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亲爱的师父大人【虐恋情深】──明莫

时间:2020-11-13 11:49:07  作者:明莫

 

 
  文案:
  这是一个时而高冷时儿孩子气的掌门和一直很憨的穿越女的故事
  这是一个外表高冷内心是个醋缸子的师尊和外表呆萌实则腹黑的徒弟的故事
  CP:季言清/安洁
  顾长凝/顾迈兮
  仙侠师徒文,写的不好请多多指教
  喜欢的小朋友请收藏哦,蟹蟹啦。。。你们的喜欢就是我写作的动力啊。求关注,求评论啊,谢谢了
 
 
 
 
第1章 告别
  安洁,一位出生于18县小城市的女生,高考考到大城市上大学,毕业后在城市找了份勉强能够吃饱饭不饿死自己的职业,现在二十四岁。在家写一些小说挣点稿费,来交房租。父母健在,身体健康,单身狗一条(倔强的说这只是暂时的),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出租房内,屋内摆设简单,一个沙发,一个没有放电视的电视柜,一个小小的茶几,装修简单,以白色为主。窗台上摆放着几盆多肉,落日的余晖洒在房间里,洒在坐在地上的女生身上。
  “啊,苍天啊,我不就写了本小说,结局悲惨了点嘛,这已经是我收到的第六份刀片了。”安洁坐在自己租的80平米的小屋里看着地上的一堆刀片,真是欲哭无泪。
  “你说说,你给我寄菜刀,水果刀都行,至少我还可以用啊,你寄我一堆的刀片是想干嘛,让我割脉自尽吗?确实有可能,或许读者他们就是这个意思。诶,这年头写文不容易啊。” 安洁看着地上的刀片深深的叹了口气。
  转身躺在了沙发上,翻看着自己的小说下面的评论。
  笑猫传奇:“这写的什么啊,文笔这么烂,还写死主角,寄刀片,一定得寄”
  卡卡卡尔:“我的迈兮女神啊,怎么就让作者写死了呢。”
  犀利犀利:“竟然写死我女神,作者等着我给你的刀片大礼包吧。”
  安洁看着这千篇一律的评论,往下翻着,忽然眼前一亮
  温一:“作者写死主角一定有她的想法吧,我觉得这篇小说挺好的,我蛮喜欢的。”
  安洁看着这条评论感到一丝温暖,赶忙登上小号,为这条评论点赞并评论,“说得好,我也这么觉得。”
  安洁评论完后放下手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这篇小说是她为自己写的,书中的主角顾长凝正是自己追求的人的缩影,是以她作为形象塑造的。她叫长凝,是自己的老师,在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安洁就喜欢上了长凝。虽然长凝很高冷,不怎么喜欢与人亲近,但是在安洁的软磨硬泡之下,长凝接受了安洁,慢慢的成为了朋友,长凝经常叫安洁去她家吃饭。在慢慢的相处中,安洁愈加的喜欢长凝,所以她下定决心向长凝表白。当时安洁准备了好久,穿着自己认为最漂亮的衣服,拿着99朵玫瑰,向长凝表白,结果换来的不过是长凝认为的一句玩笑,结果不了了之。之后,长凝一味的躲着安洁,两人再没有见过面。
  安洁在遭遇失恋后颓废了好一阵子,含着泪写下了这篇小说,想要给自己一些安慰,在小说中安洁为了安慰自己,让两人在了一起,过了一段幸福的生活,结尾却将顾迈兮,这个和自己很像的主角写死了,至少这样才符合自己的悲惨结局,至少在那个世界里他们幸福过,这对安洁来说是对自己最大的安慰了。
  两人好几年都没有联系过了,前几天却收到了长凝的电话,说她要结婚了,希望安洁可以参加她的婚礼,安洁答应了,安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或许是想再看她一眼吧。
  安洁看了一脸日历,明天就是她结婚的日子,九月20号。安洁苦笑着,这一天不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在教室上课的时间吗。真是可笑啊,想着想着安洁眼角开始湿润,缓缓地从眼角留下了泪。
  当安洁睁开眼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上10点了,安洁看了一眼时间,心想“从家到酒店最快需要一小时,如果堵车,一个半小时就够了,婚礼12点开始,我快点收拾或许赶得上。”
  安洁心中计算完后,立马起床,掀开被子,下了床,刚踩在地上,突然脚底一滑。 “啊,疼。”
  安洁躺在地板上,像只蛆一样的扭着。手撑着床缓缓的站了起来。 “疼死老娘了,大清早的就被这刀片滑倒,幸好我没打开盖子,要不我得死在这。” 安洁一看墙上的时钟,10点10分了,要迟到了。 赶忙到洗手间洗了把脸。 安洁看了一眼牙刷,想着 “都这时候了,还刷什么牙。” 便走出了卫生间,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去,拿起杯子漱了漱口。拿着包把化妆品塞到包里,换了衣服,把自己的恐龙睡衣丢在床上,走到门口,拿了双高跟鞋换上,打开门,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个迟到老手。
  刚要关门,安洁想起什么,进了门,拿起桌子上的钥匙,摔上门,就是一个百里冲刺,看着表上的时间,40了。
  “快快快”,安洁狂按着电梯的向下按钮。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修修,慢得像乌龟。” 出了小区门,安洁赶紧招手打了个出租车,坐在车上,安洁报了个地名,便拿出包里的化妆品在脸上涂抹了起来。 万幸,今天路上不是太挤,到酒店的时候才迟了5分钟。
  安洁在门□□了彩礼,那是她省吃俭用了好几个月才省出来的两万块钱。 走入会场,婚礼甚是豪华,听说娶她的人是个有钱的老板,长得也还可以。 安洁坐在一个桌子旁边,这个桌子上坐的都是些年轻人,聊着天。没过多长时间,婚礼便开始了。
  首先,大屏幕上播放的是他们的结婚照。 安洁看着大屏幕上的照片,她还是那个样子,美丽,大方。依偎在她老公身边,一幅郎才女貌的样子,很是般配。她朝着她老公笑的样子,很是好看,曾经她也这样朝她笑过,只是现在站在她身边的不是我而已。随后,新郎挽着新娘入了场,她身着雪白的婚纱,眉眼含笑,头发盘起,盖着头纱,雪白的脖颈上戴着钻石项链。
  安洁呆呆的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安洁看着长凝,没有听见周围观众的掌声,没有听见司仪的说话声,安洁就这样一直看着她,看着她老公为她戴上戒指,看着他们互相承诺着誓言。安洁只是默默的看着台上动人的她,这是她想象中长凝结婚的样子,只是想象中主角是她和长凝,现实中却是另外一个人。
  看着台上的人,安洁默默的留下了眼泪,眼泪弄湿了她的妆容也没有丝毫察觉,只是呆呆的望着台上闪闪发光的她,直到新人来敬酒她才反应过来。长凝端着酒看着安洁,缓缓的开口说了一句话“好久不见” 安洁喝下了长凝递给她的酒,看着长凝回应了一句“好久不见”真的好久好久。看着新人走向别处的背影,安洁缓缓的留下了泪水,这杯酒下去,我安洁不会再爱你了,祝你幸福,你一定要幸福啊。
  酒席结束后,安洁在一个经常去的酒吧中又要了酒喝着,丝毫不觉得难受,就像喝水一样一杯一杯的下了肚,都说酒能消愁,可是安洁丝毫不觉得有消去烦恼,举杯消愁愁更愁啊。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缓缓的往家里走。 安洁走到电梯口按下了电梯,看着电梯缓缓的到数字1,打开门,走了进去,按下数字9,电梯缓缓的关闭。安洁闭上眼睛,等待着电梯门的再一次打开,可是等了好久都没听见声音,安洁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显示器,瞬间清醒了不少。 电梯显示器上闪烁着18的字数,“可是楼层最高才12啊,哪里来的18。这破电梯坏了吗”安洁只好按下紧急求助铃,却丝毫没有反应。
  安洁只能自认倒霉,这什么破电梯,什么时候才有人来救我啊。安洁靠在电梯墙壁上,抬头闭着眼,心里酸酸的,很想大哭一场。
  忽然,叮的一声,电梯缓缓的打了开来。
  安洁缓缓的睁开眼,随之一束强烈的白光照射着安洁的眼睛,安洁用双手挡着眼睛看不清前面的东西,只感觉到白光将自己整个包围住,融入了白光中。
  “好像还挺舒服的,就像拥抱一样。”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的关闭,电梯内空无一人,显示器上显示着1。
 
 
第2章 初见
  “长凝,长凝……你不要走好不好?停下来,看我一眼,就一眼好吗?”安洁用力的抓着眼前的人,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看着眼前的人越走越远,自己却没有办法,眼泪早已止不住,跪在地上无能为力。
  突然一阵眩晕的感觉,迫使安洁强行挣开了眼睛,一道白光闪过。
  “啊”安洁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小镇,像古建筑一样,交错着,周围包裹着绿油油的良田,建筑在眼前不断的方大。“什么情况,我怎么在空中,为什么还在做着自由落体运动。救,救命啊”身体极速的降落着,看着眼前的东西不断放大。“要死了,要死啊,等等,这是在做梦吧,不怕不怕,等会就醒了。”眼前逐渐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小巷子。“好像有人,穿白衣服的人,诶,这人好像长的不错啊,怎么穿着古装。”
  安洁口中那个穿白衣的女子感觉到头顶好像有东西,随即便施了一通法,想要挪走头上的人。不料,为何法术不起作用。白衣女子差异之余,想要施法走到别处,刚施了法术就被头顶的人砸在了地上。
  “诶呦,嗯?不疼诶,果然是梦,快点醒来吧。”安洁摸着头躺在地上看着天。
  白衣女子趴在地上生气的呵道:“何人如此放肆。”
  安洁恍惚中看了一眼屁股底下,“白布?”回过神吓得安洁赶忙起来,一边鞠躬一边伸手拉着屁股底下的人,“不,不好意思啊,没压坏你吧!”
  白衣女子把被安洁拉住的胳膊一下子甩了出来 “松开我,你是何人,为何穿着这般古怪?”
  安洁抬起头一看吓了一跳,看着眼前这位女子当真是“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啊”,这古人没骗他们啊,当真是漂亮啊。“这梦做的当真绝了,至少一睹美女芳容啊,值,真值。”
  “你这人当真古怪,说话也古怪,行为也古怪,连衣物都这般古怪。你究竟是何人,为何我的法术对你没有效果呢?”白衣女子一脸古怪的看着安洁,细细的打量着她。
  “哦哦哦,美女,不好意思,我叫安洁,我是,我是从其他地方来的,所以穿的古怪点,敢问女子芳名?”安洁鞠着躬,抬头看着白衣女子。安洁心里想着“真养眼啊,这个子得有一米七几吧。”
  “我叫季言清。”
  “季言清?你叫季言清?”
  季言清差异的看着安洁,背手站在一旁“是我,怎么了,有何不妥?”
  安洁摸着自己的脸,“我这是梦到自己来到自己写的小说里了?”看着季言清的样貌,这和她自己在写小说时想象的样子很像,不,是更漂亮。“以后自己心目中的女主角有着落了,太棒了。”
  季言清看着安洁一副发呆的样子,甩袖便走了出去“我不管你是何人,今日你对我如此放肆的行为,我就可以杀了你了,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言罢,便走出了小巷,不见了踪影。
  “太棒了,还是个高冷女神,我太幸福了,好了,我该醒来了。”安洁闭上眼睛掐着自己的脸颊,掐的生疼,都流出眼泪了,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依旧是原来的地方。“还不够疼吗,那……撞墙试试看。”安洁摸着墙壁,咬咬牙便一头撞在的墙壁上。
  “嗯哼”安洁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房顶,“这谁家没装修房顶啊,怎么还是毛坯房啊。”心里嘀咕着,拿手掀开被子,“嗯?怎么连被子都是绣花被呢?这谁家这么复古啊?”
  “小姑娘,你醒了?”一位村妇端着一碗水朝安洁走过去。
  安洁看着这位古风打扮的大妈,一下子惊醒了,掀开被子,看着自己已经换上了一套差不多的古装衣服,“这,这这,就算古风流行也不能这么流行吧,连大妈都穿上了。”
  “小姑娘,我看你晕倒在巷子里,穿着一副古怪的衣裳,就帮你换了,姑娘看看不过十四五六点样子是有人害你吗,头上血流的真多。”
  安洁听完,才意识到自己头上包着纱布,而且头晕的厉害。用手撑着头下了床,看到床边摆着一个布鞋,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大妈,我,我的衣服和鞋呢?”
  大妈看着安洁一脸笑意,“你的衣服我都放好了,就在桌子上,看着甚是奇怪,还有两个像碗一样的东西,很是难脱。”
  安洁听罢脸红的像猴屁股,抬脚穿上床边的鞋,有下床“谢谢,谢谢啊!”细细打量着屋内的摆设,安洁突然惊了一下跑到门口,推开门。
  什么叫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这不是典型的案例吗?屋外老人小孩围坐在柳树下,说说笑笑,年轻人在田里干着活,齐刷刷的穿着麻布衣服,砖瓦房错综在良田里。“碰”安洁用力关上了门,扭头看着大妈,一脸吃了柠檬的样子。
  “小姑娘你,没事吧,看着表情甚是吓人啊,你头上的伤还疼吗?”大妈担忧的看着安洁。
  安洁看到一旁的水缸,走过去,用手捧起水撩在脸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没想到看到水中的倒影更是吓了一跳,“这谁啊?怎么看着这么年轻,这不是小时候的我吗,怪不得刚才大妈叫我小姑娘,还说十四五岁的样子,敢情自己真穿越了,那,刚才看到的季言清也是这么的?参加酒席的时候自己穿的裙子很短,所以自己刚到时身体变小了,也没感觉到很大。”
  安洁意识到这个情况,走到桌旁,打开上面的包裹,一看,正是自己刚来时穿的衣服和鞋。扭头看到一脸担忧的大妈,“大妈,你不要担心,我没事,谢谢你照顾我,不过我应该没有钱给你,所以……”
  “诶呀,没事,小姑娘,你没事就好,家里姑娘以前的衣服不打紧的”大妈忙挥着手笑着看着安洁。
  “那……大妈,我想我要走了,谢谢你。”安洁拿起一旁的包裹背在身上。大妈又关心了几句话,送着安洁往外走去。
  安洁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具体要去哪里,只知道,大妈说捡到她的地方在市集里,说不远,便朝着市集的地方走去,想着说不定自己会再次碰到季言清。“等等,人家季言清可是自己在小说中写的大名鼎鼎的北神山掌门啊,被我压在地上,没杀死我算是我运气好了。”安洁停在路边捶胸顿足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