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横滨的平静生活【年下】──Spider

时间:2020-11-17 11:22:43  作者:Spider

 

 
  文案:
  织田家的平静日常。(文案废选择狗带)
 
 
第1章 织田海
  “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眼前的红发男人问道。
  男孩的面前弹出一个起名框,起名框前,姓氏已经被红发男人决定了,是“织田”,男孩只能给自己起名字,除非换抚养人,否则是不能改姓了,想了想,男孩道:“海”。
  从今天起,男孩就有了自己的名字,织田海了。
  确定名字后,织田海的眼前弹出三个选项。
  A.我应该叫你父亲吗?
  B.我该叫你什么?
  C.阿巴阿巴阿巴。
  “我应该叫你父亲吗?”织田海问道。
  织田作之助感到有些不适应地微微皱了皱眉:“嗯,不用这么严肃也没关系,毕竟我也才二十一岁,你可以叫我作之助。”
  A.父亲。
  B.织田作。
  C.阿巴阿巴阿巴。
  “父亲。”织田海表情有些呆。
  “好吧,你要这么喊也可以。”刚才还说觉得父亲这个称呼太严肃不适合他的织田作之助很快便妥协了。或许对于刚刚失去父母的孤儿来说,父亲这个称呼能让他更加安心吧。
  毕竟收养了织田海,织田作之助也算是站在了父亲的身份上,织田海叫他父亲并没有什么错。
  织田海是织田作之助在战场上捡到的,当时的场面惨烈程度不必再提,总之,结果是织田作之助把织田海捡回了家。让织田作之助有些意外的是,他刚捡到织田海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势非常严重,但在他捡走他没一会儿,他身上的伤就痊愈了。这让本来想把他送到医院的织田作之助最后把他直接带回了家。
  “咳咳……”织田海咳嗽了两声,织田作之助很快便递上热水:“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你饿吗?”
  A.给我来一桶米饭。
  B.给我来两桶米饭。
  C.给我饭,越多越好。
  “给我来两桶米饭。”
  “两桶?”织田作之助有些惊讶。他在想,是不是因为眼前的孩子年纪还太小,弄错了量词。或许他想说的是两碗?
  织田海低下了头。
  这一次没有冒出选项,他也没有办法说话,只能通过表情和动作表达自己的意思。
  织田作之助也不知道织田海到底有没有说错,总之,他先去蒸了米饭。
  事实证明,织田海没有说错。他的饭量确实有些惊人。
  “是个能吃的孩子呢。”面对小小只的织田海吃掉了两桶米饭还不只的场景,织田作之助竟然也只是平静地感叹了一句,就收起碗筷去洗碗了。
  织田海坐在原地,看着织田作之助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一动不动。
  等到织田作之助洗完碗回头一看,他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点都没变。织田作之助把疑问记在了心里,却没有问,只是关心道:“要出去散步吗?”
  A.我累了。
  B.zzz。
  “zzz。”织田海看了看视野右上角一直冒着红光处于危险状态的体力值,就这样闭上眼睛坐在椅子上,突然地睡着了。
  织田作之助上前抱起他,放到了床上。
  这个孩子身上有太多谜题,但既然把人捡回来了,就得负责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写文了,有点手生……
  为爱发电,缘更。
  喜欢的建议收藏评论,没有热情容易写不下去_(:з」∠)_
  cp未定,不建议买股。
 
 
第2章 讨债鬼
  第二天,织田作之助给织田海喂了早饭后就出了门,毕竟他还有工作要完成,虽然有点担心刚捡来的孩子,但也不能天天围着他转。
  最近因为五千亿的缘故,横滨的气氛越发险恶。
  中午的时候,织田作之助抽空回了趟家,发现织田海就坐在餐桌边,保持着早上他出门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地坐着,眼睛闭着,看样子是像昨晚那样坐着睡着了。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织田作之助这么想着,没有叫醒他,煮饭去了。
  米饭的香味把织田海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织田海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织田作之助,又看了看摆在自己面前的米饭。
  A.我开动了。
  B.欢迎回来。
  C.喂我吃。
  织田海看着C陷入思考。
  相比起昨天,现在他的体力值不增反降,仅仅是正常摄入食物和睡眠无法挽救织田海岌岌可危的体力了。一直冒着红光的体力值随时都有见底的可能。
  如果要自己进食的话,他怀疑自己吃东西的速度都赶不上体力消耗的速度,最后吃着吃着就休眠了。
  “喂我吃。”织田海像是婴儿渴望母乳一样,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看着织田作之助。但他缺乏感情的眼睛,还有面无表情的脸,都让这一幕失去了可爱,反而显得有些恐怖。
  织田作之助倒并没有被吓到,或许是因为承担了父亲的责任,而父母看自家的孩子总会带上滤镜一般,他硬生生地被眼前的场景打动了。
  真可爱。
  虽然有些讶异于织田海的请求,但织田作之助并没有拒绝。
  等到吃完后,织田作之助问道:“下午还要睡觉吗?”
  A.睡。
  B.给我钱。
  C.zzz。
  A和C差别不大,只是选C能睡得更快一点。对织田海来说,睡觉虽然也能补充体力,但只是杯水车薪。
  相比起来,如果想要快速恢复体力,还是B比较合适。
  “给我钱。”织田海发出了讨债的声音。
  “你要钱做什么?”织田作之助问道。“如果想要什么东西,我去给你买吧。”看眼前的孩子连吃饭都嫌累的样子,织田作之助并不觉得对方能出门买东西。更何况外面现在乱得很,就算他想出去也不合适。
  织田海没说话了。
  织田作之助有些无奈地看着沉默的织田海,最后还是从钱包里拿出一部分钱递给他。“尽量不要出门,外面太危险了。有什么想要的和我说。”
  A.爱我再给五百円。
  B.我想要更多的钱。
  C.zzz。
  “爱我再给五百円。”织田海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织田作之助。
  “……”养孩子真的好费钱啊,再给他都要没钱喝酒了。这么想着,织田作之助又从钱包里拿出一点钱。本就不甚丰满的钱包变得更加干瘪了。
  A.父亲,我爱你。
  B.父亲,一路顺风。
  C.zzz。
  织田海看了看织田作之助可怜的钱包,想了想,道:“父亲,我爱你。”
  在被榨干钱包后,织田作之助终于体验到了养娃的快乐。
  虽然事后当他将这件事告诉好友太宰治和坂口安吾后,他们一致觉得比起辛苦带崽的父亲,他更像被女人骗钱骗心的可怜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刚发文就有评论了,开心。
  午休码个字_(:з)∠)_,让你们也开心下。
 
 
第3章 养娃难
  等到织田作之助离开后,织田海手上攥着的钱一下子就化为了点点星光消失了。织田海的体力槽随之涨了一小截,虽然仍然发着红光,却没有刚才那么危险了。织田海看着体力槽,稍微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的话,织田海也想出去逛逛,找到增加体力的道具或者任务,但他的体力槽还没有安全到他敢随便走走的地步。毕竟现在外面很危险,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碰到拿着枪biubiu的黑衣人不停扫射,万一不小心碰到了,本就不安定的体力槽,恐怕得直接见底。哪怕运气好碰不到,如果在外面逛的时候体力槽不小心用完了,他也会在外面休眠,到时候他估计是找不到醒来的机会了。
  还是再养养体力吧。
  这么想着,织田海又睡着了。
  “又在睡啊……”等到织田作之助回来,发现织田海在睡觉的时候,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因为有了昨天和今天的经验,中午出门前织田作之助特意把织田海抱到了床上。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有预见性的行为。
  仍然是在饭香中醒来,织田海睡醒后闷不吭声吃饭。
  虽然家里多了个孩子,但总觉得好像比以前更加安静了。织田作之助不由得想到。在此之前,他还以为家里会因为捡了个孩子变得热闹起来,毕竟小孩子吵闹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但这个孩子的情况显然不是这样。
  回想起刚捡到这个孩子时,他迅速恢复的伤势,织田作之助有些担心眼下对方的各种异常都是异能的后遗症导致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应该想想办法才行。不然这孩子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也不怎么说话,实在不太健康。
  “是异能的后遗症吗?”这么担忧着,织田作之助没头没尾地直接问了出来。
  好在不管是织田海还是他的异能力,都有着高超的理解反应速度。
  A.是。
  B.zzz。
  “是。”织田海点了点头。
  “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吗?”织田作之助又问道。
  A.给我钱。
  B.给我吃点高能量的东西。
  C.zzz。
  高能量的东西并不是指食物,要找到并不容易。
  “给我钱。”织田海道。
  “哦……”织田作之助有些无奈地再次掏出钱包。
  “这些够了吗?”织田作之助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
  织田海摇了摇头。
  “具体要多少才够?”
  A.是你永远也想不到的天文数字。
  B.五千亿。
  C.啊巴啊巴。
  看了A和B好一会儿,织田海委屈地把视线投向C。
  “啊巴啊巴。”
  “是不能说吗?”没有问出具体数额,织田作之助也没什么不满,不如说他也不指望从年幼的织田海身上完全了解他的异能。
  异能者不了解自己的异能很正常,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异能,伤人伤己的也有。
  看来得想办法多赚点钱啊。织田作之助,二十一岁的“老”父亲,第一次捡孩子,运气就不好到捡到了一只超级会花钱的小崽子,不得不忧心忡忡地为了养娃费心费力。
  没办法,还能扔了吗?
  只能尽心尽力养着了。
  毕竟织田作之助,是个好人。
  作者有话要说:
  织田作,因为养了娃,从不是很有钱但也比普通人有钱的底层黑手党,变成了穷苦户。
  因为没有钱,只能养主角一个娃,其他娃,就算捡到,也养不起了。
  惨,织田作,惨。
 
 
第4章 代沟
  “织田作,你在干什么?”太宰治走进Lupin,看到柜台后穿着员工服正在调酒的织田作之助,有些困惑地问道。
  “如你所见,在打工。”织田作之助顿了顿,问道:“要喝点什么吗?”
  “给我一杯洗洁精~”
  织田作递给他一杯普通鸡尾酒。
  “这是洗洁精吗?”太宰治声音可爱地问道。
  “不是,只是普通的鸡尾酒。”
  “诶——”不满地拉长了音,但太宰治还是接过了鸡尾酒。
  夜已经深了,更何况如今横滨战况混乱,哪怕是酒吧,晚上也很少有人来。其实这个时间点干脆不营业还更好,反正也赚不到什么钱,不过因为之前织田作之助常在这里喝酒的缘故,老板人好,给了织田作之助这个兼职。
  工资不算太高,只能稍微贴补些家用而已。没办法,这个时间段,他也找不到什么来钱快又不杀人的工作了。
  家里的崽子太费钱了,织田作之助只能出此下策,在黑手党的工作之余,还要来兼职打工。他现在已经有在思考,是不是该落实写小说这件事了,如果能赚点稿费贴补家用就好了。
  “织田作,为什么你会成为酒吧服务员啊?工资不够用吗?”
  “最近刚捡了个小孩,有点费钱。”织田作之助答道。
  “你捡了很多孩子吗?”
  “一个,”织田作之助发自内心地感叹:“养孩子比想象得要费钱得多。本来以为只用提供吃的和住的地方,就能养活了,但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一个孩子,养起来就有些吃力了。”
  “我想我以后不敢再捡孩子回去了,养不起。”织田作之助认真道。
  太宰治有些惊讶:“织田作你也学会开玩笑了吗?你不会连喝酒的钱都没有了吧?”
  织田作之助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我没有开玩笑,也确实没钱喝酒了。不过你还是可以在酒吧看见我。”虽然没钱喝酒,但他可以看别人喝……这算望梅止渴吗?可真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没办法,毕竟他现在穷啊。这么想着,织田作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以前也有为金钱所苦过,这是当然的,如果不是生计所迫,他也不会当个杀手,但过去的他无牵无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钱的时候可能饿一顿,可能翻垃圾桶,晚上睡公园、睡天桥,怎么样都好,将就着过也就算了,但现在却有一个幼崽要养,当然是不能过得这么粗糙的。同样是穷,心态却完全不一样了。
  听到织田作之助说以后没钱一起喝酒了,太宰治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他认真地建议道:“既然养不起,干脆把他丢掉好了。”
  “那可不行。”织田作之助毫不犹豫地否决了。
  “太过分了织田作~明明我才是先来的。不然你把孩子送到我手下吧,我给他份工作,勉为其难帮你养养。这样你就不用花钱养他了。”太宰治一脸“我牺牲很多”的表情,表情浮夸又做作,但因为长得好看的缘故,这样的表情也不会显得讨人厌,反而显得有几分孩子气的可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