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亲亲我的小哑巴【甜文】──三月图腾

时间:2020-11-17 11:24:50  作者:三月图腾

 

 
  文案:
  蒋家有个小哑巴,叫蒋轻棠。
  蒋轻棠出生那年,算命的给她算过一卦,说她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夫克子,注定孤独一生。果然如此,父母相继去世,人人都叫她扫把星。
  后来她遇到了关绪。
  她们刚见面,关绪就将她抱了个满怀,在她耳边笑吟吟地厮磨,问她愿不愿意跟她回家。
  又香又软的怀抱,蒋轻棠埋头在她胸前,两只手怯怯抓着她的衣襟,舍不得放开。
  “我是……扫把星,跟了你,你会倒霉。”蒋轻棠糯糯地说着,瘪着小嘴,红了眼眶。
  关绪诧异,都说她是哑巴,谁想到她竟然会说话,嗓音灵动,就像夜莺在唱歌,软软地撩在心上。
  关绪搂紧她的背,怀中的身体小小的,还在发抖,嘴上说着警告的话,又攥着自己的衣服舍不得放。
  “没关系。”关绪心窝一软,红唇贴在怀中人耳边轻笑低语,“我命硬,专门治你这个小灾星。”
  喷薄热气熏红了蒋轻棠的耳根,连带她一张小脸也又红又烫,愈发埋在关绪怀中不敢抬头,惹得关绪大笑,把她抱回家。
  ……
  关绪二十岁那年遇到一个小姑娘,五岁大,拽着她的裤腿,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珠子眨巴眨巴,高高仰起头,奶声奶气地说:“姐姐,你好看,我长大要娶你。”
  关绪弯着腰,把自己手中刚买的冰淇淋递给她,笑眯眯道:“好啊,我等着。”
  小姑娘骗了她的冰淇淋,跑没了影儿,再也找不着。
  谁知道十五年后,小姑娘长成大姑娘,阴差阳错被她带回来,羞红了脸趴在她耳边,轻轻咬着她的耳朵:“看吧,我说过要娶你,说到做到。”
  ……
  人人都道关总是个笑面虎,看上去和善,其实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那天开大会,不知哪个不怕死的家伙手机突然震了,关绪当时黑了脸,“谁的手机?”
  声音冷得像冰块,所有人都被冻得一哆嗦,低着头大气不敢喘,过了半分钟,秘书尴尬地提醒,“关总,好像是您的电话……”
  前一秒脸还黑得跟锅底似的关绪一看来电显示,表情立马柔和下来,翻脸比翻书还快,边接电话边走出会议室,眼底是溺死人的温柔,“小棠又做噩梦了?不怕不怕……”
  看着关绪离开的背影,有人小声问:“谁啊这是?”
  秘书淡定道:“关总新娶的小娇妻。”
  ——————————
  阅读指南:
  1.CP:关绪 X 蒋轻棠。
  2.同性可婚背景,现代架空,先婚后爱,攻宠受,甜文。
  3.攻受年龄差15岁,年上攻。
 
 
  作品简评:
  一见钟情的美好即在于那个第一眼就让你心动的人恰好也对你动了心,本文讲述了一个一见钟情、两心相悦的爱情故事,关绪之于蒋轻棠是救赎,是希望,也是成长路上私藏在心底的仅有的一点甜,而蒋轻棠之于关绪,则是最初的心动,后来的心疼,直至再也无法放开的唯一。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我最独一无二的你,真是太好了。
  本文行文流畅,故事生动,作者运用贴近生活的巧妙细节,使这个童话式的爱情立刻鲜活了起来,增强了文章代入感,让人沉浸在主人公的美好感情之中,同时运用恰到好处的心理描写,展现了主人公内心的不安与挣扎,丰富了人物性格,使人物更加立体。本文故事生动,情节勾人心弦,人物形象丰满,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
 
 
第1章 小仙子(已重写)
  关绪是在蒋家最角落的偏僻院子里初见蒋轻棠的。
  那是一座非常荒凉的小院,远离蒋家主宅,常年人迹罕至,所以下人们对院落的打扫维护不算上心,院子里,树木野蛮生长,杂草丛生,看起来倒显示出与人工精心修剪呵护完全不同的、纯粹自然的生机与美感。
  院子用竹篱笆围起来,篱笆上绕着牵牛花,无人打理,便开得极盛,蓝色的、紫色的,赏心悦目。篱笆里面,有一栋仿古式的两层小楼,楼前是一方池塘,池塘周围种了许多树,看起来颇有些年头,枝干很粗,根深叶茂。
  蒋轻棠就坐在其中的一棵大树底下,背对着关绪,所以完全没发觉自己无人问津的小院,今天破天荒的有了来访者。
  这天蒋家宴会,关绪受邀参加,喝了两杯酒,嫌宴会厅里人多嘈杂,出来透透气,晃晃悠悠,不知不觉地到了小院外。
  天气很好,阳春时节,暖风轻拂,池塘边碧绿的柳条随风摇曳,平静的水面也泛起阵阵涟漪,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关绪被水面的淋漓光彩晃了下眼睛,下意识抬手去挡,隐约间透过指缝,看到池塘边坐着一个人。
  她顿住了脚步,定睛细看。
  准确地说,那是一个少女。
  从关绪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侧影。
  非常纤细的身段,穿了一条纯白色的长裙,一头光亮的秀发乌黑如瀑,长度惊人,软软地搭在肩膀上,又从肩头倾泻而下,遮住了后背,最后连同发尾,全都散落在身后的杂草地上,把她秀美单薄的身体尽数遮挡起来。
  不过那段婀娜细瘦的腰.肢却从胳膊弯的缝隙里露了出来,被一根丝带随便一系,勒出了秀美的线条,漂亮得惹人遐想。
  关绪定定地站在篱笆外面,看得入了神。
  少女只顾专心看池塘里的鱼,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她手掌撑着池塘沿,两条腿悬空垂下去,脚趾恰能碰到水面一点,小腿惬意地摇来摇去,扬起几颗水珠,映着阳光,晶莹剔透。
  她圆润的脚趾头,甲盖在阳光下是粉色的,透出比珍珠还漂亮的温润的光泽。
  暖风亲.吻她的白色长裙,轻盈的裙摆被吹开一点,于是两条白.皙的小.腿若隐若现。
  在阳光下,近乎半透明的质地,像用最上等的白玉雕出来的。
  这座遗世独立的偏僻小院子里,她那样干净得一尘不染,像个小小的仙子。
  只这么一个背影,关绪就愣住了,在篱笆外站了半天,目光楔在这个秀美绝伦的纤瘦背影上,连手指都不能动弹一下。
  陪同她逛园子的是蒋家大儿子,叫蒋若彬,见关绪久久未动,忍不住上前轻声询问:“关总?”
  关绪没有听到。她眼里只有那个少女的背影。
  蒋若彬等了半分钟,未有回应,只好轻咳一声,佯装不小心,撞了装关绪的手肘,又提醒:“关总。”
  关绪眨了眨眼,回神,目色顿时清明起来。
  她迅速收起情绪,换上得体的微笑,转头看向蒋若彬,“什么事?”
  一面心里暗惊,外人面前,怎么失态成这样。
  蒋若彬也陪笑,“关总见笑,蒋家宅院小,比不得徐、罗、郑、卫那样的大户人家,这就已经走到头了,关总您看,咱们是不是原路返回?宴会也快开始了。”
  “看来是我酒喝多了,竟然忘了时间。”关绪轻笑一声,手臂微抬,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蒋若彬先走,自己跟在后面。
  腿刚迈开,又忍不住回头,再看池塘边那个仙子一样干净的少女一眼。
  “这是谁家的姑娘?”走了两步,关绪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僭越问了蒋若彬一句。
  “什么?”蒋若彬显然没理解关绪的意思。
  “她。”关绪看向池塘边。
  蒋若彬顺着她的目光跟过去,看到池塘边悠然自在玩水的女孩,目中神情骤变,不屑地撇嘴,“她啊……她是……”他正要说,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突然跑了过来。
  “大少爷!大少爷……”中年男人跑得很急,到蒋若彬跟前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老爷……老爷……”
  满身的狼狈相,让蒋若彬直皱眉头,对关绪歉意又尴尬地笑了一声,冷声对中年男人轻斥,“陈叔,有事慢慢说,当着贵客,像什么样子?”
  中年男人喘了几口粗气,又使劲吞咽一下,才直起腰来,关绪看清了他满头大汗,脸色涨得通红,像被火烧过似的。
  “大少爷,老爷正找您呢,您快过去吧。”
  “老爷?老爷这会儿找我什么事?”
  “瞧大少爷说的,这我哪儿敢问?”陈叔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一块帕子,哆哆嗦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陪笑,“听老爷的口气,事情挺急的,您就赶紧跟我过去吧。”
  蒋若彬面色犯难。蒋家是刚在津岭城站稳脚跟的小家族,对关家多有依仗,如今关家的当家人关绪在这里,蒋若彬作为东道主,把客人抛下不管去办自己的事,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再说关绪还是贵客。
  蒋若彬看了关绪一眼,讪笑:“关总,实在不好意思,您看这……”
  关绪倒不在意,微微一笑,不疾不徐道:“蒋少有事请先去忙,回去的路我已经记住,一定随后就到。”
  蒋若彬颔首,道歉连连:“实在是今天蒋家事杂,对不住关总,招待不周,下次我一定去给您赔罪。”
  他又自我开罪了一番,得到关绪果然不介意的答复,放心不少,和陈叔一起匆匆离开,只留下关绪一人。
  关绪面上挂着礼貌的浅笑,目送他们离开,眼中笑容瞬间冷了下来,又想起篱笆后面那个蒋若彬来不及给自己介绍的少女,看蒋若彬的神情态度,好像对这女孩厌恶到了极点似的。
  关绪好奇心更甚,这样灵秀的女孩,怎么就这么招人厌?她忍不住再次转身去看,却发现那个姑娘已经转过身来看她。
  毫无防备的,两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关绪连呼吸都忘了。
  这是个貌美得有点超凡脱尘的少女,看起来十八岁左右,初初长大成人的模样。
  肤白胜雪,乌发如墨。
  巴掌大的白净小脸,嵌着精细的五官,没有一丝一毫瑕疵的精致,像是最灵巧的手艺人在一块无暇的美玉上雕刻而成,眼眸是两枚绝世的宝石,清澈透亮,嘴唇就像刚出芽的柔.嫩.花.苞,沾着朝露,娇艳欲滴。
  她娉婷立在池边,纯白色长裙,包裹着身形纤细娇小,已经展现出一点女人的美好姿态。
  与世隔绝的灵动漂亮,完全不似凡间的女孩。
  关绪下意识屏息,脚向前挪了半步。
  那位年轻的姑娘大概很少见到生人,被猛然出现在院子外面的关绪吓坏了,手指紧张地绞着自己的裙摆,贝齿轻咬下唇,把粉.嫩的唇瓣咬得红了起来。
  几缕碎发散落下来,关绪才发现,她的一头黑发,近乎半人长,看上去顺滑柔软。
  关绪怕吓了她,与她对视,向后退了退,眼睛弯起来,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浅浅的、又极温柔的笑意。
  站在池边的蒋轻棠,脸唰地红透,好像清晨枝头上沾了露珠的、熟透了的苹果,素白的指尖也在自己的裙摆上绞得更紧,连细细的手腕都开始泛红。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关绪看出了她的惊惶,隔着篱笆,笑着安慰,声音温沉动听。
  她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少女的脸红得更厉害,好像要滴血似的,嗫嚅着,说不出一句话,只一个劲儿地摇头。
  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水光潋滟,像一只受惊的害羞小鹿,惹人怜爱。
  “你叫什么名字?”关绪怕吓着这只可爱的小鹿,语气极尽温柔地询问。
  她仍然无措地摇着头,似乎是发觉了自己的失态无礼,突然停止动作,低头抚平自己裙上绞出来的褶皱,往前走了几步,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和关绪介绍自己。
  可惜还没开口,就被打断。
  “小哑巴你在哪儿?快进来化妆!待会儿宴会迟到,夫人又要骂我们。”从小楼里传出来的女人声音,听起来很不耐烦,语气恶劣。
  少女一听,顾不得关绪,连忙提起裙子跑进房子里,咔哒合上门,转眼无踪。
  好像从没出现过,一切只是关绪午后的一场梦。
  对于这个神秘的姑娘,关绪一无所知,只听有人叫她“小哑巴”。
  竟然不会说话?
  关绪惋惜地想,这样漂亮的孩子,真不知她开口说一句话出来,该是怎样的动人。
  ……
  蒋轻棠合上门,背靠着门板,心跳得飞快,咚咚咚地敲打自己的耳膜,好像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她脸上烧得厉害,简直快要起火,气候温和的春日,她的背上汗涔涔的,连衣服都被浸得湿透,还好有长发遮挡,跑进来的时候才没被关绪发现。
  她在门板上靠了一会儿,捂着胸口,感觉心跳没那么厉害了,才敢悄悄地、小心翼翼地转身,趴在门上,从门缝里,偷偷往关绪的方向瞧。
  关绪还站在原处。
  看向蒋轻棠这里。
  身材高挑的女人,即使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也那么好看,长身玉立,好像全世界的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好看得让人脸红心跳。
  虽然知道关绪看不到自己,可蒋轻棠偷看了关绪一会儿,脸不知不觉又热了。
 
 
第2章 不怕她(已重写)
  关绪在院子外面站了很久,再没见那个像小仙子一样的少女出来,她想,她肯定是被自己吓坏,躲进了屋子里,不敢再出来。
  关绪不免暗叹一声,心里有一丝遗憾。
  倒不是对那女孩又什么非分之想——毕竟她看起来才十八岁的样子,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而且那么干净的孩子,让人觉得对她生出哪怕一丁点的龌龊念头都是罪大恶极的亵.渎。
  这么一个漂亮孩子,亭亭玉立,只那样站着就已经足够赏心悦目。
  关绪不知道,那个提着裙子跑进房子里藏起来的漂亮少女,现在也正从门缝里偷偷地看她。
  关绪以为自己的举动吓坏了蒋轻棠,其实是她见到了关绪,又羞又喜,一时间失了方寸,只好快快地逃走,不愿在让关绪看到自己的狼狈。
  蒋轻棠趴着门缝,从缝隙里偷看关绪,虽然距离稍远,关绪的面容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可蒋轻棠看得专注入神,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生怕一眨眼,关绪就没了,再也找不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