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装A【幻想空间】──闻垚

时间:2020-11-18 12:45:36  作者:闻垚

 

 
  本文文案:
  芭蕉市首富家的omega把自己当alpha养大,年过22还没谈过恋爱,萧首富操碎了心,重金招婿。
  然而,上门相亲的alpha们来时意气风发,去时连滚带爬。
  甚至有人说:“把你扔到alpha堆里都怕是找不到个伴儿。”
  萧程慷扛起背包:“我要去波莱顿alpha大学读书。”不信钓不回一个alpha。
  高首富看着自家身高一八五,肌肉结实的omega无奈的叹了口气:“去吧去吧。”
  然而一到学校他就忘了初衷。
  散打课上。
  萧程慷:“就这点能耐也敢挑战我?”
  运动会后。
  萧程慷:“你就是个弟弟~”
  甚至上厕所时。
  萧程慷:“哟,这么短,别生气,说你皮带。”
  直到某一天,他意外生病了。
  高滓江:“你不是挺能的吗,小小一个感冒整成这样。”
  萧程慷:“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高滓江:“当然是感冒药,不然呢,C药吗?”
  事后。
  高滓江:“那个真的是感冒药……”
  萧程慷:“卑鄙!人渣!”
  产检后。
  萧程慷:“别以为搞大了我的肚子,就可以入主萧家,我萧家的大门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进的。”
  高滓江:“没关系,你愿进我高家大门就好。”
  说明及排雷
  1、受*只是*看起来很攻
  2、生子
 
 
第1章 转学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的地方就是芭蕉市。
  昨夜刚下过雨,金黄的银杏叶散落了一地秋意。一片银杏叶在半空中翻飞,借着一阵小旋风飘入了途径的黑色轿车内。
  指尖传来一阵凉意,萧程慷从睡梦中惊醒,他将这片长的不算难看的银杏叶夹进了笔记本的扉页,看着窗外向后退去的风景,问道:“林叔,还有多久到?”
  林志安扫了眼导航回答道:“大概还要十分钟。”
  还能休息会,萧程慷重新闭上了眼,脑子里回想起半个月前的事。
  他是芭蕉市首富萧有钱的独子,然而身为Omega年过二十二却还没谈过一次恋爱。
  萧程慷打小就没有身为Omega的自觉,爬树掏鸟蛋、打架斗殴一样没少干,别说Omega就是Alpha也少见比他还要皮的。
  他又跟基因突变似的长的也壮,从小到大,若不是有身份证明,大家都会以为萧首富家养了个Alpha。
  萧首富操碎了心,怕像自家儿子这样的等年纪大了就没人敢要了,于是全市通告重金招婿。
  萧有钱认为萧家什么都有,所以招婿要求定的并不高,是个Alpha,人品过关,并且能对萧程慷专一就行。
  由此一来,应聘者中有为青年不少,想吃软饭的歪瓜裂枣也不少,但Alpha的自尊心极强,即便是数量稀少的Omega,见着萧程慷本人后大多退避三舍,别的不说,就这身段――压不住。
  至于剩下的小部分,萧程慷看不上眼。说的通的,彬彬有礼地请出去,死皮赖脸的,不劳烦保镖,萧程慷自己一脚一个踹出去。
  其中一个不服气,指着萧程慷的鼻子说:“有人愿意娶你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就你这样的,把你扔Alpha堆里都找不到个伴儿。”
  萧程慷为人有几分傲慢,旁人说的话没几句听进去,偏偏这句挑衅被他放在了心上。
  萧程慷来到了萧有钱的书房。
  “我要去波莱顿大学读书。”
  波莱顿大学是芭蕉市的Alpha大学,里面清一色是Alpha。
  萧首富看了眼自家身高185,板寸头,肌肉结实的Omega,叹了口气:“去吧去吧。”
  他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家儿子被占便宜,想占他儿子的便宜还得问问他儿子的拳头同不同意。
  *
  一个急刹车,萧程慷一头撞在了前座椅靠背上,习以为常,他淡定的揉了揉额头,像平常一样提醒一句:“林叔,下次开慢点。”
  林志安是萧家的管家,年轻时是个赛车手,如今有五十八岁了,但手痒的时候还会去场地跑几圈。
  若不是家里司机这几天请假回家,萧程慷是绝不会坐他的车,一不留神,车就开飞了。
  “好嘞!”林志安笑了笑,“不过小程,你真的决定住校吗?”
  “嗯,根据苏年年给我的攻略,住寝室可以增加与Alpha相处的时间,这样更容易勾搭上。”萧程慷拿出那本夹着银杏叶的笔记本,翻到某一页说道。
  “苏小姐的建议我觉得看看就好了,没必要实施。”这笔记本林志安有幸扫过一眼,内容很不靠谱。
  萧程慷合上了本子,淡淡地说道:“这话从您这奔六的老光棍口中出来一点都没有说服力,人苏年年二十三岁怎么说也有二十位前任了。”
  林志安:“……”跳过这个话题,“咳,抑制剂没有忘带吧?”
  “够用到寒假了。”
  “行吧,学校那边都安排好了,你直接去教务处报道就好了。”
  “知道了,”萧程慷把笔记本塞回了书包,甩在了肩上,打开车门回头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慢点开。”
  “知道知道。”林志安认真地敷衍道。
  听说波莱顿Alpha大学里个个都是精英,不知道和自己比怎么样,萧程慷有几分跃跃欲试。他满怀期待的推开了车门,右脚刚落地,一辆自行车停在了他面前。
  男生高瘦高瘦的,左耳戴着一颗黑色耳钻,凌乱但富美感的刘海刚好盖过眉头,凛冽桀骜的眼睛正瞪着萧程慷,骂道:“你怎么开车的!”
  高滓江昨天去看奶奶了,今早骑着山地车来上课,刚被雨水冲刷过的空气很清爽,他心情也挺不错,愉悦地哼着歌。
  直到一辆黑色轿车从旁边飞驰而过,溅了他一身脏水。
  高滓江这暴脾气,踩着二轮车就追上去了,眼见就要没影,却看见轿车在校门口停下了。
  萧程慷扫了眼高滓江,看到沾满黑点的白T和白鞋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他慢条斯理地下了车,从背包里拿出一打支票一支笔,问道:“多少钱?”
  高滓江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谁要你的钱,道歉!”
  从小到大他还没跟谁道过歉。
  萧程慷充耳不闻,唰唰唰地在支票上写了2万就塞进了高滓江的怀里:“这些应该够了。”
  高滓江嗤笑了一声,当着萧程慷的面将支票撕的粉碎塞进了萧程慷的上衣兜兜里,戳着萧程慷的胸口一字一顿道:“我要你道歉。”
  萧程慷垂眸看了眼高滓江的手,声音清冷:“把你的手拿开。”
  高滓江又变本加厉地戳了几下:“给我道歉。”
  萧程慷蹙眉,一把抓住了高滓江的手指向后掰去。
  “喂喂喂喂!疼!疼!疼!断了断了断了!”高滓江叫唤道,这人竟然偷袭他。
  林志安见萧程慷与人起了争执,熄火下车劝说:“别打架,有话好好说。”
  一天的好心情就这么毁了,萧程慷见罪魁祸首来了,松了高滓江的手,扬着下巴指了指高滓江全是污点的衣服:“林叔,你的屁股自己擦。”
  高滓江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敢骂我!嘴一提就要骂人。
  林志安看着面前第N个“事故”,双手握着高滓江的手诚挚的说道:“小兄弟,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今天赶时间车开快了点,没想到把你衣服弄脏了,你看这样行吗,衣服多少钱我赔你。”
  高滓江主要不是为了衣服,要的就是这么个态度,对方道歉了也不追究:“没事,我就在这学校读书,回去换一件就好了,下次小心点开啊。
  “好的好的,谢谢小兄弟了。”
  萧程慷这时搭上了林志安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林叔,我刚想明白了,你以后就别当我司机了。”他这车刚买,可经不起林叔的霍霍。
  “我保证下次开慢点。”林志安商量道。
  “不行,我报道去了,您慢走。”
  林志安丧气的垂下了头,小程这新车的手感是真的好,才开了一天以后都没机会了想想挺可惜的。
  高滓江愕然,心想这司机竟然就这么被开除了?看着司机颓废的背影,他心底升起了几分愧疚。
  从裤兜里翻出了一张名片,塞到了林志安的手里:“你今后要是真的没工作了,就联系上面的人。”
  林志安愕然,他怎么就没工作了,咒谁呢!
  想扔名片,但看附近没垃圾桶就先塞进上衣兜兜里了。
  高滓江朝着萧程慷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萧程慷的手臂,感受到手心富有弹性的触感,呢喃:“还挺结实,就比我差点。”
  萧程慷拍开了高滓江的手:“还有什么事?”阴魂不散的。
  “你怎么能二话不说就把人给开了?”
  萧程慷看着开车离去的林叔,知道高滓江误会了什么,也没解释,嗤笑道:“我想雇佣谁就雇佣谁,想解聘谁就解聘谁,你管的着吗?”
  确实管不着。
  “那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还老伯一个工作,衣服的事情就这样过了。”
  萧程慷眼底带着轻蔑的笑意,给你面子,你算什么东西?
  他将挡道的人推开,越过高滓江继续往教务处走去。
  高滓江看他这眼神就手痒想打人,这时学校响起了预备铃。下节课是老陈的线性代数,缺一节课期末考试扣一半平时分。
  高滓江盯着萧程慷的背影:“今天算你运气好。”
  末了,双腿化影,朝着教学楼一路狂奔。
  教务处接待的老师是一名女性Alpha,萧程慷入学资料上的信息除了个体的身份信息,家庭情况全都是隐藏的。老师从业多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但因为萧程慷该有的手续都齐全也没细究。
  老师递来一张表格:“萧程慷同学,欢迎来到波莱顿,公寓和教室都安排好了,在这签个字就好了。”
  萧程慷签了字,拿了公寓钥匙,在老师的注视下离开了教务处。
  今天他不用上课,生活用品和学习资料什么的昨天林叔都已经帮他处理好了。
  波莱顿大学就是他以后学习的地方了,萧程慷决定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相较于之前就读的学校,波莱顿的绿化做的不错,道路两旁都是葱郁的植被,像是热带雨林,空气十分的清新。建筑也都充满设计感,总体还是挺满意的。
  路过篮球场时一个篮球从里面飞了出来,萧程慷双手接住球,瞄准20米外的篮筐,轻轻一跃,球在篮筐上转了一圈而后滚了进去。
  篮球场内传来一阵欢呼,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跑了过来,问道:“来一起玩吗?”
  闲着也没事,萧程慷答应了。
  萧程慷有一段时间十分喜欢看篮球比赛,家中的老父亲就专门为他请来了专业的篮球教练。
  为了老父亲的玻璃心着想,就学了一段时间,他天赋不错,目前的水平与专业球员相差甚远,但比一般人还是高出不少的。
  一场比赛下来,比分还拉的挺多。
  两个半小时打下来萧程慷汗流浃背,他随意掀起衣摆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风荣。”一开始邀请他打篮球的男生自我介绍,他扔来了一瓶水。
  “萧程慷。”
  风荣拧开了自己的水,在萧程慷的身边坐下:“兄弟,你篮球打的不错,要不要考虑跳槽来我们社团。”
  “我再想想吧。”
  萧程慷刚来学校,还没加什么社团,篮球和画画他都挺感兴趣的。
  风荣自然的搭上了萧程慷的肩膀:“你原来什么社团的,放心只要你一句话,我风荣一定能把你捞过来,不怕你原来的社长不放人。”
  “我刚从丝蒂安大学转来的,还没社团。”
  风荣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就是那个都是Omega的丝蒂安?兄弟,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你不读把机会让给我啊!”
  丝蒂安其实是一所ABO混合的学校,但Omega居多,为了保护Omega,减少意外事件,丝蒂安对外招生时Alpha的分数要求相对较高。
  萧程慷淡定地点了点头:“主要是个人觉得波莱顿的教学质量更好(钓到Alpha希望大)。”
  “但那些都是Omega啊!波莱顿有什么,女性Alpha都没几个!”风荣又搂住了萧程慷的肩膀:“咱们一起打过球就是兄弟了,你看像什么Omega的联系方式什么是不是可以分享一下。”
  萧程慷轻笑:“我让老同学帮你注意一下,有单身的Omega就给你介绍认识。”
  风荣的精气神都提了几格:“行!你这兄弟我认了!”
  风荣的手机闹钟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已经十一点半了,他向傅南渊问道:“时间差不多了,一块吃饭去不?”
  萧程慷刚打完球,身子黏糊糊的没什么胃口,于是道:“你去吧,我先回宿舍晚点再吃。
  “成!那我就先走了。”
 
 
第2章 走错寝
  萧程慷直接回了宿舍,拿出钥匙看了眼吊牌上的公寓号,吊牌原来的贴纸被磨损了,是后来手写重新贴上去的。
  “这到底是616还是919?”萧程慷看着吊牌疑惑,决定还是先去616看看,是不是开下门就知道了。
  到了616房门口穿着工作服的宿管阿姨刚从里面出来,看到杵在门口的萧程慷,解释道:“查违规电器。”
  余光扫到萧程慷手中的钥匙又寒暄了几句:“这么早就回寝室啊,午饭吃了吗?”
  萧程慷:“还没,打球出了一身汗,洗个澡再去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