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退休审神者如何泡到港黑首领【综漫】──东门大官人

时间:2020-11-09 14:36:27  作者:东门大官人
  文案:
  辛辛苦苦给时政打工五年,毛利宗治终于以为自己能够退休了
  没想到退休金还没领到,垃圾时政就卷着审神者的退休金跑路了
  本丸的刀子和傻狐狸被留下来抵债,审神者还能怎么办?
  自己锻的刀只能让他们自己赚钱养自己啊。
  你们都是成年刀了,就算只有五岁也得学会照顾自己啊!
  盛世美颜的刀剑只有审神者一个人欣赏过于自私,当然是得所有人一起欣赏才对嘛。
  于是日后火遍全世界的男子天团正式组团!
  至于审神者顺手泡到的男人?
  不重要,不重要
  某森姓男子:我觉得我很重要,我有话——【哔——】
  不重要的人没有发言权
 
  cp:某知名不具遭受各种迫害的森先生
  PS.这个作者她不想做人,只想做魔鬼
 
 
第1章 
  一定要让毛利宗治对审神者这份工作发表感想的话,他会说这份工作简直是宅族的最终梦想。
  审神者受雇于时之**,召唤刀剑男士与时间溯行军进行战斗。
  往高端大气上档次里说,审神者维护了历史不被时间溯行军改变,是一份堪称救世主拯救世界的伟大工作;往接地气里说,审神者其实就是刀剑付丧神们提供灵力的人形充电宝,是可以足不出户就能欣赏到各色美男的梦幻工作。
  反正只要召唤的刀剑足够多,审神者完全就可以宅在家,做一个快乐的家里蹲。不仅如此,时之**每个月都会在基础工资上为审神者发放不菲的薪水,尤其是包吃包住。审神者只要做个快乐的小**就完事了。
  除了不能长时间滞留在本丸外之外,这份工作的福利高待遇好,完全不会让人产生跳槽的打算。
  毛利宗治就是一个时政雇佣的快乐审神者。
  特别是退休之后,他就更开心了。
  在退休之前毛利宗治就是一个合格的家里蹲。他的灵力不错,召唤出的刀剑足够完成时之**颁下的任务。如果说在没退休之前他还得时常审阅文件,做些战术部署,在退休之后他完全就是躺着拿钱,简直不能更香。
  在五年之前,时间溯行军集结大军号称八亿四千万,试图改变历史。
  但是数量庞大没有用,时之**在反应过来之后就开始拉壮丁,征召了一大堆审神者。这些审神者们在美男、限锻和捞刀的诱惑下各个浑身是肝。是白天也肝,晚上也肝,肝到爆肝。
  肝到后来时间溯行军被一众审神者按在地上摩擦,被打的估计连他们的亲生母亲都认不出来。
  时间溯行军如今已经不成气候,时之**宣告这场维护历史的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像是宗治这样的审神者就愉快的拿着时之**的退休金,享受起了坐在家里围观美貌刀子,享受狐之助和刀子们服务,重点是有冤大头发钱的幸福生活。
  但是这样幸福的日子只持续了三天。
  幸福的日子是短暂的,时之**永远是狗的。黑心企业家既然敢满世界拉壮丁,当然早就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审神者大人,您还醒着么?”在宗治连续家里蹲三天之后,本丸的狐之助悄咪咪的打开了审神者的卧室,捕获了一只自从退休后就开始宅家不打算出门的审神者。
  别看狐之助是时之**的批发式神,以身体娇小,性格可爱著称。但是宗治本丸的狐之助在宗治和刀剑们不遗余力的投喂下,已经突破了狐之助本身的体重限制,朝着超重方面急速发展。
  它一蹦三尺高的跳上了宗治的被窝,差点把还在补眠的宅家审神者压了个半死。
  这下本来准备和被窝继续相亲相爱的宗治遭不住了。
  宗治出手如电,胳膊伸出被窝外,迅速的捏住了狐之助柔软的后颈肉,把这只超重狐提了起来。
  “狐之助,你该减肥了!”
  审神者的语气严肃,逻辑清晰,丝毫看不出他刚刚睡醒,并且想要继续睡下去的打算。
  不过这口气能骗过其他人,根本不能骗到已经在本丸和审神者朝夕相处了五年的狐狸式神。
  曾经狐之助也被审神者的这个固有技能忽悠过,但是后来他才发现在刚睡醒的情况下审神者纯属是声音醒了,大脑还在和周公约会。想叫醒他必须得来点劲爆消息。
  正好狐之助就带来了这么一条**性新闻。
  “审神者大人,本丸刚刚收到一条来自时之**的重要消息......”
  如果不是必须要叫醒审神者,谁想被抓住命运的后颈肉呢?狐之助撇了撇嘴,内心暴打了一下因为贪图油豆腐被忽悠着来通知消息的自己。
  这件工作本来应该属于审神者的固定近侍毛利藤四郎。
  “时之**刚刚对所有审神者下达了通知。因为时间溯行军已经被全部消灭,所以审神者的退休金他们决定不发了。作为补偿,审神者可以带走所有的刀剑付丧神和式神。本丸的时空坐标将于一个月后回收,审神者大人,这是过河拆桥啊!”
  换句话说,其实就是时之**发现自己要是再这么养着一群以后大概不会有用了的审神者,很快就得破产了。所以审神者们请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锻出来的刀和发给本丸的狐之助送给审神者抵债了,审神者爱要不要。反正时政不再做那个比企鹅还蠢的冤大头了。
  在来到宗治的卧室之前,狐之助连带着本丸的所有刀剑就已经对时之**这种卸磨杀驴,卷了钱财跑路的做法表达了强烈的谴责。
  自从得到消息到现在,被创造出来就是要为审神者打算的狐之助**是一把一把的掉。
  好在式神毕竟不算生物,掉了的**努力努力还能粘回去。
  要是本丸的审神者带着刀剑和狐之助走还好,万一不带,那刀剑付丧神们就只能**解池了!
  即使是在被制造的时候就被设定了一定会忠于时之**的狐之助也不由得内心痛骂:玛德,垃圾时政!
  “审神者大人,是狐之助无能,我已经向时之**提出了**,但是......”狐之助是真的尽力了。在告知宗治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前就已经做过了所有的努力。
  奈何狐力有限,就算提交了**书,面对铁了心就想卷钱跑路的时之**来说也是无能为力。
  毕竟本丸的空间坐标还真是时政搞出来的,想要继续赖在本丸里不走就得面临时之**拔除空间锚点,审神者和刀剑们永远流浪在空间夹缝之中的风险。
  #**,就问你怕不怕
  思前想后狐之助都觉得它这个被制造出来不过五年的狐已经承受了太多它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重担。
  也不知道审神者会不会带他们走。
  狐之助在一旁内心复杂,面对本丸未知的命运再次开始疯狂掉**。那边听闻噩耗的宗治在原地坐了片刻,愣是连姿势都没变。
  就在狐之助觉得审神者怕不是又睡过去了的时候,宗治伸出手撸了一把狐之助毛茸茸的大脑袋。
  “狐之助,今天吃过油豆腐了么?”
  被撸**了的狐之助反射性的蹭了蹭审神者的掌心,刚想回答“吃了好多”,突然发现这个对话好像不太对。
  它苦口婆心了这么半天,为什么审神者的关注重点竟然还是油豆腐。
  油豆腐可以一会吃两盘,现在得把话题转到骂时政和为未来打算上。
  作为一只有节操的狐,一个为审神者考虑的式神,狐之助顿时感受到了自己身上肩负的伟大责任。
  这些年审神者夙兴夜寐的殴打时间溯行军的时候它除了在本丸充当吉祥物之外也没帮上什么忙,现在面对这样的挑战,是它狐之助一马当先的时候了!
  “审神者大人,我和本丸的刀剑们都要无家可归了!”
  也不知道一个式神是怎么做到泪眼婆娑的,但是狐之助就是做到了。配合着它小小的身躯,看着格外的可怜。
  宗治有点被狐之助萌到了,没忍住又从狐狸身上薅了一把**下来,把狐之助撸成了个斑秃狐。
  好在狐之助不是真的生命体,惨痛的事实并没有立即传到狐之助的脑袋里。宗治心虚的把那把**藏在袖子里,打算等狐之助不注意的时候帮狐之助把**粘回去。
  错把宗治的心虚当做审神者终于清醒了,以为彼此的思路终于在一条线上了的狐之助赶紧又把刚刚的说辞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我们得为将来打算了。”
  为将来打算这点还真不在宗治本丸的狐之助以往的工作经验之内。
  大概是因为毛利宗治的灵力比较强大的缘故,在面对时间溯行军的战斗上狐之助向来不用操心。从出战布阵到击退敌人,基本都由审神者和刀剑们负责,狐之助在本丸里就负责卖卖萌,吃吃油豆腐就这么混到了时间溯行军溃败。
  比起很多为审神者操碎了心的狐之助,宗治本丸的狐之助以前总是在其他狐之助面前趾高气昂。
  但是现在......
  唉,只能说现在眼里含着的泪水都是早年脑袋里进过的水。
  “嗯,时之**实在是太过分了。狐之助你做的不错,这样的无良组织就不能纵容。”总结了一下思想重点,宗治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
  伴随着他的动作,一撮洁白的狐**受到重力感召,在狐之助眼前晃晃悠悠的如花凋零,如叶飘落。
  狐之助顿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秋日景趣的本丸带着秋风的凉爽。风拂过狐之助光斑秃了的后背,带来的是直击灵魂的彻骨寒冷。
  “啊啊啊啊啊!审神者大人!!”它爪子一抬,精确的触碰到了那片刚刚被审神者撸秃了的地方,顿时整个狐仿佛失去了灵魂。
  “毛利,快来救狐,狐之助晕过去了!”
 
 
第2章 
  宗治花了一个小时才安抚好了快要哭晕过去的狐之助。
  帮狐之助把毛粘回去不说,他还许诺了三盘油豆腐才终于让斑秃狐内心不再崩溃。时隔许久,审神者终于召集了本丸的所有刀剑。
  刀剑们的消息灵通,比退休之后一直赖在床上不肯动的宗治更早一步得知时之政府的决议。在收到召集之前心中都已经有了各自的猜测。
  #如果审神者真让他们跳刀解池也没有办法,他们就只能碰瓷先把自己卖了,然后再长腿跑回来啦
  #跟着审神者许多年,早就已经学会了碰瓷的各种方法
  不一会刀剑们前前后后的来到大广间,彼此对视,大家都从彼此的脸上读出了“哎呀,靴子终于掉下来了,这刀终于还是落到头上了”的迷之安心感。
  反正大不了就坑蒙拐骗嘛,早就习惯本丸这神奇的画风了。
  在刀剑们来之前宗治就已经坐在了上首的位置。
  大广间是本丸最宽阔的公共场所之一。就算本丸刀帐里的刀子都集中在大广间之中也不会显得拥挤。
  通俗点讲,大广间就是个多媒体教室。
  不过和学校的多媒体教室不一样,这地方平常都是刀剑们用来吃饭的,召集开会五年里都没几次。
  回到饭厅的感觉让刀子们非常安心,在见到审神者,听到审神者发言之后大家就更安心了。
  “时之政府的决议我已经从狐之助这里听说了。”最想骂时之政府的难道是狐之助么?不,是审神者。“虽然大家可能已经骂过一遍了,但是现在我还是想骂一句——虽然时间溯行军不是人,但是时之政府是真的狗。”
  大广间的刀剑们纷纷点头。
  看,就是这种态度,大家都一样觉得时政狗。
  其中受害最深的审神者毛利宗治从二十岁开始成为审神者,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这个年纪在就业方面已经不太吃香了。
  如果当年他不是被时之政府抓壮丁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是一个还算成功的检察官了。
  时之政府坑人不浅,坑刀更不手软。面对这种时政他们更需要团结在一起,比如一起骂骂时政什么的就挺好的。
  “事已至此......我准备带大家一起回现世。对今后的事大家有什么提议么?”声讨也声讨完了,日子还是得继续过下去。宗治的本丸也算是个模范本丸,内心稍微还有点良心的审神者打算忽悠自家刀子给自己挣钱。
  唉,审神者家里也没有余粮啊。
  这一说刀剑们几乎集体犯了难。
  对刀剑来说这绝对是一道超纲题。大家以前的日子就是在外把时间溯行军打成傻逼,在本丸做快乐的刀子。哪想到时间溯行军打完了,他们还得考虑时政不做人这种问题。
  “哈哈哈,爷爷我只要有地方可以喝茶就够了。”三日月宗近琢磨了半天。
  这振平安老刀老神在在的端着茶杯,仿佛还在状况外。
  这位外表是美貌青年的老爷爷沟过的地图比其他刀子们走过的路还多,天塌了也改变不了他的佛系心态。
  刀剑们扫了三日月宗近一眼,权当做没听到。
  三日月宗近带队必沟已经成了本丸定律。本丸里别的刀剑还需要负责内番和出阵,三日月宗近只需要负责貌美如花。历史经验教训告诉本丸的所有刀,让三日月带队,每一趟都是沟进资源点搜集资源。
  “听说偶像不错,去现世之后乱要成为偶像!”
  三日月宗近不靠谱,本丸还有其他刀剑。乱藤四郎回想起自己曾经在审神者电脑上看过的偶像综艺节目,觉得是自己发挥的时候了。
  刚刚他们藤四郎家内部开会的时候,一期一振就重点分析了审神者去往现世之后本丸的生计问题。经过他们分析,按照藤四郎家的美貌,养家糊口不是问题。
  藤四郎家家大业大,从美貌青年到可爱正太应有尽有,想要什么类型的美貌都能从藤四郎家找到。藤四郎家是可以靠美貌统治世界的存在。
  “我也要来!”虽然是大太刀,但是成为付丧神之后还是小孩子模样的萤丸举手。
  虽然不是藤四郎家的,但是都是小孩子,萤丸和短刀们打成一片。现在是审神者面临重大考验的时候,他也不甘示弱。
  “我也来,我也来!”萤丸都加入了,真正是短刀的今剑也当仁不让。
  本丸的气氛一片火热。
  坐在上首的审神者抱着狐之助笑而不语。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啊。
  刀剑们也很有干劲,甚好,甚好,不用他这个审神者忽悠刀剑们自己养活自己了。
  *
  接下来的几天里堪称兵荒马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