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再花五百亿【业界精英】──人间观众

时间:2020-10-17 15:21:38  作者:人间观众
  文案:
  庄算穿进了一本耽美文,角色是豪门败家子、标准炮灰受。只要按照人设走完剧情花光十亿家产,现实世界里就能治好绝症。
  遵照原书设定他只能投资房地产,在暴利行业里赔钱实在太难了。
  经手项目总赔钱的庄算却自信满满。
  以为盖豪宅没人买的起,却不幸获利二十亿。
  他吸取教训,改成修学校、盖博物馆、建大公园,荒郊野地里做产业园区。但是所有看起来赔钱的项目,无一例外都财源广进。
  眼看账上的钱从十亿变成了几百亿,算上重资产早就突破千亿,他愁白了头,说好的调控怎么还没来?
  而且原书把他当提款机的小攻白有贤,居然变成了温柔体贴一心帮他赚钱的贤内助。
  急求,怎么迅速花光五百亿,在线等
 
 
第1章 任务真简单
  庄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人推了一把。
  “小庄总,咱们举不举牌?”马助理大着胆子推了一下身旁睡得正香的老板。
  其他几个跟班暗中赞叹小马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居然敢打扰小庄总睡觉?这是分分钟要失业的节奏啊。
  庄算睁开眼,骤然发现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一屋子人。他心跳加速,面上却不动声色,迷茫的看了看边上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你是?”
  马助理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意外。自己就是庄氏集团里一个平平无奇的打工仔,运气不好被分到了小庄总这里,被几个前辈力荐为一号助理。小庄总平素很少去公司,对下属一概不熟,记不住他是谁,太正常不过了。看其他老员工同情的眼神,他忽然领悟,明天他或许不用去公司了。
  “小庄总,您叫我小马就行。”马助理已经默默下了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决心,硬着头皮请示道,“保仁集团又加价了,其他几家都跟了一轮。我们要不要也适当表示一下?咱们出发前,大庄总特意嘱咐,说要举牌几次,做做样子。”
  庄算环顾四周,发现他们这是在拍地的现场。周遭每一桌前面都放着一个牌子,他这一桌前面的牌子是“庄氏集团千秋万代地产公司”。其他几桌,什么保仁集团、万赫地产、银科地产之类的,这些名字怎么异常熟悉?
  天啊,他这是穿书了!
  “先等等,不急。”庄算敷衍着随口说了一句,又闭上了眼睛假寐,其实是赶紧梳理一下脑海之中突然接收到的角色信息。
  他穿入了耽美小说《爱而不得》这本书的场景,成为了同名同姓炮灰受。只要他代替角色走完剧情,就能回到现实世界,绝症痊愈,延续生命,并且获得一定的金钱奖励。
  是了,现实世界之中,他绝症濒死,事业也一路滑坡,干啥啥不行,就会亏钱。绝望之下,躺在病床上怨天尤人。比起缺钱,其实他更缺命。
  这样的穿书奇遇对他而言真的很有吸引力。只要坚持原书的角色设定,好好扮演炮灰受败光十亿家产,走完剧情。听起来
  不就是败家花钱么,十亿软妹币投几个烂项目,或者买几只即将ST的股票分分钟就花光了,这不正是他现实世界里做过的事?
  不对!
  这可是晋江的书啊,书中设定都必须是坚持正规,不能做违法生意;不能宣扬暴力和负能量,比如蓄意毁坏任何有价值的物品;而且这炮灰受一直是只做房地产项目。超出这些范畴,肯定是要崩书锁文的。
  《爱而不得》这本书,庄算当时还真不是看感情,而是更关注主角们怎么赚钱。他记得清清楚楚,书中正是地产黄金时代,在暴利行业里把十来亿家产花光,对普通人来说实在太难了!
  但是,庄算却自信满满,不就是投资地产么,与他曾经的主业建筑设计路数应该差不多,现实世界里但凡他经手的项目从来都是各种夭折赔钱的,如今只要照常发挥,做良心开发商就好。
  庄算愉快的想:十亿,哈哈我来了!从今以后一定要努力,努力花钱啊!
  庄算睁开眼,梳理了一下当前的情节到了什么地方。
  书中的庄算是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眼下正代表庄氏集团参加拍地。他的兄长庄宁,也就是集团的总裁大庄总,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来只是凑个热闹,给当地管委会一个脸面而已。实际上目标地块远在四环外,周边除了农田就是老旧厂房,一点居住氛围都没有。用地性质是居住、容积率1.5,只能做小洋房之类的多层,干不了能卖高价的独栋别墅,谁买谁亏。
  但是对他而言,这简直是花钱的天赐良机啊!
  按角色设定,庄算对地产啥也不懂,对集团主营业务未来发展规划也毫不熟悉,当日完全是争强好胜,为了在主角攻白有贤面前出风头,才毅然高价拍了地。
  说干就干,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庄算心情澎湃,殷切的问马助理:“小马是吧,现在叫价多少钱了?”
  马助理看了一下大屏幕上的提示,在小庄总刚才发呆的时候,竞价已经在四千万左右徘徊了一阵子。到场这几家,多少都是被管委会的人游说来凑份子的,三五十万的加价,营造一下热火朝天的场面。实际上真的是鸡肋,击鼓传花谁都怕最后花落在自家
  有钱也要用在刀刃上,二三环里还有很多不错的地块,贵是比这里贵,但是房价也高啊。帝都老城里的人谁看得上四环外鸟不拉屎的地方?便宜买了地,也卖不出房子去。
  “小庄总,银科地产刚才举牌了,叫价四千五百五十万。咱们要不要举一次,后面还有几家实力大国企,肯定能接住,咱也算是没白来表演。”马助理给了个中肯而保守的建议。
  “举牌。”庄算果断的迎战,豪爽道,“别那么小家子气,直接拿一百万的牌子加价”。
  银科地产一向是民营企业,做刚需小户型为主,他们的团队非常专业,早就测算好了这块地的售价上限,一旦超过了那个数值,他们就会放弃。其他几家地产多少都有国企背景,银行贷款容易拿到,投资上还能承受更高价格,也肯定还会再跟几次。
  问题是再跟,懂行理智的人也只是跟到六七千万为止了。书中记载,庄算这个炮灰受,傻白甜的被人忽悠撺掇着,最后居然八千八百万摘地。
  虽然是成功引起了白有贤的注意力,不过全是人傻钱多的负面形象。回去他就被哥哥骂得狗血淋头。他还不消停,又千辛万苦找了个外地买家接盘,却被人坑了,只收了三千万的空头支票,那外地买家就人间蒸发。后来那块地生生荒废了五年,被强制收回,真是赔惨了。
  血亏八千多万的项目,他怎么能错过?而且这一次他要用更高的价格买地,买来之后,坚决不能卖,卖了还要收费,何时才能亏完?不如大量投钱,装成要干的样子弄几亿扔进去,那才是无底洞,准保填都填不满。
  就凭这一个项目,最多干一两年,十个亿总能赔光。别的心思都不用花,专心享受富二代的美好生活,不香么?他真是太天才太幸运了!
  至于主角攻,那是谁?爱谁谁,远离主角,享受生活,就这么定了!
  旁边保仁集团那一桌人小声议论:“庄氏集团怎么也开始跟了,还一百万一百万的加价?是怕拍地会拖延太久,耽误时间么?”
  “邓总,那边来的是草包小庄总,刚才一直睡觉,才醒。估计啥也不懂,庄氏都靠他大哥庄宁维持。业内盛传庄算就是一
  “哦,也是来凑个份子充人场的。这届管委会能量不小啊。”保仁集团的项目总经理邓总格局比较大,不看那些浅层的东西,而是重在维护与管委会的关系。
  这片区的管委会管的可是帝都面积最广的城区,西到二环边,东到通县,南北纵深几十公里,比许多欧洲小国还大的疆域。这里面多少没开发的土地啊,搞到三环里好区位的地盖成房子,那还不是几倍几十倍的利润。
  过了十多分钟,大家眼瞅着,庄氏集团高歌猛进,一直跟到了七千万。无论谁举牌,他家都是毫不犹豫加价跟,简直是疯了。
  银科地产早就放弃了。现在还在举牌的只剩下保仁集团。又举了几轮,保仁加到七千九百万。
  马助理这边已经手抖了,额头冒着冷汗,瞄了一眼当初做的测算表,快超过一倍的价格了。万一保仁集团只是哄抬,他们再举一次牌子,岂不是要被坑死?
  “小庄总,咱们还举牌子么?成本部这边测算过,咱们现在举的价格已经虚高了。”马助理的声音颤抖。
  庄算心说,这还没到小说里写的八千八百万呢:“接着举,我不喊停就继续。”
  “庄氏集团八千万!”主持人大声叫价。
  保仁集团那边明显已经犹豫了,喊了茶歇,说是要向领导汇报请示一下,再决定是不是跟。
  管委会那边当然希望是地价越高越好,肯定允许他们有充足的时间讨论请示做决定。
  这时庄算优哉游哉的喝茶,观望各家反应。忽然发现角落里有个年轻帅哥也正在偷偷打量他。
  那帅哥穿着服务生的衣服,应该是在会场这里打工的,不过看起来文质彬彬举止从容,而且一直注意着大屏幕的情况。这人不会就是主角攻白有贤吧?
  “先生,您是需要其他饮品服务么?”白有贤找了个借口,溜达到了庄算身边,迅速瞄了一眼庄算这一桌摊开来的测算表。
  那表格上明晃晃只写到四千多万的价格上限,与别家的测算差别不大。白有贤却更加困惑了,按照他的专业分析,这块地根本不值八千
  小地方倒是有这么玩的,弄个高价地王,带动周边土地出售,实际上拍下来的那家只用先付一部分购地款,其他都用各种形式的补贴豁免了地价。但这里可是帝都啊,遍地都是官,谁敢弄虚作假,不怕头上乌纱不保?
  “你们这里有香槟么?最贵的来一瓶。”庄算吩咐了一句。
  马助理隐约有不祥的预感,委婉劝道:“小庄总三思啊,待会儿茶歇结束,咱们就别举牌子了。保仁集团实力比咱们雄厚,脱胎正宗大国企。咱们庄氏集团主营业务又不是这块领域,不用这么拼。”
  庄算等着白有贤将香槟拿过来之后,才按照剧情人设,当着主角攻的面炫耀道:“小马,你知道我名下自有的财产是多少么?不算公司里的股份,爸妈单独留在我账上的钱就有十个亿。放银行里存活期,每个月多少利息,已经比你年薪高了吧?是买地买楼还是买车,只要我高兴,干啥不行?”
  其实再过几年,帝都四环周边哪还能找到一个亿以下的地皮?现在地价真是便宜啊!可惜,可惜现在还没有高价地。当然这话他不能乱讲。系统严格规定不能泄露穿书者的身份。
  按照书里写的,他对白有贤一见钟情,被人家三两句挤兑,他虚荣心使然头脑一热高价拍地。事后冷静下来,自然舍不得真用自己名下的钱,而是要走庄氏集团的帐,他哥庄宁自然是将他骂的狗血淋头。现在他要花光自己名下的十个亿,买地当然要走私账!
  庄算心中琢磨这事,白有贤好像也在对他说话,可他根本没听清。
  茶歇一结束,果然保仁集团又举牌了,一下子加价到八千五百万。
  庄算听见马助理倒吸一口冷气,也看到白有贤的脸上浮现惊讶之色。他决定,不如图个痛快,一步到位,别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早点回到自家大别墅里吃吃喝喝多省心。于是他从位子上站起来,特别潇洒的高声喊了一句:“一个亿!”
 
 
第2章 轻松一个亿
  会场上一片哗然,除了在座各个企业代表惊诧万分,那些早已恭候多时的媒体也激动不已。原以为平平无奇甚至昏昏欲睡的拍卖会,到现在终于有了劲爆发展,惊现四环亿元地王的架势。这可是能上报纸头条的节奏啊!
  拍卖主持人再三确认庄算是报价买地,一个亿这个数目不是随口说说。
  管委会的领导则迫不及待冲过来,与庄算握手,表达足够的善意合影留念。
  这个时代手机还不是智能的,存储空间很小拍照功能有限,专业媒体都是自带数码摄像机和光学照相机,会场内昏暗,为求最佳曝光效果,闪光灯都是开着的。
  庄算被此起彼伏拍照的闪光灯差点闪瞎了眼,还好书中的庄算颜值足够高,一身名牌又年轻,手里举着香槟酒杯,随便一个姿势就堪比当红男影星,让各大媒拍照拍得欲罢不能。
  只有庄氏集团其他几个陪同人员面如死灰,呆呆坐在桌子旁边,窃窃私语。
  马助理瑟瑟发抖,问几个老同事讨教:“我这不是做梦吧?小庄总居然喊一个亿买了这块地?”
  几个老同事同情的看着他:“小马,今晚上吃顿好的,明天去公司收拾东西吧。就算小庄总没计较你之前吵醒他睡觉,估计等回公司了,大庄总那一关也不好过。”
  另一个人则劝道:“年轻人别太担心,有了这番磨炼也算是前车之鉴了,换个公司开始新生活就是。”
  马助理捂着脸哽咽。
  白有贤却躲在边上望着意气风发的庄算若有所思。怪不得刚才庄算让拿最贵的香槟,想必那时候他已经有了高价摘牌的决心。
  按照目前内行专家判断,帝都全市的地价肯定是要上涨,等一两年城市扩张,人口上来刚需涌现,市政配套跟上来,同样一块地,价格翻倍都是可能的。
  只是目标地块在四环边,容积率也略高一些做不了别墅,显得鸡肋。如果拿地的公司能量足够大,将来往上活动一下,说不定能开发成别墅豪宅,宁损容积率营造高端低密度别墅区,每平米比二环里的高档楼盘多卖一万块,应该还是有希望回本的。
  庄氏集团莫非还有其他秘密武器?小庄总也并非传闻中那种草包纨绔,他是不是有了破题的思路,所以才如此嚣张的拍地?
  庄算在脑海中兴奋的想着,一个亿这么快就花出去了,看他多能干?比原书角色更适合败家吧?至于为何是一个亿,那还不是为了取整算着方便。
  对了,他光是拍地,还没给钱呢。真正把钱花出去,是完成土地交易手续,双方签署合同开始履约,他付款到管委会指定账户才算数。还不能高兴的太早,还要老老实实的干活。
  管委会那边极力想要挽留庄氏集团的人一起吃午饭,庄算才没那个心情应酬呢。抓紧干正事,他直接打电话给银行的私人专属经理,吩咐了赶紧从他名下划一个亿给到管委会,又指定马助理帮忙将接下来的手续配合完成,他自己就先行告辞了。
  公司派的商务车等着马助理等人办手续再接人走。
  庄算自己喊来私家车司机直接回到中央别墅区的家中歇着。家里都是顶级大厨,还有专业保姆服侍,肯定比与管委会那帮领导吃饭自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