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野火【恋爱合约】──鱼霜

时间:2020-11-15 13:11:18  作者:鱼霜

 

 
  文案:
  职场,商战,打怪,谈恋爱。
  祁蔓十八岁去荣天总公司面试秘书,出来后被人用一张名片拦下,问她有没有兴趣换个工作,祁蔓盯着黎言之看几秒,同意做她情人。
  十年后,二十八岁的祁蔓给自己生日礼物就是踢掉黎言之,对方不解,问她原因,祁蔓笑:“享受过了,钱也有了,是时候找个小妹妹谈恋爱了。”
  黎言之没当真,许她三个月可以回来的诺言,三个月没到,黎言之在敌对公司看到祁蔓,她怀中抱着个女孩,见到她后,祁蔓搂着女孩笑:“妹妹,还不叫声黎总好?”
  黎言之脸黑了。
 
 
第1章 回来
  祁蔓极少出门,所以没有提前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当雨丝吹在脸上时她还愣了下,然后迅速躲进旁边的店铺屋檐下。
  夏季的雨来的又快又猛,刚刚还只是飘着雨丝,几分钟后已经倾盆而下,雨水在路面上砸起不少水花,祁蔓踩着细高跟往后躲了躲,身上仍旧被溅到不少水。
  来往的路人不少,有几个在雨帘中冲过去还留恋的回头看两眼。
  长发,素颜,双瞳剪水,眉目如画,鼻梁高,鼻尖挺,薄唇,五官精致菱角分明,一身无袖碎花收腰长裙,端端站在那里,就像是从壁画里走出来的美人一样。
  四周都是滂沱大雨,她就像是站在雨里一株坚韧而干净的花,迎着风吹着雨,绝世而独立,漂亮的让人挪不开眼。
  已经有不少撑着伞的男人蠢蠢欲动,想上前搭讪了。
  祁蔓却低头忙着发消息,外人看来温柔如水的眸子有些忿忿:“见鬼了,我一出门就下雨!”
  她特别不喜欢雨天,难得出一趟门还赶上雷阵雨,心情自然郁郁。
  好友回她:“释怀吧,雨神爱你。”
  祁蔓翻了个白眼:“那我出门晒到太阳呢?”
  好友回:“太阳神爱你。”
  祁蔓被逗乐:“那我出门碰到你呢?”
  好友不假思索:“我爱你。”
  祁蔓指腹放在屏幕上,侧脸平静温和,端一副与世无争的白莲花模样,发出去的字却嚣张跋扈:“爱你妹!”
  好友似乎已经习惯,非常顺从打字:“施主如此暴躁不好,不妨放下手机往前走三步。”
  祁蔓蹙眉:“为什么?”
  好友回:“让大雨洗涤你躁动的心灵。”
  祁蔓捏着手机被气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给她发了个:“滚。”
  发出去之后神清气爽,看这场雨也没那么心浮气躁了,周边围着好几个男人,个个想往她身边挪,四周空气中也弥漫上男人身上淡淡的汗水味,祁蔓闻不习惯,她在左边那个男人快要说话之前先一步用手提包盖在发顶,冲了出去。
  身后一众男人都捶胸顿足,扼腕不已,眼睁睁看着这抹纤细身影消失在雨帘里。
  雨势很大,雨丝密集,祁蔓从店铺屋檐下冲到商场楼下身上已经半湿,她熟门熟路进了一楼的卫生间,在里面半烘干衣服才走出来。
  雷阵雨依旧下着,她上电梯还能听到其他人的微弱抱怨。
  似乎说到她心坎上,祁蔓听得入神,还是电梯服务员小声提醒:“小姐,去哪一层?”
  祁蔓回神,对她道:“四楼,谢谢。”
  服务员按下四楼。
  四楼是专门卖内衣店的,偶尔夹杂一两家情趣店,店虽不大,但也宽敞,许是因为店铺性质原因,进这里的人并不多,祁蔓进去时两个店员正头靠头闲聊。
  “这个效果好,我上次试过,三小时一分不差。”
  “你真骚。”
  祁蔓站在两人身后轻咳,服务员嬉闹的态度立马收敛,转头,看到是祁蔓又笑开:“祁小姐您来了。”
  “您要的都给您单独装好了。”服务员笑眯眯道:“我给您去拿。”
  祁蔓点头:“麻烦了。”
  说来也许没人相信,她一个月出一趟门竟然是为了买指套。
  黎言之凡事挑剔,对床事也不例外,指套只用这个牌子,一点不肯将就,这牌子只有万景楼有,所以她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久而久之,和店员也算认识。
  她属于老客户,店员都知道,另一个店员忙活开:“祁小姐喝点茶?”
  祁蔓刚刚小跑过来有点渴,没犹豫接过杯子抿口,茶是温的,入口很清甜,她笑:“谢谢。”
  她笑起来眉眼弯成月牙,睫毛薄如蝉翼,双眸晶亮,服务员撞上她这样的笑也忍不住心跳快两拍,仓促间打开电视缓解尴尬。
  是财经新闻,主持人字腔正圆的声音在整个店铺回荡,对面坐着的女人姿态闲适,落落大方,她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会眼角下耷,抿唇,状似深思。
  这是黎言之的习惯性动作。
  “祁小姐眼光真好。” 去楼上的服务员拎着一个黑色袋子走进来,对祁蔓道:“这款产品特别畅销,到月底就没了,不过您放心,您的我都会给您单独包起来。”
  她说完又道:“对了,店长说下个月这款产品会推迟进货,店里还剩下几盒,您要不要多买点囤着?”
  下个月……
  祁蔓眼神晦暗不明,她眨了眨眼,婉拒:“不用了,需要我会再来买。”
  “那行。”店员笑眯眯的:“我先给您把这些包起来。”
  祁蔓交出金卡,店员一并带着走到收银台处,另一个店员对祁蔓道:“祁小姐还想看看其他的吗?”
  她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货架:“那边有几款新到的产品。”
  祁蔓顺着她视线看过去,破天荒的点头:“好啊,我自己去看看。”
  她走过去的时候眼神一直瞥着电视机的方向,屏幕里的女人换了个坐姿,依旧端庄贵气,优雅无比。
  店员闻言便没跟着,只是走向另一边的收银台。
  “那是黎言之吧?”刷卡的店员熟练的将包装盒打开,边往里面放指套边说道:“我记得她上个月去参加一个什么会议?”
  “是NK国际金融交流,好像是上个月十四号。”
  是十六号,祁蔓在心底纠正她的时间。
  “哦对对对,就是那个每个国家选个代表人的金融交流。”店员将包装盒合上,崇拜道:“真牛逼,事业能做到黎言之这样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那肯定的,人家可是国内首个获得商界女性风云人物称号的人,也是首个登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强人榜的老板。”
  说话的店员语气崇拜道:“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看她一眼,听说她本人比电视机里要好看太多了。”
  确实比电视里更好看,还更柔软,尤其是她每次只穿丝绸睡衣贴在自己身上,宛若无骨。
  祁蔓低头伸手碰了碰货架上的小玩具,耳尖微红。
  “看不到人可以去买个签名啊,我听说她上个月在分公司的签名有人卖了。”
  上个月黎言之参加新公司开幕仪式,结束后承诺新员工可以提一个要求,那些员工商议半天,结果提出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要求。
  她们希望黎总能给自己签个名。
  据说那天黎言之签了将近八百次名字,手腕都要断了。
  她断没断祁蔓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手腕差点断了,被黎言之折腾的,那人极致的疲惫之后就想要极致的快乐,尤其是出差回来,能一晚上抱着她不停的折腾,她意识累的快要晕过去了,身体却很诚实,尤其那双手,一碰到黎言之,就如被施了魔法,怎么做都不够。
  更别说黎言之每次不满足时用沙哑的声音唤她。
  妖精一样,抗拒不了。
  “你以为我不想买啊。”店员耸肩,一脸无奈的伸出五个手指:“这个数,我哪买的起。”
  谈话结束在一句卧槽上。
  店员拎着包装好的袋子和金卡走向祁蔓:“祁小姐,都好了。”
  祁蔓也不扭捏,接过袋子轻点头,店员看她站在这个架子前盯着小玩具看了良久,不由问道:“您喜欢这款吗?”
  祁蔓还没回话手机消息提示音从包里传来,她拿出手机,看到一条简短的消息:“在哪?”
  她打字:“万景楼。”
  那端回:“等会出来。”
  祁蔓当即收了手机,见到店员还看向自己她说道:“不用了,谢谢。”
  店员见状从架子上拿了小玩具放在黑色袋子里,还笑道:“没关系,老板说了,您是老客户,所以店里的新品您可以随便选一款试用,我看您挺喜欢这款的,不如就这款吧?”
  祁蔓赶着出去,没空多说,索性也就收下了。
  店员送她一直到门口,祁蔓上电梯时看眼外面天色,很暗,很沉,有大雨来势汹汹的迹象,许是雨天,没人出门,电梯里也没几个人,到一楼时大厅空荡荡的。
  祁蔓小跑往外走,步伐匆匆,面上微红,快到门口时她顿住,打开自己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根银色的链子系在脚踝处。
  她刚走出万景楼就被黎言之看到了。
  身形翩跹,轻盈,穿着碎花裙子,许是淋过雨,衣服还没干透,浅色内衣轮廓若隐若现,还有衣服被打湿过的痕迹。肌肤白皙细腻,黎言之记得她是敏感性肌肤,一碰就红,她又不喜欢被人看到欢爱的痕迹,所以在家都是长袖长裤,极少穿这么凉爽的裙子。
  还挺纯,纯的诱人。
  黎言之双手环在胸口,目光扫过祁蔓的素颜,锁骨,腰肢,最后落在裙摆下的小腿上,纤细笔直,没有丝毫赘肉,还很白,脚踝处系了一根银色脚链,脚链上串了两个特别小的铃铛,每次祁蔓的脚擦过她耳垂,铃铛都会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声声清脆。
  黎言之目光渐深,手指轻轻敲在手肘处,节奏忽快忽慢。
  祁蔓在门口环视一周,还没找到黎言之的车就见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靠近,低头恭敬道:“祁小姐,这边请。”
  是黎言之的保镖之一。
  祁蔓跟在他身后来到一辆黑色轿车旁,后车窗缓缓降下一点,黎言之的侧脸露出半边,堪堪到红唇位置。
  那双涂抹艳丽的红唇动了动,嗓音微哑:“上车。”
  祁蔓听出她声音里的忍耐蹙起秀眉,车门刚打开,她就被拽进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宝宝们有没有想乌龟呀,黎总和蔓蔓又和大家见面了,有点不容易,希望这次她们能安安稳稳的走到完结。
  然后谢谢宝宝们支持,乌龟到V前会每章随机选88个宝宝送红包,评论真的不要钱!麻烦大家多多留评收藏和灌溉营养液哦,黎总和蔓蔓还小,需要你们的爱!
 
 
第2章 喝水
  黎言之是特别会享受的人,她名下别墅没有一栋低于千平的,出入的豪车都是加长款,后面的车厢配置顶级又奢华,悬挂在车里的电视是进口的,真皮坐垫是定制的,就连车内的氛围灯都是出自名家之手,亲自设计,氛围灯有好几种模式,祁蔓最喜欢的就是星空顶。
  灯光亮起的刹那如万千星河,美轮美奂,她躺在座椅上仰头,总觉得自己身处毫无遮掩的夜色下,这种感觉,羞耻又刺激,每次都能让她身体变得格外敏感。
  黎言之爱她这种敏感。
  如水一般,迎面而来。
  手机铃突然响起,不算喧嚣的铃声在这样的氛围下也格外刺耳,祁蔓明显察觉到黎言之动作一顿,她没说话,只是动了动腰抗议不满。
  抗议无效。
  黎言之停下所有动作,她抬头,用手摸了摸祁蔓的脸颊,似是安抚。
  眼看下一秒就要到巅峰,祁蔓脑中都做好放烟花的准备了,却被黎言之硬生生掐断烟火的导,火,线,火瞬间熄灭。
  祁蔓差点被她这个骚操作逼哭。
  “喂。”安静稍暗的星空灯下,黎言之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冽,似乎刚刚的运动,没有半分影响到她。
  四周寂寂,连带手机那端的声音也清晰传来。
  “黎总,威海那边发来消息,说是检查到产品裂纹了。”
  黎言之闻言直起身,她拉开座椅对面的秘书椅,从吧台上扯了面纸擦拭,动作细致又优雅。
  “你安排技术部的人出差一趟去看看什么原因导致的。”黎言之吩咐完又道:“回来带两个样品。”
  许是久居高位,纵使她声音没有多严厉还是无端给人一种压迫感,这是一种本能的气势,与生俱来,模仿不了。
  祁蔓抬起眼皮看她,一身浅灰色小西装笔挺有型,脖子上还系了同色系的方巾,刚刚方巾好几次擦在她腿上,又凉又滑,方巾下藏了漂亮的天鹅颈,线条精致,弧度完美,她说话时习惯性低头,下巴隐一点在方巾里,薄唇轻启,说出来的话也添了凉意:“最迟三天,让负责人把报告交给我。”
  口吻让人不敢置喙。
  她坐的笔直端正,衣冠整齐,擦拭过的纤细手指举着手机,姿态优雅贵气,端的一副随时可以打开车门出去的商业白骨精干练架势,再细看自己。
  祁蔓低头扫一眼,衣衫不整,裙子还挂在细腰上,双腿弯曲,不用照镜子她也能想到此刻的自己是何模样,长发凌乱,双颊绯红,脖子处肯定满是运动的痕迹。
  一处正经严肃,一处香艳靡靡。
  两人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一米,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祁蔓倏而想到第一次见黎言之,她十八岁,刚从荣天总部大楼出来,手上捏着秘书长的推托之词,没走几步,身边停了一辆车。
  车窗降下一点,露出里面半个女人的侧脸,祁蔓认出来,这是经常在杂志和电视上出现的人。
  荣天的老板,黎言之。
  她惊了三秒,忙喊道:“黎总。”
  恭恭敬敬,规规矩矩,因为紧张双手拧着第一次穿的西装裤裤管,劣质的裤管在她五指下有了皱褶,变形。
  黎言之坐在车里,头微偏,语气淡漠道:“祁小姐,我对你刚刚的面试很满意,不过是其他的工作,你愿意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