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庭种田大户【灵异神怪】──鱼香肉丝没有鱼

时间:2020-11-07 14:19:11  作者:鱼香肉丝没有鱼
  文案:
  承包一座万寿山,绑定一个系统,从此走上开荒种田的人生巅峰。
  只是那只名叫孔宣的孔雀诶,你是不是吃得有点多啊,行叭,谁让你是男神(仙),你帅你说了算。
  只是,后来的郑羽南发现,他种的桃树结出了能延年益寿的蟠桃,栽的草药能活死人肉白骨,甚至地里的人参还变成了萝卜精!
  阿卜: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只是一株普通的人参!
  从此,郑羽南的五庄观成了观音大士、王母娘娘、齐天大圣等各路神仙,以及白泽帝江饕餮毕方等各种上古神兽们的观光点。
  另外还多了一只赖着不走、怎么都喂不饱的孔雀明王。
  唯一一个弱小无助且可怜的人类郑羽南表示很惶恐啊
  郑羽南:什么?听说我也不是人?你才不是人!
  细水长流轻松向种田文,苏爽甜宠兼备,神话背景,有大量私设,一切为了剧情发展,千万不要纠结逻辑。
  主角光环有,金手指也有,不喜勿入。
 
 
第1章 
  盛夏的夜晚,就算是到了深夜,也依然是酷暑难耐。
  郑羽南躺在老家城市的一个小出租屋里,正辗转难眠。出租屋逼仄狭小,单人床上连翻个身都困难,而躺在床上的人正浑身是汗,根本没有一点困意。
  郑羽南躺在床上,像一条离水了鱼一样,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靠着那巴掌大小的窗子里吹进来的一点夜风苟延残喘着。
  空调是想都不要想的,这玩意儿对五百块钱一个月的小隔间来说就是个奢侈品。至于郑羽南用来保命的小风扇,也安静地蹲在床角一动不动。平时郑羽南听来难以忍受的风扇转动时吱呀吱呀的噪音,此时也分外怀念。
  可惜拿不出下个月房租的郑羽南早在一天前就被房东断水断电,明天就要收拾包裹滚蛋了,现在就连电风扇转动的噪音都没福气听到。
  一个月前他还对未来充满了幻想,想到未来心中便满是希望。而现在,郑羽南躺在床上,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一片漆黑,心中只剩迷茫。
  到了下半夜,郑羽南迷迷瞪瞪中终于浅浅入眠,可即使在睡梦中也不并不安稳,不自觉地皱着双眉。
  嗯,怎么突然凉快了不少?一阵凉风吹来,还在熟睡的郑羽南感觉身上干爽了不少,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这么凉快,难道是降温了吗?郑羽南在睡梦中迷糊间想到。
  “阿嚏!”
  甚至还有点冷了。
  打了个喷嚏,郑羽南依然还在睡梦中,只是瑟缩着搓了搓胳膊,迷迷糊糊地在心里念叨着。
  “啪!”
  怎么还有蚊子?
  饶是阻碍重重,好不容易陷入了沉睡的郑羽南依然不愿意醒来。
  直到更深的寒意和成千上万蚊虫席卷而来。
  郑羽南带着满心不情愿睁开眼睛,差点以为自己还在睡梦中。
  “啪!”直到下意识地拍死了身上又一只蚊子,他才被这疼痛惊醒,终于确定自己是清醒着的。
  这漫天星辉和皎皎月光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发出渗人声音的婆娑树影,难道他是热昏了头出现幻觉了?
  郑羽南坐起身,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在那个小出租屋里,而是置身于一个空间更为狭小的小破庙里。这里甚至不能算是小庙,倒是很像他小时候在乡下见到过的那种建在田间的小土地庙,他连想伸直了腿躺下都做不到。
  就在郑羽南怀疑自己到底是精神失常了还是穿越进了什么恐怖故事里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金属质感的机械男声。
  【恭喜宿主获得’五庄观遗址重建帮扶助手APP‘,是否绑定APP?】
  【APP绑定成功,恭喜宿主郑羽南成为’五庄观遗址重建计划‘责任人,请宿主务必在任务期间遵守条约,完成任务,为万寿山及人间的绿化事业做贡献。】
  【’五庄观遗址重建计划条约‘已下载,请宿主郑羽南仔细阅读条约并确认。】
  这机械声根本气都不带喘地一口气吐出一串没有任何情绪的话,中间没有任何停留。
  而郑羽南,除了喘气,连一个字都没插上话,就被做了决定。
  而接着,被郑羽南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就跟疯了一样拼命震动起来,鬼知道这个白天就没电关机了的手机是怎么会震动得了的。
  郑羽南无可奈何,只好把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果然,原本早就黑屏了的手机屏幕上,此时正是一片白色,发出淡淡的光芒,这片白色中间,是一棵长相奇特的植物,看着很像是一棵大树。大树下面,则闪烁着几个清晰的大字——五庄观遗址重建帮扶助手。
  这个看着像是APP的东西,更加证明了刚才郑羽南听到的机械男音并不是幻觉。
  感觉自己已经别无选择的郑羽南点开APP,首先出来的就是刚才机械男声提到过的“五庄观遗址重建计划条约”,而条约最底下,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确认键,既没有取消,也不能退出。
  这是什么霸王条约!
  郑羽南快速地浏览一遍条约内容,更加确定这就是一份霸王条约。
  对于系统给出的终极任务,他作为责任人只能接受,不能拒绝,一旦任务失败,便是五雷轰顶。
  经过刚才的一系列事件,郑羽南几乎已经能肯定这个“五雷轰顶”恐怕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那个意思了。
  而至于终极任务究竟是什么,条约上面根本没说。
  郑羽南反复读了几遍条约,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份,只得伸出手指点了下确定。
  接着,手机上的那片白色汇聚成一个小小的白色光点,慢慢飘起来消失在郑羽南的额头。而手机上原本的亮光,在跳跃了几下后又恢复了黑暗。
  【恭喜宿主郑羽南成功绑定‘五庄观遗址重建帮扶助手’APP。】
  行叭,感情现在才是正式绑定。
  随着这声音响起,郑羽南脑海中同时还出现一个界面,有点类似他曾经玩过的那些游戏的属性面板。就是他脑海中的这个界面,看起来更加立体一点。
  面板上目前只有两栏,一个“属性”,一个“任务”。
  点开属性面板,上面写的东西也很简单:
  责任人:郑羽南
  年龄:22岁
  责任年限:100年
  看到这里,饶是郑羽南平时性格温和沉稳,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卧槽,100年,他这辈子活都活不到这么久吧,看来也不用担心他完不成任务会五雷轰顶了,反正到那个时候他早就成了一堆黄土了。
  想通了这点,他心绪稍微平复了一点,又继续点开下一个面板查看。
  “任务”面板就稍微复杂了一点,内容也多一些:
  任务地点:人间——万寿山
  主线任务:五庄观遗址重建任务进度:0 任务奖励:
  今日任务:无任务进度:无任务奖励:
  终极任务:隐藏
  ……
  将这两个界面反复看了许久之后,郑羽南也没得到更多的消息,只得先将界面收了起来,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此时经过这一番折腾,天边已经开始泛起曙光,郑羽南也不再待在这狭小的土地庙里,而是出去四处看了一会儿。
  他离开土地庙,舒展了一下僵了一夜的身子,首先就是回头打量了一下他睡了半夜的地方。
  那小土地庙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墙上斑驳杂乱,顶上的瓦片也是碎的,周围还长着茂盛的杂草。
  土地庙正面还挂着一块歪歪斜斜的破匾额,郑羽南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匾额上还写个三个字——“五庄观”。
  饶是经过了这一夜的种种神奇的事情之后,郑羽南还是有些被惊到了:别告诉他那个所谓的五庄观就是这个小破庙,这特么确定不是在为难他吗?
  郑羽南足足在那块牌匾下站了半个小时,才终于接受了自己将要继承一座小破庙这个事实。想到他租的那个小房间马上就要到期了,他竟然觉得也许这还算是他走运!
  他到底是有多受虐狂才会觉得拥有这么一个小破庙是一件走运的事情啊!
  不过,且不说那个奇怪的系统和令他抓狂的重建任务,当下最让他头疼的是,他半夜睡个觉莫名其妙的就跑到这深山野林里来了,可他全部的家当还在那出租屋里呢。
  虽然那些东西也不值钱,但是也是他所有身家了,要是今早上房东来收房子的时候见不到他人,指不定就都给他打包扔了了事。
  郑羽南一屁股坐在破庙前面,突然心头涌起一阵绝望,他如今莫名奇妙地出现在这鸟不拉屎的深山里,手机也没电了,全身上下就只有一身充当睡衣的体恤短裤,连双拖鞋都没有,难道指望那个破系统来养活他吗?
  就在这时,脑海里那个许久没有动静的系统,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郑羽南的召唤(怨念),突然发出声音来:“帮扶助手只承担发布任务,提供信息的责任,没有义务养活宿主,还请宿主自力更生,才能丰衣足食。”
  这声音突然响起,把郑羽南吓了一跳,他这才明白,看来这个什么帮扶助手还挺高端,连他脑袋里想什么都知道,可是这样的话,他在这个帮扶助手面前不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这时系统又出声解释道:“只有宿主想到关于帮扶助手的时候才算发起召唤,系统才会感应到宿主的想法,而且如果宿主刻意隐藏的话,系统也不会感应到召唤。”
  系统这样一解释,郑羽南才算放心了一点,好歹以后要是想吐槽一下,也不至于担心被这个系统记仇。
  不过现在既然系统被召唤出来了,那刚好不用白不用,郑羽南于是在脑海中问道:“你说你要我重建什么五庄观,就不声不响地把我给拐到这么个深山里来了,我现在身边什么都没有,恐怕再熬一宿就熬不过去了,你应该不会管接不管送的吧?好歹让我回去收拾好东西啊!”
  系统静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接着,系统说道:“请宿主接下第一个任务,然后就会将宿主送回出租屋。”
  ※※※※※※※※※※※※※※※※※※※※
  新店开张啦,依然是V前日更三千,V后不定期加更,坑品有保障,点击收藏欢迎入住五庄观~
 
 
第2章 
  郑羽南没见过还带这么讨价还价的,明明他是被迫来到这里的。
  可惜现在在人家地盘上,而且别人比自己势大,他也没办法,只能接受。
  “好吧。”
  接着,就听见系统“叮”地一声,然后说道:“宿主接受新手任务:三天之内在万寿山上开垦一片良田。任务奖励:五庄观·初级版一座。”
  郑羽南听到这个任务,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什么五庄观初级版,绝对不会是能让他直接完成那个重建任务的那种。看他身旁那个小破庙,他也不能报什么希望。
  接着,他又想,什么叫开垦良田,他虽然是农大毕业的,但真的对种田一窍不通啊,他是既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
  不过系统却不给他更多纠结任务的时间,而是一阵白光闪过,他再睁开眼,就又回了自己的小出租屋。
  郑羽南先是给手机充上电,然后躺在床上长舒了一口气。昨夜发生的一切,他其实一直都还没放松精神去接纳理解,直到现在,他重回熟悉的环境,才有精神去后怕和惊讶。
  只是。他也没多少接受现实的时间,因为才刚放松没多久,终于开机的手机就被房东的连环夺命微信给轰炸了。
  甚至他这老旧的二手机缓冲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避免了死机的悲剧。
  房东这么多信息,翻来覆去也不过是讲的同一件事,郑羽南如果今天之内还不搬走,就别怪房东直接扫地出门,找人来“请”他出去了。
  郑羽南才休息没一会儿,就认命地起来开始收拾东西了,幸好他本来搬回这个城市也没多久,东西并不是很多。
  等到中午房东过来收了房,拿回被房东还扣了一百多的押金,郑羽南拖着行李箱,揣着不到五百块钱的全部身家,站在烈日炙烤的大街上,想着自己可算是真的流落街头了。
  不过转念又想到昨夜得到的那个系统,和那个有些破烂的五庄观,他又觉得自己也并不算是步入绝境,再怎么说,他也是拥有一整座山的男人了!想着小说里那些依靠系统走上人生巅峰的主角们,他觉得自己马上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
  至于之前遇到的这些小麻烦,不过是上天给他这个天选之子的一点点小考验罢了!
  现在烈日下毫无遮掩的大街上,郑羽南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对未来又重新充满了希望,至于大街上其他人,只觉得这人长得这么俊俏,怎么好像脑子不太好,怪不得这么落魄。
  既然决定要好好接受那个任务和那个五庄观了,那他现在就要好好考虑该怎么尽快完成任务了。
  可是,郑羽南又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他打开手机,用地图搜索了很久,最后只得询问系统:“我现在要怎么回到五庄观啊?”
  他昨夜去五庄观和今早回来都是系统嗖的一下就将他送到了,不知道现在系统能不能再让他嗖一下。
  只是要是他突然在大街上消失,明天会不会一觉醒来就上了社会新闻头版头条啊。
  可惜系统并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自己回去。”
  丢下这无情的四个字,就算是回答他了,而听到这话的郑羽南则直接傻眼了:“我哪知道那五庄观在哪个鸟不拉屎的角落啊,我就算走过去也得有个方向吧?”
  系统那毫无起伏的声音又在他脑海中响起:“先办手续,接着会有人告诉你怎么过去的。”
  郑羽南听了这话觉得有些莫名,还要办什么手续,难道他们系统届还有个组织不成?
  郑羽南没纠结多久,就突然有个电话打给他了,而电话那头也没说是怎么联系上他的,只说让他到某个地方去办理手续。
  对方说的地方也不远,他搭了公交车,很快就到了。而等到被领进了一个办公室之后,他才发现这个一直说的手续竟然是个遗产继承手续。
  是的他这么一个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稍大些又被叔婶养了几年,上大学后就开始自给自足的孤儿,竟然从天而降了一份遗产让他继承。
  等看完继承条约后,他才发现,那个传说中的远方亲戚赠与他的遗产那个位于万寿山,名叫五庄观的农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