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不是人鱼!【甜文】──妖怪变身

时间:2020-11-15 13:15:27  作者:妖怪变身

 

 
  文案:
  我是你的药,你是我的劫。
  治愈系甜文。
 
 
第1章 序篇
  无尽的宇宙深处,有一片奇特的星域,这里只有一颗星球,一颗非常巨大的水蓝色星球,里面生存着说不尽道不完的水生种族。
  这颗星球上的水生种族统分两大类,深海种和浅海种,分类的依据是其所生存的位置。
  海平面往下三万米为浅海,生活在这里的都是浅海种,五万米以下是深海,生存的是深海种,二者的中间隔着两万米漆黑无光,没有生命存在的海沟隧道。
  深海并不意味着漆黑无光,五万米下的深海区,许多海底矿石珊瑚和鱼类,都散发着温和明亮的光芒,将这里点缀的美轮美奂。
  “宴家老七是不是今天分化来着?”
  碧绿的海藻丛中,数条人身鱼尾的生物不停游动,似乎在采集着什么。
  “可不是,拖了一百多年才分化。”
  “晏家十八个崽,连最小的那个一年前都分化完成了,这老七竟然拖到了现在。”
  “要我说,这晏家老七除了样子,哪里像我们鲛人了?这织纱不会,嗓子见鬼,一天天的就知道四处乱窜,找鱼打架,两百年时间硬生生的打出了一个海底霸王的称号,真是丢死我们鲛人的脸了。”
  “哎哎哎,小声点儿,这要是传到那老七耳朵里,你估计又得换个洞穴了。”
  ……
  几位鲛人口中的晏家老七,此刻正在一个洞穴中闭着眼,开始面对他迟来的分化,对外界的一切一无所知。
  洞穴的外面,围着十九条样貌不同,性别不同的鲛人,正在轻声讨论着,每个的眼中都带着担忧。
  “孩子他爹,你说老七的分化会不会有危险。”
  一位女性鲛人握着一位男性鲛人的手,双眸直直的看着那紧闭的洞穴。
  “别瞎想,这崽子既有能力霍霍整个深海区,又怎么会连个小小的分化都熬不过去。”
  “是啊,母亲,七哥那么厉害,肯定会没事的。”
  “老七是出了名的谁见谁愁,海洋之母才不想收他,您就放心吧。”
  “对啊母亲,分化很简单啊,我当时就看了一场胭脂鱼**就成功了。”
  ……
  鲛人出生时是没有性别的,只有到了成熟期,才会经历一场性别分化,分化的过程千奇百怪,每个鲛人的分化都不相同,没有可以参考的例子,但绝对没有生命危险。
  之所以大家都围在此处,实在是因为宴七太特殊了,正常情况20-30岁之间出现的分化,到了他这里,竟然熬了两百年。
  两天后,紧闭的洞穴打开了,守在门口的晏十二立刻通知了全部家人,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宴七的洞穴前再次围上了十九条鲛人。
  洞里游出来的,是一条雄性鲛人,看到前方的一堆亲人,宴七露出了一个嚣张肆意的笑容。
  “我晏七又回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
  一阵寒暄之后——
  “七哥七哥,你分化的时候看到了啥?”
  宴七的笑容听到这句话时蓦的一顿,脸色如同海底霓虹灯,变换不停,惹得众位更加的好奇了。
  决定性别的分化期,无非是迎接成年,基本上分化时看到的场景,各有不同却大同小异,不是直接**就是情景剧之后的**,让鲛人能够从中得到自己到底是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从而决定具体分化成什么。
  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所以问问题的晏十八,真的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可惜最后的最后,大家依旧没有得到宴七的答案,不过家人没事,他们也就放心了,问题答案什么的并不重要。
  大家慰问了一番之后,各自离去,好不容易清静下来的宴七松了口气,苦了张脸,回了洞穴。
  躺在贝壳床上,宴七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瘦不拉几的小豆丁。
  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家人——
  成年期分化本就是为了繁衍一道,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早就过了那个年岁,他分化的性别并不是因为性/欲而来的,而是因为一种,怎么说呢,老父亲式的保护之心?
  这种闻所未闻的方式,说出去绝对会成为整个深海区的笑柄,必须死死捂住。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并不在此。
  宴七之前虽然没有经历过分化,但却很清楚所谓的分化其实就是灵魂出窍,范围在深海区或是上面的浅海区,所见与能见到的除了水生种族,不可能出现其他的生物。
  可他不同,他这次的灵魂出窍,出现的地方既不是深海也不是浅海,而是一个处处都是一种名为‘人类’生存的地方,那里的生物用双脚走路,四周围充斥的也不是海水,而是轻飘飘的空气。
  他灵魂附着的东西,是一个被丢在垃圾站即将面临销毁的家用机器人,见啥啥新奇的他还顺手捡了一个小哑巴,俩人在那垃圾站艰难存活。
  还好他聪明,熟悉了一两天了解情况之后,便正式承担起了饲主的责任,靠着‘捡垃圾’的活计,将瘦不拉几的小哑巴喂出了好几斤肉。
  他们俩在垃圾站相依为命近两年,然后某一天突然来了一个自称是小哑巴母亲闺蜜的人的丈夫的下属,开着一架宴七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想要将小哑巴接走。
  宴七已经察觉到自己分化即将完成,用不了多久灵魂肯定会回去,独留小哑巴一个人在这种地方肯定过不下去,所以他答应了。
  他带着小哑巴坐上了那叫做飞船的东西,过了好多天,终于到了一个干净,美丽的地方。
  在这里,他见到了一个美丽的雌性,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凶巴巴的雄性,他们的身边,站着一个比小哑巴还大一些的娃娃。
  鲛人对情绪很敏感,真心假意很容易看得出来,他感觉得到,那美丽的雌性想要爱护小哑巴的心情是真的,至于那雄性,虽然面上看不出多少情绪,但也不见厌恶,应该叫无感吧,这也不奇怪。
  离别来的很快,交接仪式还没正式开始,宴七就察觉到了灵魂抽离之感,快的甚至连声再见都没来得及出口。
  每个鲛人的分化只有一次,这样的灵魂出窍也只有一次,不管他经历的这一切是真是假,是梦是幻,他和小哑巴之间是再没有相见的可能了。
  宴七闭上眼,心中叹了一口气,反正不会再见,那声再见说不说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吧。
  希望小哑巴以后的人生能顺顺利利吧。
  分化结束,宴七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不过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浅海。
  深海已经霍霍遍了,是时候去浅海看看了,听说那里出了一条战力超常的银尾异种……
  辞别家人,在亲人的难舍难分,在深海区其它生物高兴(巴不得)的欢送声中,宴七离开了深海,一头扎进了漆黑的海沟隧道。
 
 
第2章 鱼祸天降
  迩雲海是中央星上最闻名遐迩的内海,出名的原因不是位置好风景美,而是海中间的一座岛屿。
  这岛屿不是风景名胜,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由人类打造的一个纯金属岛屿,独属一人所有。
  从外观看,这座岛和普通的天然岛屿没有区别,上面有绿色的植被,有黑色的泥土,有白色的细沙,还有——一座天蓝色的水晶建筑。
  岛上没有访客,也没有人敢拍岛屿的图片,大家只敢远远遥望,因为此处主人,没人惹得起。
  厉无音,一个从十二岁开始大放异彩的少年,是如今风靡全星际,一种名为机甲的战斗装备的创造者,焰枢集团的掌权者,中央星三帅之一陌修齐的养子,军部最年轻上将陌绪的弟弟。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人艳羡的天才大佬,除了必要的出行之外,基本上一直待在迩雲海中的岛屿上,足不出户。
  究其缘由,还得说起十年前的一件事。
  厉无音这个人,财权颜他每样都不缺,甚至每样都傲立峰顶,这样一个优秀至极的男人,如何能不受青睐。
  人鱼作为当今星际最珍贵的资源,其所拥有的权限和保护都是顶级的,这也造就了许多人鱼心性高傲,而生于豪门望族的人鱼,在此基础之上还得添上一笔毫无顾忌。
  当街示爱不成,那位身份显赫的人鱼阁下竟然还想着强抢,结果自然是以血腥收场。
  可惜当时所有的视频音频文件都被各方势力强制销毁,而那些直观了现场的人,回来之后一个个都害怕不已,对于当时的场景都拒绝再提,所以大家都不清楚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
  那位人鱼阁下受了重伤,死倒是没死,但好像留下了心理创伤。
  对于这件事情,最后官方给厉无音下达的判决是——支付这位人鱼阁下治疗的所有费用。
  对于一个出生尊贵的人鱼来说,医药费什么的根本就不是问题,这个判决根本毫无意义。
  当时处理结果一出,星网整一个就炸了,维护厉无音的人有,维护人鱼权益的有,总之闹得不可开交,一片混乱。
  广大民众各执己见,对评判结果不服,但对于上层那些决策者来说,人鱼虽然稀少,却不是没有,而厉无音只有一个。
  作为让人类变得更加强大的机甲之父,厉无音这三个字意味着人间值得。
  那件事发生了没多久,大家就得知厉无音搬离陆地,住到了迩雲海上的岛屿的消息,除了一些必要的时候,他就跟坐牢一样呆在那方寸之地。
  大家都不清楚厉无音这般做法是为何,总之他这般自我囚禁的行为,成功熄灭了大多数人内心的怒火。
  而那些喜欢厉无音的人,哭天抢地之后发现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只好收拾心情,心照不宣的开始云想音。
  世界再一次平和下来,至少表面上如此。
  迩雲海风平浪静,水天一色,空气甚好。
  每天按部就班,丝毫不差,毫无新意的岛上,这一日突然出现了意外。
  岛屿中间,有一处圆形内海,直径一千米,岛屿底部和海水接壤处有一层隔离膜,用来阻隔一些大型鱼类误入。
  换句话说,这里就是个自家的泳池,只不过这个泳池用的纯天然海水,尺寸也比人家的泳池大。
  习惯每天下午潜会儿水的厉无音脑袋刚探出水面,破风声骤然响起,还没来得及抬头,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砸回了水里。
  虽然海水卸了大部分力道,但当头一砸还是够吃一壶的,男人登时就晕了。
  罪魁祸首本能的晃了晃尾巴,手尾并用好一会儿才勉强适应了突然变化的水压,刚稳住自己,视野里就出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生物,正闭着眼以一种全然放松的姿势慢慢沉底……
  宴疏原地楞了一会儿才想起,那逐渐沉底的可不就是他之前见到过的生物——人类。
  可是人类不是不能在水里呼吸吗?那家伙这么放松自然的姿态和微张着吐着泡的样子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摆了摆尾,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宴疏就到了厉无音的面前,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人类似乎是溺水了。
  【真笨,连游水都不会。】
  嫌弃归嫌弃,手倒是毫不犹豫的圈住对方的腰,将人带上了水面。
  视线绕了一圈,宴疏轻松的带着一个成年男人朝着岸边游去。
  鲛人离了水,鱼尾会自然而然的化为双脚,所以当机器人管家安收到外物入侵赶过来的时候,看到他家平躺在地上昏迷的主人和一个光溜溜的陌生‘人’。
  之所以会在‘人’上加引号,是因为他没有监测到对方身上的温度,换句话说,此时的宴疏在安的眼里,就是一个类人形的冰块。
  安是机器人,他没有呼吸,甚至没有脚步声,宴疏并没有察觉,上了岸,他伸手按住了厉无音的胸口,没见任何动作,就见男人身上飞快的蒸发出了一堆白雾,然后躺着的人睁眼醒了过来。
  宴疏收回手,站起身正准备回水里,却在临门一脚时刹住了。
  他原本是准备去浅海区的,在经过深浅海中间的海沟隧道时,被一股不知名的旋涡卷了进去,晕晕乎乎的体验了好一会儿的自由落体,直到重新落入水里,接着就是这个人类生物了。
  有人类,就说明他不在原本的地方了,因为不论是浅海还是深海,所有的海洋生物都没有见过更没有听过人类这种生物。
  所以有人类,是不是就说明他还能再见到他的小哑巴?
  想通了这一点,宴疏瞬间回转身,望向那个被他拖回岸上的人类。
  厉无音从地上站起,闭了闭眼缓解周身不适,还没来得及找罪魁祸首算账,对方就直接凑到了他的眼前,顿时,视线中一片奶白。
  有些不适的后退几步拉开距离,厉无音神色不悦,蹙眉望着身前这位——暴露狂。
  【你好,请问你知道费尔街100号怎么走吗】
  之前附身机器人的时候,灵魂状态的他没办法使用超声波,但附着的灵魂之力还是能令他驱动机器人的音频系统,虽然有点磕巴加难听,但勉强也算是能和小哑巴交流。
  而如今,鲛人的嗓子构造和人类不同,没办法说人类的语言,所幸超声波还是用的。
  对于这种直接在脑子里响起的声音,厉无音的反应只是稍微眯了眯眼,并没有回答,只是眼底带着一股凉意。
  费尔街100号,是如今联邦三帅之一陌修齐晋升元帅之前的宅子,也是他曾住过三年的地方,而那里早就被拆除了。
  费尔街三个字早就成了记忆,100号这个称呼也早就不存在了。
  见人类对他的超声波完全没得反应,宴疏有些为难,超声波不是所有生物都能听到,这个事实他也知道,可他万万没想到人类智商那么高,能发明各种千奇百怪的物品,却连超声波这种最基本的(大雾)都听不到。
  哎,真是有所长必有所短啊。
  自觉得知了人类短板的宴疏童鞋,非常人性化的走到一边的树上掰了一根树枝,走到厉无音的面前,蹲下身体开始写(画)字(画)。
  你女子,靑问矢口首费尔街100(上口下亏,不知道什么字)么走。
  一排符咒中,费尔街100鹤立鸡群,清清楚楚,可想而知写字的人对这个地方有多在意。
  “拆了。”
  听到回复的宴疏眼睛先是一亮,随即换上了惊诧。
  他才回去一天不到啊,拆这么快的吗!那他的小哑巴不是又要露宿街头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