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咽气后泡到了地府之主【情有独钟】──泅渡渡

时间:2020-11-15 13:12:44  作者:泅渡渡

 

 
  文案:
  许小年排队喝孟婆汤时看见了他死去多年的男朋友。
  男人又高又帅,冷着脸的模样威严十足,被一群鬼围在中间。
  他大喊一声:“哥哥!”
  围观众鬼:又是一个发疯想跟他们帝君攀关系的,也不知道用个新鲜的借口,兄弟关系已经有鬼用过上万回了。
  刚这么想完,下一秒就见那个叫哥哥的鬼冲上去跳到了他们帝君身上。而他们帝君居然没、避、开?!
  许小年双腿盘着男人的腰,亲昵地在拧着眉头的男人脸上亲了口道:“哥哥,我好想你~”
  众鬼:刺、刺激……
 
  1、粘人撒娇种田小能手vs沉迷工作和爱人的地府大佬
  2、有资料有私设,经不起考据,极端考据党勿入
  3、剧情慢热,文风轻松向,以冥界生活日常和奇奇怪怪的“地府特色”为主
  4、不虐不恐怖
 
 
 
 
第1章 
  土地贫瘠,天空昏暗,大地仿佛笼罩着一层经年不散的沙尘。
  脑海里还残留着车祸发生时的爆、炸轰鸣,许朝曦于蒙昧中恢复思考能力,随即被眼前的画面惊了惊,忙不迭低头审视自己此时的模样。
  脚下是寸草不生的黄土,他仍穿着车祸发生时穿的衣服,上面血迹斑驳,双手则被一副黑铁锁链牢牢拷住。
  抬手抹了把脸,满手血污,可以想象他现在脸上有多么惨不忍睹了。
  许朝曦顿时放弃再研究自己,放眼望向四周。
  周围有不少跟他一样被锁住的人浑浑噩噩地站着,男男女女老少不一,或是满身血迹,或是穿着干净的病号服、睡衣等,他甚至在里面看见了越白。
  越白是他朋友,出车祸时就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此时对方呆愣愣地站在他对面不远处,与他之间隔了几个人,脸被血糊得几乎看不清长相。
  许朝曦有所明悟,或许站在这里的已经都不算人了。
  他们所有站在这里的,要么大吵大闹想要弄清处境,要么惊慌不定左顾右盼,还有的哇哇大哭,都不是人了。
  他们是鬼,包括他和越白。
  简而言之,他死了。
  来不及多想,许朝曦穿过身前的鬼走到越白身旁,用胳膊撞了撞他,低声道:“越白,醒醒!”
  “唔?”被撞的越白含糊地应了声,眼睛迷迷糊糊对上许朝曦的视线。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鬼从浑噩中恢复清醒,并且反应不一。
  “这是哪儿?这是什么鬼东西?”
  “怎么回事,谁把我绑起来了,谁干的!”
  “天呐,有人受伤了!快叫救护车!”
  “是不是有人在做恶搞节目?我警告你们别录了,不然报警告你!”
  鬼群一阵骚动,有早醒并且弄清现状的鬼头痛道:“别叫了,别叫了,能不能安静点。没发现自己已经死了吗……”死了都还能被吵得头痛,也是无语。
  也多亏了这阵嘈杂,让越白以最快的速度弄清了现在的情形。他瞪大一双眼睛,白惨惨的眼白中间两颗黑黝黝的眼珠子,顶着满脸血色问许朝曦:“我死了?”
  许朝曦点点头,唏嘘:“是呢。”
  越白惊恐:“你也死了?”
  许朝曦继续点头:“事实如你所见~”
  “嘤——”身高不矮的汉子悲痛地嘤咛一声,“怎么就死了呢?我年纪轻轻才二十多岁,房贷刚还完,没交女朋友,没谈过恋爱,除了我奶奶没牵过别的女生的手,还没给我老越家传宗接代……”
  “你家里没有皇位要继承。”许朝曦提醒他。
  越白反驳:“城中心一套房呢!还有乡下一座山!”
  “哇哦,能值个村官呢。”许朝曦用束缚住的双手鼓掌恭喜。
  越白被呛的一噎,白他一眼,哼哼道:“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难过?”
  他不难过吗?好像确实如此。许朝曦笑而不语。
  “你还笑!”不管许朝曦如何,反正越白是气不过的。风华正茂时突遇横祸,大好的人生全没了,最好别让他知道这次车祸的罪魁祸首是谁!
  鬼群的骚乱并没有因先前那句提醒而平息,而是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混乱的鬼群将许朝曦和越白挤到边缘。两鬼随遇而安,便顺势站在外围看戏。
  有个穿病号服的鬼在旁边失魂落魄:“之前听见医生跟我爸妈说我可能就在这两天了,原来是真的……”
  “死个屁,老子没病没灾,年前才体检过!”认为这是恶作剧的鬼身材高大,眼神凶狠地看向四周,把手上的锁链晃得哗哗响。
  “妈妈妈妈,我害怕,呜呜呜……”
  “唉,比我还惨。”越白看着鬼群中心嚎啕大哭的小女孩说,小女孩长得可爱,穿着泡泡裙,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孤零零地望着周围的鬼哭。
  “才四五岁吧,”他好歹活了二十多年,“胸口上一滩血,说不定也是死在车祸里边的,那肇事司机真是害人不浅,你说是吧。”
  “许小年?”没听见回应的越白喊出了好友的小名,疑惑地侧头,“你看什么?”
  许朝曦示意他往远处看。
  原来在这边闹起来的时候,有耐不住的鬼悄悄往远处去了。越白大为惊讶,下一秒便兴致勃勃地提议:“咱们也跟上去看看?”
  许朝曦赞同,于是两鬼便偷偷跟在了先前那个鬼身后。
  一跟才发现这里鬼还真不少,密密麻麻地站着,粗略估计至少有几千鬼。越往前走越安静,骚乱越小。在鬼群尽头,许朝曦甚至看见了鬼差!
  鬼差数量在20左右,穿着类似于工厂工作服的制服,他们百无聊赖地站在一边,只有有戴锁链的鬼试图离开时才阻止一下。
  “那是什么?”越白茫然。
  “应该是牛头马面,”许朝曦说,“你看他们胸前戴的章。”
  越白定睛一看,哦,一半戴着牛头章,一半戴着马头章。嗐,他还以为牛头马面就是字面意思,牛头人身,马头人身。
  许朝曦低声解释:“据书上记载,人死后由黑白无常勾走魂魄,而这些魂魄则交由牛头马面押送进鬼门关。”
  说话间牛头马面身前突兀地多了几十道身影,其中绝大部分手被锁链拷住,浑浑噩噩。唯二的例外一个黑衣白襟,一个白衣黑襟,衣着跟牛头马面有所不同。
  正是许朝曦提到的黑白无常。
  一个戴牛头章的跟黑白无常交流:“这批时间到了吧?怎么亡魂数量这么多?”
  着白衣黑襟衣服的白无常道:“嗐,别提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连环车祸就是工厂爆炸的,我们老大现在还守在工厂里等着人死呢。”
  “下一批估计数量也不少。”黑无常接话。
  等亡魂轻点交接完毕,白无常:“行了,不跟你们多话了,咱们下班再聊。”说完便和黑无常一起消失在了视线中。
  许朝曦还在思索牛头口中的“时间到了”是什么意思,接着就看见20个牛头马面里有15个脱离队伍朝他们走来。
  其中一个走到他们面前,大声吆喝:“都别磨叽,排好队出发了!”
  剩下的14个往许朝曦他们来时的方向去,许朝曦跟越白随大流地排队,不时还能听见远近不一、跟眼前牛头相似的呼喝声。
  眼前的牛头就是之前与白无常说话的那个,见大家排队磨磨蹭蹭、犹犹豫豫,他冷笑着警告:“人间道上到处都是这样的环境,你们不会觉得在鬼门关外当个孤魂野鬼比较好吧?”
  有了这句话,排队的速度总算快了点。
  许朝曦跟越白没去抢最前面的位置,排在了百多个鬼后,前面是一个颇有气质的老头,后面恰巧是之前尾随过的鬼。
  队伍很快动了起来,在他们这个牛头的带领下朝某个未知的方向走去。
  许朝曦前面越白小声问:“进了鬼门关是不是就进地府了?我们是不是要去阎罗王那里接受审判?”他不怎么接触这类文化,一提到阴曹地府最先想起来的就是阎罗王。
  许朝曦:“理论上应该是去一殿秦广王那里。”
  越白:“实际上呢?”
  许朝曦:“不知道。”牛头马面都穿现代化的工作服了,谁知道审判流程改没改?就算知道的再多,他对阴间和地府的了解也仅限于书本。
  越白听了嘀咕:“反正要被审就是对吧?幸好我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牛头马面对秩序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只要不脱离队伍、高声喧哗,小声交流他们根本不管。
  越白感叹了一番原来人死后进阴曹地府是真的,闲着也是闲着,就问十八层地狱都是哪十八层,每一层对应的刑罚是什么。
  许朝曦一心二用,边想自己的事边给好友科普,刚说到第九层,身后忽然一阵混乱。
  “站住!”牛头领队大喝。
  有鬼脱离队伍跑了!
  队伍一阵骚乱后被迫停留在原地,许朝曦和越白肩并肩站着,看着远处的鬼影无视牛头领队的话越跑越远。
  “好像是我们跟踪的那个,”越白观察后说,“孤魂野鬼相当于没有身份的黑户吧,你说他跑什么。”
  许朝曦:“可能是想自寻出路?”谁规定当了鬼就一定要去地府受审呢?
  越白:“……那要不我们也跑?”
  “你有办法?”许朝曦挣了挣被拷住的手,扭头睨越白。
  一阵沉默,越白:“我觉得还是静观其变,先弄清状况比较好。”
  这个意外没有耽误太久的时间,只见看守他们的牛头晃了晃手里的三叉戟,然后将三叉戟对准远处的鬼影猛地掷去——
  “啊!”一声惨叫,鬼影被钉在地上。
  许朝曦:“噫,暴力执法。”
  越白也跟着浑身一颤:“看着都疼。”
  牛头过去将鬼抓了回来,视线在鬼群中扫过,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鬼也会死,看你能跑几次。”声音足够附近的鬼听见。
  被抓回来的鬼惶恐地摸自己胸前被穿透的位置,被牛头领队不客气地推了把塞回队伍里。随后逃跑鬼瑟缩地低着头,看起来已经没了逃跑的勇气。
  出发前许朝曦好奇地观察了一下,发现逃跑鬼身上并没有被三叉戟弄出的伤口血迹,只是感觉比之前要虚弱几分,整个身体都有些虚。
  队伍继续前进。
  越白:“鬼还会死?”
  许朝曦盯着他弧度优秀的后脑勺看了眼,心想里面会不会全部装着问号。错开视线:“据说是的。鬼死为聻,聻死为希,希死为夷,夷死为人。”
  越白:“夷死了还能当人?!”他震惊:“不是说投胎才能当人?”
  许朝曦:“可能是等鬼死成人速度太慢了吧。”
  看逃跑鬼的遭遇就知道鬼要死不容易,等鬼变成聻,再变成希,再变成夷……想想国家这么多年来暴增的人口数量,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届时恐怕个个孕妇都是怀孕三年的李夫人了。
  越白:“听你说的我觉得我的生命根本得不到保障。”还以为当了鬼就不用死了。
  许朝曦不走心地安慰他:“生命嘛,不就是这么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吗?”
  越白:o((⊙﹏⊙))o
  人间道上的风景千篇一律,只有望不到边的无边黄土和昏沉天空,如果不是有牛头马面带路,他们这群鬼绝对会迷失方向。
  不只会迷失方向,还会失去对时间的感知。
  反正许朝曦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走了多久,也记不清自己回答了好奇宝宝多少个问题,队伍总算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鬼门关。
  这座传说中的鬼门关高有七八丈,宽也有四五丈,通体呈黑铁色,巍峨厚重,气势森然。
  关前左右摆着两只石柱灯,灯火幽绿,印亮了刻在鬼门两侧的字迹——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入口处则是从上方垂下一幕灰白的雾气,雾气缭绕翻滚好似活物,遮挡住门后的风景。
  或许是为了防止有鬼闹事,看守鬼门关的是16个面相凶恶的鬼,一看就觉得他们不好惹那种。
  押送他们的牛头马面走到这里跟守门鬼打过招呼就回去了,他们这些被送到这里的鬼在鬼门关前排队等着进去。
  “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这几个字是这么念吧?”好奇宝宝望着鬼门关左右的对联,因为是繁体字,他也不确定自己念对了没有。
  许朝曦蔫蔫嗯了声,接连回答了一路的问题,他有些倦了。
  越白:“什么意思?”
  许朝曦懒懒道:“叫爸爸。”
  越白:“爸爸。”一点不带犹豫的。
  两鬼前后隐隐传来压制住的偷笑,两鬼就当没听见。
  算了,为了蠢儿子他又可以了。
  许朝曦:“大概就是说带有目的地做好事,即使做了好事也不应该提倡和奖励;无意之中做了坏事,即使做了坏事也不应该受到惩罚。”
  越白惊了:“这不行吧!”
  他振振有词:“好事就是好事,就算带有目的那也是好事啊,你看现在多少企业为了形象做慈善的,这要不行以后做好事的人就更少了!还有做坏事的,虽说不是出自本心,但造成恶劣后果也是事实,不小心害死了人怎么算?”
  “那酒驾撞死人也不用受罚了?”响起的第三道声音引起了许朝曦和越白注意。
  声音从身后传来,两鬼回头。说话的鬼在许朝曦身后,之前被他们跟踪然后试图逃跑吃了牛头一戟。
  逃跑鬼抬着那张貌不惊人的脸,目光炯炯地盯着许朝曦:“酒驾也属于无心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