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刀子精撩完我就装傻【综漫】──云卿竹

时间:2020-11-03 14:27:25  作者:云卿竹

 

 
文案:
    作为商人,阿井无疑是失败的。哪怕能力爆表,也依旧被别的商人碾压。
    为了弥补智商的不足,阿井决定要找一个足智多谋的搭档。
    听说……阿津贺志山那里有一个平安时代的刀子精。
    明明是要他当自己的搭档,却怎么会喜欢上了他?不管了,大不了自己以后努力挣钱养他!
    所以说……
    “三日月,你这个家伙,不要随随便便的在外头过夜!”
    “哈哈。那可以在阿井屋里面过夜吗?”
    ps:改了一下文名,原先的文名是《论暗恋三日月的那些日子里》
    主角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人物ooc,注意避雷。
    是小故事的形式,觉得不行的话,直接点x就好。
    觉得雷的话直接点x就好。
    写作指导请不要发出来,谢谢。
    全文已经写完,番外等我考完试之后在更新。
 
==================
 
第一章
 
  富丽堂皇的房屋内……上演着妖精打架的戏码。别乱想,这真的是妖精打架。从周围不断出现的洞可得知,这里发生了一场足以破坏掉整个房屋战斗。
  在把最后一个妖怪式神给消灭掉的时候,阿井顶着刚刚斩杀妖怪的鲜血的脸站在这栋房屋的主人面前。
  “喂,这下子,你愿意把骗我的符咒给换回来了么?”看着靠着墙壁的胖子,阿井一拳捶上了这个胖子的脑袋旁,随着新的大洞的产生,阿井说出了进入到这栋房屋的第一句话。
  咕咚~胖子咽了咽口水,原本以为这个人很好骗的,没有想到却惹到了一个杀神。一个商人而已,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那些符咒早就让自己给卖掉了,哪里来的符咒给他?胖子的眼珠转了转,献媚的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一些从一些除妖师里面低价购买的符咒,打算用来糊弄一下阿井,反正阿井的这个人容易受骗,这次应该也发现不了。
  接过胖子手里面的符咒,阿井开始细细的算计了起来,几秒过后,阿井笑呵呵的对着胖子说着:“呐,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你可要想好回答。话说这些的符咒……能值多少钱呢?”
  他发现了!胖子脸一白,不到几秒钟,胖子的脸有迅速回复成原样,谄媚的把自己的所有家当全部小心翼翼的拿出来:“小小礼物,小小礼物。”
  等到阿井重新出现这栋房子的面前之后,已经是几分钟后的时候了。只不过……这个时候,阿井的口袋可是满满当当的。
  嘭的一声,后面的房子一下子倒塌了。下意识的阿井捂紧了自己的口袋,左右看了看,趁着没有人的时候,赶紧跑了。
  阿井是一个普通在普通不过的商人了,以卖除妖的符咒为生,偶尔当一下除妖师。虽被人经常吐槽过,明明长着一张超级可爱的脸却有着一身恐怖的腱子肉,常常被人打趣着童颜金刚。当然这些人的下场嘛……荣幸的,阿井担任了他们几个人的长达一个月的医药费。
  “我是不是该找一个搭档了?”坐在公共的椅子上面,阿井喝着饮料开始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要是有搭档的话,自己也不至于被刚刚的那个骗子被骗。
  想到了那个骗子,手紧紧握着,连自己的饮料洒出来也并没有管。反而开始认真的思考起了找搭档的可能性。
  阿井所在的世界很奇怪,这里的人们都以当上审神者为豪,像阿井这种有灵力却要当商人的家伙,已经不知道遭到多少人的白眼了。
  多亏了自己是商人的福气,打探消息什么的简直是太方便不过了。阿井自己已经打探好消息了,一个平安时代的刀子精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搭档的不二人选。平安时代的刀子精的话,该是有多么多的丰富的阅历。
  等到阿井看到手里的审神者的证明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捏了捏自己的脸蛋。时之政府的注册审神者竟然会是这样的简单么?真的是有些出乎阿井的预料了,为了注册审神者,阿井可是特意的练了好几天的肌肉。
  走在去往自己本丸的道路上,阿井忍不住问起了自己身旁的工作人员:“那个……你们不用测试我吗?”
  与阿井一脸懵逼状态的不同的是,工作人员一脸神秘的对着阿井说:“审神者大人,我们已经测试过您了,希望您以后为打败时间溯时军而努力。”
  “我知道了……”最终阿井以这样的一句话回答了工作人员,那个测试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阿井无比的坚信着。
  事实证明直到阿井退休之后,他都没有找到过这个测试到底是什么。
  “好了,这就是你的本丸了,请注意不要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你的刀剑男士们。”送到阿井到属于自己本丸的面前,工作人员就告别了。
  乖乖的等待着工作人员的离开,连狐之助都没有顾得上,立马阿井去了那个自己一直念叨着的阿津贺志山。
  这已经是阿井蹲守在阿津贺志山的第N天了,那个叫做三日月宗近的刀不愧是最为难找到的刀。不过……这样也更有找到他的价值不是么?
  停止你脑中的思想,你以为要把他拿来卖么?恰恰相反,他要把这个刀子精给珍藏起来毕竟年纪越大,阅历越丰富。用来当做搭档的话应该会很不错。
  三日月已经观察这个人类好几天了,毕竟没有谁能像他一样的好几天的蹲守在这里,一直的不走。不得不说这可引起了老爷爷的好奇心了。
  “请问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三日月小心翼翼的问着正在蹲守在一个大石头后面的阿井。
  “嘘!别说话,你该把三日月这个老刀子精给吓跑了。”阿井没有转头,依旧的是紧紧的盯着前面。小声的提醒着自己身后的三日月。
  一秒,两秒,三秒。整整三秒,阿井终于算是反应过来了。猛的,他把头转过来,看向了三日月。
  阿井干出来他这一辈子最为不屑干的时候,把面前这个三日月给绑架了。等到把刀给绑到了自己的卧室中,阿井才意识到大事不妙,起码得跟刀说一声,才能把刀给绑回来。
  三日月饶有兴致的看着阿井这幅挠着头懊恼的样子:“那个……阿鲁金。能不能把老爷爷我放开,我这身子骨有些不太硬朗。”三日月笑着对着阿井说,没有丝毫的惧怕的模样,仿佛自己在这所本丸不过是度假而已。
  “哦,好。”下意识的阿井答应了三日月,帮他把绳子给解开来。等到解到一半的时候,阿井才恍然大悟一下,自己是恳求他当自己的搭档的。
  不过……既然他叫自己阿鲁金的话,意识就是认可自己了??
  “那个……三日月,你是不是认我为主了?”阿井按捺住自己心中的喜悦,问了一遍三日月。
  “哎……?这里竟然还有第二个阿鲁金么?在哪里在哪里?”三日月左右看了看,似乎没有明白阿井刚刚说话的意思。
  就算脑子在怎么智商捉急,阿井也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这分明就是认自己为主了,高高兴兴的把剩下的绳子给解开了,顺便还打理一下三日月的身上的衣服。试图拯救自己在三日月心中的形象。
  “那个……我叫阿井,从今天以后我就是你的搭档了。”摸了摸鼻子,阿井做起了自我介绍,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反倒是三日月在听到阿井的名字的时候,一脸的严肃的看着他。几秒过后,才想反应过来似的,打着哈哈对着阿井说:“阿鲁金,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我了,就不怕神隐这件事情么?”
  仿佛是说了一件非常小的事情,起码在三日月这个语气中,阿井并没有感觉到很深的恶意。
  “哈?神隐?得你要有这个本事才可以。”谈及到自己的实力,阿井可是信心十足,就一个分/身想要神隐自己,未免也太看不起自己了。
  “是吗?”三日月意味不明的答应了一声,转头询问起阿井口中关于搭档的事情。
  “这个啊……我想到了一个很妙的主意,就让这个时空转换器来决定我去那个时空吧。”阿井指着不远处的时空转换器,把自己的大概计划跟他说了一下。对于这个计划,阿井可是信心十足,一方面可以冒险,一方面还可以做着生意,何乐而不为?
  “这个计划还能看见不同的风景,真的是甚好,甚好。”三日月沉思的片刻,满脸的赞同,熟不知他的内心所想的就是哪里的时空会有那些好茶呢?
  见三日月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计划不错,阿井把他领到了时空转换器的旁边,计划就要当即实施才对嘛。
  “等等,阿井。那个……其他的同伴不召唤了么?”三日月升起一股浓浓的危机,该不会就自己一个人吧。不能吧……三日月怀抱着浓浓的危机感看着阿井,企图阿井能说声不。
  “有你这一个刀子精就够了,搭档嘛……一个就可以了。”阿井竖起大拇指,笑嘻嘻的对着三日月说道。
  从未体会到被三日月的制裁的阿井:真好能有一个平安时代的付丧神。
  ……
  这是一个很和平的地方城市,起码在阿井看起来就是这样。至于三日月……则是被阿井强迫的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那样子的衣服出现在这个时空,岂不是要被人当做稀有动物观看了?
  况且……阿井才不承认自己有买了这身衣服的想法。
  “呼呼~呼呼~”急促的呼吸声在阿井不远处的前方响起,一晃眼,阿井的面前就跑过去了一位看着年纪不大有6岁样子的小孩子。从小孩子身上有些脏的衣物显示他已经这个样子很长的时间了。
  阿井抓住了这个小孩子,释放了自己最大的善意来问着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样的一个孩子,怎么会浑身都是伤,明明在他这个年纪应该是玩过家家的时候。先不说,一个男孩子玩过家家的问题,面前这个男孩子着急的想要挣脱阿井的手,时不时的还看向后面,仿佛是有什么东西一样在追赶者这个男孩子。
  “那个……请放开我。快要来不及了。”夏目着急的对着面前的陌生人说着。
  那个妖怪……那个妖怪快要过来了。
  “不要怕,有我在这里。”尽可能的阿井在安慰着夏目。
  或许是头一次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不自觉的夏目稍微的放松了一下身子。转头一想后面那个妖怪的事情,夏目挣扎的幅度越发的大了起来,不能让这个对自己释放善意的陌生人受到伤害。
  这是夏目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阿井不明白这个小孩是怎么回事,但看着他浑身颤抖的模样,紧紧的抱着他,用笨拙的方法尽可能的安慰着夏目。
  “吃了他,吃了他。”顺着夏目身上浓郁的灵力气息,妖怪终于找到了夏目。
  随着妖怪的到来,夏目挣扎越发的厉害了。一定要引开这个妖怪,一定。
  “喂,别担心,你这个小鬼。妖怪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好怕的。”摸着夏目的脑袋,阿井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夏目会这样的害怕了。
  这是夏目第一次与阿井相见,在以后夏目的心里阿井无疑是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不仅仅是因为阿井是跟自己一样的人,更多的是因为他多次的就了自己。
  三日月走到夏目的身边学着阿井把手放在了夏目的头上:“不要怕,不要怕。要相信阿井可是会解决这一切。”
  夏目点了点头,他显然也意识到阿井的特殊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涌上了夏目的心里。这是他第一次的见到跟自己一样的人,不或许是两个人。
  看着三日月,不知道是不是夏目的错觉。面前的这个人,给夏目一种不是人类的感觉。
  果不其然,仅仅是几秒钟,阿井就已经打败了在夏目看起来非常可怕的怪物。
  神明大人,您是终于听到了我的祈祷么?
  夏目直直的看着逆光中的阿井,阿井的出现,给夏目的人生中带来了一丝丝的光亮。
 
第二章
 
  “你这个小子哭什么啊,我这不是已经把这个妖怪给打倒了么?”摸着头,阿井有些无措的对着夏目说着
  夏目摸了摸自己的脸,手上传来湿/润的感觉在提醒着夏目,原来在自己不曾察觉的时候,自己已经哭了,连忙抹了抹自己的眼泪。
  “那个……请问你们住在哪里,我可以……可以去找你们么?”在最后要走的时候,夏目拽着阿井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着阿井,无论如何夏目都想要再一次的见到这个人,再一次的见到这个跟自己一样的人……
  “你这个小鬼啊,当然可以了。到时候就到旅店来找我就好了。”阿井弹了一下夏目的额头,告诉他自己的住址。在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顺便递给了夏目几个符咒,告诉他这是能够保命的符咒。
  熟知这个符咒威力的三日月:哈哈,没有想到阿井也是一个心狠的人。
  “走了,三日月。我们应该去营业了。”阿井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自己会把这么厉害的符咒交给这个男孩,或许在最开始的时候,阿井仅仅是希望夏目能够保护自己就好了。
  夏目把阿井给的符咒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暗自下了决心能不用就不用。面对第一次陌生人而且还跟自己是一样的人的礼物,夏目自然是无比珍惜。
  夏目慢慢的朝着自己暂住的地方走去,在快要回去的时候,来到河边开始了每天洗洗刷刷的必备课。
  在河边的夏目不曾注意到的是,凭空中慢慢的出现了一位慈祥的老妇人。
  “你家大人呢?怎么能让小孩子在这河边洗衣服呢?”老妇人看着河边中的夏目,招招手,让夏目过来。
  老妇人把自己刚买回来毛巾拆开,细细的擦着夏目身上湿的地方,见夏目身上冻的红通通,颇有些心疼的对着他说:“你这个孩子,怎么能在河边洗衣服呢?你家的大人呢?”
  香取看着夏目这副模样,忍不住又说了一遍。明明就是小孩子,怎么会露出这样让人心疼的表情,真的是……非常想要让人吃了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