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独占她【年下】──矮跟鞋

时间:2020-11-17 11:16:15  作者:矮跟鞋

 

 
  文案:
  温氏集团总裁在酒桌遇到了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皮肤特白,眼睛特亮,又嫩又水灵。
  不自觉就多看了两眼。
  可温大总裁没想到,小姑娘竟不是人,而是个女鬼。
  温大总裁更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个看起来嫩嫩的女鬼推倒。
  从此夜夜鬼、压、床
  **
  这个人
  既是理想
  也是心魔
  【阅读指南】
  1. 小姑娘占有欲可强
  2. 人鬼,年下,he
  3. 恋爱为主,灵异部分不多
 
 
 
第1章 
  葛天海做生意做凉了,想求她帮忙。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葛天海投其所好,专门带了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过来求她。
  ——这就是意料之外了。
  当时,温予冉跟着侍应生绕过泼墨檀木屏风,漫不经心地走进餐厅隔间,就看见葛天海身边坐了一个小姑娘。
  温予冉脚下的皮靴顿了顿。
  “温总!”葛天海原本正板着脸跟小姑娘说话,一抬头,见到她来了,连忙迎上来。
  他满脸笑容,鞠着身子,分外热情:“好久没见,温总真是越来越有气质风范了!”
  “葛叔叔。”温予冉不冷不热和他握了一下手。
  视线却慢悠悠地落在那个小姑娘身上。
  葛天海连忙反应过来,介绍道:“这是我侄女,姓宁,叫宁安。”
  宁安梳着双马尾,低着脑袋,不吭声,皮肤白得过分,两束乌黑的头发自然地垂在单薄的肩膀前面,衣裳整洁干净,看起来还是学生,内向乖巧的模样。
  上流圈子里,温予冉的性向从不是什么秘密。
  葛天海来求人,还带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意思再明显不过。
  温予冉的视线在宁安身上转了两圈,便收了回来,态度摆得冷淡。
  餐厅内有暖气,温予冉随手脱下身上的黑色皮草大衣,侍应生很快接过,替她挂到衣帽架上。
  温予冉里面穿的是一件定制款的修身长毛衣,勾出柔软的曲线,耳垂上是出自著名设计师之手的铂金耳坠,简约冷感,很称气质。
  她卷发松软,打理得精致优雅。眉眼寡淡,眸底没什么情绪。
  葛天海看不透温予冉的心思,也不知她对这个小姑娘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心里有些忐忑,又见宁安一直不吭声,便开始着急地给小姑娘使眼色。
  宁安像是在发呆,没反应。
  葛天海急了,悄悄用胳膊撞了一下小姑娘。
  宁安这才僵硬地抬了头,短促地看了一眼温予冉,复而又低下头去,低低地喊了一句:“温总。”
  温予冉发现,这小姑娘的手指一直扳着饭桌的边缘,指头都白了,似乎紧张得要命。
  这个反应让温予冉觉得有些好笑。
  .
  上菜了,葛天海开了瓶干红。
  宁安还是低着脑袋,不说话,也不碰酒杯,雕像般端坐着。
  葛天海不好当着温予冉的面再逼小姑娘,只能先晾着宁安,一边敬酒,一边热切地和温予冉套近乎。
  一句句寒暄话轻飘飘地转悠过去,慢慢地逼近正题。
  “温总确实能力强,手腕高,二十多岁就能管住大集团,我要是有温总十分之一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啊……“
  葛天海连连叹气,说当初看错了行情,现在亏到没脸见人,之前谈好的合同说废就废,好不容易接了个像样的项目,资金链又断了,先前多风光,现在有就多凄凉,酒肉朋友散了干净,年纪大了也输不起了,以后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一边抱怨,一边捂着脸看向温予冉,盼着她能念一点情分,出手拉他一把。
  可温予冉一直静静地听,偶尔开口,也只是不痛不痒地慰问。
  温予冉在斟酌。
  “雪中送炭”也是一种人情投资,她在斟酌风险与回报。
  上十句的交锋下来,葛天海始终没得到肯定的承诺,心中焦急起来。
  葛天海咬牙,狠狠地瞪了宁安一眼:“宁安,下位给温总敬杯酒去。”
  片刻的沉默。
  “嗯。”宁安低低地答应了一声。
  温予冉抬眼,淡淡地看向宁安。
  宁安停顿了半天,终于站起来,拿起酒杯,慢吞吞地挪到温予冉跟前。
  小姑娘穿的白色运动鞋,个子高挑,两束马尾辫黑亮亮的。
  温予冉笑了:“哪有低着头敬酒的?”
  话音落下后,没有动静。
  过了几秒,宁安终于一点点抬起头来,露出苍白漂亮的脸蛋。
  一双眼睛也是黑亮亮的。
  “温总,我敬你。”宁安的声音很生硬,像是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出这句话。
  小姑娘握酒杯的姿势很标准,只是捏得太用力了些,指骨都泛着白,她把酒杯移到唇前,仰头,杯脚上抬,猩红的液面一点点下沉。
  很快,酒杯空了。
  宁安放下酒杯,看向温予冉。
  温予冉轻笑了一声,而后慢条斯理地喝完了自己杯中的红酒,算是结束了这次敬酒。葛天海在旁边松了口气。
  “多大了?”温予冉问她。
  “十九。”宁安低低地答。
  “读大学?”
  “嗯,大二。”
  温予冉点点头,思绪飘到了别处,没再说话。
  宁安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气氛陷入短暂的沉默。
  葛天海又开始给宁安使眼色。
  宁安没有理会。
  葛天海只能清咳一声,自己说道:“宁安现在在S大里面读书,成绩很不错。”
  他之所以说这一句,是因为知道温予冉也在S大念过。
  可温予冉并没有搭话。
  葛天海顿了一下,又趁机补充道:“其实宁安这孩子挺可怜,爸爸生了重病,好像是肿瘤一类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好……”
  他说,温予冉听。
  酒杯壁上残留的红色液体向下汇聚。
  温予冉盯着酒杯,一言不发。
  心里却透亮。
  五年前,温予冉的父亲病倒,温予冉本该在S大念书,却被迫半路辍学,接管家族生意。
  温予冉的心底一直有两个遗憾——未上完的大学和病逝的父亲。
  所以,葛天海带来的小姑娘才会在S大念书,才会也有个生了病的父亲。
  攻人先攻心。
  葛天海当真花了心思。
  只是这份心思算计到了她病逝的父亲身上,看破之后,就怪膈应人的。
  若说温予冉先前还存了三分给葛天海帮忙的心思,现在就是一分也无了。
  正好,温予冉的手机响了。
  “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温予冉起身,离开了隔间,踩着高跟皮靴走到餐厅外面。
  冷风打在脸上,微浅的醉意散了。
  她接起电话。
  是弟弟温渠的声音,声音弱弱的,带着一丝撒娇的委屈。
  “姐,我闯祸了……”
  温予冉看了眼时间,现在晚上九点多,正是温渠平时上晚自习的时间。
  “什么事?”温予冉问道。
  “老师说要请家长……是、是关于抄作业的事,老师特别生气,说要严肃处理……”
  “抄作业?”她皱了下眉。
  “嗯……我把作业借给好朋友抄,我的好朋友又借给了他的好朋友,他的好朋友又借给了他好朋友的好朋友……最后半个班的作业都一模一样……”温渠的声音越来越小。
  温予冉失笑:“别紧张,你打给我助理吧,让他有空去一趟。”
  .
  挂了电话后,温予冉忽然觉得有些累,揉了揉太阳穴,在冷风里站了一分钟,才往又回向之前的隔间走去。
  到了位置,细碎的说话声从屏风后传来——
  “你他妈傻逼吗?怎么搞的,主动点会死啊?你爸还在病床上躺着,还不捞一笔是捞一笔?她温予冉就一个娘们,又不能把你怎么样,你他妈怕个屁啊,不就是……”
  温予冉顿住了脚。
  没有着急进去。
  葛天海的声音一直在继续,交代那些有的没的,劝小姑娘抓住机会捞一笔钱,顺便替他吹几句枕边风。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他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音量也没控制,后面说得越来越脏,越来越离谱。
  迟迟没有宁安的回话。
  温予冉听了会儿,干脆走了进去。
  葛天海一见她进来,立马清醒了,脸色难看地咳嗽几声:“温总回来了啊……”
  温予冉没看他,目光落在宁安身上。
  宁安换了位置。
  原本坐在葛天海旁边的,现在换到了紧挨着温予冉的位置。
  小姑娘还是沉沉地低着脑袋,一声不吭,但位置已经足以说明很多。
  温予冉不准备再继续浪费时间了。
  “刚刚是助理打来的电话,项目出了一点问题,我必须要赶过去,改天再陪葛叔叔吃饭。”温予冉面不改色扯着谎。
  说着,她稳稳地给自己倒了杯酒,喝净,算是给尽最后一丝体面。
  葛天海脸色一下子白了,他张了张嘴,挣扎道:“温总……你看那件事……”
  “您自己的生意,我就不插手了。”温予冉眯着眼笑了一下,语速缓慢,吐字清晰,“祝您时来运转,前途无量。”
  说完,温予冉放下酒杯,从衣帽架上拿下皮草大衣,转身离开。
  皮靴蹬在地上,黑色的长筒绒袜包裹着修长纤细的双腿,走路时不急不缓,七分优雅,三分从容,背影窈窕。
  葛天海气得嘴唇有些都抖,他喉咙鼓动了几下,成篇的脏话窜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旁边,宁安却不知何时抬了头,盯着温予冉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
  温予冉一边往外走,一边给司机去了电话。
  司机说他在一百米外的停车场,大概两分钟之内能过来。
  于是,她挂断电话,披上大衣,站在路口等待。
  温予冉料到会有人追出来——她可是葛天海的救命稻草,怎么说也要争取到最后一秒。
  只是,她没料到,追出来的人不是葛天海,而是宁安。
  小姑娘是跑着出来的,外套都没穿,发丝有点乱。
  短暂的局促后,宁安在温予冉的面前站定,低低地喊:“温总。”
  外面的风冷,小姑娘穿着绵白的针织羊毛衫,却连一丝瑟缩也没有,好似完全不怕冷。
  脸蛋也还是白净净的,没有半分红晕。
  小姑娘酒量不错。
  温予冉问她:“葛天海让你追出来的?”
  小姑娘点了点脑袋。
  “你不是他亲侄女吧?”
  “不是,昨天才认的。”小姑娘答得坦诚。
  “为什么和他认识?”
  “他欠我们家一笔钱,爸爸病了之后,我想找他把欠款要回来。他说他没钱还,但可以带我见一个好心人。然后我就过来了。”
  这是小姑娘目前为止说得最长的一句话,条理清晰,完全不犹疑。
  说得好像她自己是被骗过来的。
  温予冉听着,没怎么信。
  这时一辆车停靠到路边,是温予冉的司机到了。
  温予冉最后看了一眼宁安。
  宁安在餐桌上的表现实在是不及格,现在葛天海又在气头上,若是温予冉再把她赶回去,她的下场不会太好看。
  葛天海虽然落魄,但折腾一个小姑娘的本事还是有的。
  当然,这些都和温予冉没有干系。
  温予冉没有心情多管闲事,心里意思着同情一下,便准备转身上车。
  可转身到一半,却受到阻力。
  动作顿住了。
  她视线下移——
  原来是宁安捉住了她大衣的下摆。
  温予冉皱眉,扯了一把。
  没扯动。
  宁安捉得很紧,比先前捏酒杯的模样还用力,用力到指骨有些轻微的颤抖。
  这手看起来瘦瘦的,怎么力道这样大?
  温予冉抬眼。
  只见小姑娘那双黑亮亮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
  像个祈求糖果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
  宁安是攻呀,是攻是攻呀~
  ——————————
  【作者的预收文】
  《沉迷自恋》(求预收)
  简乐是学校里出了名的问题学生,近期关于此人的传言不断。
  传闻简乐的成绩变好了。
  传闻简乐开始喜欢照镜子了。
  传闻简乐经常入迷地盯着镜子,一盯就是半个钟头,疑似患有自恋症。
  面对学校里的各色传闻,问题学生简乐表示自己很无辜——
  她的身体莫名其妙就住入了另一个灵魂,而且这个灵魂还迷恋上了她的美貌。
  #我知道我很好看,求你放下镜子好不好#
  ————
  感兴趣就收藏一下吧 ●v●
 
 
第2章 
  温予冉细细地看着这双眼睛。
  小姑娘确实生得极好看,也无怪自己在餐桌上多看了几眼。
  刚刚一餐饭,宁安给她留下的印象——迟钝、怯懦、游移不定、不善交际、没见过世面、没什么原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