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穿书】──凡你醉处

时间:2020-10-17 15:19:24  作者:凡你醉处
  “嗡嗡嗡——!!”一片刺耳的声音突然从旁边响起,原来竟是一大片的黑色马蜂,那些马蜂全身漆黑,唯有一双眼睛无比猩红,一看便不是好招惹的。
  “是黑蜂!”有人忍不住的惊呼道。
  他们出来之时也听过之前来历练的弟子说过此事,这些黑蜂在秘境里面不常见,也并不厉害,但却难缠得紧,因为他们数量极其庞大,而且会攻击所有周围的生物。
  更重要的是这些黑蜂有毒,被蛰后会让修士头晕目眩,严重时还会产生幻觉久久无法清醒。
  眼见那些黑蜂就要过来,四周的弟子立刻运起真气护住自己,直接扭头就往森林里面窜去。
  风惊寒冷眼的看着那些黑蜂,对他而言,那些黑蜂并不为惧,不过他轻易也不会出手,他只要任务是尽量护着这群来历练的弟子,除了生命之忧外,任何的危险他都不会出手。
  眼见那群黑蜂如同一片黑色的潮水直接涌入他们这群弟子之中,那些弟子立刻做惊鸟直接分散跑开。
  而就在此时,苏天旁边的七师兄却是抓住时机直接握住苏天的手直将人往风惊寒身上一推,在苏天惊恐的表情中他七师兄甚至还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特么这就是你帮我的机会么!
  这算个锤子啊!
  风惊寒就听见旁边一道风声传来,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想要偷袭他,直接剑鞘一抵,在看清人后手上却是微微用了用真气。
  “碰——!!”
  苏天在飞出去之前对准了风惊寒比出了一个中指。
  老子刷满你好感度后一定要糟践死你啊!
 
 
第7章
  “嗡嗡嗡——”
  那些黑蜂见苏天落单飞出,突然猛的形成一窜朝着苏天袭去。
  苏天瞪大了眼睛,慌忙的从纳戒里面去摸自家师尊给自己的玉筒。
  结果还没来得及将玉筒取出,眼前却是一道凛冽的剑气一闪而过。
  “唰唰——”那剑气跃过,带起一道白光,无数的黑蜂纷纷被剑气击中斩落在地。
  “碰——!”伴随着一声巨响,也正是苏天摔下地的声音。
  风惊寒手持利剑站在他身前,剑气弥漫,那群黑蜂似乎也颇为忌惮,扑散着翅膀立刻转移目光去蛰别人了。
  就在风惊寒打算收回剑之时,他的脚腕猛的被人握着,他低下头,却瞧着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过来,捏起一只黑蜂的尸体猛的往他脚上戳。
  “你作甚!”风惊寒觉得自己脑门都微微爆出一根青筋。
  苏天看了石惊寒一眼,指尖微微用力捏起那黑蜂逼出尾尖更加用力的戳在风惊寒的脚上,气呼呼就两字,“报仇!”
  不要以为我刚才没感觉出来,特么你是看清是老子后才用真气把老子给掀出去的!
  苏天戳了好一会儿,可惜连风惊寒的衣服都没戳破一个,死去的黑蜂是没有攻击能力的,那尾尖也自然没有任何威胁。
  风惊寒将剑鞘压下,直接抵在苏天的脑门上,苏天鼓了鼓脸,然后将手上的黑蜂扔开,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顺带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放眼望去,四周却是早不见了其他云霄仙宗的弟子。
  想来刚才那黑蜂突然袭击,让那群弟子受惊直接跑散了,风惊寒微微蹙眉,却也并不担忧。
  这秘境被宗门执掌多年,里面也有长老巡视,若那些弟子当真命悬一线自可捏碎自己的玉筒,到时会有长老过去将他们送出秘境。
  风惊寒余光瞥了苏天一眼,脚尖微微一点却是打算找个僻静之地修炼,他身受了雷鞭,伤势并未好全,此次出行也只是勉强支撑罢了。
  但就在他起身那一瞬,他身后的苏天却眼尖直接伸手抱住了他的大腿往下一拖,风惊寒握紧了自己的剑鞘,甚至隐隐想要出剑。
  他是剑修,轻易不出剑,他爱惜自己的利剑,因为这是他的道,出鞘的剑是要杀人的。
  “松、开!”风惊寒是从牙齿之中磨出这两个字的。
  苏天却是越发抱得死紧,“你不能走,就剩我一个了,我修为这么低,遇到危险怎么办?”
  风惊寒转过身,神色一如既往的冷峻冰冷,他只是重复道,“松开。”
  苏天原本还想继续僵持一会儿,却是仿佛见到什么恶鬼一样,脸色变了变,下意识猛的松开风惊寒扭头就跑,“有、有怪物啊!”
  风惊寒眼珠微微动了一下,抬起剑抵在胸前同时身形暴退数步,果不其然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蜂,那黑蜂人脸兽身全身漆黑,巨大的尾巴不断颤抖,里面不知道藏了什么。
  这是只母蜂,只见那巨大的母蜂直接将风惊寒轰开,肚子动了动,然后噗的一声从身后生出无数的黑蜂出来。
  黑蜂都是母系社会,以一个母蜂为蜂后,它们生存的唯一的意义就是保护蜂后。
  那些刚刚出生的黑蜂一接触到空气立刻长大数倍,然后猛的朝着风惊寒袭来。
  风惊寒一脚跃起,冰冷泛着白光的剑刃缓缓从剑鞘之中抽出,道道剑气刺来,斩落一片又一片的黑蜂,但那些黑蜂仿佛源源不断,尤其是那些黑蜂飞起之时,翅膀拍打的嗡嗡之声让人觉得烦躁。
  巨大的噪音不断的扰乱风惊寒的判断,他余光瞥过旁边的蜂后,直接一剑划下,冲破到那蜂后之前,利剑猛的朝着那蜂后刺去。
  “嗡嗡嗡——!!”无数的黑蜂全部朝着这边聚集而来,它们没有思想,唯一的天性就是保护蜂后。
  蜂后却拖着自己硕大的身体不断的挪动,仔细看去,却仿佛隐约瞧见它身上之前就留下些伤痕,应当是之前被其他修士伤过,这才仓促出逃出来。
  一般而言,蜂后都会躲在最安全最隐秘的地方不断产下黑蜂,若非之前巢穴受到威胁,它轻易绝不会离开。
  风惊寒此刻倒也想不到这许多,四周的黑蜂越来越多,风惊寒双手竖起,利剑从他手中飞出,在空中却是分裂出数把,形成一片圆形在风惊寒四周将他保护起来。
  而风惊寒快步随意握起一把利剑,对准那蜂后的肚子,直接就是用力一刺。
  那蜂后发出疯狂又撕心裂肺的叫声,风惊寒却是意识到了什么,身形猛的后退。
  “噗——!!”然而那蜂后的肚子却的猛的爆开,无数的秽物将四周染得一片狼藉,风惊寒脚上微微沾染上一分,他立刻褪去靴子,但那蜂后眼见命不久矣,直接舍下大半个身体,只剩下一个脑袋猛的朝着风惊寒的脚飞去,将身上最后一根毒尖刺破风惊寒的皮肤。
  风惊寒就感觉脚下一亮,却是在空中翻身将那蜂后的脑袋直接一脚踢开。
  “嗡嗡嗡——!”
  “嗡嗡嗡——!!”
  那些黑蜂眼见蜂后一死,立刻悲愤着全部朝着风惊寒袭去,风惊寒刚想运起真气,却发现脚底传来一片灼热,每用一分真气周身就疼痛一分。
  看来是毒气入体了,风惊寒简单封起周身的穴道,转身只身没入那森林之中,却不过才跑上两步,全身却是失去大半力气差点摔倒在地。
  那群黑蜂眼见风惊寒中毒失势,立刻猛的朝着风惊寒飞来,露出闪着冷光的毒尖。
  “草!”不知道是谁冒出一个字出来,风惊寒勉强稳住心神看去,却发现不远处躲在草丛里面的苏天骂骂咧咧的朝着自己过来,拉住自己就开始往森林里面跑。
  但苏天很明显也是第一次救人,没什么经验,拉着风惊寒跑的时候没看清路,直接让风惊寒撞在一根大树上,风惊寒捂着被撞的脑袋越发觉得神智有些昏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第一次逃跑没啥经验。”苏天回过头看了风惊寒一眼,扯过旁边一片大叶子扇起飞过来的一小片黑蜂,然后勉强拖着风惊寒再次朝着深处跑去。
  风惊寒用力咬了一下指尖,勉强恢复了一些神智,他双指屏起念着咒语,直接抓住苏天的肩膀就蒙的猛森林上空冲去,脚下踩在一棵枝桠上,但前方却直接便是一片浩瀚的天地。
  ——前方是悬崖!
  风惊寒刚想停下,体内的真气却是直接凝结,他收不住自己的身形,猛的落下,苏天却是尖叫起来。
  “我他妈不想跟你殉情啊!”
  风惊寒也觉得他不该带着苏天一起,但他的动作比想法更快,直接就松开了手。
  苏天不可思议到一脸绝望,却在风惊寒松开他的时候下意识抱住了风惊寒的腰,风惊寒受力,直接身形猛的暴跌而下。
  “草草草草——!!”
  两人落入那云间之下的悬崖,里面传来苏天的谩骂,全程就一个字,却每个字的都叫出了不同的情绪。
  “噗通——!!”
  两人坠落进一条河水之中,那悬崖中有云雾遮拦,但其实并不高,落入水中的时候苏天赶紧上扬着浮起,将旁边的风惊寒抱在身边开始往岸边跑。
  但水流却有些急促,猛的朝他们朝着下流冲去。
  苏天感觉一股急浪朝着自己脑门上拍来,意识也变得浮浮沉沉,他也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却感觉河水冰冷,冷彻入骨。
  直到苏天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天,天色很暗沉,稀稀疏疏下着小雨,雨水冰冷落在他身上,点点滴滴的让他越发的冷,他迷糊了一会儿,赶紧起身看了看自个,还好没什么伤,然后他才看了看四周,在不远处发现了昏迷中的风惊寒。
  风惊寒此刻双唇乌紫,很明显的中毒了,双目紧闭,全身湿漉漉的,却依旧可见几分挺拔俊俏之姿。
  无论怎么看,风惊寒都是一个相当优秀并且英俊的男人,苏天吐出一口气,在查看了一下四周后有些吃力的将风惊寒朝着旁边拖去,那里有个小山洞,至少藏身是没什么问题了。
  等把风惊寒拖进山洞后苏天又取出衣帕给风惊寒擦拭身体,甚至不忘把风惊寒的外衣给脱下来,不得不说啊,之前看着风惊寒他就觉得真身材不错,脱了衣服后没想到更不错,隔着亵衣苏天都隐约看出来了对方那腹肌的曲线。
  苏天有些羡慕的摸了摸,然后转身过去给自己换好了干净的衣服,又从纳戒里面取出火符勉强升起一个火堆。
  苏天坐在山洞里面昏昏欲睡的,外面还在继续下着雨,从刚才的稀稀疏疏下雨变成了倾盆大雨。
  雨声杂乱,苏天打了个哈欠提起风惊寒的衣服给他烤干。
  ‘系统先生,风惊寒中的毒严重吗?’
  【在下不知道呢,但是应该不严重。】
  苏天感觉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他勉强撑起精神揉了揉眼睛,‘你说我救了风惊寒,他醒来后好感度会涨吗?’【在下也不知道呢。】
  苏天还是没忍住,‘那你知道什么呢?’
  系统那边沉默了一下,似乎有些挫败。【我知道的,你再不给风惊寒披件衣服,他就要被冻出毛病了。】
  苏天没忍住朝着风惊寒那边看了一眼,有些疲倦的起身脱下自己的外衣,然后给风惊寒披上。
  刚披上,手腕却是被风惊寒握住,只见风惊寒缓缓睁开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认真的看了苏天好一会儿,眼神之中却仿佛半惊半喜。
  “寻雪……?”
  草,竟然把他认成白寻雪那朵黑心莲花!
  嘛的,衣服披晚了,脑子先被冻出毛病了。
 
 
第8章
  山洞之中,苏天眨了一下眼睛,“你叫我什么?”
  风惊寒却是仿佛回过神,松开了苏天的手腕,将目光放在了其他地方,他仿佛又恢复成了那个面无表情却又冷峻的剑峰大师兄,只是轻声说道,“白师弟。”
  白寻雪白师弟么。
  苏天眼神之中却微微有些兴奋跳跃,中毒认错人了嘛,很有趣呀。
  于是苏天反而伸手握住风惊寒的手,笑得一脸的明媚,刚才的睡意荡然无存,“不必这么生疏,你可以唤我寻雪的。”
  风惊寒眼神却还是有些不敢放在苏天身上,却还是低声喊了一句,“寻雪。”
  苏天将旁边烤干的衣物拿过来,然后放在风惊寒身上,“快换上吧,小心风寒。”
  风惊寒低头却发觉自己只身着一件亵衣,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等穿戴整齐后他发现苏天坐在火堆前,那身形很是瘦弱,风惊寒却觉得心下一软。
  “白师弟怎会前来秘境?”风惊寒没忘记之前的事,他被他师尊派来进入秘境之中保护同行弟子,不过他之前似乎被那蜂后趁机伤了一下,随后的事风惊寒记不太清楚,好像是谁跟他一块掉下悬崖了。
  苏天看向风惊寒,朝着对方招招手示意对方过来烤烤火,眼下外面正狂风暴雨呢,也就山洞里面这一堆火焰暖和一些。
  风惊寒拿起自己的剑放在一旁,然后缓缓坐在苏天旁边。
  “我担心你,所以进来找你呢。”苏天面不改色的撒着谎。
  风惊寒靠着那火堆很近,感觉自己身体暖和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之前苏天也在,他环顾一圈却并未发现苏天的身影,“白师弟,你可曾见过苏天?”
  苏天动了动耳朵,哎哟还知道关心他,看来好感度又有希望了。
  于是苏天眨了眨眼睛,“看见了,他说你现在不喜欢他,所以他把你交给我之后就走了。”
  风惊寒忍不住的握住了自己剑,似乎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其实苏师兄很关心你的。”苏天继续说道,“你现在不喜欢他,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等你了解他了,你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很善良美好的人,待人温和,热情大方,对你又好,这样的人现在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风惊寒眼神微微沉了沉,只是低声唤道。
  “寻雪。”
  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不似以往冰冷,却又沉重。
  苏天停下来不解的看着风惊寒,风惊寒也看向苏天,目光却似乎有几分复杂,他只是说道,“我记得,他说他心悦你。”
  卧槽,这特么什么直男脑回路!
  苏天僵硬着回道,“是么,苏师兄人那么好,能被他喜欢肯定是人生第一大幸事。”
  “但我不觉得。”风惊寒转过头,只是看着那堆火焰,神色在火光的闪烁之中明暗不清,“他心悦你,于我而言便是敌,你应当明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