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老攻宠成小可爱【婚恋】──青磁

时间:2020-11-18 13:13:46  作者:青磁

 

 
  文案:
  结婚之前,景桥说:“我们是联姻,我不会管你,不会限制你的行为,感情方面,各过各的。”
  结婚以后,某人——
  “晚上十点之前必须回家。”
  “不准谈恋爱,你是已婚人士。”
  张子裕:“……”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本来景桥真的是这么想的,可等真正结婚以后,景桥发现他对小孩儿的的控制欲越来越强,索性,揣兜里算了
  张子裕:揣吧揣吧,早就想被你揣兜里了
 
 
第1章 
  骆明在那边进了几个球,把好友完全抛在了脑后。
  景桥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把手里的烟点燃,刚抽了一口,便看见包厢门被推开,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棒球服外套的男生出来,沉着脸,都是稚气。
  男生没看见站在阴影里的景桥,擦过他直接去了走廊那边的洗手间。
  烟雾缭绕。
  景桥看着男生清瘦的背影消失于视线中,忽然想起了记忆里的一张脸。
  那时候景氏集团遭遇了三代以来最为严重的生意上的失误,各路好友亲戚争先恐后的撇清与他们景氏的关系,生怕也被拉下泥潭。
  当时景桥二十二岁……
  景桥在生意上有着惊人的天赋,可在资金上他需要帮助。
  没人愿意伸出援手,因为那时的景氏已经像是即将落下的太阳了,借出的钱肯定是还不了的。
  那是景桥第一次找人借钱。
  可依旧腰板挺得笔直。
  戈婷表示愿意借给景氏资金,却遭到了张海程的强烈反对,张海程既不解又愤怒,不解的是戈婷为什么要借钱给一个明显已经不行了的集团,愤怒的是戈婷根本不跟他商量,把他置于何地!
  相比张海程的面红耳赤,戈婷是优雅的。
  她把支票推到了景桥面前,缓缓说道:“我从未看错过人,我相信这次也不会。”
  景桥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起身离开。
  刚出门,后面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景桥扭头望过去,发现是一个清秀好看的男孩子向自己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一只小短腿的狗。
  “你等等……”张子裕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开口道。
  景桥便等着他缓过来,这段时间,景桥粗略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生,很舒服的气质,但不说话时眉眼却让人觉得冷淡,跟戈婷有几分相像,想来应该是张家的少爷张子裕,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
  “我叫张子裕,你叫景桥是吗?”说话的时候,张子裕仍然在喘粗气,但比之前要好多了。
  那时候是冬天,张子裕匆忙出来,裹着一件米白色的工装棉衣外套,黑色的呢子围巾,白得跟地面上那层薄薄的雪反射出的光一样。
  景桥点点头,静静的等待着张子裕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知道,你来之前,我妈就已经把钱准备好了,她准备让我给你送过去的,你家的事,我都听说了,谁没栽过跟头啊,那些人真是现实,只会做锦上添花的事。”张子裕说得很是气愤,看来,他还知道得挺多的,戈婷在后面肯定教了不少。
  景桥看着面前小少年朝气蓬勃的模样,突然觉得多日以来积压的疲惫感一扫而光。
  “你怎么不说话?”
  景桥反问:“说什么?”
  “那些人那么对你们家,你不生气吗?”张子裕好奇又不解,面前的景桥,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温柔的良善的人,剑眉薄唇,气质冰冷,话还少,一般这样的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可张子裕却偏偏又感觉景桥的气息里带了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温柔。
  “可是,没有人必须为我们做些什么,远离我们,他们并没有错。”景桥说道。
  张子裕那时候还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好吧随你了,你吃饭没有?”
  “你呢?”景桥乐意跟这样无忧无虑的男孩子聊天,话题永远那么轻松。
  “我吃了。”
  “回去吧,希望能再见到你。”景桥朝张子裕告别道,这估计是这么些年景桥说过的最好听的一句话了,然后不等张子裕说什么,景桥转身离开,他并没有多少时间了,抬起脚步起来的时候,他听见身后的少年也高声说了一句“我也是”,忍不住扬起了唇角。
  那一幕,永远的印在了景桥眼里。
  皑皑白雪,路灯昏暗温暖,少年稚气干净。
  “景桥,你站这儿干嘛,进来啊!”骆明从包厢里伸出半个脑袋冲景桥喊道。
  景桥摇摇头道:“算了,我在外面坐会儿。”
  说完也不等骆明说话就抬脚向二楼中间的大厅走去。
  相比下面的舞池,二楼的大厅要安静得许多,台子上面一个男人弹着乐声轻缓的吉他,嗓音低沉得像重重的鼓音,楼上人并不多,上面的消费要比下面高很多,所以要清净许多。
  景桥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然后半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几分钟过后……
  “张子裕。”景桥叫住从洗手间回来路过大厅的少年。
 
 
第2章 
  张子裕顿住,扭头去看出声的地方。
  是个男人,侵略性有些强,长得也很好看,朦胧暧昧的橙色灯光中,男人的眼神淡然沉静,张子裕心脏跳了跳,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他想了想,在他认识的人中,似乎并没有这个人。
  所以他直接走了,他觉得那人应该是认错了人。
  景桥:“……”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刚才从张子裕眼中看见的是全然的陌生,没有惊讶,没有惊喜,没有重逢的喜悦,跟看一个陌生人、一个从未有过交集的人一样。
  他对张子裕也只是觉得亲切而已,加之景桥从小便是一个人长大,在那种众叛亲离的情况下,一个干干净净又善良的弟弟一样的人向自己靠过来,难免会记忆深刻,以至于这四年,景桥都想再见见张子裕,不知道他长大了,还是不是那副单纯善良的模样。
  没想到张子裕完全忘记了自己。
  更或许连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在张子裕进了包厢以后,骆明接着就出来了,在大厅跑了一圈,找到景桥道:“坐这干嘛?你不无聊吗?进来吧。”
  看见好友动都不动,只是用淡淡的眼神看着前方,骆明翻个白眼道:“你天天这么工作也不是回事儿啊,好不容易带你出来吧,你就这么坐在外面听歌?”
  “挺好的。”景桥淡淡道。
  “你别不是怯场吧?”骆明夸张的表情在灯光下一览无余。
  景桥道:“激将法对我没用。”
  骆明叹口气,一脸可惜的样子,再次确认:“你确定你不进去了?”
  回答他的是空气里的沉默。
  骆明转身离开。
  “骆老师……”
  听见声音,景桥抬眼看去,张子裕在和骆明说些什么。
  “我要先走了,家里有点事情,等到时候开学前两天,我和许枫再请骆老师吃饭。”张子裕说着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以后大家就各奔东西了,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他来了还没坐一会儿就要提前离开,是挺不好的。
  骆明摆摆手表示理解,说道:“回去吧回去吧,有些晚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张子裕到这里的时候是十点多,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还不算晚。
  于是他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骆明点点头,其实他也只是客套话而已,作为班主任,他知道班上每个同学的家庭情况。所以对于张子裕的家庭条件,骆明也是清楚的,总之这位少爷是不会吃亏的,以他家里的条件,出来带个保镖,骆明都不觉得奇怪。
  他看看张子裕,面前的男生一脸无害,气息干净,一看就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富家少爷,心想道,当初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已经被自己的亲大哥一脚踹去了国外体验生活了,回来了继续体验生活。
  乐得自在。
  景桥看着张子裕转身走向楼梯,忽然站起身。
  酒吧外面,大马路上带着夏天的暑气,拂过的风却是携带着凉意来的,身后的喧嚣被关在了里面,入耳的就变成了一声接着一声的汽笛了。
  还有一边小摊上的烤肉的香味,路过的女生身上的淡淡的香水味。
  张子裕伸手准备拦车,他不打算这么晚去打扰家里的司机。
  “等等……”
  循声朝身后看去,是之前在二楼大厅里叫自己的名字的男人。
  “我送你。”
  张子裕看着面前高出自己大半个头的男人,莫名的觉得有些被压着了的感觉,忍不住后退了几步,也忍不住的想难不成自己是被瞧上了?便惶恐的想难道自己哪里透露了自己是个同性恋?
  又想自己该怎么拒绝别人的善意,他不认识这个人。
  看着面前明显有些慌的张子裕,景桥的眼神柔软了许多。
  他轻声说道:“我是景桥。”
 
 
第3章 
  张子裕看着这个人眼里的笃定。
  他觉得这个眼神很熟悉,这个人也很熟悉,于是他努力的回想。
  景桥看着张子裕,提醒了一句“冬天”。
  冬天?
  !!!!!!!
  张子裕忽的想起来了,是四年前来自己家里的那个小哥哥。
  感觉跟那时候一点都不一样了,那时候的景桥,穿着白色的羽绒服,虽然沉静,却不冷漠,举手抬足都是势在必得的气势。今天站在自己面前的景桥,却有些让张子裕有些不自在,四年的沉淀,让这个男人更加吸引人。
  看着张子裕的神色逐渐转变,景桥问道:“想起来了?”
  张子裕点点头,问道:“好久不见了。”
  景桥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子裕,明知故问:“你高中毕业了?考的哪所学校?”
  “就本地的W大。”张子裕慢慢也接受变得更加成熟稳重的景桥,虽然现在的自己跟现在的景桥相比,感觉嫩得跟小鸡崽似的,可由于那四年前的短短的几句问候,张子裕对景桥生不起疏离感。
  “很厉害。”景桥由衷的夸赞。
  W大全国排名前五,师资力量雄厚,男女比例也不会相差得离谱,前两年整个翻修了一遍,是很多学生梦寐的高校。
  看着景桥身后的酒吧,张子裕不以为意的问:“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明明两个人一直都在同一个城市,四年却从未见过面,想想也是厉害,而今天竟然在这里遇见了,最重要的是景桥还记得自己,张子裕有些受宠若惊。
  四年前的事情,换作其他人,他一样会上前安慰两句,景桥,可能是因为他太好看了,又或者是他看起来不像是来求人的,让张子裕有些意外而已。
  一个觉得这人还行。
  一个觉得这小孩善良得可以,又讨喜,当弟弟也不错。
  “陪朋友来参加同学聚会。”景桥不打算自己说明。
  果然,张子裕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看了看酒吧,又看了看景桥,突然靠近神秘兮兮的说道:“你告诉我,你是我们班谁的男朋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
  景桥:“……”
  张子裕这是想到了什么?
  相对无言好一会儿,景桥解释道:“我是陪一个朋友过来的。”
  也只有对着这个对人毫无防备的张子裕,景桥才能耐心一点。换作其他任何人,景桥连话都懒得说,因为他不做不会产生相对价值的事情。
  张子裕眨眨眼睛,既然景桥这么害怕暴露,他就不问了,摆摆手说要回去了。
  “我送你?”景桥提议道。
  “你不等你的那个她吗?”虽然现在同性异性恋情在大部分眼里已经没什么不一样了,同性也有享受和异性一样合法婚姻的自由,但因为长久以来的保守思想,还是有小部分人不能接受,或者说还是戴着有色眼镜。
  和大部分人一样,张子裕不会去想谁谁是同性恋,除非对方自己说明,否则人们给这个人的定义依旧是异性恋。
  张子裕不认为景桥喜欢同性,他觉得,景桥身边站一个娇娇软软的女孩子可能会更合适。
  愣了一下,张子裕赶紧甩了甩脑袋,他想这些做什么?自己和景桥到现在也不过只见了两次面而已。
  而景桥见张子裕明显已经神游天外了,握拳抵在唇边轻声咳嗽了一下表示提醒。
  “不说这个,我送你回去?”在景桥眼里,张子裕年纪还小,他不想和他讨论这个话题。
  张子裕反应过来,还是婉言拒绝了景桥的提议,他和景桥并不熟悉,他也没有要发展成更加熟悉的关系的想法。万一……
 
 
第4章 
  张子裕在副驾驶坐立不安。
  车厢里开着空调,明明是凉快的,可张子裕却莫名的感觉到了躁意。
  他扭头去看景桥的侧脸,四年未见,景桥的脸没什么变化,可浑身的气势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一瞬间让人有些认不出来。张子裕第一次知道,气质对一个人的影响竟然这么大。
  四年前的见面,景桥是沉静的,沉静中还有些温柔,虽然冷淡,却不至于冷漠。四年后再见,却让张子裕有些害怕,他能明显感觉到景桥的变化,他或许外表温柔至极,但明明每一次笑,都没有温度。
  张子裕偏头看着车窗外的时候,景桥出声道:“你认识骆明吗?”
  “骆老师是我班主任,景……你也认识他?”张子裕说到半途中停了一下,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景桥,叫景哥,两人还没那么熟吧;叫景先生,未免也太生分,索性什么都不喊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