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戒掉你的信息素【甜文】──落月沉鸢

时间:2020-11-19 13:00:55  作者:落月沉鸢

 

 
文案:
 
浪得一时是一时风骚受X专治各种风骚操作闷骚攻
为了“强迫”某人和他结婚,明衍把前天晚上XX0的录音放给轻烟听。
某O暴怒,明衍却圈住他哄道:“宝宝,乖,和我结婚。”
 
“想和我结婚,你得嫁给我,必须什么都听我的,我说向东你不能向西,我说一你不能说二,你还要给我做饭洗衣服。”
“那家佣干嘛?”
 
“家佣负责监督你。”
“……”
“结不结?”
“……我还是去找别的Omega吧。”
 
轻烟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正要拔出戒指砸死他,明衍反身把他扑在.床上,轻啄了一口他的嘴唇,开心道:“宝宝,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原文案——
明衍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只醉酒上错车的炸毛崽,炸毛崽凑近他的脖子低声警告他:“不想被标记,就开车。”
 
  自以为A的炸毛崽释放着甜美的信息素,正在往O的方向分化,而这位智商为负的Omega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却被这位真正的Alpha标记了。
 
  当知道自己是O的洛轻烟听说:
  “被标记的Omega再被别的Alpha强迫会死的哦。”
  “大哥你说的是三千年前的Omega体质吗?这年头Omega换Alpha不是常有的事吗?”
 
  某O随地释放信息素,四处撩骚,扬言睡得天下A,一心要换A,结果每一次醒来发现标记自己的还是同一个A……
 
  “……操!怎么又是你!”
 
【阅读指南】
 
『不出意外每天21:00更』
 
>1v1,攻宠受
>有私设,逻辑可能不严谨,无脑看文就好啦
 
立意:你的标记会消失,我的爱不会
==================
 
  ☆、上错花轿
 
  “卧槽,抢婚?”
  女孩手里端着的高脚杯被另外一只手捞去。
  “这谁啊?洛家人都不拦着吗?”
  “洛少爷在看他哎,喔噢~这眼神……”
  男孩背着午后的阳光,一头微卷的奶黄色发丝在阳光下透着浅白,左眸眼尾处一颗朱砂色小痣随着颠摆起伏的刘海若隐若现。
  他一手捧着大束红色波斯菊,一手执着刚刚随手捞过的那杯红酒,带着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迈着修长的腿顺着草坪上的白色地毯往最中央礼台上走去。
  “小三长成这样,是要上位的节奏啊。”
  “这也太劲爆了,我要拍下来发朋友圈,明天准上头条!”
  “得了吧,还想要小命不?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婚礼。”
  Alpha新郎,全国第一财阀家族洛氏少爷,洛轻野。
  Omega新娘,全国第二财阀家族明氏二少爷,明尧。
  广阔的草坪上,密密麻麻都是人,一大堆举着相机挤得头破血流的记者们都被阻隔在草坪的安全警戒线范围之外。
  中间礼台上对立而站的那两人,本应是所有目光的聚焦点,然而此时的不速之客已将众人的视线都收揽一空。
  原本沸腾一片的欢呼声,在男孩懒散的步伐中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有人猜测,洛少爷其实是个A同,所以那目光深情款款。
  又有人猜测,明二少爷其实出轨他A,所以满脸担忧。
  看着靠近而来的人,洛轻野轻蹙起眉头,不动声色地放开手里的另外一只手,手被松开的明尧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又把目光转向男孩身上。
  男孩踏上台阶,走至二人面前,扫视一眼新娘手里刚刚带上的那枚戒指,便将视线转至新郎身上:“波斯菊的花语,想必你很清楚。”
  他嘴角的笑意带着一抹挑衅,还有几分不屑,众人立即猜测,是情敌无疑!
  “放心,我不是来抢婚的,”男孩将手里的那捧花塞进新郎怀里,继而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我是来祝福你们的。”
  “烟烟……”洛轻野轻唤一声,语气里有夹杂不清的情绪。
  哦豁,众人的猜疑立马被颠覆,这Alpha和新郎官,必有基.情!
  新郎官勾住男孩举起酒杯的手腕,止住他的动作,眉头微蹙:“不要沾酒。”
  此一举,放任何一个场面,都只是普通劝人勿饮的动作,然而此情此景,生生让吃瓜群众嗅出一丝暧昧的气息。
  男孩瞥一眼手腕上的那只手,对于底下的非议声充耳不闻,伸手覆上新郎官的手腕,轻笑道:“我又不是不同意你们在一块儿,紧张什么。”
  男孩剥离掉新郎官的手腕,将那杯酒一饮而尽,随后举着空杯示意:“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
  “烟烟,我……”洛轻野打断他的祝福,却又嗫嚅,迟迟说不出一句话来。
  男孩似乎也没有打算听他解释,微微上扬的嘴角透着冰凉的冷意,他凑到新郎的脖颈间同他耳语:“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结婚这么大的事都没通知我。”
  不待新郎回话,男孩便已转身,下了台阶。
  路过刚刚那个被拿了酒杯的女孩面前,他还不忘驻足瞥她一眼,勾角微扬:“谢了。”
  女孩讷讷地接过他递过来的空酒杯,迟缓半天,等人走了老远才回神扯着一旁妇人的手激动万分:“妈妈妈妈!那个Alpha好帅,他对我笑,我要给他生猴子!”
  似乎此刻才反应过来的明家保镖纷纷摇相呼喊,势必要抓住这扰人好兴的狐狸精。
  “谁敢拦他!”这道声音是从礼场的音响里传来的,众人回眸,只见拿着话筒的人正是新郎官。
  哦豁,越来越有味道了呢,吃惯群众一片喧然。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男孩侧眸轻挑眼尾,笑得肆意而又张扬,仿佛根本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见着那些保镖止住了脚步,他才冷笑一声继续插着裤兜往前走。
  洛轻野拿着话筒的那只手无力下垂,目视着那道背影远去,掩不住眉间的忧虑,一旁的明尧皆已看在眼底。
  ——
  不知是刚刚的红酒来了后劲,还是因为内心的愤怒无法排解,男孩有些烦躁地捏了捏太阳穴,站到车边拉开车门直接钻了进去。
  回想起刚刚洛轻野拉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手给他戴戒指,满脸幸福地微笑,他就来气,一拳砸向车窗。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被惊动,微微一个颤身,睁开眼便瞥到后视镜里那只还没分化的物种。
  哪里来的炸毛崽?
  男孩收回拳头,浑身燥热起来,许是昨天连夜坐飞机回国,精神不大好,才会如此头痛胸闷。 
  “去川海大酒店。”他抬手捏着眉心,向椅背上靠去。
  若此时不走,难保待会不会有洛家保镖来抓他。
  察觉到前排司机无所反应,男孩不满睁开眼,不耐烦地重复道:“我说去川海大酒店。”
  然而前排的人依旧不为所动。
  男孩微微眯了眯眼睛,凑到那人的脖颈后摩挲着自己的小虎牙低声警告:“不想被标记,就开车。”
  看着眼前这只“Omega”手指动都不动,炸毛崽尾巴都竖起来了,他龇着牙齿从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声音:“唔唔唔……”
  “……”
  是狗吗?
  只见前排“Omega”不急不慢地主动掀开靠近他牙齿那一侧的衣领,颇有挑衅的意味。
  炸毛崽:……?
  彻底被惹怒的炸毛崽张开血盆大口正要下口,突然听到车外的一阵嚷嚷,他偏头来,只见西装革履的保镖们纷纷四处聚集而来。
  被迫无奈的崽想要推开车门下车,“吧嗒”一声,车门突然被锁死。
  男孩侧眸来看着驾驶座上的那只后脑勺,龇牙咧嘴,想要扑过去把他的脑袋咬下来。
  头痛,恶心,乏力的感觉一拥而上,让他不自觉摇了摇小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狭小的空间内,溢出淡淡的香甜,双手抱胸的那人轻吸着鼻子,从后视镜里瞥着身后的小家伙。
  这只崽,在分化?
  ‘我的要求并不高,待我像从前一样好,可是有一天你说了同样的话,把别人拥入怀抱,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一阵温婉轻扬的手机铃声打破车内的安静,炸毛崽掏了半天才掏出自己的手机。
  “小少爷,你回国了?”手机里传来的是大叔的声音,“刚刚叔叔听明家人说你……”
  “他明家人算个屁!”
  明衍架起的双腿一错,蹙眉再次看向后视镜。
  “以后别给我提明家那些心机Omega,老子一个Alpha看不起!”说完就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在座椅上。
  明衍放开抱着的双手,一手搭上方向盘,一手去转动车钥匙。
  Alpha?他现在身上所释放的香甜信息素,哪一缕不在证明他是个Omega?
  明衍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在那些保镖靠近之际,狠踩油门。
  毫无准备的崽往后一仰侧倒进座椅里,他极度不满地扒着椅背坐起身,又朝那只后脑勺磨了磨牙。
  明衍一路享受着空气中弥漫的香甜,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方向盘。
  “铃铃铃,铃铃铃……”
  这么老土又吵闹的手机铃声实在让人抓狂,男孩两只眼睛紧盯着自己黑屏的手机,奶凶奶凶:“你能不能闭嘴,吵死了!”
  铃声戛然而止,随后前排隐约传来电话里娇弱Omega的声音:“哥哥,你在哪儿,晚宴要开始了。”
  “我临时有事,”明衍想想还补充一句,“大事。”
  明衍挂掉电话,便无意间注意到后排的那个樱桃小丸子正红着一张脸半眯着眸子透过后视镜盯着他。
  别说,还挺可爱。
  明衍移开视线,看向不远处的川海酒店。
  车停之后,小丸子似乎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他的喘息声变得粗重起来,在安静的车内,听起来格外清晰。
  樱桃小丸子努力调匀自己的呼吸,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一张“钞票”扔到前排那人的怀里,不客气道:“不用找了。”
  明衍解了车锁,小丸子才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车门,摇摇晃晃地往酒店走。
  明衍抓过扔在衣服上的一张红色小本本——
  student I.D.
  他嘴角的笑意不自觉又加深了一分,打开学生证,英文名字底下标注着三个字的中文名——
  洛……轻烟。
  犹如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他整个人动弹不得。
  轻烟靠在电梯角落里,意识不清,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盯着他眼睛发亮的几个Alpha,他一路释放的信息素太过于甜美,引.诱得几人蠢蠢欲动。
  轻烟身上疼得厉害,电梯门打开,他便歪歪扭扭地往自己房门前走,正准备掏出房卡,突然发现身后跟着几个人,他回头瞪着身后的几人,很是不悦:“想死?”
  软软的小东西看起来没有什么杀伤力,Alpha们交互着眼神点头,就立马将人抵到墙上抢他手里的房卡。
  Alpha在释放信息素,轻烟双腿开始发软,几乎是用尽浑身的力气,他一脚踹开禁锢他手腕的Alpha,借着墙壁为依靠撑住自己的身子。
  “小爷就喜欢像你这样性子烈的小美人儿。”被踹开的Alpha上前撩着他的下巴调戏道。
  “滚……”从他嘴里飘出来的一个字,软绵绵的,带着喘息声听得令人浴血膨胀。
  其余的几个Alpha已将房门打开,没了力气的轻烟双脚一轻被人扛进房间。
  两米宽的大床弹了弹,凹陷在席梦思床里的人呈“大”字型仰躺,翕动的双唇让几人瞬间硬.邦.邦。
作者有话要说:  注:轻烟的手机铃声是《香水有毒》
 
  ☆、一夜沉沦
 
  “小野哥,刚刚那个人是谁啊?”不过二十出头的Omega小小一只,清纯无害。
  洛轻野把明尧的手放在自己腿上,笑得很温柔:“他是我弟弟。”
  明尧有些迷糊:“就是你那个在国外读书的弟弟吗?”
  “嗯。”
  “他好像……”明尧顿了顿,垂下眸子,有些失落,“好像不太喜欢我。”
  洛轻野拍拍他的手安慰:“他从小就是那个样子,你不用太在意,对了,你哥哥呢?好一会儿没见到他了。”
  听到他提起自己的哥哥,明尧又有些自信地抬起头来:“他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这回肯定又躲在车子里睡觉。”
  “马上要开晚宴了,不如你去叫他吧,刚好我也给弟弟打个电话。”
  然而此时车内的洛轻烟已经浑身如火烧一般疼痛,看到手机屏幕上方亮起的“哥哥”二字,想都没想直接关了机。
  “铃铃铃,铃铃铃……”
  这么老土又吵闹的手机铃声实在让人抓狂,轻烟两只眼睛紧盯着自己黑屏的手机,奶凶奶凶:“你能不能闭嘴,吵死了!”
  铃声戛然而止,随后前排隐约传来电话里娇弱Omega的声音:“哥哥,你在哪儿,晚宴要开始了。”
  “我临时有事……大事。”
  二十分钟后,川海大酒店。
  “是在分化吧?不会分化成Alpha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