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惹情【完结】──Shim97

时间:2020-11-12 10:00:54  作者:Shim97

   文案

  真香系列第二篇。第三篇《问情》已开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ABO - 荤素均衡 - 古代 - 阴差阳错
  惹情正文已经完结,番外更新中。
  惹情续篇《问情》已开
  微博@Shim_九七九七
 
 
第1章 归家
  守疆半年归来,秦昱一时睡不惯自己卧房的软床,夜里好不容易迷糊过去,忽然听见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何况他自十四岁起便已征战沙场,即使睡着也总保持警醒,当即无声无息坐起,摸出了枕下的短剑。
  然而听来人轻轻慢慢走了几步,秦昱便放下了剑,自行撩开床帐,等了不一会儿,那人就慢悠悠从外间走进里间,越过屏风,才见秦昱目光沉沉坐在床上。
  苏如是一笑,提起裙摆,款步上前坐在床沿,轻声调笑:“等着我呐?”
  他说着,拿手去搭秦昱的肩,身子就要贴上来。
  秦昱避开,抿紧嘴,道:“我说过,叫你不要再来。”
  苏如是一双桃花眼弯起,道:“可是人家好想你,你又不来找我,我只得来寻你了。”
  他嘴上说得委屈又娇媚,手上却毫不留情一把按住了秦昱的肩,猛地翻身坐在他腰上。
  “!”秦昱一惊,想推他,手一碰到他身上,发现他身上衣物轻薄如纱,一触便能感觉到温热柔软的皮肉,忙又缩了回来。
  苏如是咯咯地笑,一边自行脱衣,一边道:“怎么,你不是都摸过了嘛,还害臊。”
  秦昱握紧拳头,偏头不看他,道:“下去。”
  苏如是一勾唇角:“我不。”
  他已脱得精光,秦昱眼睛都不知往哪看,手也不知往哪放,明明他武力高强,此刻却束手无策,苏如是来脱他裤子,堂堂秦大将军只能憋屈得犹如良家妇女,抓紧裤头勉力抵抗,低声斥道:“你干什么?!”
  “你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苏如是低声笑道,挪动身子拿腿根一蹭秦昱紧抓裤头的手,秦昱被像被火燎了一般猛地缩回手,裤子就被苏如是一把扒了下来。
  秦昱还想避,苏如是已握住了他下头的男根,撸动起来。
  他手活儿一般,对付秦昱这常年行伍禁欲的年轻男子却足够了,很快就把他下头的阳物搓得完全挺立,硬挺粗长的一根,十分可观。
  秦昱生于武将世家,自小习武,定力极强,成亲后却三番五次被他挑逗得逞,有些屈辱地握紧拳头。苏如是却对他的情绪满不在乎,骑着他扶着那肉茎慢慢吞入,吃到底部,满足地微微喘息,道:“夫君出去这些日子,我可常常惦记着你。”
  他虽然总是强行与秦昱交欢,但并不常称秦昱为夫君,秦昱一怔,苏如是便凑过来轻轻吻住了他。
  他嘴唇湿热柔软,身上带着幽幽的兰花香,是作为坤君独有的味道。这样的气味对乾君来说本就难以抵抗,苏如是又是冰肌玉骨眉目如画的美人,秦昱一时被他迷惑,反应过来时,已下意识地搂着他吻了好一会儿,下身也不自觉地向上顶弄,顶得苏如是轻声呻吟,款款摆腰。
  苏如是身为坤君,身体柔软皮肤细腻,下头肉穴也天赋异禀,湿湿热热绞紧了体内巨物,又夹又吸,很快便勾得秦昱火起,被欲望冲昏头脑,翻身将他按在床上肏。
  秦昱自与他成亲被他勾引才开荤,于房事上技巧不足,但毕竟是身强体健的乾君,加上乾坤之间有天生的吸引,苏如是很快便得趣,调笑地夸他勇猛,叫他秦哥哥。
  秦哥哥,情哥哥。
  秦昱分不清他叫的是哪一个,只觉得被他一叫便越发燥热,精壮的腰飞快耸动,次次狠狠捅进深处,苏如是被他捣得舒爽,双腿缠上他的腰,一声一声缠绵娇媚地浪叫。
  “啊……好哥哥……”他面色潮红,被干得一晃一晃,“要弄死我了……”
  秦昱听得又臊又激动,低头堵住了他的嘴,苏如是便柔媚地与他唇舌纠缠。
  两人翻云覆雨,直到二更天才罢休。
  苏如是香汗淋漓,伏在被中歇了一会儿,待喘息稍稍平复了些,便起身穿衣。
  秦昱也一身大汗,躺在床上看他动作,见他下床时双腿都打颤,心中有些不忍,迂回道:“你回西苑还得走许久。”
  苏如是漫不经心地穿鞋:“是呀。”
  秦昱见他并不开口求自己,便也不好主动提要他在此歇下,看着苏如是一步一步挪出去。
  房门吱呀一声,苏如是出了他卧房。
  秦昱又躺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起身跟上,打算送他回去。
  哪想一出院子,就见四名小厮抬着软座,苏如是施施然坐上去,声势浩大地被抬着回西苑去了。
  秦昱:“……”
  他有些哭笑不得,忽而又想到,苏如是该不会每次夜里来,都是这副架势回去罢?
  向来只有丈夫去妻子院里睡,哪有反过来的?倒像是苏如是睡他了。
  秦昱在房门口站了半晌,压抑许久的欲望释放过后的感觉让他浑身舒畅,心中却又有些复杂,想起了白日回本家的事。
  他这次试探着向大伯母提起与苏如是合不来,才冒了一点和离的意思,立刻便被骂得狗血淋头,全家长辈坐在一起轮流数落,训他训了半天。
  秦昱自己也明白苏家权势滔天,得罪不起。这位出身名门的坤君骄横跋扈,喜怒无常,动不动就莫名其妙生气,秦昱又偏偏木讷,总也跟不上他的节奏,新婚那阵子两人就老无缘无故吵架。
  “我与他家世也不甚般配,不知大伯父他们那时怎么就跑去苏家提亲了。”秦昱有些头疼,“这下可真是供了个祖宗在家里,陪吃陪喝,还要陪他睡觉。”
  想到这个,他又叹了一口气。
  若说苏如是不中意他,应当也不会受了冷脸还过来纠缠,若说中意他,偏又我行我素,不怎么听秦昱的话。
  而秦昱自己也不知为何,竟拿他没有办法。新婚时还勉强能镇住苏如是,可没多久就像昏了头,每次碰上他便是退让忍耐,原则底线一降再降。
  总归已圆房,闹得再僵,他们仍是夫妻,他在苏如是面前,自然就挺不直腰板了。
  第二日,苏如是精神焕发地出门上朝,他本就生得美,此时面若桃花,穿着五品文官的青色朝服,如此冷淡颜色,也叫他穿出不一样的风流。
  大周国力强盛,历代皇帝都爱拓宽疆土,武将地位颇高,高品级的武将可骑马进宫上朝。秦昱从前也都是骑马,今日却叫人把备好的马拉回马厩,跟在苏如是后头进了马车。
  他进来了,马车里头伺候苏如是的小厮连忙退到外间,苏如是懒懒地扫他一眼,朝外头的小厮摆手:“还不叫车夫走?”
  马车向前走动,两人在车里相对无言。
  秦昱以为苏如是应当会找话说,但苏如是只是坐着,甚至打了个哈欠。
  两人成婚不久,秦昱便出去守疆了,算来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而在这不长的时间里,他们大半都在争吵,就连分开时也抱着满腔埋怨。
  但秦昱在边疆时,不是没有想过家里这位骄横的妻子。
  许是离得远了,便想起他的好,一回来日日相对,便觉得他还是那样恶。
  而且似乎比他离开之前还要恶几分。
  秦昱瞥了苏如是一眼,苏如是正闭目养神,根本不搭理他。
  秦昱自觉回家后还没惹他,一大早无缘无故被甩脸色,自然不愿拉下脸来主动说话,今日与苏如是同乘已是放低姿态,何况他本身也不善言辞,便抱臂坐着兀自看窗外。
  到了宫门前,马车停下,秦昱没动,等着苏如是请他下车。
  没料到苏如是竟然提起衣摆自己先下去了,眼中仿佛没有他这个人。
  论家中地位,秦昱是夫,苏如是为妻;论官阶品级,秦昱是正三品大将军,离武将顶峰只有数步之遥,而苏如是只是五品翰林学士,无甚职权的文官,怎么说苏如是都应当请他先下车。
  秦昱虽然算得上有风度,但毕竟也是乾君,极在乎脸面和尊严,苏如是这样不给他脸,他当即便有些怒火。
  他黑着脸下车,旁边一辆马车已下来一位青色朝服的年轻男子。
  此人一双笑眼,温润如玉,眉宇间又有几分英气,正是同为翰林学士的慕白,他一看见苏如是便笑着招呼:“早啊,如是。”
  苏如是点头道:“阿白也早。”
  慕白还想说话,就见秦昱也从马车中下来,神色便有些惊讶。
  他与秦昱不甚熟络,虽然是好友的丈夫,但熟人中一直传闻他二人夫妻不合,婚后没人去他们府上做过客。他听闻秦将军为人高傲,怕累及好友,连忙一改方才的随意,郑重行了礼:“秦将军,早安。”
  秦昱也郑重一还礼:“慕学士,早安。”
  他打完招呼,依然不走。
  苏如是瞥他一眼,面上飞快闪过一丝不耐。
  他道:“老爷,那边有人叫你。”
  几位武将策马过来,远远便朝秦昱招呼。
  慕白见状,道:“诸位将军一道进宫才有话说,我与如是便不凑热闹了。”
  他俩并肩入宫,将秦昱抛在后面。
  走出老远,慕白才问:“他方才是想同你一起进宫罢?你怎么敢这样下他的脸。”
  苏如是懒懒一笑:“我给他面子他也不会搭理我,下他的脸,他也不敢真把我怎么样啊。”
  慕白劝他:“终归你们已经成亲,不好老让他下不来台,若他生气要罚你怎么办。”
  苏如是哼了一声:“管他呢,我高兴最重要,他真生气了再说。”
  他又想起一事,神秘地凑到慕白耳边,略带炫耀道:“不过,这莽夫倒也有些长处。”
  慕白见他今日面色红润哪能不知,道:“是啊,自家乾君一回,你这气色就不一般了。”
  苏如是嘻嘻笑,悄声说:“下了朝若那位不叫你过去,咱俩出去喝酒。”
  我还是决定把这个系列叫做真香系列啦,应该后面的短文还会有小妈文学。
  依然是老梗新写,先婚后爱,最近喜欢这种古早狗血,文的设定是古代ABO哦,有别的太太写过这种设定。
 
 
第2章 共寝
  晚间苏如是回来时,早已到了酉时末,虽是夏季,此时天色也暗了,他已在外头与慕白吃过饭,回来就想洗洗睡觉。
  进了大门,有小厮等在门口,道:“夫人,老爷请你到花厅说话。”
  苏如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走到花厅,便见秦昱黑着脸坐在主位上。
  他玩得开心,又喝了酒,面上泛红,笑盈盈走过去在秦昱旁边坐下:“老爷何事找我。”
  看他在外纵酒夜游,如此晚归,还跟个没事人一样,秦昱便来气,硬邦邦道:“自你嫁进来也有快一年,我双亲早逝,无人给你立规矩,你就真的无法无天了么?”
  秦昱父母已故,只留下秦昱一个孩子。不过秦昱也争气,十岁跟随父亲出征,十四岁正式上阵杀敌,战功赫赫,回来后便封官受赐,直接独立门户,不与亲戚们同住,只逢年过节仍需拜见长辈。如此一来,长辈们自然不会管到他府上,苏如是上头无人压着,在家中便有恃无恐。
  被他一训,苏如是酒醒了些,眼珠一转,娇滴滴地嘟嘴:“我怎么就无法无天了,家里大事,不都是听老爷的么。”
  他下朝后先回家换过常服,此时穿着已婚坤君专门制式的衣裙,显得身段极曼妙,撒起娇来威力倍增:“人家这么乖,老爷还老骂我。”
  他根本和乖巧听话沾不上边,每次被秦昱训完,依旧我行我素,只是嘴上说得好听罢了。
  秦昱明知如此,可嘴上就像哑了火炮仗,再放不出一个响了。他盯着苏如是娇艳的小脸,又想一想下午老管家的话,心中消了气,盘算着该如何说才妥当。
  苏如是喝了一口茶,见秦昱仍有些不悦地看着自己,便朝他展颜一笑,飞了个媚眼。
  秦昱别过头,脸色和缓,语气也松了,道:“你已是有夫之妇,不能纵酒,不能晚归。”
  苏如是立刻道:“我错了。”
  秦昱:“……”
  苏如是轻轻拿手覆在他手臂上:“我同友人喝酒,又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人。”
  花厅里还有下人在旁伺候,秦昱警告地瞪他一眼,要缩手,却被苏如是按住,顺势起身坐到了他怀里。
  “你!”秦昱脸色十分精彩,推又不好推,避又避不开,旁边的下人们都偷偷笑起来。
  苏如是颇有主母气势,两手圈着秦昱脖子,转头朝他们骂:“还看?出去把门关上。”
  下人们忙笑嘻嘻退出了花厅,留两个主子在里头。
  秦昱面色涨红,半晌憋出一句:“你、你怎么能在人前就这么不成体统!”
  苏如是道:“有什么不成体统,天色晚了,老爷叫我来,话已说完,难道不与我睡?”
  他脸皮厚,秦昱根本奈何不得,要把他推开,苏如是便缠上来,娇娇柔柔吻他的下巴。
  他嘴唇湿热柔软,贴上来十分舒服,秦昱手上一顿,就被他捉住唇,舌尖探了进来,好一番纠缠。
  苏如是贴着他,鼻尖蹭他的面颊,小声撒娇道:“昨夜里你好勇猛,人家今天一整日腿都合不拢。”
  秦昱推拒的手停在他腰间,偏过头去,垂下眼帘,道:“别说了。”
  苏如是抱着他,抬起下巴,娇俏地嘟着嘴追他:“你来亲我,我便说不出话了嘛。”
  这副求欢的模样,秦昱只回头看了一眼,心便酥软,头脑发昏,吻了下去。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衣衫凌乱,苏如是喘息着,搔秦昱耳垂,扭腰蹭他,勾引他:“去我院里?”
  秦昱清醒了些,直直看着他,眼中摇摆不定,苏如是媚眼如丝:“你想怎么弄我都可以。”
  他将脸颊贴在秦昱胸口:“难道你出去这么久,都没有想过我?”
  秦昱向来不撒谎,但对着他又说不出“想过”,只抿嘴不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