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地球文化宣传局【甜文】──许开

时间:2020-11-16 13:58:50  作者:许开

 

 
  文案:
  X434年,地球离开太阳系,进入大宇宙时代。
  面对科技发达,却文娱资源匮乏的外星文明,
  地球文化宣传局局长游云染上传了几首流行歌。
  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包瞬间席卷大街小巷,十分洗脑,
  著名音乐人痛心疾首斥骂批评:聒噪!无聊!不堪入耳!
  游云染反手搬出一堆千古传唱的经典音乐,震撼人心的灵魂乐章,立马征服了全宇宙音乐榜。
  脸被打得啪啪响的音乐人哑口无言,其他网友纷纷叫衰:
  “你们地球人也就只能唱唱歌了!”
  怎料游云染又接二连三掏出了气势恢宏的史诗电影,美轮美奂的绝世画作,动人心魄的曲折故事……
  种种惊艳著作,以摧枯拉朽之势,狂扫全星网板块头条!
  围观网友捂脸狂喊:不要打脸了,我闭嘴,服了还不行吗!
  数年后,人类成为了全星际公认最受欢迎的种族,
  局长游云染更是凭借其独特的个人魅力,风靡全宇宙。
  每个走出银河系的地球人都能够挺起胸膛,大声说出一句话:
  “生而为人,我很自豪!”
  [从零开始,绝地反击,带领地球从默默无闻到全宇宙追捧,顺便还谈了场举世瞩目的恋爱]
  --
  CP:高冷霸气领主攻X全能帅气万人迷受
  PS:
  ①日更。
  ②强强,互宠,甜甜甜,苏苏苏。
 
 
 
第1章 让音乐嗨起来~
  人来人往的宇宙航空站,四处可见的,都是眼中饱含明亮希望,嘴角洋溢着激动笑容的人类。
  地球刚刚经历了一场严苛的文明考核,如今终于获取立国资格,成为大宇宙时代光明正大的一份子。而今空间站的成立,更是成为了人类正式迈入宇宙,将地球的名字传扬向世界各地,足以载入史册的重要第一步。
  特级通道中,站着一群内心激动的人们。他们西装革履,仪表堂堂。雀跃不已的躁动神色被管理的很好,只有那自信自豪的神色,被毫无掩饰的停留在了脸上。
  他们是代表地球的外交官,是刚刚经历了惨重战争,迫切需要稳定的地球眼下最重要的“带来和平的兵器”。今天,是他们离开地球,前往宇宙各大星球赴任的日子。
  在外交官们离开祖国之前,政.府部门特批将平日对外封锁的特级通道打开,让他们与过来送行的亲朋好友进行最后的道别。
  喜极而泣的眼泪,万般不舍的思念,纷纷在这里展开。
  唯独一片区域,不一样。
  这里的送行人数,毫无疑问是最多的。地球上各个领域的知名人物齐聚一堂,仿佛是在开什么全球百大排行榜的线下聚会。
  却也是气氛最为沉默、无言、甚至是凝重的。
  旁边的外交官们心知肚明的注视着这一切,没有过来叨扰。他们审视的视线不断投入过来,看得人心中越发窝火。
  终于还是有人克制不住了。
  送行人员中的一名男子走到人群中央,他面带怒容,压制着声音气愤低吼:
  “你到底在想什么?!”
  这句话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身为地球第一外交官,在场所有人的骄傲与希望。游云染自从坐上这个位置起,便被赋予了无与伦比的重大责任,背负寄托,肩扛着人类的未来不断前行。却在此时即将上任就职的关键时刻,狠狠打了所有爱戴他的人们一记无从预料的重重耳光。
  这已经不是失望惋惜就可以形容的了。
  “游云染,你太过分了!”男子的语气带着一股的恨铁不成钢:“自甘堕落没问题,但你要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以为你的身体是你自己的吗?是地球的!是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数十亿人类的!你凭什么胡乱做主,这么糟践自己!”
  没人明白,只需按照计划往最完美的道路去走,迟早有一天能成为宇宙公认的地球代表发言人的游云染,为什么偏偏要跟自己过不去,跑到那种娱乐星球去做什么外交官……
  男子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努力多年,如今终于走到这一步的游云染,竟然在这种时刻选择自暴自弃,这太让人痛心了。
  “相信我,我为这个决定已经准备了很久。”游云染缓缓开口,声音清越宛若松柏,舒和的语气渐渐冲淡了男人脑海中的怒火。他眼含淡淡微笑,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对他道:“我不会让你,更不会让我的祖国失望。”
  他接过旁边为他送行的友人们的礼物,是一个装满各式物品的空间枢纽,外表精巧别致的金色徽章。徽章上用精妙的手艺细致勾勒出地球的国徽,如同一个护身符,随时陪伴在游云染的身边。
  亲手将它制造出来的空间道具大师,将徽章仔细别在游云染的西装上衣胸前,看着游云染的眼眸,轻声宽慰说:
  “我们相信你。”
  即便内心充满愕然,无法理解游云染的作为,但他们清楚游云染的为人,知晓他的做事方式,因此,他们愿意在这个时候,为即将离开的好友送上最深厚的祝福。
  游云染浅浅一笑,眼中带着欣然的笑意,珍惜地用指尖摸索着胸前的徽章,认真道:“谢谢。”
  说完,他坦然的目光看向不远处气势不凡的上位者人群,嘴角微微抿起,悄悄流露了一抹失落与怅然。
  培养他二十多年,抚育他长大的家族,终究是一个人都没来。
  包括他心目中最为尊敬的那位大人。
  “哥,时间到了,该走了。”
  站在游云染身旁的贺厘说道:“飞船到港了,我们得提前进去核对身份。”
  四周人群闻言齐齐沉默了片刻,最后再仔细看了游云染一眼,纷纷道:“好了,就送你到这里,以后到了外星常联系,我们有空了也会过去看你。毕竟你们外交官,不方便随意离开。”
  游云染眼睛弯起,笑了笑,说:“你们一个个平时都忙得不行,抽出时间过来送我已经足够了,何必还跑那么大老远。放心吧,就算不来,你们接下来肯定也能时常见到我。”
  看着众人并不是很理解这句话含义地点了点头,游云染嘴角抿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挥挥手告别身后友人们,笔挺着腰杆,在众人注视中昂首离开。
  他将身负使命,奔赴属于他的战场。
  安检处,贺厘神色不安地看着身旁的游云染。绞尽脑汁组织语言,直到最后一刻都希望能够说服对方回心转意。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贺厘语速极缓的说:“凭哥你的本事,宇宙十大政治主星随你挑选。长官们肯定也会很高兴,会用最大的力量来支持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他清楚自己此时再说这些话已经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可一想游云染被卸下来的首席外交官的身份,再对比他眼下的处境,贺厘就觉得内心一阵心酸。
  “长官们到底为什么会同意让哥你去那种地方……”
  杀鸡焉能用牛刀?这都不是大材小用可以形容的了。明明可以用强权压迫命令,甚至是扣押着将游云染绑到宇宙政治主星上班,怎么就这样轻易放弃,真让游云染自作主张的胡乱来。
  一颗到处构架着拍摄场地,来往人员皆是宇宙娱乐明星的星球,能和地球建立什么外交。
  游云染走过安检,上了飞船。站在船舱口处回头看了那一脸委屈小媳妇样的贺厘,挑眉说:“你以为我是做什么的?”
  他是外交官,一个最擅长用嘴皮子说服对方,进行沟通、洽谈的存在。如果连地球人都说服不了,游云染又如何用自己的本领去打动宇宙中的其他种族。
  贺厘只能瘪着嘴巴,老大不乐意地沮丧跟在游云染身后,一同进了飞船。
  飞船很大,空间辽阔,光线明亮,仿佛步入了一间时尚轻奢的宅邸。充满舒适感的设计风格,是从来只坐过逼仄军用宇宙战舰的贺厘,第一次踏足的地方。
  他愕然看着与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场景,稀里糊涂跟在游云染身后走过很多地方。七拐八拐,绕来绕去,走马观花地欣赏了无数宇宙间特有的奇妙的图画,这才来到一片公共空间,里面坐满了各式各样——真的是各式各样,模样千奇百怪的“生物”。
  贺厘心想,本以为在战场上遇见的虫族、泰坦巨兽甚至是天使,已经足够超出他的想象范围了,没想到如今章鱼、罐头、机器人都能买票坐飞船……
  既然出现在了这里,说明他们和地球人一样,都是被承认为宇宙公民的智慧生物。
  贺厘有点被这过于具有冲击性的场面震慑到,就好像乡下小子头次进城,先是被四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繁华街景所震撼,又开始惊艳的起观察路边时尚夺目,让人眼花缭乱的都市人群,目光忍不住不断打量。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相信此刻每位登上太空飞船的地球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这么做。
  不擅长掩饰自己情绪的贺厘表现的十分明显,他带有惊叹诧异的目光不断打量四周人群,表情有种一眼就能看穿的惊奇。而他和游云染坐的位置恰好是这个飞船的头等舱,里面坐着的,都是群心气高、见识广的人群。
  难免会有人因为贺厘的视线感到被冒犯,一些对自己外貌十分敏感的人群,不喜欢别人那么露骨的看着自己。
  例如某位有十只触手的……女士。
  她不满的看着贺厘,对他说:“你让我感到很不快!”
  贺厘听后红了脸,连忙道歉。多少懂得点宇宙礼仪与常识的他知道自己不小心犯了错误,赶紧打开植入到身体里的“转换器”,将四周人群的模样,转换成了地球人类。
  这是宇宙间一种很常用的仪器,能够将周围人种无缝切换成同种族的人,方便大家快速接受环境,起到无歧视无抗拒的效果。
  虽然不明白原理是什么,但据说这能够百分百将四周人物按照特殊方式完美变化成相同人种。而且这个变化十分遵守“原则性”,丑的人不管怎么转换在所有物种人眼中看来他还是丑,美的人就算转换成十爪章鱼,那依旧是宇宙间一条最漂亮的章鱼,可以说非常严格了。
  按下转换器开关之后,贺厘眼中的世界瞬间变化得不一样了。方才还让他感觉奇葩滑稽的章鱼女,眨眼间变成了一位身着艳丽红裙,相貌绮美夺目,十分漂亮的性感女人。
  四周还聚着一群正在给她献殷勤的男人们……
  贺厘被女人漂亮的外表看红了脸,忍不住又道了一次歉,这次语气诚恳多了,带着股真心实意。
  现在他才明白过来,刚才那种看小丑一样诡异的眼神看眼前的女人,究竟有多失礼。任谁见到了都会不开心。
  “没见过世面……”
  女人依旧有些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
  贺厘自知有错在先,讪笑一下,连忙找到座位缩起来,不和女人继续纠缠。
  游云染的位置在贺厘的旁边。
  因为就职地点的事情,他刚刚经历了一场长达两天两夜接力赛一般的审讯质问,身心皆受到了非常大的煎熬。又强撑着摆出好气色让地球上的朋友们安心,一路勉强着自己,此时终于可以得到休息,松口气后难免显得有些困倦。
  他靠在椅子上,黑色的刘海自上而下在他脸上打了一层薄薄的阴影,垂着的眼帘和上挑的下巴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冷峻。往日高居上位久了,一直收着的气势不自觉露了出来,带着一股肃然而又尖锐的气息,隐隐散发着压迫感。
  贺厘坐下之后,看见游云染眼底有层青黑,正在闭目养神,很识趣的没有开口继续刚才的劝说。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好奇而又收敛的目光观察着四周,内心这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激动起来。
  他这是要冲破银河系,上宇宙去了!
  带笑的嘴角不自觉勾起,贺厘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定在公共场合拍照不会触动律法,于是又站起来,高高兴兴的狂拍了好多张照片。有大范围的船舱全景,有靠着舷窗和地球航空站的合影,有飞船内的梦幻绮丽景色,甚至还有一个科幻感爆棚的饮水杯!
  他打算发给留在家中的小妹妹,告诉他,哥哥此时要离开了。
  这拍照的动静不算小,多少引起了一部分人的关注,大家一看就知道贺厘是头次坐飞船,不可避免有人露出了不屑的嗤笑。
  用地球上的话来说,谁会喜欢头等舱里有着一个坐飞机都能狂喜成这样的没礼貌的人呢?
  飞船靠岸停留了许久,这个许久在兴奋不已的贺厘眼中或许只是一下子,但在其他乘客看来就不对劲了。
  有人叫来了乘务员,问他怎么回事。
  乘务员歉意回答:“十分抱歉,我们引领地球上的乘客抵达他们的位置耗费了些时间。”
  “地球?”问话的人看起来更不满了,“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乘务员解释说:“这是刚刚被联盟认可,通过考核的星球……所以最近也被纳入了我们的航行路线上。”
  这句话一出,几乎过半听到乘务员解释的乘客都将目光看向了船舱某处的贺厘。
  贺厘:“……”
  那问话的乘客不满说道:“上船找个座位都能用这么长时间!他们是瞎子吗?路都不会走!”
  贺厘一听就很是不高兴,嘴角一挂,笑容都没了。
  乘务员连忙道歉:“很多乘客不认识飞船上的文字标识,所以……”
  所以为了将那群稀里糊涂乱转的人类一个个找到带回座位上,耗费了点力气。
  一个人忽然说道:“现在的层次真是越来越低了,什么野鸡星球都能被划分为智慧物种。字都认不全,还好意思说和我们一样都是智慧生物?审查员怕不是因为猴子会拍照,就误以为他们是人了,呵呵……”
  贺厘这要是还能忍的下去,他就不是贺厘了。
  他怒发冲冠飞快冲到男人面前,大声质问道:“有话你给我说清楚!谁是猴子?你凭什么说我们地球不够资格!”
  男人巴不得和贺厘吵,他从刚才起就看贺厘很不爽了:
  “我就说你,怎么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