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穿书】──凡你醉处

时间:2020-10-17 15:19:24  作者:凡你醉处
  苏天:……
  ‘卧槽系统先生,我现在好想敲开风惊寒的脑子里面看看他到底里面装的什么,是我表示得不够明显嘛,他特么以为老子喜欢白寻雪那朵黑莲花!’
  【可能他的脑子一直都是坏掉的。】
  ‘我也这么觉得。’
  苏天讪讪的笑了笑,“苏师兄跟我说了,他最喜欢的还是你,之前都是瞎说的,真的。”
  “朝三暮四,岂非水性杨花。”
  苏天:……
  我他妈还能说啥,你他妈还要老子说个锤子啊!
  苏天不说话了,拿起一根枝桠开始戳火堆了。
  风惊寒余光瞥过苏天的动作,微微一愣,那小模样似乎跟之前苏天捏着黑蜂戳他的腿很像。
  这个想法让风惊寒觉得可笑,白寻雪怎会与苏天一样。
  外面暴雨不断落下,雨声滴滴答答听着让人有些昏昏欲睡,苏天瞧着火堆开始变小了,又取出一张火符放进去,那小火堆立刻就变大了一圈,烧得无比旺盛。
  风惊寒闭了闭眼,神智却又开始迷迷糊糊,他闷哼一声,却是直直的倒了下去,苏天吓得跟什么一样,赶紧扶着风惊寒在旁边躺下,只见风惊寒皱着眉,脸色有些难看,双唇依旧乌紫,看来是那毒素的原因。
  苏天伸手又摸了摸风惊寒的额头,滚烫得跟什么一样。
  偏偏风惊寒浑身却又无比冰冷,双手冷得跟冰块似得,苏天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摇晃着风惊寒的身体,“喂喂大哥你别死,我好感度还没刷呢,你要死你能不能先帮我完成任务后再死啊,我特么这个任务不完成我就要跟你一块去殉情了啊!”
  风惊寒终于勉强撑开眼皮,他感觉耳边嗡嗡的在响,也听不清苏天说的什么。
  “别怕。”风惊寒只是低声说道,他想要运起真气封锁体内的毒素,但他之前封了自身的穴道,真气没法运转。
  而那些毒素似进入了体内,怕是运起真气更会严重。
  风惊寒吐出一口气,想要取出信号弹放射出去,长老们看到信号弹只会过来,但他却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就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他终于有些疲倦的闭上了双眼,耳边却隐约听到哭声,这让有些心乱。
  他该怎么办呢?
  风惊寒嘴唇微微颤抖,依旧只吐出那两个字。
  “别……怕……”
  “大哥你别吓我啊,你特么要我别怕你可得千万撑着别死啊,你死了你要我怎么活啊!”任务目标死了,那他还刷个锤子的好感度哦。
  情急之下苏天从自己的纳戒里面取出无数的丹药,他也不知道这些丹药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反正一股脑的都给风惊寒喂了进去,反正他带的都没毒药,肯定吃不死人。
  “快快快,多吃一点,你千万得活着,真的,你活着就是我活着,你可千万坚持着啊!”苏天七手八脚的喂了风惊寒不少的丹药,然后发现风惊寒的身体稍微暖和起来。
  还没等苏天松口气,却发现风惊寒身体却越来越滚烫,越来越滚烫,用手摸一下都觉得烫。
  喂错什么药了?
  苏天将喂药的那些瓶子拿起来看了看,嘛的,他向他七师兄要的春/药跟泻药也特么喂了进去。
  ‘系统先生,我好绝望哦。’
  【要不你试着祈祷一下?】
  ‘祈祷有用?’
  【没用的。】
  ‘……’
  那你说个锤子哦。
  苏天瞧着风惊寒身体温度越来越高,直接将衣服撕裂几块,然后冒着雨出去将布料打湿,然后回来放在风惊寒额头上给他降温,还不忘贴心帮风惊寒衣服敞开。
  但风惊寒身体却还是滚烫,哪儿哪儿都烫,苏天的布料贴上风惊寒的额头没一会儿,立刻直接热干了。
  这温度还能活下来才怪!
  苏天慌慌张张开始给风惊寒解开衣服给他散热,手指刚碰到风惊寒的腰带,却被风惊寒一个翻身直接压在身下,风惊寒双眼通红,脸色是不正常的红润,他低头看着苏天,然后直接闭上双眼吻过来。
  动作急促又粗鲁,仿佛一只野兽。
  苏天被亲得全身发软,甚至还有一种风惊寒要吃了他的错觉,他忍不住的推开风惊寒想要逃开。
  虽然他嘴上说说想把风惊寒送上床,不过本质他还是一个纯洁的处男,包括他在他原本那个世界撒网的时候,撒撒网没关系,说道上床就没空了。
  “风惊寒!”苏天突然大喊尖叫道,因为风惊寒直接撕破他的衣服咬住了他的脖子,苏天疼得跟什么一样。
  更要命的是,风惊寒开始捏他腰了,似乎是打算解他的腰带,又摸又抠的,苏天不用看就知道肯定红了一片。
  “呜呜——”苏天忍不住的呜咽着,他特么还没被这么对待过呢!
  哭声让风惊寒稍微回过神,他抬头定了定神看着苏天,似乎明白了什么,猛的松开手,他脸色依旧是不正常的红润,他看了一眼,用着自己仅存的自制力转身跑出山洞,只身没入暴雨之中。
  冰冷的雨水冲打在身上,这让风惊寒清醒了一些,却依旧没能让他完全的克制下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山洞,然后强迫自己朝着那河水走去,噗通一声直接跳入河水之中。
  暴雨之下,河水之下却变得无比安静下来。
  风惊寒闭紧了双眼,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不该想的画面,身体的燥热却未能完全冷静下来。
  不行,无法完全的冷静下来,这样下去他还是会失控,他的自制力很强,但目前的状况却并非是他自制力能控制的。
  在河水里面待了一会儿,风惊寒猛的睁开眼睛朝着岸上爬上去。
  他冲进山洞之中,苏天正蹲在小小的一个角落抱着自己,不知道是在哭泣还是在休息,瞧见他回来了明显一愣,但依旧能看出眼里的湿润,似乎刚才他也被吓到了。
  风惊寒朝着苏天过去,靠他自己是完全无法克制自我的,他还是需要苏天。
  苏天瞧着风惊寒过来了,脸色变了变赶紧站起来,似乎下意识想要逃跑。
  风惊寒却先行一步上前,他捧着苏天的脸,吐出三个字,“失礼了!”
  说完,他低头再次吻住了苏天。
 
 
第9章
  这次的吻比刚才的要温柔许多,却依旧带着几分强势。
  苏天刚开始还挺抗拒,后来感觉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也就随着风惊寒去了。
  风惊寒亲了好一会儿,然后丢下一脸迷糊的苏天再次从山洞之中跑出去,跳入河水之中继续冷静。
  留下迷茫的苏天不解的看着这一切,过了许久苏天才眨了眨眼睛。
  ‘卧槽系统先生,风惊寒什么意思?!’
  【……你不能草我的,我带电。】
  苏天脸色变得扭曲起来,良久再吐出两个字,‘……卧槽。’
  果然他就不该指望系统能有什么用。
  他摸了摸脸,嘴唇却一片的疼,被亲得太久了,嘴唇都有点肿了,但此刻比起其他,苏天却更想睡觉。
  天知道他是怎么扛过来的,之前他就困得跟什么一样。
  苏天也不知道风惊寒还会不会回来,干脆在旁边铺了件衣服打算睡一会儿,睡到一半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又感觉身上压着一块石头,苏天迷迷糊糊睁开眼,果然又是风惊寒压在他身上开始亲他。
  又亲了好一会儿风惊寒却是低下头舔/舐了一会儿他的喉结,又猛的转过身跑出去跳进河里继续冷静。
  苏天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衣服,觉得今晚不用睡了,他身上的水全是风惊寒带进来的,风惊寒整个人刚才水里出来,又在雨中跑来跑去,身上湿得一扭全是水。
  苏天擦了擦脸打算再睡一会儿,没一会儿风惊寒又跑进来亲他,这回亲得久一点,甚至还扯开他的衣领亲了好一会儿他的锁骨然后再跑出去。
  苏天低头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一身,还是没忍住朝着风惊寒的背影比了一根中指。
  他妈的今晚直接换衣服算了,一身又一身的换,特么能不能给他个痛快!
  这次等得最久,快破晓的时候风惊寒才冲进山洞之中,他依旧满身湿漉漉,他看向苏天,然后朝着苏天冲过去,低下头就继续开啃,苏天被亲得一脸生无可恋。
  第一次被亲得觉得人生绝望,苏天觉得他对亲吻这件事都快留下阴影了。
  这回没有亲太久,但是风惊寒的动作却愈发的过分,他扯开苏天松松垮垮的衣领,舔了好一会儿苏天的脖子却是没停下继续往下,直到被风惊寒啃了一口红果子后苏天才猛的发觉事情有点失态了。
  “停、停下!卧槽你特么别吸、不准咬!”苏天开始挣扎起来了,但风惊寒力气却无比巨大,他压着苏天不让苏天动,亲了好一会儿却是猛的抬起头,似乎微微清醒了一分,他看着苏天,丢下苏天又开始往外面跑了。
  此刻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只稀稀疏疏的几滴小雨滴。
  “王八蛋风惊寒你他妈的不是人!”苏天对着慌慌张张跑出去的风惊寒竖起一根中指,然后开始换衣服。
  他决定了,不管这回风惊寒什么时候回来,他打死都不能让对方亲了。
  他现在的嘴唇又红又肿,特么再亲下去非破皮不成!
  只是这回苏天在山洞里面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风惊寒回来,直到外面天都亮了都没回来。
  难不成出事了?
  苏天有些迟疑要不要出去看看,终于等了好一会儿后苏天准备还是出去看看,毕竟风惊寒现在是他的任务目标,他死了特么自己向谁刷好感度去。
  却是没想到他刚刚出来就跟风惊寒打了个照面,看上去风惊寒发丝还有些湿润,但身上衣服很明显就是换过干净的,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疲倦,甚至有些狼狈。
  以往的风惊寒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如此懈怠,苏天上下打量了一圈,不确定风惊寒会不会突然扑上来啃他一口。
  谁知风惊寒却是先移开了目光,似乎有些过意不去,“寻、寻雪,昨晚是我失礼了。”
  昨晚很多事情他都无法控制,他不能让自己失礼,却也不能一味克制,因为这只会让他适得其反,他是隐约还记得一些事的,他的确对人做了一些失礼的事。
  苏天没说话,因为他忙着问系统一件事呢。
  ‘系统先生,好感度涨没有?’
  【涨了。】
  苏天一脸惊喜,‘涨了多少?’
  【不是你的,是白寻雪,他对白寻雪的好感度涨了十点。】
  ‘……’
  苏天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彻底垮下去了,‘有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他以为你是白寻雪,自然好感度涨的是白寻雪的,所以你要加油哦。】
  我真特么想骂人!
  认错人就算了,特么的亲错人也算了,竟然连好感度都加错人。
  日了狗了,还是携带狂犬病的那种!
  苏天脸一扭,不想跟风惊寒说话,因为他怕自己会骂人。
  他一般轻易不骂人的,除非忍不住。
  风惊寒见苏天这般模样,心想昨晚肯定是唐突了对方,于是他握紧了拳头,“寻雪,我会、会负责的。”
  负你个大头鬼。
  你亲的是老子,特么你想负责的人是老子么!
  苏天转身就走,还不忘鼓起脸,看上去就跟个小皮球一样。
  “寻雪你去哪儿?”风惊寒下意识问道。
  苏天愣住,直接将脚下的一块小石子踢到一旁,气呼呼说道:“我去生气!”
  所以你丫的最好识相别跟过来!
  风惊寒站在原地却是不知道该去还是不去,于是他只是站在原地等着苏天回来。
  他一等就等了大半天,因为苏天走到旁边去踩了好一会儿的草,等踩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才蹲下来捧着脸不高兴了好一会儿。
  对于苏天来说,有困难不可怕,可怕的困难太太太太特么难了。
  现在他要怎么跟风惊寒说,又要怎么继续去刷好感度,现在风惊寒脑袋是坏掉的,只会把他当成白寻雪,他再接近最后刷的好感度也全是白寻雪,倒时候他半点好处没捞到,反而帮白寻雪好感度给刷满了。
  这种得不偿失的事他才不会做。
  但是他又不能就这样让风惊寒把他错认成白寻雪,不然这十点好感度还是白寻雪的。
  特么到目前为止他的好感度还是负的呢!
  苏天鼓着嘴又不高兴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慢吞吞的回去,却是发现风惊寒依旧站在原地等他,动都没动一下,瞧着他回来了,很明显那目光微微亮了亮。
  呵呵,什么面无表情的冷峻剑修,我信了你的人设才是真的有鬼了!
  “寻雪。”风惊寒瞧着苏天过来,低声喊道。
  苏天抬眼看了风惊寒一眼,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风惊寒的脑子是坏掉的。
  “通知宗内吧,我们退出秘境。”
  风惊寒不解,“为何。”
  为何?
  当然是带你回去给你治脑子啊!
  苏天指着自己红肿的嘴唇,“看清楚了,这是你亲的。”
  然后他伸出手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密密麻麻满的红痕的脖子,“还有这里,也全是你亲的。”
  最后苏天开始解衣服了,他腰上那一圈红痕也特么全是对方捏出来,还有红果子!
  风惊寒见此,立即上前制止住了苏天的动作,“寻雪,此刻不可!”
  苏天拍开风惊寒的手,似乎怕风惊寒误会什么,又把衣服给整理得整整齐齐,“记住了,昨晚是你对我做的这些事,我身上全是你留下的痕迹。”
  风惊寒抿紧了双唇。
  苏天对视对方的眼睛,再次重复说道。“记清楚了,这全是你昨晚做的。”
  “对我做这些事的,是你,记清楚了么。”苏天指着自己又一次郑重说道。
  “我会、我会负责的。”风惊寒目光微微闪烁,却是坚定的说道。
  希望你脑子好了之后,知道我是谁了还能这么坚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