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将军袍【宫廷侯爵】──百里桃酥

时间:2020-11-07 11:13:47  作者:百里桃酥
  文案:
  大名鼎鼎的晏长清将军的剑,可以有多锋利?
  可以一挥手,就劈开坚硬的盔甲,吹毛断发。
  可以一用力,就砍掉敌人的头颅,干净利落。
  盛怒之下,甚至不用力气,刀锋就已经划破了对方的衣服,直刺血肉——却再也刺不下去。
  指尖微颤,银剑落地。紧接着,晏长清就被强势地压在墙角。
  再也无路可逃。
  “宝贝,现在你面前有两个选择。”
  赫连戎川摁住晏长清不断挣扎的手臂,低头霸道又温柔地吻了下去。
  “杀了我,或者属于我。”
  【土味小剧场】
  赫连戎川:你们燕国女子成婚后,如何称呼所嫁之人?
  晏长清:夫君。
  赫连戎川笑得一脸宠溺:诶,你叫我干嘛?
  晏长清面无表情地拔剑。
  赫连戎川:晏大人先忙,我走了,告辞(抱拳)。>_<
 
 
第1章 银面阎罗 一
  天苍苍。
  三九寒冬,到了黄昏,日头藏进灰沉沉的云里,刮起黑风,更添几分刺骨冷意。
  守在这条偏远关隘上的几个零散小兵,也被夹杂着冰碴子的西北风刮得没了脾气,一个个缩着脑袋兜着袖子,肩膀上斜斜搭着被冻得硬邦邦的兵器,不住地跺脚哈气,恨不得赶紧结束这班岗,躲进帐里烤火。
  如今正是燕国和北嵘国两军对峙的时刻,他们北嵘的军队已经在这关口驻扎近半月,之所以僵持不下,除了燕国的殊死抵抗相当,还有这严寒天气,本来可以一举攻下的地盘,愣是被一场大雪给耽搁了。马腿陷在雪地里都不好出来,更别提人了。
  难不成连老天爷都帮着燕国的那帮孙子?
  小兵们脑子里一想这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就头疼。嗨,还是想想自个儿吧。往远里想,如何在战场上保命最重要。往近里想,怎么倒腾口热乎乎的烧酒喝最重要。
  小兵美滋滋儿地回想起烧酒的滋味,不由地眯起眼睛。
  然而眼前没有烧酒,只有一条泥泞的黑土路,蜿蜒到视线尽头,仿佛漫天洁白雪地里趴着的细细一条快要僵死的黑蛇。
  突然之间,“黑蛇”的尽头,似乎突然晃动了一下。
  小兵眨了眨眼,用力擦掉了眼睫毛上结着的冰凌。
  有人。
  男人被压到北嵘金碧辉煌的王帐里时,外面已是黑漆漆的夜。他蜷缩着身子,带着脚镣,浑身抖得像是羊圈里待宰的羔羊。
  兵头子一脸谄媚地跪着邀功:“报告大将军,今儿下午咱黑风关那个口子发现了三车粮草。亏得我手下机灵,赶紧拦了下来。据说是个住在周边的农民,被燕兵强征,定时给军队送补给,结果天气不好,走错路撞到这儿了。这可真是老天爷给我们赏饭吃啊!”
  兵头子抬眼看了看主帅脸色,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东西属下查了,有米有肉还有烧刀子,都是好东西啊。可是这人该如何处置……”
  营地里莫名其妙进来个陌生人,还是给燕国送粮草的,这个小兵头子唯恐有诈,竟不敢擅自处置。
  被俘的男人怯生生地斜眼看去,一群衣着暴露的舞娘正扭着诱惑的腰肢,载歌载舞。奇怪的是,坐在主位享受美人佳酿的却并不是这次的主帅,北嵘二皇子术兀图。而是另一个男人。那人懒洋洋地靠在北嵘特产的刺绣精美的软垫上,壮硕的,充满爆发力的胸肌在大敞的衣襟下若隐若现,明灭的烛火下,看不清面容。好几个面容姣好的舞娘已期身向前,明晃晃地撩拨,可是那人却连手都懒得抬一下。
  看这人穿着,似乎并不是北嵘人。这连北嵘主帅都奉为上宾的男人,会是谁?
  俘虏眯了眯眼睛,努力想把那藏在阴影中的脸看清楚。
  似乎被打断了对话,术兀图转头给坐在主位上的东云国二皇子赫连戎川说了些什么,有些不耐烦地走过来。
  “唰!”
  男人眼前银光一闪,一个冰冷锋利的东西突然抵在了他的下巴上。是刀尖!
  刀尖强迫他抬起头来。男人喉结滑动,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术兀图打量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男人。
  长长的头发胡乱纠结在一起,遮住了大半张脸,满脸的络腮胡子沾了雪和泥污,稀稀拉拉地滴着融化的脏水。
  术兀图厌弃地皱着眉毛,刀尖缓缓向下,移到男人的脖颈。
  唔,这人的脖子,长得倒是不错……
  刀尖的锋芒一闪,重新向上。
  噗通——噗通——
  男人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眼前的遮挡突然一闪,是术兀图用刀尖挑开了他额头前乱糟糟的长发。
  “哎呦!”男人一声惨叫,术兀图一脚踹上他的胸口。这脚带了怒气,力气颇大。男人吃痛倒下,仰面朝天,这才露出全部面容。
  真是一张丑脸。痛苦的表情让这张脸纠结在一起显得更丑了。眼鼻口似乎都长错了位置,硕大的鼻子紧皱着,让他的下半张脸拥挤不堪,于是嘴只好退位让贤,勉强开在耳朵边,上半张脸却冷冷清清,只有两只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三角眼不会规划空间似地挤在一起,额头坑坑洼洼的痘印,算是让过于空旷的上半张脸不那么寂寞。
  这张脸一露出来,连见惯底层腌臜丑陋的小兵头子都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一旁的赫连戎川却早已经看透了术兀图刚才一瞬间的龌龊心思。在他看来,术兀图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看见美色就走不动,连个脏兮兮的俘虏也要看一看成色。也不知北嵘王室怎么想的,居然让这么一个草包当一军统帅。
  但赫连戎川嘴上却不说什么,只是呵呵一笑,似是打趣。不经意间,他已弯腰伸向倒地的可怜俘虏,似是善心大发,要将这可怜虫扶起。
  电光火石之间,没有人注意到他看似不经意地将手轻轻扣住了男人后腰正中的命门。
  习武之人,被人抓住命门,就等于被刀卡住了喉咙。
  俘虏抬起头,直视着赫连戎川眼睛。
  眼前的男人是少见的英俊,眉宇间皆是不羁潇洒,眼睛是东云皇室特有的茶褐色,深邃而晶莹,即使现在是微笑,也似乎藏着洞察一切刀锋。
  几乎是一瞬间,俘虏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属于他的锐利锋芒。但是立刻,他又变成畏畏缩缩的模样,笨狗熊般吃力地爬起来。
  赫连戎川轻轻松开俘虏,脸上依旧是一贯带着几分风流的微笑。他一言不发,有些玩味地看着地上缩成一团的男人,像是在看戏。
  术兀图却并未注意到这一瞬间的异样。只当眼前就是个简单的倒霉鬼。他不耐烦挥挥手,心早已经全放在了软塌上的美人身上:“来人来人,赶紧把这丑八怪给我叉出去!明个问清楚就砍了”
  夜已深。
  战事紧张,所谓的死囚房不过是挨着土坡子用木头围起来的几个四处漏风,仰头可观星的大笼子。一阵阴风扫过,死囚笼子里又有人发出几声打着冷颤的哀嚎,如同濒死的困兽。
  只有一个人躲在月光也照不进的角落里,似乎已经冻僵了。
  但是……
  ……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俘虏心里默数到二十,突然睁开了双眼。
  天上几块黑云飘过,将月亮挡了个严严实实。不远处几声寒暄,正是看守换岗的时辰。
  他不动声色地轻轻活动着被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没人注意到,他虽然面貌奇丑,可手指却修长漂亮,虎口处还有一层薄薄的茧。
  咔擦。
  细不可闻的一声响,死囚笼一闪而过道黑色的身影,矫健如猫儿一般直奔粮草大营。
  “殿下,那人已经出来了。”侍卫低声报告。
  营帐里灯火通明,衣着暴露的美人尽情歌舞,赫连戎川眯着眼把玩着装满葡萄美酒的夜光杯,对侍卫的报告不置可否。一曲舞毕,才晃悠悠披上银狐大麾:“走,出去瞧瞧。”
  “不好了!着火啦!”
  没走几步,寒冷的夜空中突然传来恐怖的嘶喊。
  轰!轰!轰!
  几声巨响,浓烟和火光骤起,正是粮草大营的方向。士兵们手忙脚乱地从营帐里冲出来灭火。可没等他们赶到,熊熊火光趁着西北风已然吞噬了粮草大营,缓缓逼近其他营帐 。
  火光映照着赫连戎川英俊的侧脸,他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带着几分戏谑。
  “他娘的,这火怎么烧的这么快!”术兀图气急败坏地从营帐里跑出来,一手还提着没穿好的裤子。话音刚毕,忽听得营帐对面的山坡上传来沉郁悠长的号角声。
  呜——!
  滚滚浓烟之中,山坡上飘扬起墨绿色的大旗,龙飞凤舞的燕字,宛若最恐怖的催命符。大旗底下 ,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许多人马,刀锋的闪光反射到士兵脸上,宛若鬼魅修罗。
  “杀啊!!!”
  战鼓擂擂敲响,每一声都在冲击被偷袭者的心脏。军旗飘扬,大队人马顺着山坡而下,滚滚浓烟中,宛若锋利的匕首直插敌人要害。
  “不好!燕军偷袭!”
 
 
第2章 银面阎罗 二
  战鼓擂擂敲响,每一声都在冲击被偷袭者的心脏。军旗飘扬,大队人马顺着山坡而下,滚滚浓烟中,宛若锋利的匕首直插敌人要害。
  “不好!燕军偷袭!”
  “啊!!!”惨叫声骤起。
  后知后觉的北嵘驻军哪里抵抗地了突然的偷袭,还没来得及列队迎战,瞬间就被气势汹汹的燕军冲的七零八落,一盘散沙。
  “杀!杀!杀!”
  燕军震天的吼声响彻在寒冷的夜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嵘士兵狼狈的哭喊声。
  术兀图眼见身边士兵越打越少,再打下去只怕连身边的亲兵都要折进去,差点吓尿了裤子。转头看到不知何时出来悠哉哉的赫连戎川,他瞬间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
  东云国并不介入这次燕国和北嵘国交战,只是周旋于战场两边,做些兵马粮草往来。东云国力雄厚,又远离战乱,是谁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一方霸主。所以要想活命,就只能混进这东云王子的队伍里。
  术兀图满脸堆着笑凑过去:“殿下!好兄弟!大哥!你是中立国,燕军必然不敢攻打,不知可否让本王混进你的队伍,一起撤退?”
  “哦?”赫连戎川仿佛刚从一场精彩的大戏中回过神来,双手抱胸,用有些迷惘甚至天真的目光看着术兀图:“凭什么?”
  “凭——?”术兀图一时语塞。
  正像他所说的,赫连戎川背后的东云国是这次交战的中立国,这次来战场,不过是做兵马粮草的生意而已,犯不着冒险救他,得罪别国。
  凭什么?
  眼见赫连戎川就要走远,电光火石之间,术兀图突然灵光开窍,赶紧拉住救命稻草:“就凭那卖给我的那八千车粮草!价钱上,我再加一成给你!”
  赫连戎川目不斜视,继续往前走。
  “两成!两成——三成!”术兀图紧追不舍。可赫连戎川利落地翻身上马,并没有停下来搭理他的意思。
  “四——五成!五成!”术兀图抱紧赫连戎川小腿,毫无主帅仪态,快哭了。
  赫连戎川垂下眼,冷漠地看着瑟瑟发抖的术兀图。
  “翻倍。”
  术兀图瞪大了眼睛。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赫连戎川,对方那一改往昔的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茶褐色眼睛,头一回让他感到陌生,以及彻骨的冷意。
  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明白过来,这个平日里嘻嘻哈哈浪荡不羁的二皇子,原来竟是一匹老谋深算的狼。
  术兀图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攥紫了拳头,心里一横:“好……翻——倍!”
  “字据?”赫连戎川懒洋洋伸出手掌。
  术兀图急火攻心,无奈保命要紧,一咬牙,掏出怀中形影不离的授印:“这就是字据!”
  赫连戎川展开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在术兀图看来却有些毛骨悚然的笑容,一挥手,一匹快马已冲到身前。术兀图手忙脚乱,翻身就要上马。
  赫连戎川轻蔑一笑。怪不得近几年北嵘国势愈发衰微,这样的贪生怕死的草包居然也能拿来当主帅。
  不远处,燕军已经像矫健的猛兽般冲杀过来。赫连戎川得意一笑,今夜,从那个俘虏进入营帐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此人并不简单,八成是燕国的细作。他并不点破提醒术兀图,为的就是这一刻的趁火打劫。
  他还真得感谢这次偷袭。
  高高扬起的华丽东云皇室大旗是他的保护伞。这次,他已然可以全身而退。
  赫连戎川朝束手无策的燕兵轻蔑一笑,调转马头就要离去——
  嗖!
  破空之声!
  赫连戎川眼前突然一道银光闪过——
  “啊!”术兀图一声惨叫,从马上直直倒栽下来,眼睛恐惧的大睁着,却没了活人的神采。
  一支银箭从他的后心窝刺入,射了个对穿,却劲头不减,箭直直扎进被踩的坚实的雪地里,竟然几乎全部没入进去。
  这是谁射出的箭,方向如此之准力道如此之大,速度如此之快?
  “殿……下,您……您的脸……”身边的侍卫声音抖得不像话。
  赫连戎川这才感到脸颊有些刺痛,伸手一摸,居然见血。
  是被刚才那只箭划伤的。
  周围的人都被这恐怖的一幕镇住了。
  大家纷纷向对面山坡看去。
  月亮从乌云中探出头来,银色的光芒透过浅浅的云层,如银瀑般倾泄下来。在山坡之巅。只见一人一马立于月下,战甲与骏马皆白,脸罩银色狰狞面具,唯独一身大红披风在寒风中飞扬如凤凰展翅。
  所有人一时竟看得怔了。周围与燕军交过手的北嵘士兵,见了主帅被一箭射死,早已乱了军心。又见到此人,更如同见了鬼魅,还没聚集好的阵列剧烈骚动起来。
  在血腥弥漫的战场上,有一条最恐怖,也最传奇的流言。燕国云麾将军晏长清,力大无穷,威猛无比,十七岁封正三品云麾将军,十八岁为追击进犯的北嵘军主帅浑胡氏及其余部,亲帅玄甲骑兵八百,于荒野戈壁中不眠不休直奔数百里,终将精疲力竭的胡浑氏斩余马下,俘虏五千余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