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雁过南飞【情有独钟】──伏中君

时间:2020-11-12 09:34:17  作者:伏中君

 

 
  文案:
  外人眼中的楚雁,乖巧温顺成绩好,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安南晗原本对弟弟的这个朋友也是这样的印象,直到一次意外她和楚雁发生了关系,她本想从别的地方进行补偿,谁知楚雁把她抵在书架上,眸色深沉又可怕,“姐姐难道想不负责吗?”
  安南晗心悸了下,她这才发现,乖巧温顺什么的都是表象,腹黑狠厉才是楚雁最真实的一面。
  这是一个看似乖巧温顺实则腹黑的年下小狼狗一步一步把喜欢的人狠狠抓牢的故事。
 
 
第1章 补习
  五一放假前,辅导员给经济学6班的同学开了个会,并且着重提了几个同学的名字,让他们在五一的时候好好复习,免得期中考又挂了,影响期末成绩还有各种奖项评比。
  这些同学名字里就有安成铭的名字,他烦躁的很,他倒也不是不学习,就是太笨了,怎么学都学不进去,理论知识还有公式都背的滚瓜烂熟,但就是没用,一遇到题目该不会的还是不会。
  “为什么五一放假回来就要期中考啊!放假都不能让人玩个痛快,烦死了!”好不容易盼个放假,但放假回来后就考试,这不明摆着这个假期是用来学习的吗?
  而且他要是期中考没考好,她姐安南晗今年就不给他零花钱了,今年还有好几个月,安成铭可不想过上穷兮兮的日子。
  于是乎,他找到了班上的学习委员,跟他也是好朋友的楚雁。
  “五一帮你补习?”
  楚雁边收拾着课本边反问着安成铭,“我没听错吧,你不是说要去南京旅游吗?”
  “这还旅个屁,一回来就考试。”安成铭递过来一个冰淇淋,“就我那高数,你也知道,五一不补习绝对要凉。”
  楚雁把书包的拉链拉好,接过冰淇淋,慢条斯理地撕开包装纸,小口咬了一口,巧克力味道的,比较醇厚,她尝了一口才开口说,“我把笔记借给你好了,我五一还有别的事。”
  “好雁子,康康你的好朋友,救救孩子吧,他今年的生活质量都在你手上了。”安成铭要是看笔记能开窍,早就跟楚雁借笔记了,也不至于之前的月考还挂了。
  楚雁不说话。
  安成铭要是有尾巴,都快缠到楚雁身上了,他知道楚雁喜静的性子,赶紧说:“咱们去我姐家补习,那里安静,不用担心人多吵,而且我姐那房间有三间,你可以直接在那住下来,还有,你想吃什么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楚雁在听到“我姐”两个字的时候,唇角已经微微卷起来了,不过弧度很小,不仔细看很难注意到,她吃着巧克力冰淇淋,又甜又苦的滋味,却让人取舍不得,她在听完之后没急着表态,而是在安成铭紧张到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的注视下,片刻后,才把书包甩到肩膀上说,“那行吧。”
  安成铭欣喜若狂地蹦起来,把楚雁当做他人生中的救世主,“太好了,雁子,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楚雁背着书包往外走,规规矩矩的双肩包背在她身上,她朝后面摆摆手,未发一言,身上的衣服平平整整的,干净又没有一丝的褶皱,偏偏另一只手紧握成了拳,还有些颤抖。
  天暗了下来,兔子卸下身上温顺的毛,露出了狼一样血红的眼睛。
  五一那天很快到来,安成铭开着车到了楚雁宿舍楼下接她,惹得班上一堆人起哄,但他大男孩一个,对这类事情很难捕捉到,也就懵懵懂懂的,不过看到楚雁穿着裙子从宿舍楼下来,觉得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似乎脸也白了些,唇也红了些,头发是披散着的,但是很柔顺。
  安成铭直男一个,不知道这是化了妆,但他绅士地下车帮楚雁开了车门,还夸了句:“雁子,你今天真漂亮。”
  楚雁跨上车的脚一顿,她嗯了声上了车,长发随着动作和风飘动了起来,掠过了安成铭的脸颊,他一愣,鼻尖闻到了一阵清香味,他感觉今天的楚雁是真的很不一样。
  .
  “这个给你,当做早餐。”安成铭把刚买没多久的包子豆浆递过去,楚雁没接,“我吃过了。”
  安成铭惊讶了一番,“你几点起来的?还有空吃早餐。”
  安成铭活的粗糙的不行,八点起床,五分钟洗漱完毕,就过来接人了,在等楚雁下楼的时间里,他哼哧哼哧地把早餐吃完了。
  楚雁没理会他,而是拿出手机刷刷新闻、逛逛淘宝。
  车里放着音乐,安成铭却是个闲不住的,有事没事喊上个雁子,跟她搭话。
  楚雁眼皮子都没抬一个,就随意附和两声,她眼睛盯着车上的小摆件,心思完全不在话题上。
  安成铭见她也不怎么说话,觉得她有心事,他瞥了一眼对方的手机,见是黑屏状态,不由得咂舌,他一边开车一边思索,最后当楚雁是紧张了,紧张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紧张到见他姐姐。
  毕竟他姐姐比他们大了三岁,说到底也算是长辈,可能会有代沟。
  正巧前方是红灯,安成铭把车子停下来,安抚着楚雁说:“你就把我姐家当自己家好了,她人很好的,以前大一刚开学那会,她还来送过我,你应该见过她,她很和善的。”
  楚雁哪会不记得安南晗,那个时候,安南晗穿着干干净净的白T恤和浅蓝色的牛仔裤,头发微微卷起来,脸上白净得很,没怎么化妆,安安静静地,看着比她们这批新生还嫩,笑起来左脸上还有个酒窝,像是梨花一样,能甜进心里去。
  后来再见到安南晗是国庆节,安南晗开车过来接安成铭,安南晗大概是刚下班过来的,身上穿着白色衬衫,下摆扎进修身的西装裤里,那腰细的仿佛一只手就能掌住。
  楚雁轻嗯了声,“你跟她说过带人过去住吗?”
  “当然说过,她就问了是男是女,我说是女孩子,她还以为你是我女朋友呢,还说要带我们去吃饭。”
  绿灯,安成铭一踩油门开车过去,他看了一眼楚雁,见她没生气才继续说:“我好说歹说,她才相信你是我好朋友,过来帮我补习的,不是那种关系,对了,我说你名字的时候,我姐知道你,还说你乖巧聪明呢。”
  楚雁眼睛一瞬间似是闪过了什么,她按亮了手机屏幕,低头看了会才说:“没她看着乖巧聪明。”
  她这句话说的很轻声,安成铭离得近,倒也听到了,只是听的不确切,但他感觉这是夸自己姐姐地话,他点着头赞同说:“我姐是真的性子好又聪明,而且长得又那么漂亮,以后也不知道便宜了谁。”
  一想到这个,安成铭就怕自家姐姐过于单纯会被渣男戏弄感情。
  楚雁手指捏紧了手机,关节那块都有些发白,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过了会她才状似无意地问着:“那你姐现在有跟谁交往吗?”
  “应该是没有,她工作那么忙,朋友圈也没发相关的动态。”安成铭说着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几下,然后嘴里嘶了下,说,“不过也说不准,我姐属于那种什么事都闷在心里面,如果不是走到结婚那一步,她不会把对方介绍给我们认识的。”
  “我姐也老大不小了,说实在的,也是时候该结婚了。”安成铭其实很希望能有个人在他姐身边照顾她,她姐也挺不容易的,一个女人在外面打拼,虽然不缺钱,但是一个人生活多少还是有些孤独。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楚雁略微冰冷的声音响起,“她又不大,正是事业上升的时候。”
  安成铭被噎了下,他愣了片刻,才意识到年龄在女人面前不能提及,他打了个哈哈赶紧换个话题。
  路不远,安南晗买的房子和他们学校就在同市,开车半小时也就到了。
  安成铭有房子的钥匙和小区的门禁卡,他帮安南晗拎着包,提了两下,啧,还真沉,
  安南晗的房子在6楼,他俩坐电梯上去,安成铭开了门,把鞋架上崭新的粉色拖鞋丢到楚雁面前说:“我姐特地买来给你穿的,我都没这个荣幸。”
  安成铭说着自己穿着那双泛着旧款式普通的蓝色拖鞋。
  楚雁看着地板上那双还带着小兔子模型的粉色拖鞋,唇角微微上扬了些。
  房子整洁干净,家具也很新,看的出来主人很爱惜,餐桌和茶几上都放着花,不过花瓣边角含着浅浅的一层黑,估计是昨天买回来的,桌子上还放着洗好的水果,包括冰箱里也塞满了零食和冷饮。
  “我姐这真干净舒服,比我那宿舍好太多了。”安成铭从冰箱里拿了两只冷饮,给了楚雁一个,自己一屁股坐在舒服上边吃边享受了,他还拍拍旁边的位置,“坐下休息会啊,等会带你看看房间。”
  楚雁看着原本一点褶子都没有的沙发被他坐下起了一圈的折痕,心里头不太舒服,不过她一向表情管理的很好,没表现出来。
  她坐在沙发上,穿着安南晗给她准备的拖鞋,吃着安南晗买的冷饮,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很不真实,不过很快的,她发现了不太对劲。
  “你姐呢?”
  照理说,如果在家里,早就出来迎接了,怎么他俩从进门到现在都没个动静。
  “哦,我姐她在加班啦,估计要很晚才回来,正好你也不用面对她,也不用那么拘束了。”安成铭眨了下眼睛,“是不是挺好。”
  好个屁!
  楚雁抿紧唇,转念一想,反正安南晗晚上会回来就行。
  ※※※※※※※※※※※※※※※※※※※※
  我我我我没忍住,开了_(:_」∠)_有十六章存稿,争取不断更
  大家儿童节快乐(//?//)
 
 
第2章 姐姐
  楚雁辅导安成铭一上午,十一点四十几的时候,安成铭手机响了,是他姐打电话过来的。
  安成铭没开扩音,楚雁屏住呼吸也没听到安南晗在电话那头说什么。
  安成铭对着电话说了几句后,忽然看向楚雁,说:“我姐问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她给我们点外卖吃。”
  楚雁盯着手机看了两秒钟,才说:“你让姐姐点她经常吃的就好了。”
  大概她说的话安南晗在那边能听得见,楚雁听到了轻轻浅浅的笑声,就跟雨打梨花一样,楚雁垂下头,唇角倒是弯了个小弧度。
  安成铭又说了两句才把电话挂掉,他看向楚雁,调侃了句:“你喊我姐喊得真顺畅。”
  楚雁背脊一崩,随后轻声嗯了下,她看似想说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没说。
  “我先打局游戏啊,雁子你也休息会,上午补习辛苦你了!”安成铭说着就打开游戏,戴着耳机玩了起来。
  楚雁在书房里待了会,去了客厅,免得等会外卖到了听不见。
  书房一出来,就是主卧,那是安南晗的房间,房门紧闭着,不知道锁没锁,就像是有那么一股奇怪的魔力一样,让楚雁的脚像是被钉在了门前一般,她眼睛紧紧盯着那扇门,眸色深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挪开脚步去了客厅。
  安南晗给他们点的外卖很丰盛,是蟹肉煲,楚雁吃的时候忍不住想象,安南晗吃螃蟹时候的样子。
  文文静静地坐在那,两只犹如白葱一样的手拿着螃蟹,动作流利地剥开,然后斯文地吃下去,甚至嘴唇上都有可能不粘上油渍。
  楚雁垂下眼眸,掩藏里面的暗涌。
  他们吃过午饭午休了会,就开始补习,所幸的是,安成铭将公式和定义都背的一清二楚,楚雁稍微点拨他那么几下,他就真的开了窍,遇到相似的题型也不会再被绊倒,而是琢磨了几下就能解出来。
  “雁子,真有你的。”安成铭显然很开心,他这个时候总算感受到学习的快乐,不过他起身活动下手脚,发现窗外天都黑了,他的肚子也适时地叫了声,他看了眼楚雁低垂的眼帘,说:“要不咱们出去吃?”
  楚雁抬眼看他,启唇:“姐姐呢?她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吗?”
  “等等,我问问她。”安成铭说着拿过一边的手机打字发消息。
  两人等了会,那边也没回复,安成铭肚子饿,忍不住的说:“我姐应该还在加班,要不咱们先去吃?”
  楚雁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安成铭却是觉得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那……我们边吃零食边等我姐?”安成铭一个二十一岁的大男人,经过一下午的脑力运动,肚子里的午餐早就消化地差不多了。
  “姐姐经常加班?”楚雁却是不答他的话,而是问着别的。
  “呃,是的,我姐去年刚升职,今年要做出业绩来,所以还挺忙的。”安成铭被她这猛地一问,卡壳了下,之后也没多想这么说着,“我爸妈让她别这么拼,说家里又不是没钱,别工作得狠了把身体搭进去,我姐她可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工作上还挺拼命的……”
  “其实,你别看我姐看着很好说话的样子,她其实很有自己的主见的,一旦认定了什么事,就算碰到了南墙也有可能要把墙撞破继续。”
  楚雁抿紧了唇,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点外卖吃吧。”
  “啊?哦哦哦好。”安成铭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饿得不行,也没细究下去。
  晚上辅导到九点就停止了,楚雁回到住的房间里,反锁了门,她坐在床上,耳朵却是竖起来听着门外的动静。
  一直到晚上九点四十几的时候,楚雁听到咔哒一声,很轻,想必进来的人怕打扰到休息,所以动作很轻。
  楚雁一惊,随后她脚踩在地板上,身上穿着长袖长裤的棉质睡衣,她拿起床头柜早就空着的杯子出了房间。
  刻意放轻脚步,走到能看到玄关处的客厅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纤细的腰身。
  被白色的衬衫包裹着,又细又窄,很想一把掐住,在上面反复的摩挲!
  安南晗正在玄关处换鞋,听到动静没抬头看,还以为是安成铭,她声音清冽,但此刻压着声:“你还没睡呢?”
  楚雁没想到安南晗跟自己搭话,她看着安南晗的身影愣了一会,看她那如墨一样顺着脖颈垂在胸前,之后才开口轻声嗯了下。
  安南晗听到一道女声,这才抬头,待看到面前的人不是自家弟弟,而是弟弟的同学时,她笑起来,左脸上的酒窝也显现出来,脸上的疲惫瞬间一扫而光,很是清甜,“你是楚雁对吧?辛苦你了,五一放假还要辅导那个皮小子,成铭他是不是又躲被窝里玩游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