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在远古搞基建【灵魂转换】──南屏姑娘

时间:2020-10-17 15:22:21  作者:南屏姑娘
  文案:
  从部落孤儿到第一个王朝的建立者(架空)
  ——
  程扬作为一个富二代,平时最爱旅游冒险,没想到却在一次荒岛求生中玩脱,再次醒来,已成为异世部落里的孤儿。
  看着身边的族人,个个披头散发,手中高举石斧,恍若野人!
  摸着身上的兽衣,看着手中难以下咽的食物,程扬叹气,衣不裹体食不饱腹,这叫什么生活?
  为了过上舒坦的日子,程扬决定,发展农业、养蚕织布、烧陶筑房,基建搞起来,什么都有!
  终于过上舒心生活了,程扬喟叹,回头一看才发现,他的步子迈的有点大,竟然统一部落建立了国家!
 
 
第1章 
  朝日东升,霞光普照,天空被绚丽的色彩渲染,勾勒出壮美的画面。
  树木丛生的密林中,百鸟啼鸣,肆意生长的荆棘下,掩藏着未知的危险。一支由精壮汉子组成的队伍悄悄地潜伏在此,古铜色的肌肤在浓绿树叶遮掩下,毫不起眼,他们彷佛已融入到其中。
  “沙沙”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形庞大的生物斯条慢理地走近,属于丛林霸主的气息散发开来,鸟兽都奔散逃离,潜藏在暗处的汉子们见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连呼吸都放缓,生怕惊了眼前之物。
  看着越来越近的巨虎,众人手心皆出现一层薄汗,心里对这庞然大物忌惮不已。而此刻,白皮黑纹巨虎停住脚步,一双吊睛眼竖起,目光直视前方灌木丛,密林里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咯吱”一声,躲在旁侧矮木丛下的汉子,失神踩到树枝,发出细小的声响,而在此刻空寂的林间清晰无比。
  刹那间,吊睛白虎猛然转过身子,后腿一蹬,“嗖”的一下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扑去。
  “吼——”
  虎啸响彻林间,震耳欲聋,鸟兽闻之皆发出不安的躁动。
  看着越来越近的血盆大口,蹲藏草丛里的汉子一脸惊惧,心生绝望,骇人的气息迎面而来。
  他两腿发软,连躲避都忘了!
  而正在此刻,巨虎两旁的矮丛里跳出了数个汉子,他们高举削尖的木棒,刺向巨虎的脖颈处。
  “吼——”
  看着扑过来的汉子,巨虎愤怒地吼叫,一掌拍倒靠近的人,准备一口咬下,旁边的同伴见状,连忙举起木棒上前搭救,给虎口下的同伴争取到逃生的机会。
  几个人类数次接连攻击,巨虎愤怒至极,愈发的暴躁凶猛,掉头就要咬偷袭之人。
  在一人一虎的对峙间,其余几个男人也没有干看着,紧紧盯着巨虎,等待时机。
  “嗖”一声,长矛从左侧射向巨虎,它一掌挥去,将其拍落在地。
  一名瘦弱的男人此刻摸近到它右侧,手里赫然拿着一根尖锐的长矛。
  待巨虎反应不对时,脖颈已经被长矛刺,顿时血如柱流。
  高大威猛的巨虎倒在血泊里,在场的男人们心里一松,呼出一口气,庆幸不已。
  而此时,矮木丛中陆陆续续又跳出几个男人,个个身上裹着几块兽皮,凌乱披散的头发看上去肮脏邋遢。
  十几个如同野人的汉子,稀奇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巨虎,时不时还用手摸摸它柔滑的皮毛,眼里全都是欢喜。
  “叔,这山王也太大了吧。”
  “要不然怎么叫做山王呢?”
  被称作叔的是个年长的汉子,此刻心中也是庆幸不已,他也没想到今天居然会遇到这样的凶兽。作为头人,他每天都要领着部落里成年的男人出来狩猎,可也从来没敢打过这山王的主意,毕竟遇上这玩意就难逃了。
  他心里有些好奇,这山王平时都是待在深山中,今日怎么出来了?
  “叔,这山王的肚子好大啊?”
  先前众人见着这吊睛白虎都胆怯,尚未留意其肚子,此刻才发现它的肚子格外的大,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年长些的头人眉头皱起,走到巨虎腰腹部,蹲下身伸手去探摸它肚子,没想到那肚子居然还微微耸动了一下,他脸色立刻一变,匆忙站起身。
  “抬起山王,咱们赶紧回去!”
  十几个汉子闻言,也不问原因,连忙抬起汉子就往部落的方向赶。
  他们都是常年狩猎的人,脚程快,不过瞬息,便抬着巨虎走了一段距离。而没过多久,便听到身后的山林里传来一声巨响,虎啸声里透着悲痛与愤怒。
  “吼——”
  十几个汉子脸色顿时变了,也不要头人催,抬起巨虎就狂跑,生怕晚了一步,就被巨虎追上,成了它的口粮,毕竟刚刚他们也只是靠运气才打死了一只山王,再来一只,真不敢保证 能打赢它。
  **
  距丛林数里外的平原上,坐落着一个部落,大大小小的帐篷杂然其间,裹着兽皮的女人与小孩盘地而坐,不停打磨手中石头,忙碌而沉默。
  程扬蹲在河边,与手中的石刀作艰苦斗争,他一手扶着大石块,让它更稳固些,另一只手则是将手中的石刀在石块上打磨,试图将刀刃磨得更锋利些。
  “嘶”
  石刀划到掌心,一道腥红的血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程扬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他赶紧从身上的兽皮口袋里掏出自制的草药,在受伤的地方敷上,没过一会儿,血便不流了,见此,才松了一口气。
  随意地用手抹了把额头上沁出的细汗,单手举着刀刃在阳光下端看,两眼焕发光芒,有了这刀,以后吃肉终于可以不用手撕了!
  提到手撕肉,程扬心里就是一把心酸泪,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沦落到了和原始人一样茹毛饮血了,哦不,不是茹毛饮血,毕竟这个部落也是会用火的,还是可以吃熟食,但没有筷子没有碗,不管吃什么都是用双手抓捧,这和野人有什么区别?
  想他程扬好歹也是个富二代,家里不说是富可敌国,那也是家财万贯,加上还有一个哥哥,他既不需要继承家业,又不愁没钱花,人生可谓是惬意至极,平时就爱搞搞兴趣,这不,悲剧就产生了。
  程扬作为一个不缺钱的人,平时最爱的活动便是旅行,还不是城市出游,而是选择去挑战大自然的奇异风光,像是什么亚马逊热带雨林、撒哈拉沙漠,都曾留下他的足迹,等把那些比较奇异的地方都挑战了一遍后,他甚至还报名参加了荒岛求生的活动。
  这不,玩得太过,把小命给玩脱了,再次睁眼时就只能与身边的这群原始人为伍了。
  程扬深沉地叹了一口气,刚到这异世时,他还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呢,可等到他发现了自己缩水的身体后,只能承认,自己是真的穿越了,而且还是魂穿,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等弄清楚周围的生存环境后,程扬还挺庆幸自己是魂穿,毕竟他现在生存的环境,那就是妥妥的远古时期啊,能看到的人都是穿着兽皮,他们过着群居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部落,大家一起狩猎,一起采集野果,从不落单。
  因为一旦落单,可能就被野兽叼走了。
  程扬现在的身份是个小部落的孤儿,虽然没有父母,但大家对他还是挺照顾的,毕竟现在过着群居生活,既没有阶级也没有私产,大家还是挺淳朴的。
  至于生活质量,呵,根本就没有质量!
  程扬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前世有不少野外求生的经历,怕是早就被现在的境况给逼疯。
  不懂农耕,食物全靠狩猎和采集,到了冬日就吃秋季储存下来的食物,如果食物不够,那就只能等着饿死,或是到密林里拼一下吧,运气不好,就成了野兽的食物。
  与关系着生存的食物相比,程扬觉得没衣服穿、居住条件太差什么的,简直就是小儿科。
  想到这儿,程扬再次叹了口气,握紧手里的石刀,强肉弱食,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他要成为那个最强的!
  他就不信,凭借后世的智慧,他还斗不过这些野兽!
  “成羊!快来看呀!”
  “头人他们猎到了一只山王!”
  部落里的孩子们都欢腾起来,看着远远归来的狩猎队伍,兴奋地迎了上去。
  “成羊,你怎么还不来?”
  平日和程扬关系比较好的猛,高兴地拉着自己的小伙伴去看热闹,却不见他有动作,不禁有些着急,开口催道。
  程扬心里也对着山王感兴趣,但也要先将大石块收拾好,毕竟这可是他花好久才找到的,当磨石非常合适,若是被族人给糟蹋了,他可得心疼死。
  “再等一下,马上就过去……”
  “哎呀,成羊,你可得快些!”
  看着小伙伴们都跑远了,猛越来越急,不禁嘀咕道,“我看你还是改个名字吧,整日成羊成羊的叫着,你果真和山羊一样慢……”
  程扬已经不想费力气去解释“程扬”和“成羊”的区别,和他们说姓氏他们也听不懂,而且现在也没有文字,说再多都白搭。
  但是山羊跑得可并不慢呀,想当初他见着它们跑得飞快,都惊呆了好吗?
  猛不知道程扬在腹议什么,两人磨叽的这会儿功夫,头人带领的狩猎队已经在族人的拥护下走近了,程扬也见识到了这所谓的山王是何物。
  白底黑纹,皮毛光滑,额头上还有“王”字纹路,这不是老虎吗?
  程扬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老虎有这么大的吗,这从头部都尾部都有四米了吧?
  他陷入了一阵沉默,脑海里突然跳出一句“左青龙,右白虎……”
  打住!
  青龙他是没见着,白虎倒是见识了,敢情后世的神话还真是有历史根据的,要是白虎都是这么大的体型,那还真称得上是神兽。
  部落里的族人个个都惊叹不已,光是看着这死去的山王,便感到心惊,这要是活着的得多可怕啊?
  一瞬间,在场之人看向狩猎队的目光都带着敬畏之情,这是真的勇猛啊,不敢比不敢比。
  狩猎队的年轻小伙们很享受这样的目光,不过年纪稍长的头人却开口道,
  “其实,我们这次能猎到山王,还得多谢谢成羊。”
  成羊?他还是个小崽子,还没到狩猎的年龄呢,能帮头人猎山王?
  部落里的族人,心里都泛起了嘀咕,表示对头人所说的话不相信,而参加了狩猎的汉子们则是想到了什么,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
  一根被削得十分尖锐的木棒。
  嚯,这不就是简易版的长矛吗?
  程扬惊奇地看着他们手里拿着的长矛,懂了为什么头人要这般说,这长矛不就是根据他的鱼叉改良过来的,可不就是他的功劳。
 
 
第2章 
  程扬认为自己是穿越到远古时代,这是根据部落里使用的工具来判断的,当时他初来乍到,发现族人用的工具竟是各式各样的石器,整个人都懵掉。
  怎么会还有人用石头磨成生活用具,这也太落后了吧?
  可事实就是这般,如今程扬所在的部落还是用石磨的工具,甚至平时狩猎的武器也是石制的。
  像是石斧、石锤,还有一种是将尖利的石头绑在木棒上,这些武器若是用来作战,杀伤力其实不小,但要是用来狩猎却不适合。
  很明显,它们只适合进攻,当靠近野兽是很容易受伤的,而现在可没有医生能治外伤,受了伤只能靠祭祀来祷告,这真的是听天由命了。
  之前,程扬在采集野果时,发现部落附近的河流里有不少鱼,便暗搓搓地砍了颗树来做鱼叉,成功地吃到不少烤鱼。
  而部落里的族人则是对他的鱼叉更感兴趣,见它能扎死鱼,便也赶制了一批出来,当做狩猎的武器。
  “你们是没看见,当时我用手里的着叉对着山王的这儿使劲一捅……”
  狩猎队里的一个男子眉飞色舞地和族人说着自己是如何捕杀这巨虎的,他举着改制过的鱼叉,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讲到凶险处时,面部表情十分丰富,族人们也配合地发出惊恐声。
  “这叉当真这么厉害,比那石斧还管用?”
  留在部落里的族人,未曾亲眼见着巨虎是如何被杀,部分族人对这木头做的叉还是抱着怀疑态度。
  这些木叉就是用石刀削尖的,怎么会比石斧还厉害?
  “对,山雀你不会是撒谎吧?”
  “我也觉得不大可能,木头咋能比石头厉害呢……”
  山雀正是之前向族人卖弄自己如何用木叉打死山王的人,此刻看到族人对自己怀疑的目光,立刻愤怒起来。
  “你说我撒谎?我山雀从来不撒谎!”
  他气愤地指着狩猎队里的汉子们,“不信的话,你问问头人他们,这山王可是我用木叉打死的。”
  这山王脖颈处的血窟窿就是他给捅出来的呢。
  看着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山雀,头人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别吵了,这木叉确实是很厉害,的确是山雀……”
  程扬看着说着说着就吵起来的族人,默默地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到现在还没摸清自己族人的生活习性,瞧着脾气都挺暴躁的,一言不合就干架,不过干完架后,倒是又和好如初。
  部落里的语言和后世其实有很大的差距,他之前分明没学过,但却能出奇地理解,程扬猜想,可能是原身记忆的影响。
  他躲在身材高大的族人身后,悄悄的探出脑袋,瞧了瞧狩猎队汉子们手里的木叉。
  哦豁,这和之前的鱼叉也差太多了吧。瞧着他们手里的那些木叉,根根都有手腕般粗,其中一头削得尖尖的,这倒是和华国古代的长矛有点像,不过这么粗,狩猎时扛着真的方便吗?
  程扬在心中悄悄地对这木叉吐槽,不过笨重归笨重,估计也不容易折断。
  劝完架的头人,终于有了空闲开始告诫族人,“以后进这密林时都要当心些,这里头估计该有一头公的……”
  众人面色微变,公山王?那还得了,他们看了看已经倒在地上的这头山王,默默地咽了口口水,往后退了一步,母的都这么可怕了,公的怕不是更厉害。
  头人叹气,指了指地上那头白虎隆起的腹部,开口道,“这山王肚里是揣了崽,要不然怕是没这么好对付,先前我们回来的途中,便听到了阵阵虎啸声,若不是我们跑得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