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嘿,你钓到我了──长风信柳

时间:2020-11-12 10:11:06  作者:长风信柳
第一章 
  好…好痛苦,救命!
  有没有人,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他扑腾着,张开嘴,清凉咸腥的海水灌入口中鼻腔,右腿的抽筋带来的麻痛感让他蹬不了,肺里的氧气已耗尽,渐渐地,大脑失去清醒,身子被灌铅般向阴暗冰冷的海底坠去。
  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哭喊,而这些声音满满消失。
  忽然——
  一股力量将他托了上去,发僵的手指动弹了下,他睁开了眼睛,光线随着水波摇晃,他有点看不清。
  光越来越亮,他终于看到一个影子,是一个人。
  哗!
  冲破水面后,他张开嘴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痛苦的肺部终于得到了解放。
  “咳咳。”他咳得有些猛,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扶着自己的手松开了。
  “等——”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救命恩人,等他睁开眼睛仔细看的时候,看到了沉入海里的一条尾巴,他愣了一下。
  鱼?
  不对,是…海豚?
  许魏洲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
  又是这个梦。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灯,好一会才让眼睛适应了这亮度,他走到放置水壶的桌前,倒了杯水,冰凉的液体进入了口腔滋润干涩的嗓子,喝了一杯后,放下水杯,想到了刚才的梦。
  他已经很少会梦到以前了…那个梦,是他十一岁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去海边玩,当时的他和父母因为某些事发生了争吵,赌气之下靠着游泳圈向深的海域游去,然后被突然的一个浪打来,出了事。
  当时他还记得自己是被人救了。
  不,也不是。他想到了当时看到的尾巴,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是他还记得自己看到的那条稍瞬即逝的尾巴,他还记得他跟父母说了,父母解释说有可能是海豚,毕竟,很多新闻都有报道过海豚救人的事。
  但是,即使看到的时间很短,他还是能确定那不是海豚,这么多年来,这个发现他一直都没跟任何人讲,今天的这个梦又让他想到了。
  他拿起手机看到了上面的日期,脸色微凝。
  “回家?”经纪人在电话里头重复了下。
  “对,没错,先把这段的工作时间都推后,我回家一段时间。”许魏洲说道。
  “好。”
  飞机在天空留下一道白色的线,从一座城市再到另一座城市也只是需要一个钟头的距离,许魏洲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有些物是人非的恍惚,他掏出钥匙打开门,里头家具都套上防尘罩,一些摆设还是跟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外婆,我回来了。”
  他开口,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人的声音,已经没有那个慈祥的声音,皱巴巴却带着温暖的手抚摸自己的脸庞,说:“小弟回来啦?饿不饿,外婆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肉。”
  眼睛有些湿热,他吸了吸鼻子,放下手中的行李,准备打扫一番。
  这里,充满了他和外公外婆的记忆,橱柜里经常放着他最爱的零食,桌上会摆放他最爱吃的菜,还有那墙上,还残留着他小时候拿着水彩笔画下的涂鸦,晚上,他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这是他最舒适的一晚。
 
 
第二章 
  许魏洲对海边是又害怕又喜欢,因为十一岁时候的阴影,喜欢是因为,站在海边,望着那一望无垠的海面,它是如此广袤深邃,每每想到在大海面前他有算得了什么呢,所有的不安和烦躁都在海风中散去,可以说,大海是他疗愈自己的最佳场所。
  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工作繁忙无法照顾他,所以他是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后来,外公去世,工作稳定下来的父母说要把他接回去,那时候,他就是因为这件事和父母发生了意见分歧,出了事故。
  他驾车来到海边,看着昏黄的残阳将海水晕染,远处的墨色高空挂着轮圆月,他掏出香烟盒,给自己点燃一根烟,烟草中的尼古丁顺着口腔进入肺部,他紧绷的身体得到一丝慰藉。
  他是一名歌手,同时也是一个演员,在娱乐圈七八年演了不少剧,算不上家喻户晓但也是有名气的,这一两年因为一部作品,人气又涨了不少,工作频率也越来越高,长久下去,一向体格良好的他也有点吃不消,不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呼。”他呼出一口烟,深邃的眼眸下方笼罩一层阴影,脸上被夕阳余晖映照着,朦胧且迷人。
  日落是美丽短暂的,当天空只剩下一丝阳光的时候,海面笼罩着一层暗色,周遭即将被黑暗吞噬,温度也降了下来,许魏洲掐了烟,打算打道回府。
  这时候,他看到了有什么东西被冲上岸来,他望过去,因为有点近视他看不清于是把眼睛眯起来,好一会儿才勉强辨认出来那黑影有点像人。
  难道是落水的人?
  倚靠在车身的他跑了过去,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他的世界观一崩再崩。
  许魏洲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他张着嘴,好半天才挤出声音来。
  “人…人鱼?!”
  是的,他所看到的是本人半鱼的生物,按照神话传说和影视作品中所描述的类似的生物,只有人鱼了。
  许魏洲掐了掐自己的脸,感受到痛感,他眼睛看向那生物的下身,不是特效,是真的尾巴!上面布满了鳞片,昏暗的光线下还嫩看到美丽的色彩,海水冲刷着它显得水光熠熠,更是灼目。
  顺着窄细的腰身看上去,赤裸的身体,健硕的肌理,赤裸的背部是细腻的肌肤。
  这是一条雄性人鱼。
  许魏洲大着胆子,碰了一下他,然后就赶紧缩回去,指尖看能感受到他身上冰凉的温度,他不知道是这人鱼已经死亡还是本来的体温就是如此,他搓了搓手上的水,然后把他翻了个身。
  黑色的短发湿漉漉得粘在脸上,许魏洲把他撇到一边,露出了一张脸。
  许魏洲一愣,按照人类审美来说那是张帅气的脸,处在娱乐圈的许魏洲下意识地就觉得是个用脸吃饭的苗子。
  “喂?”
  他伸出手放在他微凉的胸膛,感受到了他手心微弱的跳动,松了口气,看着昏睡不醒的人,一时犯难,他要是把他放生了会不会被吃掉?
  他想到了救了自己的身影,还有那条鱼尾。
  鬼使神差地他将这个姑且称作为人鱼的生物带了回去。
 
 
第三章 
  “好…重啊!”
  他索性两手从他背后绕到前面插入胳肢窝,扣住肩膀拖到车上,沙滩上清晰地留下了一条拖动的痕迹,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寂静无人的海边,唯有物体拖动的声音和男人的呼吸声,一股浓浓的罪恶的气息扑面而来,若是有路人在现场恐怕就要打电话报警了。
  许魏洲开动车子,从海边离开,车子开到平整的公路上时他加大油门,速度飞快。
  透过后视镜看到后面躺着的身影,许魏洲想到了小时候看到的那短暂的一幕,消失得太快他当时都难以置信,但唯一能肯定就是尾部的在阳光下晶莹闪烁的鳞片,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中的详细场景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是鳞片这一特征他始终记得。
  “嘭!”
  许魏洲停下车,正好听到后车座一声巨响,他猛地回头一看,座椅上没了影子,那条人鱼滚了下去。
  “唔。”
  他发出一个声音。
  许魏洲身子一僵,眼睛紧紧盯着后方,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有了警惕心,如果这条人鱼具有攻击性的话,尤其发现自己还被人“绑架”了,那岂不是要把他撕碎?
  即使这条人鱼救过自己,但也不代表他还记得他,况且这件事还只是他自己主观臆想的,是不是救命恩人都还是个未解之谜。
  他竖起耳朵仔细听动静,但那条人鱼再也没有动静,他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
  把车子开到车库里,许魏洲又想到了抗回去的话要是被人看见可不太妙,他打开后备箱,翻出条毯子,把他下身的鱼尾裹住,再打了个结防止掉落,半搀半抱带了回去。
  “重死了!”
  许魏洲开始庆幸自己因为上部戏对演员身材要求高他辛勤锻炼了不久,不然换作是早前,他还真没这么大的力气。
  大概是天公作美,这一路上还真没人发现,开了门,他就泄了力,把他扔到了地上。
  “呼!真累!”他捏了捏自己的胳膊,看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人鱼,戳了戳他的脸,自言自语道,“我要是把你上交国家的话不是有利多了,干嘛非要费力不讨好?”
  说是这么说,可他眼里并没有恶意,他看到从滑落的毯子下的鱼尾,脸色微变。
  “我怎么感觉你尾巴颜色…变淡了?”
  他伸手摁住他胸膛,传来有律的跳动,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一点,他继续把人鱼拖起来,目标是浴室。
  他把人鱼拖进浴缸里,将沉重的鱼尾放了进去,还留出一小截在外面,咂舌说:“这么大只,放都放不下。”
  打开开关,放入凉水,水淹过他的身子,许魏洲发现暗淡的鱼尾颜色恢复些许,就像人的脸色一样,反映身体状况。
  “唔。”人鱼一声闷哼吓了他一跳,许魏洲下意识后退半步。
  他要醒了!
  许魏洲想道,那么他又会怎么对待自己,攻击?还是亲近?
  人鱼睁开了眼睛,看到天花板脸上出现了呆滞的表情,许魏洲站在一旁关注他的一举一动,连呼吸声都放缓了不少,心脏快速在跳动,他紧张地咽了下口水。
  啊啊啊啊,他转过来了!
  看到我了!
  即使心里在嚎叫,他脸上也一脸淡定。
  看到人类饿一霎那,人鱼明显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作是“震惊”。
  许魏洲看到他视线看了过来,下意识地挥手问好。
  “…嗨。”
  语气里带着颤抖。
 
 
第四章 
  “嗨。”
  这一声让人鱼睁大了眼睛,他对上许魏洲,那张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实在算不上什么友好。
  他甩了甩尾巴,水溅到光滑的地板上,留下痕迹,他张了张嘴发出古怪的声音和腔调。
  “你在…跟我说话吗?”许魏洲指了指自己。
  人鱼愣了一下,“人…人类?”他说得磕磕绊绊地,但许魏洲还是听清楚了。
  “你会说话啊?”许魏洲惊讶,大着胆子凑了过去,“你叫什么名字?”
  他歪头认真听着一个个音调,眨了眨眼,“黄…景…景,瑜。”
  “黄景瑜。”
  他听到许魏洲复述了自己的名字,那名字在他口中读起来就顺耳多了。
  “我叫许魏洲。”
  “许魏…zou?”
  “你怎么会人类的语言?”他很好奇,在他刻板印象里应该是从来就不会出现在人类面前,不然,人类这么多年来探索海域的时候早发现了,可见他们也是有意地避开人类。
  “学习。”
  “那你怎么会晕倒在海边?”他想到黄景瑜无所知觉地倒在那,要是发现的人不是自己,那他就危险了,毕竟,谁也不敢保证他的下场会是什么。
  “玩。”
  玩?许魏洲觉得这是遇到了个人鱼界的熊孩子,“你不知道外面很危险吗?也幸亏遇到我了,要是被其他人发现,要么把你卖了,要么就抓起来切片了!”他脸上做凶狠的表情,抹脖子状,可在黄景瑜眼里毫无威慑力,眼里充满了笑意。
  “你笑什么?”他摸了摸鼻子,被这么看着有些不太好意思,感觉刚才的自己表现得有点幼稚。
  黄景瑜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对了,你跑出来玩,难道没有考虑就你这样能走得了路?”许魏洲指了指他的尾巴。
  黄景瑜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他动了动尾巴,鳞片在灯光下发出炫目的光,这是一条有着艳丽色彩的尾巴,蓝色从尾部逐渐加深,腹部处有些微白,透明的尾鳍在水中向纱质布料一样柔软。
  “你等我…的时候就可以跟你,跟你一样。”黄景瑜想了想那人教的词汇中好像没有他所要表达的意思,皱了皱眉。
  “什么时候?”许魏洲疑惑。
  黄景瑜脸上浮现苦恼的神情,“不知道。”该怎么讲。
  许魏洲以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默了一下,“那你现在要怎么安顿?”他这里地方小,让他整日呆在浴缸里心里也过不去,可是放他走?他默默否定了这个决定。
  “你愿意收留我吗?”
  许魏洲对上他的眼睛,对方一脸坦诚地发问,他倒是不好意思拒绝了,也不对,真要拒绝的话他也做不到。
  “报酬,会给你。”
  听到他用利益来决定,许魏洲笑出声,“不用,你只要告诉我一件事就可以了。”
  “什么?”对于许魏洲的拒绝有些惊讶,他想,跟他所了解到的人类好像…有点不一样。
  “你…”
  他突然有些犹豫,对于这件事,他很好奇,但是如果不是黄景瑜的话…?
  “以后再问吧。”
  最终在他疑惑的目光下许魏洲放弃了那个问题。
  “淡水的话适应得了吗?”
  黄景瑜点头。
  之后——
  他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帮我物色房子,可以偏一点,要别墅,带泳池的那种,最好能买完直接拎包入住的那种。”
  经纪人一头雾水,“怎么?开始堕入腐朽的zī本主义了吗?”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缓缓说道。
  “不,是金屋藏娇。”
 
 
第五章 
  经纪人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但是还是很有效率地找到了房源,能这么快找到也是有原因的,是主人因为某些事由急于转让,价格上也相对地比较优惠一点,经过一番实地考察,经纪人给许魏洲发了视频,最后由本人拍案决定买了下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