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非正常生物研究所【爽文】──魔法少女兔英俊

时间:2020-11-17 11:13:18  作者:魔法少女兔英俊

 

 
  文案:
  编号717(时七)X夏骄阳
  非正常生物研究所表面上是个没有正经牌照的不正规研究所,实际上这里关押着所有能够毁灭世界的怪物。
  夏骄阳作为唯一一个依靠纯战斗力混上A级研究员的武力派,被亲切的称为“地狱的看门犬”。
  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所长把夏骄阳叫到了保密级S以上的会议室。
  所长:你知道717有多危险,他号称自己能跟世界交流,我们也确实从他周围拦截了许多信号波,解读出了十分强大的对毁灭世界的渴望。
  夏骄阳:昂。
  所长:但是最近他的波长改变了。
  夏骄阳稍微来了点兴趣:改邪归正啦?我最近天天给他进行思想教育来着!
  所长:我们解读出了十分强大的……对你的渴望。
  夏骄阳:?
  所长:转换成文字应该是部了不起的sq文学。
  夏骄阳面无表情地站起来。
  所长:你干什么去?
  夏骄阳:老子以防万一先去没收了他的作案工具!
  “因为你,我打算让这个糟糕的世界继续存在下去。”
  夏先生不知道,那一天他的英俊帅气可爱曾拯救了世界。
  装乖偏执小怪物攻X战力惊人虎得一匹受
  年下
 
 
第1章 研究所
  W市郊区,一辆黑色悍马绕过几家装扮得红红火火乡土气息十足的农家乐,停在了一座稍显隐蔽的白色建筑物前面。
  光看外表,这座建筑物设计美观简洁,还颇有未来科技感,加上门口的闲人免进标牌,看起来确实像个正规科研机构——前提是忽略它的名字。
  “非正常生物研究所”,这几个大字那么一挂上,这里瞬间就从高保密性的科研机构,变成了极有可能产出解剖外星人小视频的不正规场所。
  黑色悍马熄了火,就这么大喇喇地停在了研究所大门口,全然无视了抬起的ETC。
  一双穿着黑色军靴的长腿从悍马驾驶座迈了出来,下车的青年个子高挑,身形挺拔,有张电影明星般的脸。他随手把脸上的墨镜推到脑袋顶上,对着保安亭里的大爷笑道:“张大爷,我不停进去了,反正一会儿还得走。”
  门口穿着一身洗到发白的旧保安服的大爷只斜睨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半句话也没开口说。
  从车上下来的年轻人也没见怪,抬脚就要往研究所里去,这时候悍马副驾驶上的人才刚刚落地,他费力地提着一个看起来颇有重量的背包,嚷嚷起来:“哎,夏骄阳,你个死没良心的!也不帮我提点东西啊!”
  被叫做夏骄阳的青年回头扫了他一眼,这个龇牙咧嘴拎着背包的青年打扮入时,一身有些累赘的配饰叮当作响,浑身看起来像是在在名为“潮流”的油漆桶里滚过三遍。
  夏骄阳忍不住笑起来:“谁没良心?江商,你说这话亏不亏心,是谁一路上在副驾驶呼呼大睡,也不给我这个连轴转的可怜人分担分担?”
  江商自知理亏,露出了讨好的微笑:“嘿嘿,夏哥,你是谁啊,开会儿车怎么会累呢!帮帮我吧,不然我一个人,最起码扛三趟,不,五趟!”
  夏骄阳看着他那张谄媚的脸,无奈地摇摇头,还是走了过来打开后门,单手毫不费力地提起了江商分量不轻的行李箱。
  “夏哥威武!”江商立刻拍起了马屁,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夏骄阳远超常人的力气,他又忍不住问了几句,“你真一天也不休息啊?明天就去H市?”
  夏骄阳像拎着塑料袋一样拎着行李箱,一边随口回答:“嗯,所长给我打电话了,我得负责717的考核任务,他和你一样是个纯精神系的,半点不能打,只能让我给带着了。”
  江商嘀咕:“纯精神系可以做后勤嘛,干嘛非要当外派研究员。”
  夏骄阳抬了抬眼:“他的能力也不适合后勤,而且也得考虑对方的个人意愿,他想当外派研究员。”
  江商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摇了摇头:“他还是年轻,想当年我也觉得外派听起来有意思啊,看看我现在,后悔都来不及。”
  “呵。”夏骄阳嗤笑一声,“和我当搭档,你够舒服的了,行了,这回我带新人,你可以去你梦寐以求的后勤部支援了。”
  “嘿嘿!”江商也跟着笑起来,“夏哥,虽然我人不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两人说着话就进了研究所,这座气派的建筑物内部看起来不像研究室,反而像个仓库,两人直接走向大门处的载货电梯。
  夏骄阳往前一步,指纹、虹膜、面部、声音、秘钥一一确认之后,电梯才终于打开。
  他进去之前把箱子放到了地上,简短地对江商点了点头:“剩下你自己拿了。”
  “行吧。”江商苦着脸,看着夏骄阳走进去之后,电梯门以一种极不寻常的速度迅速关上。
  并不需要按楼层,电梯载着夏骄阳一路往下。
  ——研究所的外部大门检查并不严格,毕竟外面那个空荡荡的研究所只是个幌子,只有经过这扇层层加密的电梯门,才能进入这座研究所的核心区域。
  夏骄阳抬步走出电梯,这里才真正有研究所的样子。
  地下研究所内灯火通明,各个区域严格划分,身着白大褂的研究员们匆匆行走,路过时都眼带敬畏地点头和他打招呼:“夏先生回来了。”
  夏骄阳点了点头,目标明确地朝着会议室走去。
  打开保密等级A级的会议室大门,所长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夏骄阳半靠在门口,露出个笑脸,没等他发问就自己回答了:“这次的事件是个乌龙,根本没有什么特殊人员,帮忙破了案我们就回来了。”
  虽然在各个官方网站都查不到,但他们这个研究所其实也算是官方机构,至少每个人都是有编制的,时常会跟各地警方合作。
  夏骄阳刚刚完成的这个任务,就是因为警方怀疑嫌疑人有穿墙术,是拥有异能的特殊人员,才请求非正常生物研究所协助,不过到最后发现,这就是个普通的密室杀人案件。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夏骄阳也习惯了。
  所长微微露出笑意:“这样啊,能帮上忙也不错。累了吗?虽然你刚刚回来,但正巧H市刚发生的事件危险度不高,很适合作为717的考核任务,得让你再辛苦一趟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资料递给对方。
  夏骄阳活动了下脖子,直接翻到717资料的那一页。他第一眼看的是对方的代号,研究所内每个人的代号都是所长给起的,一般看代号就能大概明白对方的特性和能力,而这位717同志的代号一栏,赫然写着——“想法过激的心理医生”。
  夏骄阳忍不住笑了一声:“想法过激,有多过激啊?”
  能有资格接受考核的被监管人员,肯定是被认定为没有大危险性的,但所长偏偏给他加了个“想法过激”的前缀,这就显得很有意思。
  所长看他不以为意,清了清嗓子板起脸:“你别小看他!717的能力有些特殊,涉及心理的能力我们向来都是十分重视的!”
  夏骄阳捏着他的资料念:“717在M市重点中学就读时,曾利用能力让全校师生同时认为某一位学生并不存在,该学生在巨大的精神刺激下,险些跳楼自杀,被717及时发现后报警制止。”
  所长补充道:“我也让江商通过脑电波确认过,那个学生在学校内横行霸道,717最初确实想过要杀死他,但最后还是救下了他。”
  夏骄阳在看到717能力的那一刻,就知道为什么所长一定要他和717搭档了。
  夏骄阳的老搭档江商,能够通过解读人类的脑电波,达到读心的作用,但种类也仅限于人类。他无法解读夏骄阳的脑电波,通俗来说,就是夏骄阳在某种角度上,比如说生物学角度上,已经不属于人类这个物种了。
  借用某位毒舌研究员的话来说,就是“夏骄阳的基因组和一般人类的基因组相似度还不如一根香蕉”,夏骄阳还特地查了一下,香蕉和人类的基因有50%的相似度,他居然连一半像人都没有!
  这就意味着的,大多数作用于人类的能力,在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作用。
  夏骄阳扔下资料撇撇嘴:“就他这个程度危险级你们也给评A啊?”
  所长一本正经地解释:“他刚进研究所的时候,电波读取的想法实在太危险了,包括破坏研究所、毁灭世界之类的,加上他的能力非常容易在潜移默化间影响人,因此我们评估他的危险级特别高。”
  “但这么久过去了,他从来没有任何过激行为,而且危险想法也减少了很多。我们初步推测,他虽然想法过激,但一直在压抑自己的行为。”
  夏骄阳点了点头,对自己接下来的这个临时搭档稍微有了点了解:“为什么他叫心理医生?”
  所长哈哈笑起来:“因为托他的福,那个被他吓唬的坏孩子从那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人了,他阴差阳错也算是治好了人心里的顽疾。我想,他的能力如果用在正途上,会是一剂良药,小夏,你要好好引导他。”
  “放心吧,要论积极阳光健康向上,谁还能比过我,我一定让他沐浴在正能量的光辉下。要我说他那些危险想法,多半就是中二病犯了。”夏骄阳露出笑脸,开玩笑似的说,“不过你真的确信他的心理暗示对我不起作用?万一我半路被他拐跑了怎么办?”
  所长露出笑脸,推给他一个隐形蓝牙耳机:“所以你得先实际去见见他,我和江商会实时监控,他得先过了这一关,才能参加考核任务。”
  “老狐狸。”夏骄阳笑骂了一句,拿过耳机站了起来,“行,那我们就去看看我们的心理医生呗。”
  夏骄阳在走出门之前戴上了耳机,朝着研究所更深处走去。
  越往里越安静,夏骄阳再次经过一道加密的大门,进入了整个研究所最危险的区域——被监控人员关押区。
  这个表面上看起来不怎么正规的冒牌研究所,关押着众多蠢蠢欲动的怪物们。
  察觉到暗中窥伺的视线,夏骄阳视线毫不避让地挨个看回去,露出个从容又挑衅的笑容:“安静点,小坏蛋们,你们的视线太吵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
  排雷注意:
  1.夏哥是受注意,年下!
  2.攻是个装小白兔的大魔王不要被他骗了。
  3.该作者热爱悬疑,喜欢伏笔,人设剧情反转爱好者,接受不了现在跑还来得及!我流写作,不接受写作指导,感谢配合。
  顺便挂个预收《我开冥府食堂续命》:
  老街有家小吃店,老板是个好看的药罐子。
  药罐子司南星,走一步晃三晃,抬个腿喘三喘,人人都说他活不了多久。
  他开的小吃店,一年到头看不见几个活人,街坊都说开不了几天。
  平常人当然不知道,司南星不是寻常人,这店,也不是给活人开的。
  逢魔时过,没有招牌的小吃店挂上纸灯笼,羽毛乌黑油亮的乌鸦落在屋檐上叫三声,孤魂野鬼们蜂拥而至。
  司南星躺在美人椅里咳嗽两声:“慢点吃,吃饱了好上路,不许打架啊,都当心点,我下面有人。”
  众鬼正要嗤之以鼻,裹着一身冥府煞气的青年从鬼门关走出来,只扫了一眼,满场噤若寒蝉。
  烛幽君捏着薄子问:“老样子,一半折现,一半记功德换阳寿?”
  “对。”司南星伸手想去拿那簿子,“让我看看我能活多久了。”
  烛幽君不给他看:“地府机密。”
  司南星又躺回去,不着调地抱怨:“你都不让我看看,我要是不小心寿与天齐了怎么办?”
  烛幽君盯着他:“那才好。”
  “你要寿与天齐,才能与我长相厮守。”
  一本正经冥府办事人员烛幽君x混不吝能活几日是几日病秧子司南星
  鬼见愁和鬼见馋的爱情故事。
 
 
第2章 不是初见
  沉寂的被监管区域无人应答,夏骄阳抬步走到了717的门前,他并没有掩盖自己的脚步声,也算是给里面的人一个心理准备。
  “夏哥,勇敢去吧!我会看着你的!”
  江商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他已经和所长汇合,应该正通过顶端的监视器和耳机观察着他。
  夏骄阳微微侧身,给他们制造更好的观察角度,抬手敲了敲门。
  沉重的合金门咚咚作响,夏骄阳开口:“编号717,我是你这次考核任务的搭档A级研究员夏骄阳,我开门了。”
  门口的仪器确认权限以后,合金门在他面前缓缓拉开。
  ——这扇门正对着屋内的床铺,他这次的搭档717就端坐在屋内的床上,表情平淡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夏骄阳忍不住挑了挑眉毛,见到717的第一眼,他几乎本能地觉得这是个危险人物。
  他拧着眉头打量对方,平心而论,这小子长得还挺好看,除了常年不见阳光显得皮肤有些苍白,一张脸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几乎称得上漂亮,但也并不会被人当成女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刘海似乎稍微长了点,或者是他正好坐在了阴影里,夏骄阳总觉得他身上有股压抑黑沉的气场。
  他算是稍微理解了所长把他评定为危险级A的原因,这确实是个看起来就有点麻烦的家伙。
  夏骄阳打量着717的同时,717也在打量着夏骄阳,他这一张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让夏骄阳不太确定这位朋友对自己是否满意。
  “还挺警惕,这小子。”江商动用了能力,这才窥见了他面具底下的想法。
  夏骄阳耳朵上戴着的耳机同时也是个信号发射器,除了能进行远程交流以外,还能够收集附近的脑电波传送给江商,让他进行分析。
  这个工具是研究所里的科研扛把子付平平发明的,刚问世的时候江商哭了一整天,说要是早有这东西他何必辛辛苦苦出外勤。
  717目前来说都是正常反应,像江商那种,门一打开就哭着抱他大腿的应当比较少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