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实习生太过诱人【甜文】──青青河边马

时间:2020-11-17 11:23:24  作者:青青河边马

 

 
  文案:
  边楠把对苏沁雅产生出的一切情愫都归结于苏沁雅太过诱人。
  甜美可爱是她,性感迷人依旧是她。每个不经意的小动作,都让边楠欲罢不能。
  —
  苏沁雅自从上大学后,心里只装着两件事:调查父亲失踪真相和遇见边楠。
  当毕业进了警队之后,两件事情不但都实现了。甚至…还超额完成了第二件事。
 
  清冷(受)×外甜内黑(攻)
  【 1.第一次写刑侦文,不严谨
  2.文中的凶手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第1章 
  “轰隆”的一声雷响,打开了满城市左安镇的第一场秋雨。
  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身上,给人的感觉就如挠痒般舒服,空气间是夏日里从未有过的凉爽。
  不少人都在惊喜秋雨到来,全身漫步在雨中,感受着大自然带来的旋律。
  但徐红却不一样,她受不了雨滴落在皮肤上的滑腻潮湿感。在雨落下的时候就将褐色的公文包举到了头顶,低头急匆匆地向家的方向跑着。
  雨逐渐大了起来,原本悠闲散步的人也变成了小跑状态。
  徐红朝着一个不明显的巷子口跑去,只要转弯从巷子中赶路,能节省好长时间。
  虽然走巷子是个便捷方案,但其实徐红很少走这个巷子。年久失修不说,这个巷子里面因为左右两边都是小楼层,长久照射不到阳光,变得阴暗潮湿许多。里面住着许多的流浪猫狗,臭气熏天,让人很难忍受。
  如果不是雨下的太大,而自己又没有带伞,徐红是不可能会选择从巷子里穿过去的。
  快要走到拐角的时候,因为低头跑步没太注意路况,徐红不小心与人撞在了一起。
  两人同时趔趄的向后退了两步。
  徐红抬眸,想要朝着被撞之人道歉。但是在看见那人的装扮后,徐红到嘴边的话却突然有些说不出口。
  只见那人身着长款黑色雨衣,斗篷状的帽子将眼眉以上的位置遮盖的严严实实。不仅如此,这个人在下雨天,带着一副墨镜,一个口罩,让人看不清面容。
  徐红张了张嘴:“对…”
  没等徐红话说完,那人掩盖了一下帽檐,朝着一个方向极速跑走。
  徐红望着离开的背影,摇晃着头觉得不明所以,几秒后掉转了身子又将公文包举在了头顶,拐进巷中。
  巷子只有三米宽,小巷此时没有其他的人,猫狗也都躲在别处没有出来,整条悠长昏暗的巷子里此时只有徐红一个人。徐红深吸了一口气,抓着公文包的手骤然一紧,徐红加速向里跑去。只要再拐一个弯,就到家了。
  可是在刚跑到小巷中央,路过一个垃圾桶时,徐红被绊倒了。
  米色的裤子蹭出一个洞,腿部的衣物变得泥泞不堪。徐红长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今天自己倒霉透了。浑身已经湿透的徐红索性拄着凹凸不平的地面想要站起身,徐红现在整个人是跪在地上的,双手杵地时视线正与地面平行。
  然后,徐红看见了一股红从自己身后向前面的下水道流去。徐红双腿抬起,看了一眼不是自己的膝盖流血后,便放下了心。
  随即徐红转头向后看去,想要看看血迹的来源是什么。
  只见一个人躺在了垃圾桶边,身上穿着的居然是冬天才会穿着的长款军绿色冬大衣。头侧在垃圾桶筒壁,让徐红看不出来容貌。
  徐红向前迈动了一小步,想要看的更清楚些。
  突然,躺在那里的人动了一下,这让徐红吓了一跳。定眼望去,只见一只花斑猫从身子下钻了出来。也因为猫的动作,侧躺着的身子变正。
  徐红呼了一口气,向下看去,只见军大衣胸口部位被染红,大片大片的血迹也没有随着雨水消失。
  但是形成血流的地方好像不是胸口位置,而是更下面。
  血肉模糊。
  -
  一个小时后,也就是早晨九点。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已经渐停。只有从房檐上滑落的水滴声还在留念刚才的大雨。
  巷口,警笛由远到近的覆盖住了围观群众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又一辆警车停在了巷子口的街道上,周围的群众在看见有人下车后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路。
  来人穿着黑色衬衫,里面搭着一个白色衣物。下身是紧身蓝色牛仔裤,小腿部位和大腿部位能够看到被水浸湿的深蓝色,应该是被雨渐湿的。脚上穿着的薄款黑色马丁靴修饰着腿部线条,踏着地面上的水坑,来人朝着巷子里走去。
  等到走进之后,围观人才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齐耳短发飒爽利落,眼眉间透露的英气让许多小女生脸红阵阵。但是在看见女人胸口的凸起弧度后,那些女生倒是没有了心思。
  一个人此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在看见来人后,小跑到她的身边,晃了晃手里的‘拐杖伞’道:“老大,要伞吗?”
  这个人叫做胖墩,27岁。
  而被胖墩叫做老大的人,叫做边楠,26岁。五年前警校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满城刑侦一队当实习生,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当上了刑侦队队长。
  之前一队的队员都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所以局里又特意成立了二队来给边楠管理。队里的队员也都是一群毕业没几年的愣头青,对于队长是女性颇有说辞。
  但是一直到成队两年期间,边楠破获了数百起案件,后的奖章数几十枚。队员们的不满也随着边楠能力的出众而渐渐消失,全都闭上了嘴。
  除了能力出众外,边楠的颜值在局里也是一直讨论的话题。浓眉大眼,标准的瓜子脸,整个人跟电视上的明星一样,让人过目难忘。虽然常年穿着偏中性风,但追求边楠的人依旧很多,只不过边楠没有理会过。
  “雨都停了还打什么伞?”边楠将伞推到一边,问道:“尸体在哪?”
  “在巷子里,一个垃圾桶旁边。”胖墩说着话,身子引领边楠向巷子里走去。
  “胖墩,这地方有点偏啊。”
  边楠透过周围的人群看了几眼,又想到自己来的路上,坑坑洼洼的街道还让警车卡在坑里出不来。下车推车的时候还因为轮胎与泥坑作斗争而溅了自己一裤子泥,在车上擦了好久才擦干净。
  偏除了是说案发地点偏之外,还有左安镇这个地方。
  “是。”胖墩点头说道:“第一发现人是因为下雨着急回家才走的这条巷子,平日里除了些野猫野狗,根本没有人经过。”
  边楠点头:“第一发现人呢?”
  “送医院了。”胖墩右手放在嘴边,小声道:“据说见到尸体后直接吓晕过去,最后还是被猫舔醒的。醒来之后赶紧报了警,我们来了就看见她魂不守舍的坐在巷子口等着。”
  边楠点头:“谁跟着去的?”
  “老六,见发现人长的挺好看的,拍了拍屁|股就跟着去了。”胖墩道:“那见美女就走不动道的毛病也不知道改改。”
  吐槽了几句后,胖墩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正事上。
  “老大,刚才我拿着死者照片去巷口那些人群里调查了。死者本名不详,镇里的人都管他叫金大脚,年龄也没人知道,应该五十好几了,以收破烂维持生计。”胖墩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怜悯。
  谈话间,两人走到了案发地点,也就是垃圾桶旁。
  此时垃圾桶周围正围着几个穿着警服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个身着白色工作服的法医。
  法医叫吕国红,四十五岁,从事法医工作已经二十多年,经验丰富,工作老道。虽到了被叫做叔叔的年纪,但是却更喜欢让人叫他为红哥。
  “小楠,”
  “红哥,怎么样?”边楠走到红哥身边,蹙眉问道。
  红哥指挥其余两人,将尸体装进了尸袋中。拉链拉上后,几人抬向巷子口的警车中。
  目送着几人离去,红哥说道:
  “死者胸部被刺了六刀,死亡原因初步判定为左侧胸口的刀伤导致心脏被刺破,血从心脏流出来,造成失血性休克。当然,具体的还要等回局里进一步检查才能知道。”
  “我刚才看见死者裆部也有许多血迹,这是为什么?难不成死者除了胸部被刺伤,腹部也被捅了?”
  “胖墩没跟你说?”红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口香糖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吹了一个泡泡。对边楠说道:“死者的事情,你就问胖墩吧,我刚才跟他说了一遍。我现在得先走了,我的宝贝尸体还等着我呢。”
  说着便朝着巷口走去,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红哥为人很好,就是工作的时候有一个缺点:在碰到尸体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收藏家见到古董一样,痴迷的像是一个‘瘾君子’。
  等到红哥的背影完全消失,边楠才侧头,鼻间传出一道轻哼:“嗯?”
  她在等胖墩给她解释血迹的事情。
  没等到胖墩回应,转头就看见胖墩正在后面玩着手机。边楠抬腿在胖墩屁/股上轻轻的踢了一下,质问道:“干什么呢?”
  “老大,领导不是说今天队里会来一个实习生吗?!刚刚队群里都在说实习生长得巨好看!”胖墩将手机收进口袋,眼睛发亮的问:“老大你一定看过实习生的资料,那上面那一寸照片好看吗?”
  众所周知,一寸照片是最考验人样貌如何的死亡证明。如果一寸照片好看,那这个人肯定就是好看的。
  “没有。”
  早上的时候局长才给她资料,刚到办公室的时候就收到了发生命案的电话,急忙赶现场,根本没来得及看资料。
  边楠只知道来的是个刚毕业的小女生。
  “还有,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在群里告诉他们,再让我发现闲聊不认真工作的,扣工资。”边楠观察着周围环境,一边对胖墩说道。
  胖墩连忙哀嚎道:“不是吧老大?!你这个月已经扣了我们两次工资了!再扣可就没了!”
  边楠指挥一旁的警务将垃圾桶搬走,搜查里面有没有什么有用证物。指挥完后,才对胖墩说道:“谁让你们前两天打着工作的幌子,去交通科那里钓妹子。”
  “我……”
  “嗯?”
  胖墩在边楠的注视下,咽下了想要说的话。
  地上的血迹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有几处在坑里的血迹虽然被雨水稀释,但还是很明显。
  为了不影响证物科搜集现场证物,边楠退出了搜查圈,朝着巷子里面走去,边走边问道身后跟着的胖墩:“刚刚红哥让我问你,死者裆部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原本边楠是想要拉开裹尸袋自己检查的,但是却被红哥拦住了。无奈之下,边楠只好问向胖墩。
  胖墩听到边楠的问话,打了一个寒颤:“太监了。”
  边楠瞬间领会了胖墩话中的意思,不过边楠并没有很惊讶,这种案件她处理过好几起。
  “嗯。”边楠轻嗯一声,道:“查到死者家住哪了吗?”
  “问到了,刚刚有个大妈带着我走了一遭。”胖墩说着自然地走到了边楠的前面,像是住着的居民般熟稔的带着路,“老大,我刚才走的时候看了,这金大脚家离这儿还挺近的,拐个弯一会就到了。”
  “行,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感谢支持~
  ps:
  写之前会查资料,如果还有错误,可以评论区告诉我~谢谢~
 
 
第2章 
  午后两点,边楠与胖墩一同回到了警局。
  在五层下了电梯,胖墩跟电梯里的同志打过招呼后,神情严肃的对边楠说道:“老大,我觉得需要派个人去给徐红开导开导。看她那样子,说不定以后都有心理阴影了。”
  上午两人去完死者家里后,他与边楠又一同去了医院,想要见第一发现人。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徐红刚好恢复了意识。
  可就在他们想要问些问题时,只见徐红从床上扑腾着坐起,身子蜷缩在一起,嘴唇上下磕碰着,身体瑟瑟发抖,一副被吓坏的模样。
  他们见过不少这样的人,都是受惊过度的正常反应。如果接受能力较好,心理能力较强的人,只要缓几天就能恢复如初。
  见徐红惊恐的模样,边楠等人也不好再叨扰。问话无果,老六主动留在医院说要看护徐红。边楠与胖墩两人只好先行回到队中。
  听着胖墩的话,边楠点头同意:“可以,不过明天再派人去,今天就先让她好好休息。给老六发条消息,让他给徐红弄些有营养的吃吃。”
  “行,我这就给他发。”胖墩回应道。
  两人说话间,脚上迈过了一个拐角,从拐角处再往前走几步就到达了二队的办公室。
  抬眼间,就见办公室门口聚集着五六人,他们都噘着屁/股探头探脑的向办公室看去。
  办公室的墙虽然是玻璃,但却是雾化玻璃,趴在上面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所以一群人也只能趴在门框上,向里望去。
  在平日里,这幅场景也是常见的。
  好几个年轻小伙子天天趴在二队办公室门口,有时候手里还会拿着几枝花束。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想要邀请边楠一同进餐。
  一开始的时候,边楠还会好声好气的拒绝,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可是时间一长,边楠就不耐烦了,直接敲开了他们领导的门,让他们领导管教他们。
  在之后,办公室门外徘徊的人日益减少,就算偶尔有那么一两人在门外站着,也不敢上前与边楠搭话。
  可是现在…
  “老大!看来你脱单指日可待了!”胖墩瞧着门外挤着的众小伙,嘿嘿一笑冲着边楠调侃道。
  边楠斜睨着眼望着胖墩,嘴角微勾,轻声问道:“信息发了?”
  四个字,轻声细语的飘进了胖墩的耳朵里,一下子胖墩只觉得后颈发凉,这淡淡的‘你完了’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胖墩连忙摇头:“还没有,我这就发。”说着拿出了手机,脚步顿住,转身面向墙壁开始打字。
  边楠只是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走向办公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