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阳气重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校园】──木头不呆

时间:2020-11-18 12:46:27  作者:木头不呆

 

 
  文案:
  在鬼怪眼中:
  普通男人=小甜饼;
  阳气壮的肌肉猛男=9~16寸不等的水果蛋糕;
  祁夏阳=……360°高温烤箱;
  极阳体祁夏阳,是个各种意义上的小太阳
  与他握一握手,便可驱走附身恶灵
  让他梳一梳毛,十年化形不再是梦
  他目光所及之处便是净土
  从此祁夏阳过上了总有人拐弯抹角想和他做朋友,买彩票总能被黑幕中免费旅游奖,各种动物在他家门口上演花式碰瓷式报恩的生活
  真·报恩·大尾巴蛇攻:这是我的未婚妻
  受:????真不是啊!!
  HE,1V1阴狠心机攻×阳光小太阳受
  阳阳其实是会无意中对着攻撒娇的隐形gay,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_←
  并不恐怖的现代都市校园灵异文,争取日更中~
 
 
 
第1章 报道
  祁夏阳背上背着一个比他还要宽的旅行包,左手拎着一个箱子,上面放了个大个的蛇皮袋子,右胳膊上挎着一个同样大,快要拖到地上的旅行袋,举着手机艰难地打着电话。
  “没事,小叔,我已经到了,报道的流程我都打听好了,”他艰难地拖动着行李箱,移动到了一棵大树下面,九月份依旧毒辣的太阳晒得他额头冒出了丝丝汗珠。
  “厚衣服也带了,被褥婶子已经给我寄过来了,一会儿我就去取。”祁夏阳把右手的大包暂时放到了地上,换了只手拿手机,甩了甩已经有些酸麻的右手。
  电话那头叔叔还在一遍遍叮嘱他要注意天气变幻,要和老师同学搞好关系,多读书少玩游戏,这些家长里短的话小叔叔好像永远说不完,祁夏阳没有一点不耐烦,一直保持着好看的微笑回应着,露出两颗小虎牙,让这个刚上大一的半大男孩显得格外阳光帅气,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注意。
  “叔叔没去送你真的对不起,等叔叔忙完了一定去东陵看你。”
  祁夏阳笑得更灿烂了,明明知道叔叔看不见,还是配合着摇了摇手:“没关系,我已经是大孩子了,婶子刚怀孕三个月,你还是好好照顾婶子吧,不然婶子不开心,我可要怪你了。”
  “你这孩子,还怪上我了,我保证把你婶子养的白白胖胖的!”
  “那就好,等我放假再回去看你们!”
  “在学校一定照顾好自己,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知道啦,我先去报道了,小叔叔再见!”
  挂了电话,祁夏阳渐渐收起了脸上挂着的笑容,轻轻叹了口气,报到这天,与被三四个甚至七八个家长簇拥在中间的新生们相比,单只形影的他显得突兀极了。虽然已经过去三年,多少有点习惯这种生活,但每次看见其他同学朝着父母撒娇,说笑,他心里依旧难受。
  大学,即是一段新的开始。
  他在心里为自己打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重新拎着大包小包走出了脚下这片阴凉,沿着校园里到处都贴着的指示牌往报到处走去。
  祁夏阳生在一个圆满的家庭里,没有什么狗血的爱恨情仇,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他的父母是大学同学,在大学携手三年,正巧家里又都在昆云市,门当户对,毕业之后就结了婚,没过两年就有了他。他在父母的呵护下健康长大,他姥姥身体不好,在他不记事的时候就去世了,没过两年,他姥爷也跟着去了。那是他第一次接触死亡,但他还太小,对生离死别并没有什么概念,只记得妈妈哭得很伤心。
  但在他刚上高中那年,他才明白什么叫做撕心裂肺,有一天他被班主任单独叫了出去,老师脸上复杂的神情让他感到不安,后来他被告知,他的父母出了车祸,连带着还在妈妈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活下来。
  在那之后,祁夏阳的生活变了,他在也不是被保护着的小王子了,像是被扔下悬崖的幼鹰,他被迫长大了。他还记得那是个下雨的日子,他的父母走了开车走山路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但一向车技很好,又小心谨慎的爸爸把车开向了车道外,整辆车冲下了山,行车记录仪破损严重,什么影像都没留下。
  父母给他留下的,只有保险公司的一笔高额赔付和他父母名下几十万的存款。他们甚至没有机会和他道别。
  东陵市是华国的首都,大学有很多,但分数都不低。东陵理工大学分数线很高,按照祁夏阳中学的成绩排名,他是不可能考中这所大学的,但从那场可怕的车祸发生之后,祁夏阳对于学习随遇而安的态度彻底改变了,他抓紧在中学的一切时间开始学习。
  中学时期,八卦总是传的最快的,他父母的事情同学们基本都知道,因此对待他基本都有几分小心翼翼,幸好,16岁左右,都是可以体谅他人的年纪了,也没有什么人在他面前再提过他的父母。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沉浸在过去的回忆当中,他把一切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当中,发疯似的学习两年,他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东陵理工大学,却是超出了分数线将近三十分,以这个成绩,祁夏阳甚至可以报考金字塔顶尖的学校,但他依旧执拗地报考了这所学校,只因他的父母,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学生。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家离的也远,他之后就由叔叔照顾,他的叔叔只比他大了八岁,也只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年纪,但他能力很强,只工作了两年就在公司里崭露头角。去年更是娶了一位漂亮温柔的妻子。
  祁夏阳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即使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依旧有很多人关心他,他叔叔和爸爸的年纪差得很大,都说长兄如父,爷爷奶奶精力不够,他爹就像养儿子一样先把他叔叔养大了,在他出生之后,就干脆两个一起养,比起叔侄,他们更像是兄弟。
  高考就像一道分界线,从此之后,他会好好活,还要活得精彩。祁夏阳暗自握了握拳。
  东陵理工的校园很大,祁夏阳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操场,操场上竖立着一个个临时搭建的帐篷,帐篷下面坐着穿着志愿者服装的学长学姐,他们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小旗子,上面印着各个学院标志,大声的喊着自己学院的名字。
  他顺着找到了标志找到了计算机学院,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从背包深处挖了出来,见他带的东西多,还有几个候在外面的学长主动帮他提了下包。
  “不用着急,学弟,慢点慢点。”
  说话的是坐在帐篷里负责签到的女生,她看着顶多也就一米六出头,身材娇小,气场可不小,坐在帐篷里有条不紊地指挥着迎新现场,看到她的第一眼,祁夏阳就把自己曾经在网上看到的关于理工院校女生全是母恐龙的说法推翻了。起码他眼前的这位,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笑容亲切,又格外有气质的漂亮女生,被称为女神一点都不为过。
  “hello学弟,回神啦~”
  女神学姐笑着调侃的时候,祁夏阳才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看的太久了,“抱……抱歉!”他慌忙移开了视线,脸上都因为窘迫而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坐在帐篷里的娇小学姐忍不住笑了笑,小声感叹了一句“学弟真可爱”,祁夏阳摸着头发嘿嘿笑了笑,他长着一张娃娃脸,在高中就属于校草级别的男生,笑起来的时候格外好看,引得旁边计算机学院的学长学姐也跟着笑了起来。
  “哈哈,学姐好看吧,咱们大计院虽然女生少,但小姐姐可漂亮了哦!”旁边负责拿新生手册的学长友善地笑了笑。“给你,拿好”,男生递给他一个纸袋子,”这是咱们学院的新生手册,还有住宿的注意事项要记得看一下,你的校园卡和银行卡都放在里面了,录取通知书不要弄丢了,今天六点半还有年级大会别忘了来参加!”这位学长显然已经身经百战,对每一个前来报到的同学都做出了同样细致的提醒。大学这么友善的开始让祁夏阳更加期待接下来的生活。
  “那接下来就让这位学长带你去办剩下的手续吧。”娇小的学姐向后指了指,祁夏阳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个坐在台阶上的男生,戴着一顶鸭舌帽,穿着一件圆领衬衫,下面套了件颜色并不搭调的大裤衩,祁夏阳心里突然闪过那些熬夜敲代码的程序员的形象,真不愧是理工男,形象真是经典。
  在东陵理工,新生报到会招募很多志愿者,一部分负责组织登记,一部分负责物品发放整理,剩下的人负责新生引领,来帮助新生尽快办完手续和熟悉校园。很显然这位学长就是负责暂时接待他的引导志愿者了。祁夏阳和其他学长学姐道了谢,从他们手里接过了自己的背包背在背上,走到了那位学长身边。
  “嗨,学长”祁夏阳挥着手和他打招呼,但很显然,学长显然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有搭理他们。祁夏阳尴尬地放下了手,有点不知所措。
  “嘿,哥们儿,起来干活啦,昨天是不是通宵打游戏去了?学弟都来了。”刚刚给他新生袋子的学长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推了推坐在台阶上的颇有理工气息的男子。
  但他只是刚刚碰了他的身体一下,那男生就软绵绵地倒下去了。祁夏阳就在他身边,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学长倒下的身子。
  “学长,没事吧?”等碰到学长身体的时候,祁夏阳莫名打了个冷战,他赶快掀起学长的鸭舌帽,摸了摸他的额头,却被指尖的温度吓了一跳。在这么大的太阳底下,这学长的体温低的吓人。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终于度过了地狱大三,我胡汉三又肥来了!经过上次血的教训,真的要努力存稿
  每天更新时间晚上八点,不见不散~
 
 
第2章 室友
  “陈铭,陈铭!别吓我啊!哥们儿!”计算机学院迎新处的学长学姐听到动静都放下手头的事情围了上来。
  “这不会是中暑了吧?”
  “陈铭是不是发烧了,我看他前两天就萎靡不振的。”
  “快送校医院!”
  祁夏阳不敢松手,他的手还贴在陈铭的脸上,却清楚地感觉到,刚刚让他觉得低的可怕的温度,在快速的恢复正常,当他还在奇怪怎么回事的时候,瘫在他身上的人突然打了个激灵,像诈尸一样直接坐了起来。
  “啊!”陈铭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大叫着,随后像是溺水的人终于上岸一样,大声的咳嗽了起来,眼泪和鼻涕横流,祁夏阳赶紧向学姐要了张纸,想要递给陈铭,但他还死死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放手。过了好半天陈铭才终于缓过来一样呆愣愣地看着他们,结果至今擦了擦脸。随后颤抖着问了一句:“这是哪?”
  扶着陈铭的祁夏阳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同时,他全身各处开始冒冷汗,汗水马上浸湿了他的衬衫,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湿哒哒的。
  “学长你没事吧?”祁夏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症状,而且这位学长就像熬了好几夜一样,眼底有着浓重的乌青色。“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啊……”陈铭像是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头痛地捂着头部,口中却说着:“没有不舒服,我感觉好极了!”说着有些神经质地笑了两声。
  “陈铭你别吓我们啊,你到底怎么了?”围上来的学长学姐们显然不相信他没事。“你是不是最近感冒发烧了?”
  很普通的关怀话语,陈铭听了却突然激动了起来:“我这不是病,我也没发烧。”然后还小声嘟囔着什么,他声音太小了,就算是离他最近的祁夏阳也没听见。
  “那你这是怎么了?去校医院看看吧。”
  “是啊,你这哪里是没事的样子?”
  陈铭眼睛下面还是乌青一片,就算他皮肤晒成了小麦色依旧明显的不行,但嘴唇却肉眼可见地恢复了血色,不再像刚刚那样吓人了。
  祁夏阳把自己新生袋子里面人人一瓶的矿泉水拧开了盖子递了过去,“学长,喝点水吧,休息一下。”
  “谢谢……”陈铭像是才察觉到他一样,慢慢转过头看着他,直到和学长对视,祁夏阳才看到他眼睛里布满的血丝,顿时被吓了一跳,这哪像是个大学学生的眼神,就算是街头乞讨的乞丐都要比他健康得多。
  陈铭缓缓低下头,关节甚至发出了咔咔的声音,他慢慢看向自己的手,这才反应过来,他的手指依然攥着祁夏阳的衬衫,在上面拽出了好几道褶子。
  “啊,对不起……”他慢慢移开了自己的手指,像是费了好大的力气。“请问你是?”
  “我是新入学的大一学生,学长你好!”见陈铭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祁夏阳也松了口气,他拢了拢后面的背包,站起来,偷偷拽了拽被扯开的衣角,上面一颗扣子不知道崩到哪里去了。
  “陈铭,我扶你起来”陈铭身后两个高大的学长,一人一边,架着陈铭的手臂把他架了起来,“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跟我们说实话”
  “你今天别参加迎新工作了,我们送你去医院”迎新的学姐已经把手机拿起来,看上去是要打辅导员的电话。
  “别,别打电话!”陈铭向着学姐的手机抓了过去,奈何腿上没力气,险些一头栽下去,“我就是和同学玩游戏玩通宵了,别给导员打电话!”
  “你这到底是几个晚上没睡觉了?”
  “好几个晚上……”
  几个学长学姐轮番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一片冰凉,确实不像是发烧,又看了他眼下的乌青和眼里的血丝,确实很符合好几宿不睡觉打游戏的症状,这才将信将疑地放过了他。
  “你们两个送他回去睡一觉,务必把他送到宿舍,”学姐一脸严肃地看着陈铭“你现在知道熬夜的后果了吗?你真想猝死啊?”
  不过就算她摆出这幅严肃的样子,眼睛毫无神采的陈铭显然没有注意听,只胡乱地点了点头。
  “算了,快送他回去吧”,学姐看他这样子也知道现在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能让其他人先把陈铭送回去休息,而自己的火气也只能憋回肚子里。
  她转头看向大背包,好好的衬衫都被拽坏了的祁夏阳,一脸歉意地对他说:“真的很抱歉,让你一来学校就看见这种事,陈铭平时学习很好的,也从来没怎么熬过夜,最近可能因为是假期,玩疯了。千万别和这个学长学,身体出问题可不是小事,你的衣服我们到时候让他给你补一件新的可以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