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没有温氏的魔道【忘羡】──PLATON

时间:2020-11-18 13:17:50  作者:PLATON

 

 
 
 
第1章 【忘羡】没有温氏的魔道(1)
  在修真界中,以蓝、聂、金、江四大家族为首,大大小小的各个家族分别管辖着各自所居之地,也经常凭借着自身的本事,到鬼怪出没之处进行夜猎为民除害。
  四大家族之一的云梦江氏,最近接到了附近居民的举报,在云梦偏北的一座深山之中,出没着一只危害行者的山精。接到消息后,在江家宗主组织人手出发之前,刚满十五岁的大弟子魏婴和宗主之子江澄就冲了出去。
  心知有大人垫后,二人有恃无恐,歪打正着打了那倒霉山精一个措手不及。只是那山精也是个修练多年的,对于飞来横祸有所不甘,临往生之际释放出了精气浓厚的迷雾。
  魏婴道“江澄!闭气!”边喊边推开了江澄,自己却被迷雾包围了起来。
  在江澄回身再看时,迷雾正在缓慢的散开,魏婴倒在了地上……
  江澄心道“臭小子,告诉我闭气自己却着了道。”孰不知阴差阳错,魏婴就是在喊江澄时誤吸入了一口山精气。
  待江宗主带人赶到时,山精已经被干掉了,看到昏迷不醒的魏婴,只能训斥了江澄,严肃告诫了莽撞会带来的后果。
  回到莲花坞后,魏婴迟迟没有醒来,请来医师一问方知,那山精弥留之际所散发出来的精气,虽对人体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却能令人以入梦,何时能醒全看个人造化。
  医师道“好在魏公子吸入的不多,加上人又年轻,灵力充沛,不出三五天应该是可以醒来的”听到医生如此说,江宗主以及江澄等人总算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送走医师后,江枫眠道“阿澄啊,这几天你要好好照顾你师兄,同时反省一下此次冲动所带来的,好在阿婴没有发热,醒来后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转身就要出门,离开之前还不忘叮嘱一句“当然,阿婴也要反省。”
  看着横卧在塌昏迷中的魏婴,江澄暗暗在心中发誓待他醒来后,一定要予以铁拳制裁“臭小子,你倒好了趴下就睡,害我一个人被阿爹训,谁让你救了,英雄病!”
  话说魏婴这边,在吸入精气后,不痛不痒的就睡着了。然后飞身入了一人之魂魄中。这个人像是他自己又不像,大梦一场。
  他在梦中年幼丧亲,被江家收养,姑苏求学,遇一人,清谈会,齐射比赛,岐山教化,暮溪屠戮斩妖,莲花坞覆灭,舍金丹,乱葬岗求生,通鬼道复仇,射日之征,报恩叛离,失控错杀,围剿身死,献舍重生,分尸阴谋,缘系道侣,两情相悦,余生琴瑟和鸣,白首而终。
  可谓精彩万分,波澜万丈。走完这两世一生,魏婴就自然而然的醒了。睁开眼睛发现是在自己的房间,看天色是晚上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对面的睡榻上躺着江澄,睡得正香。
  望着天井,魏婴在心中默默分析起了自己的梦境。“温氏?没听说过啊?四大家族倒是对得上…梦中自己的前半生可谓是张扬过剩,虽尽力无悔终算不得幸福,重生后也是明白了此间因果,不再执着,换了一种不同的活法,惬意自在无疾而终,也含笑九泉了.”
  “这个梦漫长又具体,细节详细,不像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的产物,看来是那山精的杰作。不过这也太恶劣了吧,梦中自己的道侣竟然是个男人!”
  “…不过人长得是真不错,比女孩子还好看百看不厌,而且对自己真的很好很好,无微不至,在自己身死后足足等了十三年,也无怨无悔。在漫长的后半生里,彼此相互扶持,真真做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是真不打算往自己脖子上套犁栓缰的啊……但是,如果有一个只对自己温柔,专一又不求回报,与自己相爱相惜,肯陪自己走完一生,就算世上所有的人都与自己为敌,仍然愿意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好像也挺不错的嘛……是男是女也没差了。”
  窗外鸟鸣骤起,天已泛白。对面的江澄翻了个身,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魏婴看着自己,江澄一个激灵跃身而起。
  “你小子,睡了足足四天,害得老子担心死了!”
  闻声魏婴感叹道“哦,我睡了四天吗?在梦里我可是过完了两世啊”
  想起医师的话,江澄问道“梦?你梦到了什么?这么不愿意醒”?
  “这你可冤枉我了,不过话说回来,在我梦里江澄你可是一生孤独终老啊,作为师兄我很担心你的将来啊……”
  看到魏婴一切如旧又开始胡言乱语,江澄下榻走过去就给了他一拳“少诅咒我,一个梦你也信!赶快起来跟我去给爹娘请安。”
  当魏婴收拾妥当和江澄来到前厅,见他平安醒来,江枫眠和长女江厌离都面露喜色。江枫眠再次叮嘱了魏婴和江澄今后不可莽撞云云,江厌离则微笑着剥着莲子。
  早饭撤下后,江枫眠步入正题“阿澄阿婴,过些日子姑苏蓝氏开学,此机会难得你二人可愿去求学一年,定会对将来有所裨益……”
  闻声魏婴睁大了眼睛,与梦境重叠“姑苏求学”,不由心底一颤。张口问到“江叔叔,请问您可曾听闻温氏家族?”
  江枫眠微微一愣,马上恢复自然答到“阿婴为何有此一问?岐黄神医妙手温情,我倒是有所耳闻,但是其家族主操医道,人数不多也比较低调…不曾有过交集,可是有事?”
  “不,没事。就是想到一问而已”将江枫眠的话记在心里,魏婴转身应到“我愿意到姑苏去求学,谢谢江叔叔!”
  江澄也并无异议,转身对魏婴调笑道“到了姑苏可不要丢了咱们家的脸啊,闯了祸不比在家没人给你善后!”
  与江澄一同离厅,魏婴欢快的答道“我是谁啊,会随便闯祸吗?再说了有师兄我在,有什么事我给你善后!”
  “去你的!”二人嬉闹着离开了。
 
 
第2章 【忘羡】没有温氏的魔道(2)
  魏婴和江澄在蓝家开学之日,来到了姑苏。对于初次造访之地充满了好奇,两人并没有急着到云深不知处报名,而是在山脚下的彩衣镇闲逛起来。
  走着走着忽然一阵酒香入鼻,江澄还在愣神中,魏婴就已经拉着他朝一家酒肆走去。抬头一看「天子笑」的招牌非常惹人眼。“老板!来两坛!”魏婴喊道。
  “喂,接下来要到云深不知处去报名,一身酒气算怎么回事,把咱们家的脸都丢光了。再说了听说云深不知处禁酒。”江澄提醒到。
  “你放心,我是那么乱来的人吗?我不喝。”
  “不喝你买它干嘛?有病啊?”
  “去你的!我是说我现在不喝,买了先藏好,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取了喝,否则酒家打烊想喝也没处买了,怎么样你师兄我有先见之明吧”
  对于魏婴的说辞,江澄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也没深想翻了个白眼,就随他了。将两坛天子笑藏在云深不知处山门前的一棵柏树下,两人就跨进了云深不知处的大门。
  抬眼望去被削平的山体上,密密麻麻用篆体刻了好多的文字。同样来求学的别家弟子,在旁边感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蓝氏三千条家规,真是壮观啊……”
  闻声魏婴和江澄对视了一眼,魏婴先开口道“咱们江家的家规,就一条…真好”江澄接到“明知不可而为之…”
  “江澄,你说咱们不是蓝家人他们的家规不用遵守吧?”魏婴带着一丝侥幸问到。
  “入乡随俗,你忘了咱们为什么来这里了,阿爹就是希望咱们也被这些熏陶熏陶规束规束,你就老实遵守吧”江澄毫不客气的回道。
  讲学从第二天开始,第一天简单的熟悉了一下周围环境后,大家就被通知早些休息了。江澄和魏婴一屋,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魏婴起身穿靴的动静。江澄问到“你干嘛?”
  “啊,你先睡不用管我,我去把白天买的那两坛天子笑取回来。”魏婴笑着答到。
  “才第一天,你就不能老实点儿!”江澄气愤道。
  “我本来也打算老实些的,可是晚饭实在是太难吃了,我需要天子笑来清除一下嘴里残余的苦味。”
  “这里有宵禁,半夜三更不让夜游”想起白天自己感觉到的违和,江澄提醒道。“你可别犯酒禁没被发现,乱逛被逮个正着。”
  “你放心,我没那么容易被逮住,去去就回!”说着人已经轻身翻窗出去了。江澄无奈的摇摇头,翻身继续会自己的周公去了。
  魏婴像一只黑猫一样,敏捷并迅速地翻过了云深不知处的围墙。顺利找到白天藏的两坛酒,提着准备原路返回,却在高墙的瓦片上驻了足。
  直起身抬头仰望月色,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梦。“说起来梦中的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初遇之时就被对方讨厌了,求学期间虽不算彼此交恶,却也不能说相处融洽,简直是暴遣天物浪费时光啊”。
  “可是毕竟梦就是梦,跟现实是有所不同的,就像现实中根本没有劳什子温氏一样……但是…如果…我也有一个他就好了……”想到在梦中被呵护的后半生,魏婴翘了翘嘴角,已经不自觉的在墙沿上对月出神了好一会儿。
  “何人在此?”
  伴同问语从树荫中走出一人,随着白衣身影的显现魏婴瞪大了眼睛,头脑中一片空白。
  见他并未答话,白衣少年也轻身跃上了墙沿与他对视。皎洁月光照亮了少年的面容,眉眼清秀,五官端正,肤白似雪,一双浅琥珀色的双眸潋滟着微光。头戴云纹抹额,应是蓝氏亲眷子弟。
  看道少年目光认真的注视着自己,魏婴绽放出了灿烂明媚的笑容,洋溢着喜悦的光韵,笑得天真烂漫。白衣少年微微一滞,问到“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魏婴微微缓过神来,老实答到“我是今天开始来这里求学的…”
  白衣少年看了眼他腰上别的,蓝家分发给求学弟子的通行玉令,又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夜游,求学门生需得遵守。”
  听着对方悦耳的声音和淡然的话语,魏婴灵台恢复清明,低头瞄到自己两手中的天子笑,灵机一动,抬起一只手笑对道“天子笑分你一坛,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云深不知处禁酒。”
  被不由分说的拒绝,魏婴失望的低下了头。“哦……那我的酒怎么办啊?”
  沉默半晌后,白衣少年道“交予我带去储藏室,离开云深时可取回。”
  闻言魏婴抬起了头,双眼中又恢复了光泽,扬起笑容应到“嗯!”
  跳下围墙魏婴提着酒走向白衣少年,在将酒递给对方时,隐约有一丝清淡的白檀香味过鼻。接过两坛酒,白衣少年平淡道“云深不知处有宵禁,过卯时不得入内。今日你初到可不予处罚,但下不为例要谨记。”
  看着少年转身离去的背影,魏婴翘起嘴角也朝自己的居所走去。
  回到房中江澄已经睡熟,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塌上钻进被窝。今晚遇到的白衣身影浮现脑海,魏婴又默默翘起了嘴角想到“跟梦里不一样,现实中的他通情达理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另一半,一辈子的事哪有那么简单。还是先从朋友做起吧,要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刷洗一下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很明显出师不利啊,初次见面就连犯三禁,要挽回颜面。可不能重蹈梦中覆辙…”迷糊入睡前魏婴最后想到“话说那个奇怪的梦也真是有趣,也不知能不能做参考…”
 
 
第3章 【忘羡】没有温氏的魔道(3)
  白衣少年正是姑苏蓝氏二公子,蓝湛字忘机。蓝湛将两坛天子笑放到储藏室,夜已渐深打算直接回自己的静室休息,正好途径叔父蓝启仁的书房。未到亥时房内仍有亮光,门半开着。
  “忘机,何以至晚方归?”蓝启仁的声音响起,蓝湛转身行礼回道“秉叔父,今日起来姑苏听学的世家子弟,因不懂蓝氏家训而犯禁,忘机念其初犯然不知者无罪,已将其带入云深境内的酒予以没收并警示。”
  闻言蓝启仁捋了捋胡须道“嗯,处理的得当。如你所言今日刚到的各家公子,对我蓝氏家训还不甚懂,我明日会在学堂上详细讲解,你若无事也过来兰室,为各家学子做一表率。”
  “是。”蓝湛答到并告退。
  回到静室解衣上塌熄了灯,在黑暗中注视着床帏,不由的想起了月光下的少年。少年清秀的眉眼,眉间的英气,让他印象深刻。
  蓝湛今日刚刚出关,在返回自己静室的途中遇到了墙沿上的身影,远远望去那少年对月出神,像是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身为蓝家掌罚之人,需恪尽职守,蓝湛上前询问。
  见到他现身少年先是有些吃惊,待与他相对之时竟尽显愉悦的笑了起来,那月光下泛着柔和光芒的笑容,不由得让蓝湛心底一颤。
  将对方犯禁一事说明后,少年竟企图「贿赂」他,以自己一贯的作风严肃拒绝后,明显看到对方前一秒还笑的花枝招展,却突然枯萎了似的蔫了下去,蓝湛心中泛起一丝不忍,反省似乎自己不应该这样生硬的拒绝他人的「好意」。
  所以当他要没收对方的酒坛时,话语也罕见的柔和了下来。“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算了,明天还会见面,总会知道的…”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对明日的期待,蓝湛阖上了双眼。
  第二天早上魏婴和江澄结伴前往兰室,中途结识清河聂氏二公子聂怀桑。聂怀桑透漏道“在姑苏有一个人千万不能招惹,不是先生蓝启仁,而是他的得意门生蓝湛字忘机,乃是蓝氏嫡系二公子,蓝氏双壁之一,掌罚。”
  闻声魏婴翘了翘嘴角,道“长得特别英俊的那个?头戴云纹抹额是吧?”
  江澄疑问道“你怎么知道?你见过?”
  “嗯,昨天晚上见过了”魏婴把前一晚的因果告诉了他们。
  江澄鄙视道“我就说明明是去取酒,怎的房间里一丝酒味没有,也不见酒坛。是谁说身手好不会被抓到的?”
  聂怀桑也佩服道“魏兄真是艺高人胆大,初来乍到就连犯三禁,聂某佩服将来可有赖魏兄罩着了,哈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