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家住兰若寺【穿越时空】──岸芷汀香

时间:2020-11-03 11:15:47  作者:岸芷汀香

   =================

  书名:[聊斋]家住兰若寺
  作者:岸芷汀香
  文案:
  文案一:柳青玉再度睁开眼,便成为了一名被拐到一间寺庙的幼童。他抬头一看寺庙匾额,瞪着“兰若寺”三个字,压力全所未有的巨大。
  贼老天!!穿越就算了,为什么一出场就在鬼窝兰若寺大门前!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文案二:柳青玉一朝穿越兰若寺,本以为自己在精怪遍地走的世界里处于食物链底层。然而忽然有一天,他在梦里糊里糊涂和人结契成婚,才得知原来自己早在穿越之初就已成为了天界大佬的命定伴侣。
  相公是天界大老,自己也是未来的天界大佬。按理说,柳青玉的小日子应当十分舒服才是。可是看看自己一出门就撞鬼遇妖的另类小学生柯某人体质,柳青玉沉默了。
  然后,面对前仆后继出现在身边的妖魔鬼怪,他默默掏出了大佬相公的神位牌!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穿书 爽文 聊斋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青玉┃配角:慕云行┃其它:聊斋
  一句话简介:女鬼们养大的大佬
  立意:魑魅魍魉,除邪惩恶。
  作品简评:
  柳青玉睁开眼,发现自己穿成了被拐到一间寺庙的幼童。他抬头一看寺庙匾额,瞪着“兰若寺”三个字,压力全所未有的巨大。贼老天!穿越就算了,为什么一出场就在鬼窝兰若寺大门前!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主角柳青玉一穿越就遇到终极副本兰若寺,命悬一线之际,靠自己的机智化险为夷。从此家住兰若寺,左手读书科举,右手赚钱养鬼。没想到长大之后,一系列离奇古怪的事情接踵而至,狐女、鬼魅……千奇百怪的精怪陆续登场,一个个聊斋故事轮番登场,生死善恶,因果报应,情之百态,尽在其中。
  ==================
 
 
第1章 
  三月三,上巳节。
  春月当空,星斗漫天。
  星月交辉之下的金华城里,遍布兰草芳香。
  临水河岸边,男女老幼踏歌起舞,宴饮游玩。
  到处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而距离城镇数百里远的郊外,两名中年男人行迹鬼祟。观其方向,似正往坐落在郊山上的古刹而去。
  其中一人肩上扛着一麻袋,不怎么大的一团,间或传出几下呜呜哭泣声,还能瞧见麻布袋时不时的小小抖动,好像是什么小动物在挣扎,也不晓得里头装的是猫儿狗儿的,还是甚东西。
  等到两名男子从山脚行至山腰处,布袋里已经没有了声音,便连先前活物踢踹带起的布袋抖动亦已不见,仿佛袋子里头的活物失去了生机。
  此种“静”仅仅存在片刻,不过眨眼间又恢复了动静声响,因而并未引起扛布袋那人的注意,他一面低首快步行走,一面与同伙低声交谈。
  “今日的这头肥羊,一身肌肤白白嫩嫩的,模样十分之好,是我这些年里见过的最好的货物,真不愧是外乡富贵地养出来的。”
  “如此极品,定能卖出一个极高的价钱。料想今日这一趟买卖得来的银钱,够你我兄弟享受好些年不必出来辛苦了。”
  在一人手中灯笼光芒的映照下,清晰可见二人眼内毫不掩饰的残忍、贪婪和兴奋,此种面目无端令人发呕。说到这儿,他们对视一眼,齐齐低笑了起来。
  此时恰有一阵山风袭来,吹碎散了那笑声,远远听着格外的渗人。
  麻布袋子里,一张嘴被堵住、腿脚受缚的柳青玉,听见了这对男子的对话,身体本能抖了几抖,脑子一下子就从呼吸困难带来的昏沉感中清醒。
  什么情况!
  难不成,他现在是遭到了传说中的拐卖!即将叫人当成牛羊卖掉?!!
  他一个成年男人,拐子们定不会像对待妇女一样,将他卖到穷乡僻壤给人做媳妇,最有可能的便是和某些非法机构买卖了!
  如果没即使获救,自己岂不是死路一条?!
  如此一想,柳青玉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内心慌成狗,感觉自个儿身子软绵绵的,力气越用越少,索性不再浪费力气去挣扎了。
  为了想办法自救,柳青玉的脑子快速转动起来,同时还欲哭无泪的想着,自己不该不听兄弟的劝告,为了写论文实地参观西王母祖庙,好死不死的选在了国庆黄金周来天山旅游。
  倘若选个旅游淡季出行,那么他就不会因为周围人流过多呼吸不足而晕厥,之后就不会落于拐子手中,以致于陷入了险境。
  柳青玉在心里问候拐子的祖宗十八代,尚不知晓自己早就不在原本的世界了。
  而荒山道上疾走的拐子们,同样半点不清楚他们绑来的“货物”在不久之前已经换了一个芯子,两人又走了一段山路,很快古刹的身影便进入了眼中。
  他们默契地停止了交谈,并加快脚步朝着寺庙前行。
  随着逐渐接近古刹,俩人浑然不觉的时候,一些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
  他们头顶之上的天幕,形成了两个世界。身后的那一片,星月灿烂。前方的一片天却是黑压压的,死寂一片,看不见皓月的身影,甚至是哪怕一颗星子。
  偏偏盯着地面行走的拐子二人懵然无知,兀自做着自个儿的发财美梦。
  百余步之后,两名深夜来客站在了寺庙的正门前。提灯笼的那人抬头望了眼匾额上的“兰若寺”三字,从善如流地抓住门板的铜环,敲响了庙门。
  “开开门,我们给主持大师送货来了。”
  金华城内外的寺庙不下于十,兰若寺正是其中的一间。
  然兰若寺虽是百年古刹,可因为庙小、地势偏远以及旁边是一座乱坟岗几个原因,最近几十年里愈发的不受金华城内百姓的喜爱。到如今,平日里来此处上香的人不过三两只,还都是附近山下村子里的村民。
  也因此,近些年来兰若寺里的僧人最多的时候,不过两个巴掌之数。
  尽管说从前兰若寺混得极惨,不过仍然是一座正经的佛寺。只是随着新主持的更换,兰若寺亦随之发生了变质。外人眼中的佛门清净之地,在现任主持掌管的几十年中,不知不觉的变为了藏垢纳污之地。
  一切全因现如今的主持曾是一名恶贯满盈的贼匪,为了躲避官府的追捕,从北地逃来了江浙金华,进了兰若寺落发为僧。
  其人本性邪恶,骗得前任主持的信任接管了兰若寺之后,控制不住的恢复了嗜血的本性。当他偶然得到一门听说能长生的邪术,便照着书上所记叙的那般以幼童血肉修炼。
  由于兰若寺人流量稀少,他便与金华城的拐子达成了合作,买卖拐子拐来的小童。此举持续了六十多年,惨遭杀手的无辜幼儿不知凡几。
  眼下两个敲响了兰若寺大门的中年男人,正是扎根在金华城里的拐子组织的成员之一。深夜前来,不为其他,恰恰是为了把新拐来的外乡稚童送来给兰若寺主持。
  往常送货来的时候,拐子敲两三下门,里头就有主持的同伙僧人出来开门了,却不知今日为何敲了三四十下庙门,等了快半柱香的时间始终没有动静。
  俩拐子心生疑惑,正要开口商量一二,忽地一阵冷风吹来,兰若寺门前的两个灯笼瞬息熄灭。
  拐子二人缩了缩脖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扛袋累了的拐子把麻布袋丢在了地上,跺了跺脚搓手取暖。柳青玉身体落地吃痛闷哼一声,龇了龇牙,旋即动作轻轻的翻了个身缓解痛楚。
  由于这一举动,柳青玉惊喜的发现,可能是因为拐子觉得已经把他的手脚绑得死死的缘故,故而装着他的麻布袋口只是松松的束了一条绳。
  适才拐子粗暴的那一扔,本就不怎么紧的布袋口就更松了。柳青玉眼眸中闪过一抹光喜意,分出了几分神留心拐子的情况,一边悄悄拱开袋口。
  此时虽已是初春,但夜晚的山风依旧吹得人发冷,这人摩挲几下手臂道:“半柱香了,还是连个应声的人都没有。今日恰是上巳节,庙里的几个和尚不会偷偷跑下山凑热闹了吧?”
  提灯的拐子回道:“兰若寺里的都不是什么正经出家人,如此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他们得什么时辰才回来?咱们还等不等了?”
  提灯拐子思索了一会子,想着不知对方归时,不想干杵着在山上吹冷风,就想叫同伙扛起柳青玉回去,等明日再来一趟。
  而就在这个时候,同伙皱了皱鼻子,忍着胃部涌上来的恶心道:“什么味道?”
  他声音响起的一刹那,提灯拐子也嗅到了兰若寺里飘出来的味道,又腥又臭的,像是鱼肉丢在坛子里十几天的腐烂味道,熏得人胃里翻江倒海。
  两人忍了忍,没忍住,弯腰一阵干呕。
  迟钝如拐子二人,此时此刻也渐渐觉察到了不对劲儿。
  干呕过后,提灯的拐子面有菜色地说:“你觉不觉得四下过于安静了,明明上山的时候咱们还听得见虫鸣声的,可这会子却连风声都没了。”
  同伙听了后,侧耳倾听了一会子周围的动静,发现除了他们之间的交谈声,再无一丝异音,脸色亦跟着变了。
  “今儿个这山上太古怪了,寺庙的周围又是一片乱坟岗,咱们还是快些下山吧。”咽了咽口水,拐子的身体禁不住微微发颤。
  说话的同时,他视线快速扫了眼四周,当目光再度回到提灯的同伴身上,突然睁大瞳孔,口中发出一声满是恐惧的尖叫。
  “啊——!”
  “有鬼!!”
  两声之后,他撑着吓软的身体不假思索地转身,理也没理同伴,当即连滚带爬地跑了。
  他的过大反应吓了提灯拐子一大跳,来不及多加思考,他下意识就要跟着前者奔跑起来,离开此地。
  熟料,他刚转了一半的身,就感觉到一阵拉力从手臂处传来,竟是一步也跨不离开。
  霎时间,他的身体紧绷成一块石头,憋着尿意机械地回头,定睛一看,他的心跳骤然停止了一瞬,之后马上飞速跳动了起来,心脏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因为先前的干呕,他的一只手一直撑着庙门,而今从他遍布惊恐之色的眼瞳里可以看见,门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血红的鬼脸,咧开的嘴正咬住他的一只手。
  拐子正是因此被吓掉了半条命。
  血红鬼脸冲他一笑,突然间张口嚼动了起来。
  手臂的剧痛惊醒了吓飞魂的拐子,可任凭他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亦未能从鬼脸口中抽出手臂,只能惨叫着,眼睁睁地目睹着自己的身体一点儿一点儿消失。
  先一步觉察不妙的拐子听着身后同伴的凄厉叫声,不敢回头看被自己丢下的同伙遭遇了什么,一边尿不停一边死命的往山下跑。
  当他万分艰辛,终于逃到了山脚下,便以为自己捡回了一条命,送了一口气之后,忍不住心有余悸的嚎啕大哭了出声。
  却不想,熟悉的鬼脸在此一瞬骤然出现。顷刻间,拐子又哭又笑、喜极而泣的表情定格在了脸上。
  兰若寺门前,听见了先后传入耳的惊惧、凄惨之叫,柳青玉一下子就想到拐子正在遭遇不测之中,其拱动的身体猛然僵住。
  鉴于他完全不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为了不被行凶者注意到,当机立断屏住呼吸,装成死物一动不动。
  待到充耳而来的渗人动静彻底消失,又等了一小片刻,柳青玉这才从好不容易破开的袋口钻了出来。
 
 
第2章 
  拐子带来的灯笼横躺在地上,蜡烛的火光烧毁了大半之后,又抓住了地上的干草焚烧起来,形成了一个小火堆。
  于漆黑无星月的夜幕下,其奉献出的少许光亮,方便柳青玉观察清楚周围的环境。
  因为绳子绑住了手脚,他很难站得起来,是以只能维持着卧地的姿势打量四下。
  周遭可以说是十分的干净,丝毫看不出之前曾经发生过惨案的痕迹。柳青玉有一瞬间的怀疑,不久前拐子声嘶力竭的哀嚎声是不是自身的错觉。
  柳青玉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耽搁太多的时间,也不去纠结为什么会这样。毕竟“干净”就代表着他现在是安全的,现下最要紧的是,要在歹徒发现他之前尽快逃离此地。
  如是想着,柳青玉眼珠子一转,马上滚动身体抵达小小的火堆旁边,谨慎地依靠火焰烧断了捆缚自己手脚的绳索。
  待到计划成功柳青玉已经气喘吁吁了,站在火堆旁弯腰喘着粗气。
  喘着喘着,视线停留在脚下的柳青玉,眼神很快发生了变化。
  方才一心顾着脱身,他的注意力统统放到了绳子上,压根没留心自个儿身体的状况。而今身体得到了解放,柳青玉总算有功夫关注别的方面了。
  他难以置信地瞪着自己的穿着,瞪着自己的小短腿,脑子里嗡的一声,产生了一个极不好的念头。
  呆愣了半晌,柳青玉试图验证一下自己的所见和猜想。他闭上眼睛再睁开,咬了咬嘴唇,深呼吸一口气,以一副破釜沉舟的姿态低头打量自己的身体。
  不是幻觉!没有看错!还是那个稚童才有的三头身!!
  柳青玉左蹦蹦右跳跳自己矮墩墩的身体,如同一只智障的小僵尸。半晌后,不得不颓然的耷拉下肩膀,无奈地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可思议的穿越事件。
  是的,他穿越成了一个古代被拐的小娃娃!
  现代那么好,谁特么稀罕穿越到古代啊!
  柳青玉恨恨地磨了磨牙,抬头在心里骂了一声贼老天。
  殊不知,贼老天送给了他的“惊喜”还不止一个。
  这不,瞧着柳青玉突然色变的模样,想来是发觉了后边的大礼了。
  “兰!若!寺!”
  柳青玉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冰凉的双唇颤了颤,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一句话。“我顶你个肺!!”
  兰若寺是什么地方,柳青玉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领悟到了这三个字的威力。
  再联想到拐子先前喊出来的一句“有鬼”,柳青玉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面前的兰若寺仅是一间普通的寺庙,而非记忆里那座大名鼎鼎的鬼窝。
  认清自己身处于的是什么高危地方,柳青玉心脏一紧,忙不迭甩了甩乱哄哄的脑子,转身意欲远离。
  他迈开小短腿嗒嗒嗒往山下跑,刚跑远了一百多步,漆黑无光的夜空忽然爆开了一片血红。
  血红色快速蔓延开,不多时出现在柳青玉眼睛里的就成了一个遮挡了半块夜空的鬼脸,其头顶上本该长着头发的地方沾满了一颗颗人脑袋,都是孩子模样的,最大的六七岁,最小的看起来刚出世不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