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踏千尘【强强】──齐天新娘

时间:2020-11-12 16:31:14  作者:齐天新娘

 

 
  文案
  墨枫异后来无数次后悔回到皇城,因为自从回去,一切就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潇潇洒洒快意恩仇,能够往自己希望的地方走。可惜他这样的人是一定被束缚的,永远不可能随心所欲,无论他怎么挣扎,命就是命,只能认,不能搏。
  连他自己都忘了是什么时候放弃的。
 
 
第1章 回城
  元绪十六年仲夏,皇城。
  “宣墨显,墨枫异,凌紫冥觐见!”
  老太监尖着嗓子的声音把墨枫异吓了一跳,他愣了愣,揉揉眼,抬头看看这不变的金碧辉煌,从踏进青龙门开始他便走马观花般随便望着,这沿途风景就和十年前没区别,只是有些恍惚,似乎自从他娘亲走了以后,他就再没踏进这皇宫,这应当是第一次了。不过他无心缅怀,只是一直烦躁地按着眉心。
  其实他从昨天回到皇城就一直很不舒服,不知道是太久没回来水土不服,还是连日颠簸的,头一直昏昏沉沉,况且昨天才到皇城,歇了一夜就被宣进皇宫,他压根就没缓过来。直到他爹墨显拉扯了他一把,墨枫异才老大不情愿地跟了进来,现在被那太监的声音一震,他脸色就更不好了。
  “走了,难道还要皇上等你么?”墨显回头瞪了一眼他,看着儿子没什么动静,只能拉上墨枫异就走,他自然知道儿子不情愿,但他以为是触景生情,没料到墨枫异是真的头疼。
  “诶呀爹,皇上干嘛这么急啊,我们不是还要住些日子么,又不是来了就走,就不能让我歇歇?”墨枫异仍然在没睡醒的阶段,但又不敢忤逆自己爹爹的意思,只能边抱怨边往宫里走,末了还不忘再向凌紫冥抱怨一把:“丫头,你说是不是,来都来了我又不能跑。”
  墨显不想跟他废话,担心墨枫异一句话没说对就惹怒了皇上,不得不跟他一再交待:“你倒是潇洒,还想妄测圣上的意思么?连紫冥都知道进了皇宫要规规矩矩,你看看你,哪有当哥哥的样子。”墨显无奈,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子发威,从小到大墨枫异一般倒是不会惹他,可自从知道要回皇城,这孩子就开始处处跟他作对。
  他只好指着墨枫异的鼻子说:“等下见了皇上,不要多话,听着就好,更不要忤逆陛下的意思,尤其是你,听到没?你要是敢在陛下面前抱怨这些,小心回去我就收拾你。”墨枫异只得闭上眼睛把嘴一撅,狠狠点了点头,依旧是不情不愿地被他拉扯着走。
  凌紫冥这边倒是一反常态安安静静,她倒是没来过皇城,第一次进宫,虽然想四处游玩,不过见皇上总是最要紧的,就特别乖巧应了一声:“是,叔父,走啦哥哥。”然后跟着墨显一起把墨枫异拉进宫里,往全圣殿里走。
  这三人刚要把脚踏进殿中,就被拦下。
  那太监斜睨了他们一眼,似乎知道他们的身份又好像不知道:“宫中规矩,任何人不得带兵器觐见。”他面无表情地横在三人面前。
  这下墨枫异连同早起的火都要忍不住了,出口就让那太监一愣:“我们乃是江湖中人,贴身配剑是我们的习惯,又不是朝廷上的俸禄之辈,这些个规矩难道还要对我们用么?”
  那太监刚要说话,张了张了嘴,墨显就向他抱歉地鞠了一躬,回头一个眼神又瞪过去:“皇宫重地,不得无礼,把剑拿来。”然后回头再行礼,“小儿年幼无状,不识大体,还望公公见谅。”
  “我不,剑在人在,大不了不见皇上了。”墨枫异心一横,干脆抱着剑就这么站着,左右他今日就不想来,见不到更好,只是不知不觉头更难受了。
  凌紫冥眼见这局势怕是不好收场,只能跟着一起说:“哥,你别较劲了,这是规矩,没人例外的。”
  墨显压根没给儿子反抗撒气的机会,一把把墨枫异怀里的纵横抽了出去,怒斥道:“不懂事!”然后连同自己和紫冥的剑一起交给了那个太监:“劳烦公公了。”
  那个太监抱着剑点头一笑:“无妨,小的也是按宫中规矩办事,先生莫怪,皇上就在殿中,三位请吧。”说完他就躬身退下,让了路。
  墨枫异这下算是彻底不高兴了,可他见墨显是真的生了气,又不敢再在父亲面前造次,跟凌紫冥互相看了一眼,就跟着墨显进去了,凌紫冥拍了拍他的肩,无声安慰了他一下。
  “草民墨显,携犬子墨枫异,义女凌紫冥,叩见陛下。”墨显进了门眼睛就没抬起来过,走到中央直接就跪下了。  墨枫异紧跟着他,同样压根没抬过头,他知道龙椅上的人是什么模样,更知道殿中陈设,什么都没变,也不好奇。
  凌紫冥虽然很想仔细看看这些精致的陈设,不过她只是抬了一下头,远远望了一眼前面龙椅上的人,就匆匆低头,跟着墨显一起跪下,也不说话。
  “一家人不必拘礼,起来说话吧。”舒汉旭见到了人很是高兴,连忙示意他们起来。
  墨显仍然没有抬头,只是拱手再一拜礼道:“草民不敢逾矩,谢陛下。”
  墨枫异站起来之后才抬头看了一下当今皇上、荣和帝舒汉旭,金冠龙袍,工整严肃的模样,他似乎是有些老了,神态不如从前威严锋利。虽然离得不算远,但墨枫异仍是看不清,也不能仔细看,可他听出那人语气是温和的,却自觉就会令人有些敬畏。
  “数年未见,墨显你倒是没有老啊。”舒汉旭笑了起来,他注意到墨显的身后,那个站得笔直的年轻人,身量单薄却挺拔,一身素黑,束发玄冠,腰间佩玉,那孩子早已不是顽童模样,已然是一个利利索索有着风姿气态的少年。  墨枫异紧紧抿着唇,抬着头,舒汉旭不觉仔细描摹了一番他的五官,什么都和年轻时的墨显一样刚毅冷冽,唯独那双眼睛,是和他母亲如出一辙的桃花眼,只是他母亲平日都是眉眼含笑,温婉迷离,但此时那双眼睛已然不带着明亮与灿烂,在他脸上像是为平衡了墨显的冷毅一般,生生显得有些孤傲的味道,不似女子媚态,反而带着少年的锐利,在有棱有角的男儿面庞上却是说不出的合适,不知不觉他竟然愣着许久,方才回过神对着墨枫异没有表情的脸道:“这就是枫异吧,长这么大了啊。”
  “是,我是墨枫异。”墨枫异一时不知道该对这个多年没见的舅舅说些什么好,只能干巴巴地回了一句,他感觉到皇帝打量的目光,也知道自己和母亲有些神似,但他此时不想回应那人。
  “多谢陛下关怀,犬子久离皇城,没有规矩,还望陛下恕罪。”墨显担心自己儿子惹恼了皇帝,紧紧跟着这一句。
  舒汉旭没有介意这么多,他又看向大殿上的另一个人,这小姑娘是真真切切的美人,虽然年龄还小,却能见出柳眉杏眼,红润嘴唇,他似乎对着姑娘也是似曾相识,想了想道:“那这女子,就是鉴州刺史凌兆桓遗女凌紫冥?”
  凌紫冥也是一怔,没想到皇上还记得自己父亲,屈膝行礼:“臣女凌紫冥,见过陛下。”
  墨显颔首:“故友已逝多年,将其女托付与我,草民便把她收为义女,此次来皇城也是想带她多看看。”
  舒汉旭也是点头,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他原本就想墨枫异能够多留一段时间:“也好,仁禄成婚,朕让你回来看看也是这个意思,你这一走这怕是也有上十年了,这次回来,可要多住些日子。朕已经命人打扫你曾经的住所,枫异和紫冥也安排在了国子书院,你也陪孩子们多在皇城看看。”
  墨显听到这话却脸色一沉,躬身一拜道:“皇上厚爱,草民不敢推辞,只是犬子早年离城,江湖散养,颇为顽劣,这国子书院乃是众皇子和高仕子弟进学之地,犬子若是进去,怕是会影响各位国子,万万是当不上这殊荣的。”
  “皇上,我也不愿去国子书院读书。”
  墨枫异听自己爹爹这么说自己原本是不高兴的,不过他也不想进什么国子书院学习,他可是来皇城玩的,也就不管墨显怎么评价他了,跟着说不愿意。
  舒汉旭似乎没料到他们不愿意:“哦?为何?”
  墨枫异只是再开口道:“皇城这里纪律森严,我来自江湖,受不了这些规矩,还望陛下见谅。”他其实有意惹皇上不开心,这话谁都听得出来不对味,可他也不据着,随便什么都敢说。
  墨显刚想鞠躬再让皇上恕罪,可是舒汉旭直接摆摆手,笑着对墨枫异开口:“你才回皇城,这又有什么规矩束缚到你了?”
  墨枫异听到这话就瞬间放心了,看来皇上是没怪罪,反而高兴他和从前一样亲切,便兀自开始抱怨道:“皇上您也知道我们才来一天,这都没歇够呢就要进宫,刚刚到门口又要我们缴剑,不让带上殿,实在太不随心意了。”
  舒汉旭又笑,他自知墨枫异向来如此:“唉,你可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啊,不愿意拘着自己,剑确实不让佩带,是为了朕的安全着想,你也不要怪他们,你有的是时间歇息这朕可不担心。国子书院你是要去的,这里面的师傅可都是各学界最好的,你若是想练武,朕便把武典堂的师父也给你拨来,让你好好学。”
  他是真心想留下墨枫异的,无论这孩子如何,他都是自己唯一的亲外甥,更何况墨枫异对武功自小就有天赋,也有兴趣,于是又对墨显说道:“你也不要这么说,枫异从小便才学出众这朕可是知道的,当年才四岁便能文诵百篇,会各种兵器,你可放心,皇城教书的先生都是名师大家,不会耽误枫异。”
  墨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推辞,他见皇上如此高兴便不好再拒绝:“皇上厚爱,草民惶恐。”
  墨枫异也没料到这个舅舅居然对自己这么好,就没多想了,不过总是弗了本意,只跟着谢了一句就没再说话。
  舒汉旭总算放心了下来:“朕的亲妹妹,就这么一个儿子,朕不疼他,怎么跟艺怜交待,这也就是你当初执意辞官远走,朕才这么多年没见到枫异,都生分了。”
  墨显漠然,只是点头:“皇上还能记得草民与犬子,是我二人之幸。”
  “那便如此定了,明日宫中晚宴,臣子都要前来,到时你们也来,一家人再好好吃顿饭。”舒汉旭压根没给他们考虑的机会,直接开口。
  墨显知道这无法推辞,只得叩拜道:“草民叩谢圣恩,先行告退。”
  舒汉旭也觉得刚回来时间还长,不急着现在就把话说完,墨显便领着两个还在愣神的孩子出了宫。
  凌紫冥回府的路上还在感慨:“叔父,看来皇上是真心记挂着您和哥哥的,还让哥哥去国子书院读书呢。”
  墨枫异撇撇嘴:“他哪里是记挂我,就是怕别人说他冷漠无情,才借着皇长子成婚的名头把我宣进皇城安慰一下的,而且让我去什么国子书院明明显显就是怕我在皇城惹事才要把我圈到一个地方的。”墨枫异重新把剑抱回怀里,样子颇为不满,他只细抚着剑上的纹路,半睁着眼睛,庸庸懒懒的半躺在马车一隅,也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墨显从出皇城就没给过墨枫异好脸:“你也知道皇上怕你惹事,你从小就不让人安生,皇上这么多年都还记得呢。”
  墨枫异现在头更疼了,伸手开始揉揉:“爹,紫冥也是要去国子书院的,我可要让她跟我一起,闯祸也要一起闯。”
  墨显看着儿子这副不成器的样子,知道墨枫异虽然有分寸不会惹什么大乱,却也是个不安分的主,他只能说:“你可别带上紫冥瞎玩,看来这几个月我们都要待着这里了,也好,歇两日,等宫宴完咱们再去皇陵祭拜你娘。”
  墨枫异闭上眼睛不再理睬剩下二人:“行,我知道了,我回府要睡到明天晚上,你们都别吵我。”
  墨显实在了解自家儿子,还是忍不住说:“刚刚不是让你不要多嘴,不要抱怨,怎么又去和皇上说,如此无理,皇上可不喜欢。”
  墨枫异却不以为然:“爹你就是太小心了,皇上可什么都没说,我看他好像挺乐意的,而且我干嘛要他喜欢?再说你不也不想让我去那个国子书院么?”
  墨显:“在这皇城你只有让皇上喜欢才能安安全全的,你可千万记住别冲动,我也是看你不愿意去国子书院才跟皇上推辞的,如此看来你去学几天也好,磨磨心性。”
  凌紫冥有些不解,问墨显道:“叔父,我是女子,国子书院,我也可以去么?”
  墨显一笑,轻缓了语气:“皇上说可以,自然可以,虽然女子原是不得进学堂的,不过我朝开放兴化,有些官家女子也想进读,渐渐也就允许了。枫异他娘,当初就是在国子书院读过几年书的,你爹原本就是朝廷命官,本来你就有资格去进学。”
  墨枫异看着凌紫冥高兴,就忍不住打趣:“你成日练武哪有女子模样,难道你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个小姑娘了?”
  凌紫冥小嘴一嘟,身形一晃,把她的佩剑戳到地上:“哥哥!  你怎么这样 !”她回头跟墨显撒娇,扯着他的衣角:“叔父你看他! ”
  墨显看他们这样继续怕是要在马车里打起来,拦着道:“枫儿,你头不疼了?那就回去练武,今日的招式还没练呢。”
  墨枫异顿时不敢言语了,抱着他的纵横往马车角落里一缩,手指不断揉着眉心:“诶呀呀,难受难受,到了再叫我,我先睡了。”
  剩下二人摇摇头,相视一笑。
 
 
第2章 重逢
  墨枫异如愿地在家里睡了一天 ,墨显是第二天的下午才把人喊醒的。
  墨枫异半睁着眼惺忪道:“爹,我再睡会儿。”
  “当初缠着我要来皇城也是你,来了皇城只顾着睡觉的也是你。”墨显无奈,“我们现在就要赶去皇宫,你别耽误了。”
  墨枫异好不容易坐起来,试探着问:“爹,这次宫宴是所有王公大臣都会去吗?”
  墨显回道:“自然是要位高权重者才会被邀请。”
  墨枫异从迷蒙的状态兴奋清醒过来,立刻翻身下床说:“那咱们快走吧! ”
  卯时,皇宫竖坤堂。
  墨枫异好不容易摆脱墨显的控制,得以脱身自己出来,刚走几步就察觉身后有人,没想到凌紫冥居然还能跟着,他还没出竖坤堂的门就被拦下了,只能无奈地跟她解释说:“我只是出去看看,竖坤堂太小了我伸展不开,况且这里这么多官家小姐陪你,干嘛要跟着我啊。”
  凌紫冥斜眼默默瞅着他:“我可不相信你只是出来逛逛的,说,你到底要干嘛。”她不吃这一套,早知道这个哥哥惯会哄骗自己了,才不要上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