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消磨暴躁【甜文】──寻空

时间:2020-11-19 12:57:51  作者:寻空

 =================

 
文案:
荣谨是出了名的脾气坏,又抠门,林邀月与她截然相反。
 
在荣谨眼中,林邀月是不谙世事的单纯千金,是折服于她伟大才华的小迷妹。
更令荣谨窒息的是,林邀月不单纯就算了,年纪居然还比她大,亏得她叫了半年的小妹妹!
荣谨:我是不会承认林邀月比我大的。
后来,荣谨朝林邀月撒娇:邀月姐,今天我们去哪?
 
林邀月觉得荣谨总能处处给她惊喜,但有一点没变。
初见时她觉得荣谨是别扭的小孩,实际上一直是。
宠就行了。
 
有天,林邀月看着别扭的荣谨,笑道:“你真可爱。”
荣谨撇过头,“你别说讨人喜欢的情话,没有任何意义,我向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后来。
喝醉的荣谨抱着林邀月,嗅着她的香味,赞美:“邀月姐你好美。”
林邀月失笑,“你是在说情话吗?我记得你说过这没有意义。”
脸颊泛红的荣谨一本正经:“我不说没有意义的话。”
 
一向嫌这嫌那的荣谨发生变化,她摸了摸长起来的头发,不舍得减掉。
因为每天早上,总有人温柔地为她梳头。
 
冷厉暴躁坏脾气×腹黑温柔知心
自以为是姐姐思想幼稚的荣谨×成熟温柔的大姐姐林邀月
 
注意:
1荣谨性格有问题,行为很奇怪
2林邀月作为温柔姐姐是真的宠荣谨
3日久生情,互相吸引,非一见钟情
4日常温馨文
 
==================
 
  ☆、初遇
 
  高铁站外车辆密集,推着大包小包的行人来来往往。
  荣谨的视线从外面的出租车下车处收回,目光沉沉看向显示红色数字的计价表上,声音和面容一样冷淡。
  “停车。”
  司机望了眼前方,嘴上应声好,却没有停下的动作。
  前方出租车停下让乘客下车,司机放慢车速跟在后面,忽然后脊背一阵发凉,暗暗瞥了眼空调温度,明明是他习惯的26℃。
  从后视镜中看到后车座上的年轻女子,她的脸色似乎比刚上车时更阴沉,看得他不舒服地移开眼,心脏紧张跳动。
  “到了。”
  伴随着司机声音的落下,荣谨犀利且不带任何温度的目光落在计价表上,数字一瞬间从65变为67.5。
  鲜红莹亮的数字着实刺眼。
  没有感情的机械女音在沉静冰凉的小空间内响起。
  “欢迎乘坐天成出租,本次行程共67.5元,祝您旅途愉快。”
  司机本想笑着回头,刚扬起嘴唇,却被荣谨毫不遮掩的不爽气息压下,“妹子,扫码支付,微信和支付宝都可以。”
  荣谨面无表情拿起手机,手指按下付款密码,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为失去的两块五而呐喊。
  “支付成功,欢迎下次乘坐天成出租,祝您旅途愉快。”
  机械女音仿佛带着无情的嘲讽,听得荣谨长眉蹙起。
  司机不自然地缩下身子,怎么这妹子怨念的表情好像他做了丧心病狂的事一样?
  荣谨拉低头上的黑色鸭舌帽,从身边的黑色背包中拿出纯黑眼镜盒,打开,将里面的墨镜戴上。
  有了大灰色镜片遮挡阴鸷冷漠的眼睛和不近人情的视线,荣谨身上慑人的气息收敛许多。
  利落提起双肩背包,荣谨打开车门下车,司机望着她疾步离开,走路带风,咂舌感慨。
  “难怪浑身散发不好惹的黑帮气质,没有太阳都要戴着墨镜走进室内,不是装逼就是怕被人认出。”
  人来人往的路上,荣谨望向墙上的指示牌,朝D区入口走去。
  道路宽敞,但奈何人多,上下的人推着行李,匆匆忙忙。
  在这本该流动的地方,前方莫名聚集一大片人,喧闹的声音突兀而刺耳。
  荣谨和其他人一样,在经过时偏头看去,修长的食指轻轻推下鼻梁上的墨镜,好奇发生何事。
  她身子高挑,思维敏捷,从人物位置和神情来看,已经估摸出人群中央的闹剧。
  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老人坐在地上,一手抱住左腿,另一只手指着前方的青衣女生,面露痛苦,骂着:“就是你,你撞了我。”
  荣谨转而看向故事的另一主人公,女生背对着她,围观的人靠得近,她只从人们之间的缝隙看见女生身后披散的冷棕色长卷发,青色的泡泡袖衬衫,同色系的过膝长裙,余下露出半截纤细小腿。
  毫无痕迹收回视线,荣谨没有驻足欣赏这场疑似碰瓷的老套剧情,将墨镜推回原位,朝目的地走去。
  耳边传来身后的对话声。
  “你这老头都不会撒谎,人家小姑娘细胳膊嫩肉的怎么会撞到你?”
  “就是她撞的我!反正我现在腿疼得很,不信我的话就看监控,肯定有人看到是小姑娘撞的!”老大爷声音洪亮。
  大妈的嗓音随即响起,“我作证,就是这姑娘撞的,她应该不是故意的,赔点钱就好,这大爷又没多大事。”
  ……
  荣谨看到D入口的字样,加快脚步正准备进去,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便走到入口外没多少人的地方接听电话。
  刚接通,同样是打电话的男人走到旁边,和她正好面对面。
  “谨谨宝贝,你是不是要回来了?妈妈我可想死你啦!”
  肉麻的话从扬声器爬出,一点点渗入头皮,荣谨嫌恶皱眉,说出来的话却很平静,习以为常。
  “又要买什么?”
  她的母亲秋女士在向她要钱买东西时就喜欢用这种矫揉造作的语气。
  “哎呦,宝贝你说话怎么这么无情?我不是为了钱,是你谭姝阿姨她买了L家的新包包,浅灰色的,超级贵妇气质。我和她一对比,就是一小学生,呜呜呜。”
  荣谨冷笑一声,“最新的包包我不是给你买过了吗?还是你自己挑的,粉红色的,菱格,四万五。”
  “太幼稚了,我不要,我已经是成熟女人了。”成熟女人秋绵撒娇道。
  荣谨将手机从耳边移开一点,“是你说女人只有十六岁和十八岁之分,粉色是青春是浪漫,是春日的桃花,夏日的莲花。”
  对方干巴巴笑着,“灰色好帅,我最近迷上了秋日落叶的寂寥,冬日白雪的孤傲,我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
  荣谨想象母亲打扮得粉粉嫩嫩出门的样子,淡淡道:“好,我转给你五万,记住买完就收手。”
  “好!”秋绵激动到从沙发上跳起,“宝宝么么哒!”
  另一边打电话的男人犹豫而狼狈,“宝贝,买包的事我们回去再说,我要赶高铁,拜了。”
  挂断电话,男人松了口气,他听到荣谨冷漠的话语,好像还有几分酷炫,心下感叹着有钱人的世界就是好。
  下一秒,戴着装逼墨镜的有钱人无情说道:“我说过了,你要是买东西不要去左边那家超市,那家垃圾店的塑料袋比右边的要贵一毛,质量还更差,你要去就自己准备袋子,绝对不可以让他们赚到黑心钱。”
  男人:……
  对比之下,他好像自信了很多。
  荣谨提醒完准备购物的母亲,挂断电话,视线没有任何停留,转身离开。
  正准备走进D门,她听到身边两个女孩的讨论。
  “好可怜啊,那女孩子被人指指点点。”
  “嗯嗯,换我不管是不是给钱就走。”
  荣谨脑中本能浮现过一抹青色。
  如竹一般。
  她低头看向时间,还有四十分钟。
  估计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外出遇到这种事,身边还没有同伴,孤零零的。
  低头看了眼地上迈出一步的黑色运动鞋,荣谨毫无停顿地转身,朝来的方向走去。
  刚刚围聚起来的地方人变得更多。
  荣谨走到人群处,第一眼就看到那女生。
  高挑出众,是看了一眼还想再看的人。
  “苍天啊,我全家都靠我养着,我儿子一事无成,孙子还小……”灰衫大爷依然捂着左腿,对天喊着,“我好苦啊!”
  高铁站外的人来去匆匆,看热闹都不会看太久,一波人走来一波人离开。
  红衣大妈在旁边连连点头,心酸陈述,“我可以作证,是小姑娘不小心撞到这大爷的,她当时在听电话。”
  话落,她苦巴巴盯着年轻女孩,“我们说了那么多,你就不愧疚吗?这么多人在这,你赔点医药费就好了。”
  “我待会还要赶高铁。”大爷皱纹扭在一起,按着地板慢慢起身,弓着腰捂着腿,身子微微颤抖。
  林邀月镇定自若,“那我帮你叫救护车如何?”
  “万一你跑了,钱不还是我出?我还要赶高铁,我不退票。”
  荣谨听到林邀月泠泠似泉水的声音,又在她身上多看几眼,恰好前面的人不想继续看热闹,为荣谨提供前排的完美位置。
  走上前摘下墨镜,视线蓦地明亮起来,眼前之人变得更加清晰。
  林邀月的侧脸被卷发掩住,双手提着手工制作的粉红色纸袋,放在身前。
  果然年纪不大,荣谨得出结论,出门还提着手工纸袋,粉粉嫩嫩。
  “老人家,你若是伤了,给我看看如何?”林邀月声音平静,拿起手机,“要是有人撞上你并且给你造成不小的损失和影响,我可以帮你报警,如何?”
  大妈比大爷还着急一样,上前一步,抬头叉腰,“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我都说我亲眼看到你打电话没看路撞到这大爷了,你是贼喊捉贼?”
  一旁的人跟着说话,“是啊,再拖下去你高铁都要开走了吧?”
  “不要撞到人不敢承认,大爷又没多大事。”
  ……
  荣谨嗤笑,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有清者自清的自信,不畏指责的勇气,在众人面前说话还镇定自如,就是脑子不太灵光。
  想等医生警察过来解决,让碰瓷的人原形毕露,是好办法,但是麻烦。
  换做她不会采取这种低效无趣的方法。
  她将墨镜重新戴上,准备结束这场无聊的闹剧。
  “小姑娘,我要坐高铁了,你可不要浪费我时间,就一句话,你赔不赔?”大爷嗓音洪亮,气势汹汹。
  大妈在旁边配合,“就是,人家腿都……”
  话到一半,站在另一边的荣谨大步上前,直接穿过大妈身边,走到大爷面前。
  在他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倾身,伸手,从他凸出的裤兜里拈出黑色手机,握在手中,转身朝高铁站入口方向走去。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猝不及防,让周围人目瞪口呆。
  “你这小偷要做什么?”
  大爷反应过来,光天化日之下,全身最贵的手机就这么被人抢走了?
  他怒气冲冲,火冒三丈,甩开两条宝刀未老的干活老腿,怒吼:“站住!”
  荣谨蓦地驻足,大爷来不及刹车,脚一停,身子重重往前仰。
  她往旁边一移,免得余波殃及自己。
  “啊!”
  大爷大妈异口同声喊了一声,大爷是害怕,大妈明显是着急。
  大妈大步走到大爷身边,扶起他,关切问道:“你怎么了?有事吗?”
  周围有人看出不对,纷纷质疑。
  “你们不会是一伙的吧?”
  “大爷你刚刚腿脚真利索,我二十岁都没你这么快。”
  “真想把我们耍得团团转?现在碰瓷还有帮手了?”
  ……
  你一句他一句,两个碰瓷的老人面上挂不住,低头弓腰离开,恰好这时保安被人叫来,吓得两人迈开大腿小跑,还有老人压抑痛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荣谨低头扫了眼四角都有磨损的老旧手机,嫌恶地将手机塞到不明所以的保安手中,拍拍手,事情结束。
  一转身,她对上一双温柔的眼眸,彼此对视,在喧闹的人群中忽然觉得无比寂静。
  荣谨微微一顿,收回视线,朝D入口走去。
  经过林邀月身旁,她闻到一股不知名的浅香,很好闻,不像是香水的味道。
  随着香味萦绕而来的还有一道温和的声音。
  “谢谢你。”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荣谨:哼,天真的小姑娘。
荣谨是一个自认为是姐姐的妹妹,她比邀月要小,也没有人家邀月成熟,哈哈。
这是温馨的故事,没什么反派坏人,两人从相识相知到相爱,一步步了解对方,走入对方心中。
主角都各自有各自的故事,提前预警,荣谨前期性格不是很好,但人不坏。
开新文了,下本预收《纳入怀中》可以看看,点个收藏。
 
  ☆、再遇
 
  荣谨没入奔流的人群,鼻息间萦绕的馨香和那恬静的声音消失在她的世界。
  登上高铁,荣谨迅速找到座位坐下,拉低头上的鸭舌帽,闭上灰色大镜片下的眼睛。
  过道人来人往,窸窸窣窣的谈话声此起彼伏,她心中渐渐生起躁意,蓦地,身边响起一道清灵的声音,好听而熟悉。
  “你好,能麻烦让我进去吗?”
  荣谨抬头看去,又对上林邀月笑盈盈的面容,心头兀自一动。
  没有回答,荣谨压抑住心中的不耐,站起身为林邀月让开位置。
  “谢谢。”林邀月朝荣谨清甜一笑,即使隔着镜片,荣谨都可以感受到她明媚的笑靥。
  荣谨依然没有回应,坐回椅子,贴着椅背,阖眼休息。
  林邀月见荣谨没兴趣和自己聊天,不再打扰荣谨,将随身携带的东西放好,靠着椅背,微微侧头,荣谨安静的面容映入眼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