鸟,你毛都还没长齐,孵什么蛋呢!
  楚行舟:啾!
  小剧场:容狸最近有些发愁,他捡回来的那只鸟伤好之后一直不愿意走,不走就算了还整天黏着他,要给嗑松子,要给摸摸毛,真稀奇了。
  他戳戳桌上正伸脑袋进茶盏里喝水的小红鸟,认真发问,“你到底是谁?”
  被戳得一个踉跄扎进水里的楚行舟顶着湿漉漉的鸟头僵住,被发现了?
  注意:有生子,以蛋的形式,介意者慎入
 
  ==================
 
 
第1章 鸟崽子
  “去吧,我会帮你解决剩下的事情,毕竟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容貌俏丽的女子站在深宅大院的小门口,看着门外满脸憔悴的男子,温柔的嗓音无端让人信任,她抬手摸了下男子柔软的发丝,温柔的眼神下不知藏着什么不容琢磨之事。
  “出了云城,一直向北走,那里有人会接待你,以后你就自由了,你娘我会帮你照顾的,你放心。”
  男子肩上背着个小包袱,看着像是要出一趟远门,不日便可回来。
  “四姐,那里真的有人接我吗?”男子声气极弱,问话也小心翼翼地,生怕到时候他无处可归。
  “不怕,小狸已经长大了,容伯会先等到你然后送你过去。”然后女子看了眼对方的小腹,掩下眼中复杂的神色,“至于你腹中的孩子,到时也有安排好的大夫为你拿掉,小狸只要乖乖听话就好。”
  男子下意识将手附上平坦的小腹,那里有一个不该存在的孩子。
  告别那座大宅院后男子按照四姐叮嘱的话出了云城,一直往北走,然后,然后呢?
  和蔼的容伯、可靠的大夫还有自由自在的下半辈子?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黑暗中的房子,微微隆起的肚子、喊着怪物的声音、尖利的刀还有那一场无边的大火。
  逃,快逃!
  安静的厢房里,床上的男子闭着眼睛,额头上的冷汗直冒,仿佛正受噩梦魇着,突然,那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过一会,眼睛睁开了,里面仿佛是无尽的深潭,而后又恢复正常。
  容狸将一只手搭在额头上,轻轻抹去那往下滑的汗珠,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都过去了。
  他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小声喃喃,“爹爹错了。”
  容狸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轮满月悬在上头,照着四周都亮堂起来,不知道躲在哪里的小猫奶声奶气地叫唤了几声,此刻他心里十分平静。
  如果没有记错,明天就是瑞王府上门换亲的日子,距离发生那件事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也是上辈子他走向错途的第一步。
  ……
  清晨,容狸在梦中魇着还没醒来的时候就被一阵阵的敲门声给惊醒,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叫道,“谁啊?”
  “公子,侯爷让你去前堂。”来人是在他小院伺候的阿羽。
  “知道了,进来吧。”容狸慢吞吞的起床。
  阿羽将兑好的热水放到架子上,看着自家公子动作慢吞吞的,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容狸仔仔细细地擦了脸,站在衣柜前面倒腾里面的衣服,虽然他娘不受宠,但是他作为正经侯府公子,每个季度都会送新衣过来,只不过那时候他没什么争的心思,就连衣服也素得平淡,“小羽你来看看我今天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小羽顿住了,公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往常哪里还纠结穿什么衣服,再说了,公子的衣服不就那么几个款式吗?还用得着挑什么?
  “公,公子?”要不是他昨天还守着小院,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人进出,他都要以为公子被人换掉了。
  容狸也没在意他的失态,从叠好的衣服底下翻出来一件,那是去年他娘拿攒下来的银两给他买了布匹亲自做的,素青的外袍上用银色的丝线绣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青鸟,正展翅向上,他一直都没舍得穿。
  他摸了摸干净的新衣服,似自言自语,“就这件吧,显得清爽些。”
  毕竟是他回来几天后第一次出门,总要给人留下点好印象不是。
  小羽看着自家公子换上了件他从来都没舍得穿的衣裳,虽然仍是有些素的颜色,但那青衣银绣衬得本就俊俏的容狸更为清雅脱俗,这是他家公子吗?
  “阿羽来给我梳个头吧。”容狸不慌不忙地坐下。
  “公子我们得快点。”小羽从恍惚中惊醒赶紧上前。
  “不着急。”容狸看着铜镜中模糊的自己,他知道自己遗传了自家娘亲的容貌,小时候还经常被认作姑娘家,重生回来的这段时间吃好喝好,这时他已经不是上辈子因为被忧愁与害怕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容狸。
  容狸之所以不慌不忙,那是因为不管他去得多迟,他的好四姐都会帮他遮掩过去,这是她欠下的。
  束好头发后容狸抖了抖柔软的衣袖,双手撑开,笑着问道:“这身衣服好看吗?”
  小羽呆呆地点头,“好,好看。他从来不知道自家公子笑起来这样好看。
  “那就走吧。”
  容狸走出院子的时候突然听到墙边嘭地一声响,下意识往那边一看,什么都没有,只是花圃里浓密的花草晃动了一下,他心想,可能是昨天的小猫仔吧。
  容狸走后,晃动的花草中突然冒出来一撮火红的绒毛。
  前堂。
  侯爷府的主人,容靖,此时正端坐在下位,一副沉稳的模样,身边站着的是容狸的四姐,正用帕子掩着眼泪,看着那精致的妆容都要哭花了。
  而与上一世来的王府管事不同的是,这次领头的却是一个年轻男子,此时正坐在他爹平时坐的位置上,慢悠悠地喝着茶。
  容狸心里暗暗有些担忧,怎么回事?难道是他重回一世,有些事情却也跟着变化了吗?可他并没有出手进行干预过什么。
  心里想是想却是不能表现出来,“爹,您找我什么事?”
  容靖也觉得有些荒唐,他看着自己这从不争宠的六子,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文姨娘年轻的模样,那是个令人心动的女子,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容靖看着容狸,有些羞于出口刚刚听到的事,“先见过端王。”
  容狸正要行礼,却立刻被座上的男子喝住,他甚至站了起来,“可别,你这礼我可受不起。”
  容狸十分淡定地直起腰身,“谢过端王爷。”
  容靖看着端王没打算再说一遍刚才的事情,只能自己说,“狸儿,之前虽然瑞王府已经过来与你四姐合过八字,但现在,瑞王既然已经,已经要了你,你就过去吧,你的八字瑞王府也已经合过了。”再怎么说也是个儿子啊,给了王爷又怎样,还不是伺候那人的。
  端王也不在上面坐着了,他走下来,带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侯爷不必如此伤心,七哥既然指定了你家六公子,那就不耽误四小姐了。”说着看向容靖旁边我见犹怜般的容思语,“四小姐以后要是有中意的好人家,七哥定会让小姐得偿所愿。”
  容思语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余光看向旁边安静站着的容狸,没多说其他,细声细气地行了个礼,“谢王爷抬爱。”
  之后容靖就让她回去了,毕竟思语还是个未出闺阁的姑娘。
  容狸就站在一边不发一语,他在思考现在这情景是怎么回事,明明上辈子他爹把他叫来暗里骂了一顿就定下将他抬过去的时间了,他也是趁着人没来的时候逃走的。
  可是现在……这人是怎么回事?
  容狸在一边脑子都是木木的,这和上辈子一点都不一样啊,难道所谓的上辈子只是一场噩梦吗?
  他就着袖子的遮挡摸了摸自己肚子,这也是假的吗?
  “狸儿,狸儿!”容靖叫了两声他才反应过来。
  “抱歉爹,我走神了。”容狸低着头不让人看到他恍惚的眼神。
  容靖让人下去对礼单,“是这样的,端王说,你……三天后,瑞王府会派人来接你,你以后就安安分分伺候王爷。”
  容狸低着头回,“是,狸儿知道了。”
  端王看着容狸不显好恶的模样,多加了一句,“瑞王府内院人不多,你也不用不自在。”
  “多谢端王宽慰。”容狸不咸不淡地回答,容靖在一边想呵斥他没礼数,可看端王都不在意的样子便不再多嘴。
  门外有人匆忙进来,在端王耳边耳语一番,不过他面上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容靖斟酌地问,“端王爷是否有急事?要是有急事便可……”要是没事你就早点走吧,他需要点时间消化今天这事。
  “无事。”端王看了看堂里的摆设,“索性今天我也无事,不知可否在侯府转转?”
  “当然当然。”容靖能说什么吗?不能。
  容狸一个人被撇下,心不在焉地回了自己院子。
  到底哪里出错了?除了三天后抬他过去的事,其他没有一件是对的。
  容狸坐在小院间的竹椅上发呆,仔细回想着‘上辈子’发生的事,明明记得那么清楚,不可能是做梦。
  正想着呢,涣散的视线突然聚焦在了一坨毛上。
  嗯?什么东西?
  只见不大的花盆后边露出一团火红色的绒毛,容狸看了一会后,那团毛毛缩进去了。
  这时候容狸也没有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悄兮兮地探头上前看去。
  花盆后面是一只火红的鸟崽子,只有约摸掌心大小,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它本来正在梳理胸前的羽毛,被发现之后动作一僵。
  鸟崽子慢慢转头看容狸,容狸仿佛在一双豆豆眼中看到了尴尬的情绪。
  作者有话要说:嘭地一声响,鸟攻屁股闪亮登场。
  开文啦开文,搓手手,紧张。
 
 
第2章 
  容狸也没动,就等那鸟崽子反应过来逃跑,只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小家伙不但没跑,还大摇大摆地迈着小步子朝他这边过来了。
  这家伙是不是太胖了点?这走路姿势他都怕摔了?
  容狸看着小家伙走到他鞋子面前,啄了下他的鞋面,“啾~”叫完之后侧过身子。
  仔细一瞧他才看到鸟崽子的小翅膀以一个不正常的角度折着。
  受伤了?
  容狸蹲下,伸出手放在他面前,他不想直接抓,怕惊到了小家伙,轻声道:“上来,我给你看看翅膀。”
  此时,一缕阳光打在容狸的头上,仿佛镀了一层柔和的金光,唇红齿白的少年一身青衣,朝一只红毛鸟崽伸手邀请。
  不知谁的心脏在跳动。
  小红鸟愣了好一会,容狸以为他还在思考,也不催,就伸着手等,过了一会,毛绒绒的小红鸟才矜持地迈着鸟步走上容狸的手掌心。
  容狸没忍住摸了一下他的头毛,第一次没有经验,将小红鸟头顶蓬松的毛毛摁塌了一块,看着有些滑稽,赶忙用一根手指给他拨弄回去。
  容狸托着小小一只回到位子上,将帕子折了两折放到桌上,然后才将小红鸟放上去。
  桌是石桌,刚开春的天气,容易冻着嫩嫩的小爪子。
  “阿羽。”
  “来了公子。”今天阳光正好,阿羽正搬了被褥出来晒晒,听到自家公子召唤就赶紧过来了,“公子找我什么事?”
  “你看这,我捡来的。”容狸示意他看桌上的小崽子,“不知是什么鸟,他翅膀受伤了。”
  阿羽打量了一会,说:“有点像还没换羽的鸡仔,只是没有鸡仔有那么红的颜色。”
  “那他的翅膀怎么办?”容狸看着那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翅膀发愁。
  “这会自己好的吧?”他哪里知道鸡仔翅膀折了该怎么办啊?也没有人会去在意这种小事。
  容狸轻轻地抬了一下小翅膀,羽毛里面有一点血迹,“你去拿瓶伤药过来,还有小竹签和匕首,对了,还有银丝,再拿个小剪子。”
  阿羽其实想说没必要,但看着容狸那在意的样,只能认命去找东西。
  容狸从碟子里掰了一小块糕点凑到他面前,“吃吗?”
  小红鸟侧着一只眼看他,然后开始啄食他手上的糕点。
  这初生的小鸟胆子还挺大的。
  容狸喂小鸟吃了一会糕点,擦干净手之后轻轻托起小鸟,翅膀太小了,离太远他看不清楚具体怎么了。
  他轻轻碰了下小翅膀,小鸟可能是因为疼,啾啾地叫了声,往边上挪,想把自己的翅膀藏起来。
  容狸只能轻声细语地哄他,“我不碰了,再给我看一下,我看看伤在哪点?”
  小鸟歪着头用一只眼睛看他,仿佛在考虑他这句话的可信度。
  容狸觉得自己真是魔愣了,怎么他看着这眼神那么人性化呢?
  “公子,东西我拿来了。”阿羽托着个托盘过来,上面是容狸让准备的东西。
  容狸将小鸟放回帕子上,自己拿起小剪子,看着小鸟,鸟崽子不知道是不认识这东西还是相信容狸,站着一动不动。
  容狸那些剪子慢慢靠近,他担心待会他动手的时候小鸟挣扎起来反倒伤了它,“不怕啊,我就剪一点毛毛,肯定不会伤了你的。”
  阿羽在旁边十分无语地看着自家公子哄这只红毛鸡仔,忍不住问了一句,“公子,您要养着它吗?”
  容狸轻轻摁着鸟崽子,确保他不会动才小心地用剪子尖把小翅膀上面的绒毛剪掉,之前他只顾着想把这鸟的翅膀收拾好,没考虑他之后的去处,听到阿羽的问话才想到,“养吧,养好伤再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