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岌岌可危【甜文】──闻垚

时间:2020-11-18 13:01:56  作者:闻垚

 

 
  本文文案:
  傅南渊五岁时走丢过一次,被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姐姐送回了家,自此,傅南渊就对那小姐姐心心念念。
  可惜当初年龄太小,没要什么联系方式,小姐姐就成了他心中不可磨灭的白月光、朱砂痣。
  但是,白月光、朱砂痣向来是看得到摸不着的,而傅南渊这个连看都看不到,因此他对此没什么忠诚度可言。
  刚入大学他就对动漫社的一个学姐一见钟情,当场就上前要联系方式。
  但对方一开口,他就懵了。
  这……这这这是个男的!?
  傅南渊:“学长对不起,打扰了。”
  陆寻:“没事,先留个联系方式吧。”
  傅南渊:“还……还是算了吧。”
  陆寻将人摁在椅子上,指着自己的衣领:“电话号码,写在这。”
  傅南渊唯唯诺诺留了个……空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陆寻:……
  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感觉被追求的傅南渊:“学长,我笔直!”
  陆寻:“没关系,可以掰。”
  傅南渊:“……”
  1、年上攻
  2、攻原本是直的,对受逗着逗着自个弯了
 
 
 
第1章 第 1 章
  傅南渊倒了一杯牛奶,小心翼翼地往书房端去。
  他还小只有一米多高,一手端牛奶一手开门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工程。
  他只好先把牛奶放在地上,先把门开开,再端牛奶进去。
  然而,刚开好门蹲下端起牛奶的功夫,门自己关上了,眼见着牛奶要被撞翻,傅南渊害怕得闭起了眼。
  但撞击感并没有传来。
  “小渊怎么还没睡啊?”头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明天是星期六我晚上想多看会电视,妈妈,这个牛奶给你喝。”傅南渊抬起头把牛奶递过去乖巧地说道。
  他眼巴巴地看着,期待地看着妈妈把他送来的牛奶喝了。
  金玉洁摸了摸儿子毛茸茸的头发,笑道:“谢谢小渊。”
  端起杯子正要喝下,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对傅南渊抱歉地笑了笑,走过去接起了电话:“喂您好,嗯,资料还在整理……”
  看着妈妈把牛奶放在桌子上接起了手机,傅南渊心中有点小失落,也没有闹,他关上门自己爬上了角落的沙发,安安静静地等着。
  几分钟后,看妈妈挂断了电话,他爬下沙发跑到了办公的桌子前。
  妈妈好像忘了他,又开始埋头工作,傅南渊就扒在桌子边看着。
  金玉洁端起桌角牛奶喝的时候才意识到儿子还在房间里。
  她放下手头的工作对傅南渊柔声道:“小渊,妈妈今天恐怕不能给你讲睡前故事了。”
  傅南渊摇摇头,安慰道:“没关系的妈妈,小渊认识很多字,可以自己看,妈妈的工作要紧。”
  金玉洁亲吻了下儿子的额头,淡笑道:“小渊是上天给妈妈最珍贵的礼物。”
  傅南渊开心地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说道:“妈妈也是。”
  金玉洁:“好了,小渊自己去玩吧,记住电视不能看太久哦,九点半之前必须睡!”
  傅南渊点点头,然而并没有离开。
  “小渊还有什么事吗?”金玉洁问道。
  傅南渊希冀地问道:“妈妈你后天有空吗?我在幼儿园最好的朋友小丰后天生日,他开生日派对要邀请我去。”
  后天是有个案子要收尾。
  但看着听话乖巧的儿子金玉洁根本无法拒绝。
  今天和明天多加会儿班,后天应该能空出时间。
  金玉洁捏了捏儿子肉嘟嘟的小脸笑道:“有空,后天妈妈陪你去。”
  “真的吗?”傅南渊不可置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耶!妈妈万岁!”傅南渊开心地跳了起来。
  “小心点,别摔着了。给小风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
  “我早就准备好了!”傅南渊傲娇地扬着下巴。
  看着欣喜的傅南渊,金玉洁内心愧疚,因为忙于工作她已经很久没有陪孩子了。
  *
  第二天傅南渊早早的就起了床,换上了衣柜里最靓的一套小西装,踩着凳子在浴室的镜子前照了很久。
  看了眼手腕上的叮当猫手表,快八点了,傅南渊捞起洗浴台上的领结往妈妈卧房跑去。
  傅南渊敲门时金玉洁刚醒。
  金玉洁弯下身子摸了摸傅南渊的头顶,笑道:“哟这是谁家的小王子,真帅气。”
  傅南渊甜甜地笑道:“我们家的,”又把领结塞进了金玉洁的手里:“妈妈帮我戴一下领结。”
  “好。”
  穿戴整齐的傅南渊在客厅里坐立不安,背着个小书包,每过一分钟就要站起来跑到书房问:“妈妈我们可以走了吗?”
  一刻也不得闲。
  金玉洁笑道:“小丰的生日派对下午4点才开始,现在还早,我们吃完中饭再睡个午觉过去怎么样?”
  “好吧。”傅南渊嘟着嘴无奈地说道,时间过的可真是太慢了。
  好不容易吃完中饭,傅南渊兴奋地背起了自己的小书包,他想跟妈妈说他可以不睡午觉直接过去。
  金玉洁却在这时接到了电话。
  是事务所打来的。
  “金律师啊,这边材料出了点问题,挺急的,您可以现在过来一下吗?”
  “嗯,好。”
  傅南渊看着妈妈露着歉意的目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妈妈是又要忙工作了吗?”
  金玉洁点点头,道:“小渊对不起。小姨今天不上班,妈妈让小姨带你去好不好?”
  傅南渊嘟着嘴失落地应了一声。
  金玉洁看着心疼,但也没有办法。
  “那妈妈先走了,不准给陌生人开门知道吗?妈妈回来给你带最喜欢的超人玩具。”
  “嗯,”傅南渊强迫自己露出一抹笑:“妈妈慢走。”
  他知道妈妈一个人照顾他已经很累了,他不想再让妈妈担心。
  金玉洁匆匆出门往事务所赶去,路上给自己的妹妹金玉泠打了个电话。
  “喂姐,什么事啊?诶诶诶,你别摸牌,我要碰!”
  “打麻将呢?”
  金玉泠:“嗯,闲着没事跟小姐妹们搓几局,姐你有什么事吗?”
  “我事务所那边临时有事,小渊下午要参加他朋友的生日聚会你帮我送一下。”
  “好,没问题,几点啊?”
  “两点左右送过去。”
  “好,没其他事我就先挂了。”
  “嗯。”
  金玉泠白净的脸上画满了大大小小的乌龟。
  挂断电话,她摸了一张牌。
  这粗糙而又熟悉的触感,她眼睛一亮,啪的一下将牌拍在桌子上。
  “自摸!清一色!画乌龟画乌龟!”
  亲姐啊,你真是我的福星,一通电话就让我转运了。
  金玉泠一手叉腰一手踩在凳子上向众姐妹示威道:“今儿姐姐的运气来了,你们就等着变成大花猫吧!”
  *
  “都两点钟了小姨怎么还没有来。”傅南渊郁闷地支着下巴,用家里座机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
  再等下去就要赶不上小丰的生日会了,那个爱哭鬼肯定会因此哭鼻子。
  小姨真是靠不住。
  傅南渊长叹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了自己的小金柜,从里面抽出几张大红票子和几块零钱。
  现在只能自己做车去了。
  傅南渊跟个小大人似的背着书包走到了公交车亭,拦下了公交车。
  司机是个热心肠的阿姨。
  “小朋友今年几岁了,你的爸爸妈妈呢,怎么一个人来乘公交车?”
  “我今年8岁,妈妈上班去了,我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会。”为了不被赶下车送去警察局傅南渊机智地多报了几岁。
  司机:“真勇敢,竟然一个人来乘公交车,不过小朋友啊,为了安全以后要和爸爸妈妈一起乘车哦。”
  “知道了,谢谢阿姨。”傅南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司机阿姨的心都化了:“那小朋友坐好,到站了跟阿姨说。你知道在哪一站下车的吧?”
  “知道。”傅南渊道。
  他出来时在电脑上查过了。
  公交车上还有其他乘客,其中不乏带小孩的。
  一人说道:“这孩子的父母心可真大,这么小的孩子就让一个人出来乘公交车,太危险了。”
  “是啊。”有人附和。
  傅南渊可容不得别人说妈妈一点不是。
  他回过头辩驳道:“我已经是个男子汉了,男子汉就该一个人乘车,哼。”
  那傲娇生气的小模样惹了众人一阵笑。
  傅南渊在梅花路下了车,就近来到了一个别墅区前。
  他记得小丰跟他说过下了公交车就是他家的小区了。
  傅南渊在大门口瞄了下里面,发现里面的房子都很大,跟他家住的小区楼完全不一样,倒是跟杂志上的别墅很像,他皱起眉头喃喃道:“原来小丰说他家有游泳池不是在吹牛。”
  他从兜兜里拿出写着地址的请帖,看着上面的地址往别墅区里找去。
  因为身高太矮,门口凉亭的看门大爷并没有看到。
  傅南渊走了大半天还是没找到小丰家。
  他找了一圈,最大的数字是356,根本找不着小丰家的521号。
  他得找个人问问路。
  *
  “咳咳咳”安静的别墅里,响起了一阵小孩的咳嗽声。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手里握着绣着蝴蝶图样的小斗篷面露愁容的跑了过去:“小寻,来,多穿点衣服。”
  “我不要穿女孩子的衣服!”小男孩强烈地拒绝道。
  小男孩也就是陆寻,长得白白软软的,眼睛像两颗黑葡萄,穿着一条蕾丝公主裙,长发齐肩,上面别着超大号的蝴蝶结丝带。若不开口说话,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女孩子。
  “小寻,今天是最后一年了,等到了明年小寻想穿什么妈妈都不会逼你。”陈玲菲劝说道。
  陆寻打从出生就体弱多病,每次发烧都要在鬼门关走一回,吃得东西也精细,一不小心就会上吐下泻。
  在陆寻五岁时,高烧不退,医生都束手无策。
  走投无路之下,外婆请来了道士做法,也不知道是之前吃的药奏效,还是法事奏效,陆寻的病突然间就好了。
  那道士说陆寻是被魑魅魍魉缠上,吸了精气,所以才总是生病,只要将陆寻当女孩子养,魑魅魍魉就便找不到了,久而久之,陆寻这体质也就好了。
  道士的话换作以前陈玲菲是绝对不回信的,但打从陆寻的高烧退下后她就将信将疑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哄儿子穿上了女儿的衣服,没想到,还真有效,自那以后陆寻生病的次数少了。
  陈玲菲也想过可能是陆寻随着年龄的增长,自身抵抗力增强的原因。可是一给他穿上男孩子的衣服,当男孩子养,他这身体就又变差了。
  所以陈玲菲决定听从道士的话,三年时间将儿子当女孩子养。
  “我不要!”陆寻推开陈玲菲往门外跑去,眼泪跟连串的珍珠似的往下掉。
  他明明是个男孩子,为什么要穿女孩子衣服,因为这样,学校里的同学都嘲笑他,说他是娘娘腔。
  “小寻!”
  陆寻自动屏蔽妈妈的声音,漫无目的地乱跑,他想要变回男孩,不要再当女孩子,就算变成一个流浪汉也比在家当个女孩子好。
  “啊呜”埋头狂奔的人和埋头看请帖的人撞在一起。
  “你怎么走路的!”心情十分糟糕的陆寻责备道。
  傅南渊心中腹诽分明就是你跑路撞上我的。
  但看对方是个女孩子,出于绅士风度,傅南渊主动上前将陆寻扶了起来,并道了歉:“对不起小姐姐。”
  陆寻闻言立即炸了毛,甩开傅南渊的手但:“你才是小姐姐,你全家都是小姐姐!”
  傅南渊微愣,没想到长得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脾气这么暴躁,不过真像小姨家的那只小兔子,平日里看上去乖乖的,一抢它吃的就变得比小老虎还要凶。
  想到这,傅南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
  小姐姐不能叫,那就叫小妹妹吧,女生好像都喜欢被叫小一点。
  他记得以前和小姨去逛游乐园的时候,有个小朋友叫她阿姨,她就生气了,逮着那小朋友的后领说叫她姐姐。
  傅南渊:“那对不起,小妹妹。”
  陆寻被气成了河豚,狠狠地瞪了傅南渊一眼。
  傅南渊无辜地眨眨眼,小妹妹已经很小了,不能再小了。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我是男……”话还没说完,就被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小寻!”
  陆寻一个激灵,鬼使神差地拉起傅南渊躲到了绿化带后,凶巴巴地警告道:“不许发出声音。”透过灌木的缝隙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妈妈的身影。
  傅南渊蹲在陆寻一旁,脸红了个透,他是第一次跟人牵手。
  看着妈妈走远的背影,陆寻松开傅南渊的手站起了身,道:“我永远都不要再回去了。”
  “那是你妈妈吗,她看上去很担心。”傅南渊说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