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黑上热搜后我火了【爽文】──七寸自由

时间:2020-11-18 13:14:57  作者:七寸自由

 

 
  文案:
  先被诬陷抄袭,紧接着被暗恋的未婚夫退婚的韩灯怀着仅剩的希望登上星延径的舞台,这是孤注一掷,也是最后一搏。
  他拼命写歌,一首比一首好听。他努力练舞,动作标准有力。然而,节目每次播出,他上的依然还是黑热搜。
  热搜黑的五花八门,黑的色彩斑斓,黑的花样百出。被骂,被黑,被泼脏水,栽进泥地里爬不起来。
  韩灯终于累了,他想:也许,我该放弃吗?
  初心粉:哥哥别走,没有你的歌我活不下去的!
  妈妈粉:姐妹们,大星的门都给我堵好了,不拿C位千万别把咱孩子放出来!灯啊,乖,等你出道了妈妈什么都答应你,现在你给我好好呆着。
  对家粉:是我眼瞎,哥哥别走,我这就翻-墙来了。我偷养他的钱养你啊。
  黑子们:我们韩灯就是平平无奇的音乐小天才还有人不知道吗?悄咪咪:当初是键盘先动的手。
  前·未婚夫·施酒:说罢,我跪多久你才愿意留下来?
  谁能想到,真香竟然来的那么快呢?
  *
  小剧场
  施酒又双叒叕看见韩灯和他的小伙伴们混在一起,终于忍无可忍,把韩灯叫到了楼梯间:
  施酒:或许,你喜欢大海吗?很辽阔的那种?
  韩灯(茫然):喜欢啊
  施酒:那森林呢?种了各式各样的树的那种?
  韩灯(继续茫然):也喜欢啊
  施酒(青筋暴起):最后一个,你喜欢鱼塘吗?有很多鱼的那种?
  韩灯(眼神变亮):鱼?我喜欢鱼啊
  施酒脸色逐渐变黑.jpg
  得想个办法把婚结了
  #挥挥小手,好歌百首#、#黑过我的都爱上了我#、#被迫成为海王后的自我修养#、#老公想退婚多半是惯得#
  *
  施酒(攻)韩灯(受)
  韩灯是小天才,才华横溢的那种
  阅读指南:
  架空时代,私设同性婚恋允许
  更文时间是下午三点,其他时间出现的有修改提醒都是在改文或捉虫。
  不喜点叉即可哦~啾咪
 
 
 
第1章 首秀
  星延径第一期录制现场,五十二位选手随意地坐在散落的阶梯上,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表演服,头发也染成叛逆的颜色,年轻的眉眼里星光点点,闲聊时偶尔也会看向那个还未亮起的舞台。
  那是追梦人即将登上的战场,尽管它现在还是漆黑的,但每一位选手都在期待,自己可以在那里留下斑斓的色彩。
  韩灯也是。
  他穿了一件纯白的衬衫,搭配一条整洁的牛仔裤,另外,按照节目组的吩咐,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一个黑色的面罩,遮住了面容,只露出一双眼睛。
  他的身影十分不显眼,小小的一团缩在黑暗的角落,正在独自发呆。
  韩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来参加偶像比赛的选手,倒像是误入此地的路人。
  在其他选手热闹地讨论着,互相调侃着,营造刻意的效果,活跃在镜头下时,韩灯安安静静地坐在错落阶梯的最底下、最边缘,打光最少,也没什么镜头。
  他被节目组安排在创作板块选人的最后一位出场,却不是为了压轴。
  被认定抄袭,被暗恋的人退婚,短短一天,韩灯遭到了对他来说最痛苦的打击。
  韩灯不禁想起之前和节目导演之间的协商,即使真的用了施酒承诺的那个分手筹码,得到了参加节目的机会,星延径的导演组也还是不待见他。
  看完韩灯的资料,总导演向后靠了靠,皱着眉头倒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他跟右手边的制作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那人直直地看向韩灯。
  镜片下的眼睛总是显得格外有攻击性,像是被锐化了一样的犀利言辞指向韩灯:
  “虽然你的实力的确很好,但你应该知道你身上背着一个怎样的骂名吧?抄袭可不是小事,你为什么觉得我们节目组会选像你这种······艺人进来呢?”
  “就算你找施家的人帮忙,可以直接空降,但也只是露个脸吧?观众们可不是好糊弄的,还是你觉得会有人给你投票?很明显不可能。我敢打赌,即使我们让你上节目,最多不过三期,你就会被淘汰。这种情况下,我们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韩灯也想,是啊,为什么?
  可能观众也会好奇吧。
  他也问过自己,就这么失去尊严地去求刚刚和自己提了分手的未婚夫,就这么厚着脸皮出现在直播里,等着被大家骂,只是为了一个基本上定了是打水漂的机会,真的值得吗?
  大家怎么会选择放弃人证物证都能拿出来的陈汝可,反而去相信一点证据都没有的他呢?
  造谣容易,澄清却难。更何况是在拿不出有力证据的情况下。
  抄袭注定会成为他身上的一块不能磨灭的阴影,在这样的先决条件下,没有人会愿意接受韩灯频频出现,更何况,是在这样的一个男团节目里。
  会挨骂是必然的,韩灯可以猜到,自己来这里,面对的一定是比任何人都猛烈的疾风暴雨。
  如果可以,韩灯也不想承担这一切。
  但是,对于韩灯来说,音乐和创作,就是他的生命。他们已经融进了韩灯的血液,成为了韩灯身体里不能被分割的一部分。
  如果真的会有那么一天,韩灯不再写歌,不再唱歌,那那一天,只可能是韩灯生命的尽头。
  所以最后韩灯说:
  “我知道我来这个节目一定会给这个节目引来很多争议,甚至会连累许多选手。在这里,我先向你们道歉。”
  “我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但我不能任由莫须有的罪名就这么不清不楚地挂在我的身上,挂在我的歌上,所以很对不起,这个麻烦虽非我所愿,但确实是我带来的。”
  “我不介意你们拿我炒作,去博眼球,不介意大家是不是拿着看笑话的心态看我,不介意第一次淘汰就离开。”
  “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给我自己一个交代,给我的歌一个交代,就算被骂,就算被讨厌,就算最后什么都改变不了,不管那个结果是什么,我都认了。”
  “我想赌,最后一次。”
  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不可以输,绝对不可以。
  “嘭”的一声,舞台上终于亮起了一束灯光。
  银白色的灯光束自上而下打落,细微的尘埃渐渐漂浮起来,被灯光打亮,如同一个个会发光的萤火虫,闪着星星点点的细碎光芒。
  韩灯看着它们,眼睛里充满了向往。
  液晶屏上开始播放视频:
  深夜的练习室,滴落的汗水,湿透的衣服。
  在无人知晓的时刻,他们已经为昙花一现的绽放付出过太多太多。
  练习生,离梦想似乎只有只差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到底需要多少汗水,才能填补?
  没有人知道。
  视频里的画面像是在场每一个人都有过的经历,他们也迷茫,也痛苦,但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谁会轻言放弃?
  即使是做只会出现一个瞬间的烟花,也要拼尽全力,积蓄力量,在某个瞬间,冲上黑暗的夜空,灿烂地去绽放。
  默片一样的影像渐渐结束,舞台上的灯光被重新熄灭,黑暗之中只有一个声音,像是在每个人心中响起:
  “追梦少年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选手区的练习生终于快要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望和躁动,肆意嚣张地发出噪耳的声音,有几个大胆的甚至直接冲着舞台喊道:
  “准备好了!舞台,我们来了!”
  “那么,让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随着话音落地,液晶屏的大门打开,四道身影站在门后,灯光在他们的身后亮起。
  无一不是有名望,有气场,有口碑的知名艺人。
  唱跳有国内top女团的成员梦梦,创作有歌曲长居音乐榜前三的顶尖音乐人何权,还有前几年说唱节目里第一名出道的rapper吉辉Jier,拿过全国街舞比赛一等奖的陆源。
  实力强大,一点都不掺水。
  外加两位实习导师,一个是新晋男团的主舞全霖,一个是最近火起来的音乐制作人陈括。
  这样的导师阵容,不可谓不豪华。
  万众期待下,拿着麦的吉辉率先出来,一场说唱表演拉开了节目的序幕,再加上梦梦和陆源的双人舞,配上何权的歌,几乎是瞬间就点燃了在场选手的热情。
  不少rapper跟着吉辉的说唱拿着手势,帮他唱垫音,不管是会舞蹈的还是不会的,都站在那里,随着音乐摇摆着。
  在导师登场的同一时间,选手们面前的屏幕亮起,一堆“来了”密密麻麻地盖住同时转播的导师舞台,直播也开始了。
  这档节目预热已久,圈内知名的导师人选一个一个地被公布,选手的信息也似真似假地被透露出些许,再加上最后为舞蹈原创和创作原创专门留出的出道位,噱头十足。
  星延径与以往的任何一个选秀都不同,引来了很多路人,观看量从直播开始,就一直在疯狂上涨。
  弹幕疯狂刷屏导师们的应援词,有几个出名的选手也被粉丝cue到,弹幕完全被各种彩虹屁占领,花花绿绿的应援词看得人眼晕。
  一来就是导师亲自上场表演,节目的效果一下子就出来了。大家尽情地投入到狂欢之中,不去想之后那激烈的竞争,暂时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气氛。
  在这满场欢乐之中,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的韩灯格外惹眼,选手们无暇去看,观众却发现了他,都在猜测他的身份。
  刚刚就有一条,前面的人刚刚说了:【这次听说那个叫韩灯的也会来,真的假的?】
  【不是吧?他心里没点数吗?谁会给他投票啊,以为自己天仙啊】
  后面的人就马上回她:【管他来不来,他要是出来,我就骂死他!】
  【就是就是,抄袭还来上节目,真不要脸!】
  【我也是不懂,他还有什么可洗的,我们可可就是当代贝多芬,平平无奇的音乐小天才还有人不知道吗?】
  【前面那个,我们还是低调些哈,何必给不会独立行走的抄袭男眼神,就让他糊穿地心,灰溜溜地回去找妈妈不好吗?】
  【回前面,我们可可粉可是高贵女明星,独自美丽就好,别给不相关的人热度!】
  【别的不说,抄袭选手立刻滚粗刷起来!】
  【不明内情的路人默默求科普,知道真相之后,也加入到了刷弹幕的行列。】
  情势愈演愈烈,还没等上场,韩灯的处境就已经变得艰难起来。
  #韩灯滚出娱乐圈#的话题迅速地登上了热搜,热度还在累积,评论铺天盖地,却全部都是在骂韩灯的。
  选手这边也可以看见大屏上滚动的画面,不少人在默默地讨论,声音不大不小,像是飞机起飞时的声音一样,渐渐地覆盖住韩灯的感官,难以忽视。
  【不是,他还真来呀,没收到消息啊】
  【别吧,节目组为了流量还真是什么都敢干,找个这样的选手来,节目的名声救都救不回来】
  【唉,他被说的也怪可怜的】
  【拜托,是他要先抄别人辛辛苦苦写的歌好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韩灯刚刚看了一眼,又很快地低下了头,下意识地拉了拉口罩。
  他眼底的青黑已经到了粉底都遮不住的地步,节目组并不欢迎韩灯,现在也只是把他当成了引流的工具人,估计连祭天剧本都算不上。
  化妆师草草地为他上了妆,一点都不想在他身上多花功夫,灯光下,浮起的粉底十分粗糙。
  此时的韩灯,看起来异常憔悴,若不是那个梦,韩灯想,也许他永远都不可能再鼓足勇气站在大众面前。
  即使是现在,他都觉得自己可能中途就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逃离这个录制现场。
  周围的一切都在影响着他,他沉郁的心情像是一颗随时就会爆炸的炸弹,冷漠地压在他的心头。
  离开家之前父母的不赞同,施酒那天说的话,韩灯看过的每一句评论,都像是有了声音。
  梦中那个无比颓丧的自己、生命流逝的最后一刻也不愿意闭上眼睛的自己占据了他的脑海,不断地叫嚣着,几乎要耗尽他仅剩的几分自信。
  韩灯的头很疼,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模糊,灯光忽明忽暗,一切都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事物。
  冷汗淋漓,面色苍白,呼吸声被无限地放大,在耳边一阵阵回荡,压力已经快要击溃这个少年。
  可韩灯终究还是没有走,他逼迫自己坐在这里,他不想像梦里的懦夫一样,选择什么努力都不做,就放弃。
  支撑着他的,永远是梦想。
  看似虚无缥缈的,似乎永远都不会被触摸到的,梦想。
 
 
第2章 孤注一掷
  现在,陈汝可的粉丝正在希望他能快一点出场,拿下第一个五分,成为今晚的第一个实力者。
  事情的发展也终究如他们所想,下一个出场的,正是陈汝可。
  一时之间,弹幕的滚动速度肉眼可见的变快,屏幕都快被陈汝可的应援词占满。
  那些赞美词大部分都截自韩灯写的那首《自燃》——汝果可以触碰梦想,我宁愿做一只扑火的飞蛾。追梦少年陈汝可,加油!
  相比于其他选手,陈汝可的人气一骑绝尘,只要这么按部就班地走下去,他不出道都难。
  场上的选手知道下一个出场的就是陈汝可后,也都打起了精神,准备好好观看,他毕竟是这次比赛C位候选人之一,看清他的实力,对所有选手来说都很重要。
  就连导师里都有他的粉丝,梦梦已经直起了身子,就等着陈汝可出场。
  可想而知,那一首歌,有多大的吸引力。
  比起打起了精神的导师和选手,韩灯的举动几乎可以用轻浮来形容。
  他在口罩下掀起一个充满恶意和嘲讽的微笑,看着舞台上那个穿着纯白衬衫,手抱吉他的人,和他的两个队友。
  舞台的灯光下,陈汝可的白衬衫将他的气质衬的更为出众。他的脸算清秀一挂,加上精致的妆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爽。
  但这样,在韩灯看来,就更可笑了。
  真正的创作者待在昏暗的角落,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偷却享受着世人的赞美,这难道不可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