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养育全星际唯一的雄虫之后【情有独钟】──亚川

时间:2020-11-17 10:42:15  作者:亚川

 

 
  文案:
  新历十三世纪,虫族攻破联邦军部防线,奴役人类。短短十年间,人类数量锐减至百万。在第3养殖区捡垃圾为生的孤儿安晚捡到了一只奇怪生物,弱小可怜但能吃。
  观察日记1:今天破壳了,我曾以为它是鸟类,现在觉得生物界大概要新增一个纲目。
  观察日记2:崽长势良好,日食六餐,每餐两桶营养液。
  观察日记3:崽食量再次增大,今日偷食我攒了三个月的F级能量石。开始查找异种生物的烹饪方法
  观察日记4:崽长出疑似覆翅、鳞尾,我合理怀疑它为某虫族幼崽(吃得还多)考虑丢弃。
  观察日记n:成精了!!!崽变成人啦!
  ***
  安宰人生准则有三:
  第一,阿晚要什么都可以;
  第二,雄虫最讨厌啪啪啪;
  第三,如遇分歧,请参照第一条。
  CP:坚毅不屈·表面冷漠内心柔软·其实有异能·Beta受x软萌腹黑·我超禁欲但是阿晚除外·全星际唯一雄虫·万人迷攻
 
  ★排雷&公告:
  1.雄虫有很多块牛排,高冷元帅味、病娇画皮师味、忠犬刺客味……但他们真的只是牛排,本文1V1
  2.HE√双洁√升级流√互宠√gk虫族设定√
  3.非骨科,非父子,不买股
  4.番外有生子,不适者慎入
 
 
 
第1章 黑纹蛋
  铁棍贴着头皮狠狠砸到了墙壁上!
  迸裂的小石子划开脸蛋,细小的血珠在空气中凝结,随着高速运动的惯性向后飘飞,准确的落入一张血盆大口中。
  如果安晚再晚那么半秒钟低头,现在就已经被开瓢了,那必定比西瓜瓤更红。这证明挥棍的人根本没留手,就是冲着打死他来的。
  “凎!”身后人气喘吁吁的咒骂了一声。
  安晚余光瞥见后面那人津津有味的舔了舔嘴唇,阴狠毒辣的独眼死死盯着自己,不禁一阵头皮发麻——这些人已经疯了,他怀疑他们甚至想把自己也吃掉!
  少年熟练的在废弃冰箱和飞舰零件上腾挪,嗅着动物尸体腐烂的臭味判段脚下打滑的可能性,与危险锋利的金属残片擦肩而过。他如同卷线器,放着身后一群五大三粗的风筝。
  垃圾场的地形安晚了如指掌,毕竟打从他出生开始就是在这里刨食的。
  追逐他的一共有五名成年人,领头的就是那个差点将他开瓢的独眼。独眼是第3养殖区有名的黑老大,3区三分之一的地下势力都是他的爪牙,在黑街区中拥有极可观的威慑力。
  这样厉害的人物,理论上是不会屈尊来追一个小少年的。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独眼紧盯着被少年抱在怀里的黑纹蛋,狂奔中仍不禁咽了口唾沫:“抓住他!抓住这个小鳖孙!老子要他的蛋!”
  身后的脚步明显急促了起来,混混们沉重的喘息声声中伴随着兴奋的呼哨和咒骂威胁,放风筝的线更短了。
  安晚一言不发的抱紧怀里的蛋,脚下生风在垃圾山上四处逃窜。
  垃圾场中仍有许多其他拾荒者,毕竟在大多数生产型工厂都倒闭的今天,不是谁都能吃到高能营养液的。而人总要活下去,于是几百年前就抛弃了的低能食品也开始变得珍贵起来。
  观望的人大多麻木不仁,只要追杀不波及到自己身边就能漠不关心的埋头翻垃圾,哪怕翻到死尸也只呕两声换个方向,常年被当作猎物捕杀的他们早就学会收起无用的同情心;仅有少数几人在看热闹,兴致勃勃的点评这个小不点还有几秒会被扑倒。
  “嘿,往左边,左边跑!”有人在起哄。
  “可别说,这小个子白白瘦瘦的,烤起来肯定没油,但是煮一煮还是很嫩的。”有人在恶意恐吓少年。
  “独眼老大,他怎么惹你了?要帮忙吗?”当然不乏想要讨好黑老大的人。
  独眼是有身份的黑老大,从来不在垃圾场里找吃的,他带来的亲信也大多如此,在地形复杂的垃圾场里还真跑不过灵活的少年。在又一次踩泔水滑倒之后,独眼气急败坏的吼出声。
  “十支营养液,谁抢到蛋就给谁!!”
  十支营养液!
  ——足以喂饱成年人三个月的量。
  周围的目光显而易见的变得不善起来,垃圾山上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少年怀里的那颗蛋上。少年藏得很严实,只能略微看见那是一颗成年□□头大小的蛋,白色的壳子上有繁复奇异的黑色纹路,注意到周围人火辣辣的目光,少年再次把蛋往深处塞了塞。
  这个动作像是一个信号,下一秒整个垃圾山都喧哗起来!
  数不尽的手向安晚抓去。
  这下子放风筝大法不管用了。
  十支营养液的诱惑力太大,除了平时几个受过安晚恩惠的老人没出手外,垃圾山上几十号人基本上全涌了过来。
  安晚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局促,终于在一个不小心踩到香蕉皮后被抓个正着。
  被绊倒的瞬间安晚就知道逃不掉了,他迅速蜷缩起身体,用手臂护住脑袋,将头埋进膝间,最重要的是保护住被他藏在怀里的黑纹蛋。
  倒不是说这个蛋有多天才地宝,主要是都孵了这么久了,就这么被轻易抢走的话终归还是有些意难平。
  雨点般的拳头狠狠砸了下来,七八只手拼命想要将蜷缩的少年抻展开,还有人想从肌肉的缝隙去抠那枚蛋。然而少年瘦弱的身躯里却爆发出令人意外的忍耐力,死死护着蛋怎么都不肯松手。
  “别把蛋弄碎了!”独眼心惊肉跳的狂吼。
  周围的动作顿了顿,主要攻击的方向变成了少年的头和手脚,企图打晕他或者折断他的手脚。
  后脑勺的几下猛击让安晚意识一阵模糊,恶心眩晕的感觉被他咬舌驱散,舌尖血溢出嘴唇顺下颌滑落。
  鲜血滴滴答答落在蛋壳上。
  孵了十五年都纹丝不动的蛋突然抖了抖,像是里面的小生命在奋力挣扎。蛋壳上裂开一条极为细小的裂缝,绝不够里面的小东西钻出来,却足以让鲜血渗透进去。
  安晚的舌尖血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渗透进黑纹蛋里,逐渐变淡消失,蛋的震动更剧烈了些,像是补充了某种诞生的必备营养品,里面的生命气息越发活泼。
  细小的黑影不断敲打在蛋壳上,那道缝隙大了点儿。
  还不够,不够它钻出来,继续!
  怀里的动静比起外界殴打来说就和春风拂面没什么区别,安晚根本就不知道死石头似的蛋居然有反应了,依然用最柔软的腹部护住它。
  蛋壳破碎的速度比行凶者挥拳的速度要慢得多,当安晚的左手臂被生生折断时,蛋壳才勉强裂开一条两厘米的缝隙。
  几根沾着粘液的白毛迫不及待的从缝隙中挤出,激动的向世界宣告它的到来。与此同时,一股人类嗅觉闻不到的特殊气息以黑纹蛋为中心倏忽之间爆发开来,就像平地投掷了一颗核弹,冲击波滚滚而去。
  气味的扩散并没有影响到小混混们行凶,他们甚至没察觉出丝毫变化。
  站在安晚背后的某人下了黑手,闷棍敲在脊椎骨上,剧烈的疼痛让安晚几乎以为自己马上要高位截瘫了。
  他耳鸣头疼得厉害,身上忽冷忽热的,手脚越来越没力气。血不要命的从创口处往外涌,就连怀里的黑纹蛋都被糊成了血红色。
  黑纹蛋一开始活蹦乱跳的吸收着天降甘血,隔了一会儿又觉得这出血量过于异常,变得忐忑不安起来。它不再在安晚怀里拱来拱去,反倒是将自己好不容易挤开的缝隙挪到最近的一个出血口处贴紧。
  透明的黏液顺着伤口流进安晚身体里,同时安晚的血也彻底盖住了缝隙,阻止那种特殊的气息外泄。
  随着黏液进入体内,安晚只觉得一股暖流冲刷全身,驱散了手脚的寒冷和死亡的阴霾。
  他的意识清醒了一些,从走马灯似的回忆中回归当下,安晚明白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把黑纹蛋交出去,然后跪地求饶,那样的话独眼还有可能看在他卑贱的份上饶他一命,不然继续下去还是会被打死。
  要蛋,还是要命?
  这不是一个问题。
  基于某些自己也弄不明白的倔强,安晚觉得自己会死磕到底。
  大多数死磕到底的人凭恃的是磕不死,安晚不一样,他是不怕死。毕竟他见识过死后的世界,十五年前他便明白了所谓死亡不过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独眼瞪圆了仅剩的三角眼,恶狠狠的盯着那个蜷缩在拳脚中不断呕血却仍不肯松手的少年,半晌牙齿一咬,对手下使了个眼神。
  小弟瞬间会意,抄起一根尖锐的铁钎向着少年背心狠狠扎下!
  哐啷——
  铁钎出师未捷身先死,掉到了地上。
  安晚惊讶的从膝间抬起头,却发现原本围在他身边拳打脚踢的众人全都瑟瑟发抖的跪到了地上,包括独眼。
  他们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垃圾里,畏惧着某个存在。
  安晚心中一凛,抬头向天空看去。
  ——凌空飞着一只怪物!
  那怪物整体呈人形,背生钢翼与鞭尾,眼眶中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眼珠,正是虫族。
  虫族是从新历1277年开始从宇宙深处苏醒的,这种宇宙霸主拥有极强悍的肉/体与恐怖的食量,短短五十年内就攻破了星际联邦防线,至今仍在向内星际不断侵略。
  安晚脚下的这颗行星于十年前在战争中沦陷,变成虫族的食材养殖区。而遗留在俘虏星上的他们,被戏称为肉畜。虫族每月会有固定的三天从天空堡垒中飞下来狩猎肉畜,除此之外的日子原则上是安全的。
  原则这个词很微妙,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它都是和“打破”这个词一起来用的。
  就如同现在,距离狩猎日还剩一个多星期,这只虫族就这么嚣张霸道的飞到了他们头顶,他们又能怎么办?
  这里没有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猎物们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安晚的心脏剧烈跳动着,除此之外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装死。
  ——毕竟如果有一个虫族最喜好食物评选的话,他这类人大概能排上前三。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小天使问“牛排”的意思,其实就是食物呀,雄虫可以从雌虫处进食获得能量,所以戏称牛排~
  但宰崽确实是万人迷属性,前期会有很多虫单箭头喜欢他,雷的慎入哦。
 
 
第2章 信息素
  研究院的生物学家曾做过大数据测算,十年前虫族的总量大约在五万亿左右,堆在一起能塞满整个双子星,任凭他们放开肚子吃的话只要半天就能全灭击蒙星系。
  十年后的今天虫族不知道又分裂了多少同类,但击蒙文明并没有灭绝,这不是虫族手下留情,只是他们意识到了食物的珍贵。
  大多数低级虫都会在天空堡垒中休眠,直至有战争需要的时候才会由高级虫将他们唤醒。这种情况下仍需要对肉畜们进行管理,于是便有了行政署这个机构,行政署主要负责养殖区的狩猎日开启及该区天空堡垒中虫族战士的唤醒。
  阿依夏是第三养殖区行政署的长官,他只唤醒了十名随身亲卫,使得偌大的府邸看起来有些空旷。
  “今天,菜谱,长官。”捧着菜谱的虫族只有一对钢翼,他发音磕磕绊绊,表情也犹为呆滞,这是一级虫的显着特征。
  薄薄的画册上展示着不同种类生物的肢节器官,有熟食,但大多就是生的;有的摆了盘,像是在野蛮上面加了一层虚伪的斯文面具;还有的直接就是一张照片,示意食材鲜活,可现杀。
  阿依夏兴致缺缺的用两根带着爪钩的手指捻起画册,心不在焉的翻看着,三对钢翼在身后轻摆。
  他已经过了疯狂进食的阶段,这时候比较洁身自好,对食物有严格的甄选,不巧的是画册上的这些他都不感兴趣。
  “不吃了,”阿依夏摆摆手,“过两天狩猎日我自己去找点好吃的。”
  “是。”
  一级虫离开办公室,阿依夏正准备看看墙上挂着的千人大合照解解馋,一股特殊的香味突然顺着窗户缝钻了进来。
  作为宇宙战斗种族,虫族的五感十分敏锐。但他们的嗅觉系统仅仅是用来分辨敌人的位置、强弱、数量的武器,从来不存在主观意义上的评价。
  阿依夏大概是宇宙中第一只理解“好闻”这个词的虫族。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个气味,就好像被一把热辣的火苗从鼻腔一直烧到全身,每个细胞都心痒难耐。他情不自禁推开窗户深深吸了口气,气体分子攀附在血液里,如一列火车轰鸣碾过,所到之处头皮发麻、心脏律动过载、手脚发软,铁鞭似的尾巴不自觉探出,难耐的磨蹭着裤腿。
  虫族不同于其他智慧生物,是分裂繁衍的:一级虫进化到三级虫,三级虫分裂成三只一级虫,如此往复。
  阿依夏从没有过交/配或者发情的体验,那么自然也不会往那个方向联想。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这种发热紊乱的状态是怎么了,只是定定的望着西北方——奇怪的味道是从那里传来的。
  想要靠近,
  想要呼吸到更浓郁的气息,
  想要……将它拆吃入腹!
  虫族唯一的欲望便是进化与吞噬,阿依夏从没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自然而然便将对方和“食物”画上了等号。
  这会儿他进化得趋近人类的大脑已经彻底混乱了,没有丁点有关陷阱的理智怀疑,只剩下“吃掉!吃掉!!吃掉!!!”的疯狂欲望。背后锋利的钢翼骤然展开,第3养殖区的最高战斗力虫腾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向西北方冲去。
  ※
  阿依夏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那股香味散发的源头——一座垃圾山上——然而香味却在这里变得混沌,让有虫有些分不清。
  这里看起来刚刚发生过肉畜间的争斗,每只肉畜身上都沾着或多或少的香味,香味最浓郁的几人正趴窝跪在一起,当中还有个看起来快死了的小肉畜。
  阿依夏首先拎起那几只最香的肉畜嗅了嗅,确定他们不是香味源头后又丢开,再闻下一个。
  然而令阿依夏不悦的是,他闻遍了所有人居然都没找到源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