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来呀相互伤害呀【魔道祖师同人】──冷争妍

时间:2020-11-18 13:18:49  作者:冷争妍

 

 
 
第1章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01
  @岁绿太太的文太好吃了受不了。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老祖重生于血洗不夜天后。
  2. 关小黑屋的撒糖的冲突剧情。
  3. 初衷和目标都是为了开车。
  01
  也许又到了巳时,蓝忘机正踩着点叫魏无羡起床,开始推他了。长而有力的手指握着魏无羡的手,微不可察地扣进他指缝里揉,并小声地在人耳边低唤。
  「魏婴。」
  光听那清冽如琴鸣的嗓音,他就能勾勒对方昳丽的轮廓,那一声一声地缠绵得让他骨头都酥麻了个透。于是魏无羡心满意足又故作困倦地搂住蓝忘机后颈,眼睛都没睁开就抬头叼住对方的薄软唇瓣,厮磨出好一阵绵长腻歪的亲吻。
  魏无羡惬意地瞇着眼睛道:「乖,再让我睡会嗯?」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如果蓝忘机不是陡然浑身僵硬若遭五雷轰顶的话。
  见状,魏无羡睁眼讶异道:「蓝湛?」
  却见蓝忘机一身尘土血污,全身上下大概只有那系得端正的雪白抹额还算完好,疲惫的脸庞明显是灵力枯竭的模样。美人儿此刻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眼底却满是瞒不住魏无羡的焦急、忧心……和无措。
  魏无羡不动声色地狠狠吃了一惊,上次乍见如此狼狈的蓝忘机不知是多少年前,而他身上的各种大小伤口更令魏无羡油然生出一股怒意,然后是疑惑。
  ……这个蓝忘机年岁太轻了,莫约二十许,俊美脸庞上的青涩之气尚且残留一丝行迹。
  所以这谁?这哪?他们家冰清玉洁不染尘埃的含光君怎么变这样了。
  梦貘香炉不是早收起来了,竟然又开始作怪吗。
  魏无羡心头一跳,愣愣看着突然仓惶退开丈许的蓝忘机,肃然疑道:「你是什么人!蓝湛呢?」
  接着冲上前抬手要抓,带着半是调戏半是试探的姿态,几个起落来回便在蓝忘机身上拍了张符。此时的蓝忘机身手经验远不如魏无羡,遭人暗算便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魏无羡上下其手地扒开他衣服,眼底已满是红丝的双眸盈满了羞愤和惊恐,怒道:「魏婴!」
  嗓音却沙哑得不成样子。
  这下轮到魏无羡呆若木鸡了,他不知心底是什么滋味地瞪着蓝忘机的后背前胸。没有戒鞭痕,也没有太阳纹烙印……但这是哪里?只有他和蓝忘机单独两人、而他自己却毫无印象,只能是蓝忘机的梦了……莫非!
  ……血洗不夜天!
  蓝忘机竟然把他俩绕进这段记忆里来了!
  魏无羡哭笑不得,最近也没瞧见蓝二公子睡不好啥的,尽是拉着自己天天,怎么今天发了这恶梦……岂不是戳魏无羡的心么。
  于是他扶起蓝忘机,一丝不苟地为他穿好校服,心头却在看着对方光洁的肌肤时又起作恶之欲,一方面又想让蓝忘机高兴,魏无羡便在他锁骨上亲了一口,再咬一下,笑道:「二哥哥有什么事情不痛快了,说出来让我心疼心疼你可好?」
  蓝忘机一语不发地死瞪着他,半晌万般艰难道:「魏婴……你,疯魔了么。」语气中竟似有万念俱灰的味道。
  魏无羡不舍地摸他脸颊,道:「你被梦貘香炉引着发恶梦呢,蓝湛。好了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都过去了。」
  闻言,蓝忘机的神情更是凝重,更多的是痛惜,于是魏无羡终于察觉出不对头了。
  其实他早下了封印把香炉锁了,而法器大家夷陵老祖没有理由对自己打的符没有把握。
  ……大约真不是梦。
  想到此处,魏无羡浑身都冷了,抬起全无血色的脸,彷徨地望向同样苍白的蓝忘机,勉强不泄漏一丝颤抖地问道:「是你带我来此处的?」
  「……蓝湛,你老实说……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做了什么?」
  蓝忘机闭上眼睛。
  魏无羡沉默了一阵,忍着焦躁和灭顶的恐惧撕掉了蓝忘机身上的符,蓝忘机随即抓住魏无羡的手腕输送灵力,稀薄如涓滴细流。
  魏无羡猜蓝忘机大概是还没意会过来,对那灵力如石沈大海一去不返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不愿他劳神,魏无羡便伸手制止,道:「蓝湛,看我,你看我。」
  蓝忘机睁开琉璃色的双眸,魏无羡在那双眼中看见了比对方狼狈不止十倍的自己,那抹倒影凄惨得几乎不成人形。
  ……丧心病狂又了无生气。
  蓝忘机很慢、又很小心地静静道:「你……在不夜天城,祭出阴虎符,重伤三千修士。」
  魏无羡继续问道:「我师姐呢?」
  蓝忘机眉心一抽,低声道:「小金夫人……⋯意外身殒。」
  魏无羡伏在蓝忘机胸前凄厉地大笑起来。
  洞穴外头则响起了不明显的御剑飞行声,和稀稀落落的琴鸣。
  蓝忘机眼神一厉。
  Tbc
 
 
第2章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02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原作墨香大大,OOC归我。
  2. 真的OOC不开玩笑。
  3. 怎么狗血怎么来。
  4. 此章走剧情略流水账。
  好来吧。
  02
  魏无羡这厢还没笑够疯够,就被蓝忘机抄了起来往后藏。转眼一瞧,原来是姑苏蓝氏寻到这边来了,找的必然是蓝忘机。这事魏无羡听蓝曦臣说过,而他过去数十年也曾为此懊悔遗憾不已。他绝不愿让蓝忘机再次因自己而遭罪,眼下更没时间让魏无羡怨恨自己在不夜天城失手铸下的大错,故心思百转,已有了计较。
  魏无羡毫不犹豫地动了手。
  无论刚才蓝忘机已经做了多少次心理建设,以行各种大逆不道之举的准备,他都力有未逮。只因魏无羡趁着蓝忘机将自己护在背后时,无声地在他身上按了两张符,再一巴掌把人给拍晕。蓝忘机猝不及防加上体力不支,哼都没哼一声就往后倒向魏无羡。
  伸手抱住软倒下来的蓝忘机,魏无羡万般熟练地扬起空出的左手,哧地一声抽掉了对方的抹额,藏进袖里。侧过脸轻轻吻在蓝忘机发间,看着蜂涌进入山洞里的蓝氏门人,他悄悄地道:「蓝湛,我决定要跟你走了,快把我带回你家去吧。」
  闯进来的蓝氏门人纷纷举剑向他,各个白衣配卷云文抹额、脸上无一不是想把魏无羡除之而后快的严正神情。
  他一手扣着蓝忘机的腰,一手握着那形状优雅的下巴,这幅情状看在为首的蓝曦臣和蓝启仁眼里,简直不堪入目,任谁都会立即认定是魏无羡在蓝忘机背后下黑手,要挟他为质。
  蓝启仁以剑指他,怒道:「魏婴,你放开忘机!」
  魏无羡道:「放开便饶我不死吗?」手上却把人抱得更紧了。
  另一个蓝氏嫡系门人高声道:「魏无羡,你已在不夜天城滥杀无辜,罪不可赦!就算你挟持了含光君,仙门百家也不会受你胁迫!」
  魏无羡奇道:「既然我已是罪大恶极,人人当诛之,我拉着含光君给我挡一挡有什么不对?为何要放开他?」
  蓝曦臣听不下去了,满面寒霜地道:「魏公子,忘机待你……未曾有愧,你又为何不能对他……报以仁义?」
  魏无羡将目光投向蓝忘机既敬且爱的兄长,对方此时冷肃凛然的面庞格外像蓝忘机。而本尊却无知无觉地倚在魏无羡怀中,眉眼无端生出一股娴静柔和来。蓝曦臣一愣,不知是从他闪烁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
  「……泽芜君说得不错,含光君此举确实算是待我不薄。但魏某曾在屠戮玄武洞救过含光君一命,他此番以命相护,对魏某却也是该然的。」魏无羡缓缓道来,目光扫过蓝氏门人无不惊愕或鄙夷的脸,显然是对他在亡命天涯之时尚且胆敢恬不知耻地邀恩感到怨忿,但魏无羡恍若未觉地继续说道:「如此两清,我自是无意伤害含光君,但须泽芜君先答应魏某几个要求。一旦泽芜君应下了,我愿发心魔誓,伏法受百家公审,不得有违,否则当受万鬼蚀身噬心而死。」
  蓝曦臣意味不明地盯着昏迷不醒的蓝忘机,目光在弟弟光洁而未系抹额的脸庞上转了又转,最后来到魏无羡脸上,接着缓缓道:「你亦须保证那几件事之中,无一可能为祸苍生、伤及无辜。」
  「自然。」魏无羡道,蓝氏门人听了宗主似有答应之意,纷纷要劝阻蓝曦臣,却见魏无羡已然以血起誓,阻止不及。而魏无羡又道:「若此处还算妥当,那么魏某就直说了。」
  见魏无羡转眼看向蓝氏门人,蓝曦臣知他疑心重,便颔首道:「众位皆是我本家德高望重的前辈,没有什么不能听的。」
  魏无羡求了三件事。
  第一件,岐山温氏的温情姊弟一脉曾对魏无羡有恩,如今因穷奇道截杀一事,姊弟双双身殒,仅剩乱葬岗上的老弱残兵。但因血洗不夜天,以兰陵金氏为首的百家必不会放过这些人。是以魏无羡求蓝曦臣让他在夷陵寻一处山谷,藏匿温氏残部后设阵封谷,从此无人能进、亦不能出,算是了却温情姊弟对他之恩。
  第二件,阴虎符此物,凶煞之气过重、杀孽亦深,又除魏无羡外无一人懂得驾驭之法,若因他伏法而上缴,成为众家争抢之物,恐酿大祸。魏无羡决定将此物毁去,但毁去过程极端凶险,此时须有姑苏蓝氏全程护法,避免不肖修士趁机抢夺。
  前两项,生性宽厚谦和的蓝曦臣觉得并无甚出格之处,便应下了,但魏无羡所求的第三件事,却令他感到匪夷所思,但思及是为了蓝忘机,最终便没有拒绝。
  「蓝二哥哥,这一回你不用挨打啦。」
  魏无羡燃着他向蓝曦臣求来的梦貘香炉,抱着陷入深眠的蓝忘机,在蓝曦臣的监督下于寒室睡了一晚。他拟了不长不短的梦境,刚刚好能让蓝忘机昏睡七日,待他醒来,金鳞台大审应该也结束了。
  魏无羡松了口气般地心想:「虽然以后摸不着背后坑坑疤疤的蓝二哥哥了,但能护他免受肉身苦痛、也不再让他孤苦地盼望十三年,怎么样都是好的。」
  这样想着,他便又在那人耳边呢喃:「我会回来的,蓝湛。我们在云深不知处会合,你不用急着到处找我,也别怕我不见。」
  想到蓝忘机那年在清河街头等他的模样,魏无羡一阵心疼,忍不住心猿意马地在那人沁着清冷檀香的乌丽鬓角上亲了好几下。
  天光渐亮,蓝曦臣绕了进来,而魏无羡早在那之前就放开怀里人,将蓝忘机放在在木榻上,摆出一个标准蓝氏睡姿并给人掖好薄被。是以蓝曦臣进来时,并未见到什么有辱斯文和其严正家风之景,心想也许魏无羡并不如蓝启仁所说的那样,对蓝忘机心怀狎昵不轨之意,只想对他万般折辱而后背信弃义之。
  魏无羡起身示礼,余光瞧见迈着小短腿跟着蓝曦臣进来的垂髫小儿,低声道:「多谢泽芜君收留之恩。」
  蓝曦臣摆手道:「无妨。魏公子你也说了,稚子无辜,又有仙缘,让他拜入姑苏蓝氏门下也无甚不妥。只是,此子往后恐怕是不能让魏公子你亲自教养。」
  见魏无羡忧虑地皱起眉头,蓝曦臣复又道:「但也无须担心,此事我自有安排,定不亏待于他。」
  小孩似懂非懂地看着对话的两人,只知道大约在说自己的事情,却又不敢插嘴,倒是在眼珠乱转之间注意到了木榻上的人。只见温苑怯生生地喊着「羡哥哥」然后抱住他的腿,若有所思地看着闭目沉睡的蓝忘机,好奇而天真地问道:「爹爹生病了吗?一直没有醒。」
  若不是场合不对,魏无羡真想满足地笑一笑,他瞥了一眼面色古怪的蓝曦臣,拍拍温苑的头道:「不是爹爹,是含光君。他没生病,只是太累在睡觉。吶,羡哥哥这几日要出门办事,阿苑要乖乖的,听这里的叔叔和前辈们的话知道吗?」
  「羡哥哥是要回去找外婆吗?还有四叔公他们……」温苑欣喜道。
  「不是,羡哥哥使坏打了人,现在要去给人家认个错、道个歉,这就回来了。还有,阿苑以后是蓝家人了,要一直住在这里,不能老是想着外婆和四叔公他们吶。」魏无羡哄道,把他抱在怀里晃了几圈,温苑就因梦貘香炉的影响而睡去,蓝曦臣则默许了魏无羡把温苑放在熟睡的蓝忘机身边,乍看之下颇像一对安详融洽的父子。
  次日,姑苏蓝氏昭告天下,蓝氏门人已随含光君寻到了不夜天一案后逃逸的夷陵老祖魏无羡。此人于血洗不夜天后,杀性大发,纵阴虎符下千百具凶尸,回头杀尽了乱葬岗上的温氏残部,只为壮大其走尸军团。甚幸含光君蓝忘机实时赶到,力战魔头魏无羡,虽因此身负重伤而闭关,却趁此剜去魔头金丹,让魏贼从此再无灵力傍身,几成废人,只能认罪伏法。
  姑苏蓝氏为祭因夷陵老祖而死的仙家英灵、还给受魏无羡欺凌的仙门世家一个公道,将魏贼周身绑缚以捆仙锁链、下禁言,扭送金麟台召开仙门百家公审。
  彼时修真界常有人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真是天道好轮回,罪孽深重的杀人魔终有受审之日。
  Tbc.
 
 
第3章 【忘羡】来呀相互伤害呀03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虐身虐心大洒狗血。
  2. OOC说三遍。
  3. 之后都糖我保证。
  03
  蓝忘机对那萦绕整整七日不断的梦境感到羞愤欲死又毛骨悚然。
  羞愤的是,许多少时回忆无端沾染了满园春色,不复当年纯粹而干净;悚然的是,那些明明仅是罗织,却令自己深深沦陷进去不可自拔……差点不愿再醒,险些错过更多要紧的事。
  因此自静室苏醒后便心神不宁,尤其是他发现自己的抹额不知所踪后,再联想到梦里,自己曾亲手把魏无羡的双手用那条柔韧的白缎牢牢缠了起来,两人在藏书阁里胡天胡地的光景……蓝忘机简直不敢再深想他是不是真的把抹额遗落在了什么人身上。
  正当心慌意乱间,此时耳闻夷陵老祖已受仙门联审,上缴一切在夷陵乱葬岗的武器法宝和符咒残本后,真真正正孑然一身,蓝忘机便一刻也等不了地前往寒室,找据说是负责押送夷陵老祖上金麟台的蓝宗主蓝曦臣。
  似是早已预料到弟弟现身,泽芜君审视了会自家兄弟,见蓝忘机一脸大病初愈、明显是不夜天大战后的伤势还没好全的模样,叹了口气,简略地向蓝忘机说明了公审结果。
  「……领受戒鞭、终身禁言、十五年内不得踏出云深不知处。第一仅为应报偿还血债、第二则为禁止他吹笛驭尸或发声纵鬼、第三……乃是对夷陵老祖的法宝兵器的处置,设下十五年作为为毁去阴虎符的最后期限,以免众家争抢、再造杀孽。至于仙剑随便则上缴兰陵金家、鬼笛陈情缴与云梦江家。待到十五年期限一满,姑苏蓝氏必须放出身受禁言咒和捆仙锁链的魏……夷陵老祖,任谁家仙门欲再找他复仇,都不加以插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