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穿书】──凡你醉处

时间:2020-10-17 15:19:24  作者:凡你醉处
  “为什么?”苏天就纳闷了,这事跟剑峰那边的人有什么关系。
  “剑峰护短啊。”七师兄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道。
  其实不仅是剑峰,他们师尊也护短,云霄仙宗的这些长老峰主都挺护短,但都没剑峰那么团结,毕竟都一根筋的人,遇到事就一条道走到底。
  这次苏天让剑峰的大师兄受了鞭刑,指不定剑峰那群弟子怎么想苏天呢,毕竟之前苏天没事就跑到剑峰去蹲风惊寒,这事剑峰的弟子都知道。
  估摸着苏天在剑峰眼里的现在已经成了水性杨花贪生怕死的代名词。
  七师兄瞧着苏天有些发愣,忍不住的伸手碰了碰苏天的胳膊,“对了,师尊让你等会过去一趟呢。”
  苏天一头埋在了自己的枕头上,“不去!”
  “为什么?”七师兄一愣,之前苏天最粘的就是师尊了,就是他们师尊身后的小尾巴。
  苏天双腿一蹬,露出白花花的两条腿出来,没好气道,“老子裤子还没穿呢!”
  七师兄:……
 
 
第4章
  等苏天穿好裤子后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七师兄原本想送他去的,不过临时接到了玉筒有事就先走了。
  苏天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还是认命的朝着他师尊的主殿过去。
  之前的资料显示苏天非常粘他的师尊,毕竟是从小就被云沉抱回来当弟子养着的,那时候苏天才几岁,唇红齿□□嫩可爱,所以云峰上下都对苏天非常的喜爱。
  云沉也自然是很疼爱自己这个弟子的,只不过他身为师长,一举一动都不能太过表露心意,但却默许了苏天许多事,直到他把白寻雪带回来后。
  一切都变了。
  他对白寻雪的喜爱是没有任何隐藏,甚至一度让苏天怀疑白寻雪是他师尊在外面的私生子,不然这偏爱得太过明显了,什么法宝秘籍说给就给,以往的克制沉着的人设全崩了。
  之前是苏天粘着云沉当对方小尾巴,现在是云沉自个愿意把白寻雪带在身边教导,这意义就完全不一样。
  导致后面苏天也就不怎么跟他师尊亲近了。
  所以苏天瞧着云峰上的主殿,稍微还有点恍惚,等会他见了云沉要怎么说?
  云沉肯定是要问他在刑峰上的事,还有他对白寻雪的事,他要找个什么借口呢?
  苏天怀着心思缓缓走进主殿之中,抬头瞥了一眼就低下头行礼道,“师尊。”
  云沉站在一侧,似乎在修剪灵草,他瞧着苏天来了,对着一旁的白寻雪抬了抬下巴,“你先下去吧。”
  苏天这才注意到旁边坐着一道身影,正是白寻雪。
  白寻雪起身对着云沉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出主殿,路过苏天的时候依旧是看了苏天一眼,那目光让苏天下意识的全身微微紧绷起来。
  直到白寻雪走出主殿了,苏天才稍微放松了几分。
  “咔嚓——”一道剪刀声传来,只见云沉拿起剪刀对准身前的那一株灵草毫不留情的就剪去一根枝桠。
  暗光浮沉下,露出的是一个静谧的人。
  他一袭暗青色长袍,发丝随意束在身后,只露出一张侧脸,却依旧俊俏无比,身上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在苏天的印象里,他的师尊向来都是稳重克制着的。
  不以物喜,不以物悲,这是他师尊教导他最多的一个道理。
  云沉垂下目光看着手上的那一截断枝,然后随意放在一侧,“身上的伤如何。”
  苏天一愣,回道:“已经上了药,休息一段日子应该就不碍事了。”
  云沉伸手拉起另一根枝桠,然后一剪刀再次下去,另一根枝桠也完全被剪断,苏天看了看那盆稀稀疏疏还剩几根枝桠顽强存活着的仙草,突然就觉得真可怜。
  同时苏天自个也有不少念头闪过,此刻他师尊最想知道的是什么?
  按照白寻雪那万人迷的设定,他师尊肯定是听说他在刑峰承认对他小师弟的心意后因此来逼问来了,身为他们两人的师尊,又是个偏心在小师弟身上的师尊,苏天用脚趾想都觉得对方肯定是把过错归到自己身上。
  他不能坐以待毙等着他师尊的逼问,苏天想了想,立刻跪着上前一下就抱住了他师尊的大腿,仿佛带着哭腔呜咽着,“呜,师尊。”
  云沉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瞬。
  其实他很少跟人有过身体接触,早些年苏天还小的时候总是缠着他,后来长大了苏天虽也粘着他,不过却也有了距离,他也一向克制自我。
  苏天用脸颊蹭了蹭云沉的大腿,哭哭啼啼开口道:“师尊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再也不敢对小师弟心怀歪念了,呜呜师尊你别罚我了,我在刑峰痛了好久,刚刚上药的时候也疼。”
  云沉将手中的剪刀放下,似乎叹了一口气,“起来吧。”
  谁知道苏天反而抱得更紧了,“我不,师尊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
  云沉转过身,伸手扶起苏天的手臂,苏天仰头正好对上云沉那一双眼睛,是一双非常平静温和的双眼,让人想到深幽的古潭,波澜不惊。
  “修道之人,当正道心。”
  云沉只是如此说道。
  苏天微微有些不解,他望着云沉,目光清澈,不带一丝杂念。
  云沉看着苏天的目光,却是一顿,下意识伸出手轻轻蒙住苏天的双眼,苏天感觉眼睛上一凉,闭上眼睛后轻轻动了动,睫毛轻轻扫过云沉的掌心,云沉却是收回了手,然后转过身,留下一个背影在苏天面前。
  “师尊?”
  云沉呼吸浅浅,他整个人都无比的沉寂。
  “你年龄小,纵使犯错也有我教导不当的缘故。”
  云沉微微仰起头,暗光落下一缕在他身上,大殿无比静谧,有扬起的光尘点点滴滴浮沉,苏天觉得他这个名义上的师尊,似乎跟记忆资料之中有些不一样。
  “罢了,此次海墓秘境开启,你便也下山去历练一二吧。”
  去个锤子哟,他总共任务时间就三个月,万一下山历练耽误个一两个月,能完成任务才怪!
  谁知苏天刚想开口,就听见云沉继续说道,“虽剑峰风惊寒也会前往,但他看在我的面上不会为难于你,你也需谨记不可去招惹他。”
  师尊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是,多谢师尊。”
  云沉手指动了动,看着旁边被他修剪得歪歪扭扭的一盆灵草,他的余光扫过苏天,苏天今年十八岁,这个年纪对绝大数修士而言,基本都处于一个小孩子的阶段。
  而苏天大抵也真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吧,犯错了,认个错似乎就能被原谅。
  云沉的确是有意先支开苏天的,刑峰的事他也听说了一些,云沉对白寻雪有很高的期望,但也并不代表他对这个自己亲自从小教导大的弟子没有感情,不过苏天也的确该下山去历练一二。
  只有吃吃苦才能明白天大浩荡,儿女私情皆为小爱。
  云沉从自己的纳戒之中取出一块玉筒,上面有着暗光浮沉,“里面藏着我一道真气,非命悬一线时不可捏碎。”
  云沉将那玉筒递给苏天,苏天小心翼翼的收下然后看了看,这玉筒看着比寻常的都要小巧一些,颜色带着几分暗青色,瞧着就感觉里面似乎蕴藏了无数的浩瀚真气。
  苏□□着云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几分天真几分骄傲,“多谢师尊。”
  其实云沉大部分的时候都并不怎么喜欢苏天的笑容,他只是点点头道,“下去准备吧,三天后出发。”
  “是。”
  苏天对着云沉弯腰道,然后缓缓从主殿之中出去。
  ‘系统先生,我突然就对完成任务充满了信心。’
  【那就好,加油。】
  等出了主殿后苏天鬼使神差的回头了一下,好像他这个名义上的师尊,也没有那么难以相处,但为什么跟记忆之中似乎有些偏差。
  苏□□着自己的庭院回去的时候心思稍微有点乱,因为他主要还在想怎么刷风惊寒的好感度。
  目前风惊寒对他的好感度是负数,而且风惊寒是喜欢白寻雪的。
  白寻雪在资料里面显示是个黑心莲,不过目前似乎所有人都以为白寻雪是个品质高尚的白莲花,如果他把白寻雪伪装的假象给撕了下来呢,苏天觉得他大概会被白寻雪直接人道毁灭吧。
  苏天抓了抓头发,那如果他说他愿意成全风惊寒跟白寻雪呢?以风惊寒一根筋的人会不会就暂时对他有些好感?
  毕竟之前在天牢里面苏天就实验过,似乎只有跟白寻雪有关的事他风惊寒才会对他稍微有些反应。
  苏天觉得自己还要再好好思量一下对策。
  其实好感度并不难刷,难的是如何才能顺理成章又没有任何破绽的直接刷满。
  而回到自己庭院的苏天,其实压根就没把这事再想起来,他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就直接滚上床睡觉,一睡就直接睡了两天一夜,等到迷迷糊糊起床的时候苏天才反应过来明天就要准备准备下山了。
  急得苏天直接就冲进自己的小仓库里面搜刮了不少东西。
  小仓库里面好东西还是有不少的,毕竟以前原身跟师门关系特别好,几个师兄都很纵容他,更别提上面还有一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师尊。
  苏天按照记忆之中的修炼之法运转了一下自身的真气,让他没想到的是体内仿佛真有有无数的真气,那些真气顺着脉络缓缓运转,甚至越发有决堤的趋势。
  按照资料显示,他目前是筑基修为,进入筑基就相当于辟谷可以不用进食,但有的修士还是会贪图口舌之欲,毕竟不用吃饭不代表不会感觉到饿,所以当苏天啃了一整晚的书籍资料后,他摸摸自己扁扁的肚子表示——
  他饿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原本浩浩荡荡准备下山去历练的云霄仙宗弟子之中,却突兀的藏着一个正捧着灵果吃的少年,他脸颊鼓鼓,嘴里装满了果肉,嘴角一片的果汁湿润,被人侧目瞧着也不见半似尴尬之意,甚至还抬起胳膊碰了碰旁边的修士,十分大度的表示:“哥们要不?”
  那人差点没直接拔剑出来,却只是脸色有些冷峻的看了苏天一眼。
  因为那人就是风惊寒。
 
 
第5章
  四周看热闹的弟子立刻就开始捧起瓜子,毕竟之前苏天喜欢风惊寒喜欢到天天去剑峰蹲人这事所有人都知道,有一次被剑峰的弟子直接布阵刺了二十一道剑伤,结果伤还没好全又蹲去剑峰了,直接被他师尊给拎回去给关了挺久的禁闭。
  当时风惊寒没被感动,剑峰倒有不少弟子先被感动了,结果扭头苏天就给他们所有剑峰的弟子上了一课,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原来苏天喜欢的是不是风惊寒而是白寻雪,尽管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但事实就是如此,据说当日刑峰上的弟子都差点被苏天的深情告白给感动到哭。
  为了喜欢的人竟然不惜天天跑到情敌家里去探好情敌的虚实,这得多大的仇恨啊。
  也就是说,风惊寒从明恋对象一下就变成了宿命的情敌。
  何止刺激啊!
  修道之人平时都是清心寡欲的,不然就是每日精疲力尽的修炼,因此内心都压抑着无数的八卦之魂,甚至还有弟子已经开始打赌风惊寒能在路上忍苏天多久。
  剑峰的人都是一根筋,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风惊寒前几天才因苏天之事挨了二十二道雷鞭,据说还是执法长老亲自动的手,那二十二道雷鞭下去必定是鞭鞭都皮开肉绽,如今风惊寒还能面不改色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并且下山去历练。
  不得不说也让无数的弟子心生佩服。
  而就是这位让无数弟子心生佩服的风惊寒,下一刻直接扯起苏天的衣领,额头都冒出一根青筋,仿佛就要拔剑杀人,他吐出两个字,“苏天!”
  苏天赶紧踮起脚尖让自己身形稳住并且回道,“在呢在呢,你这么生气干嘛呀。”
  卧槽发生什么了?!
  这是周围看热闹所有的弟子脑海里面都闪过的一句话。
  刚才他们就看见苏天瞧见风惊寒不吃果子,于是凑上去在风惊寒说了一句什么,结果下一秒风惊寒就暴怒拎起苏天的衣领似乎想要吃人。
  这还是以往那个冷峻得如同木头一样的风惊寒大师兄么!
  众人还没来得及上前劝架,结果旁边倒是一道响亮的声音传来,“放开我师弟!”
  众弟子看去,却发现是云峰的七师兄,以前这七师兄的确跟苏天关系不错,两人也是同进同出的,不过后来那云峰的小师弟来了之后吧,没事就能在那小师弟身后瞧着这位七师兄的影子。
  “七、七师兄救救我。”苏天立刻眼泪巴巴的对着他七师兄喊道。
  七师兄一过来就立刻将苏天从风惊寒手上解救下来,然后把人往自个身后一藏,那架势很明显的是要护短了。
  风惊寒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躲在七师兄身后的苏天,似乎又恢复以往那般面无表情了,“再胡言乱语,我绝不对你手下留情。”
  言罢,一股冷峻的剑气直接爆发出来,让苏天的牙齿都忍不住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而他身前的七师兄脸色也猛的一变,他现在也才筑基中期的修为,跟风惊寒完全没法比,真打起来他肯定不是对手,就在七师兄考虑要不要墙头草立刻倒的一瞬间,那股剑气再次被收起,风惊寒直接转身走到旁边,似乎打算准备出宗了。
  而苏天跟他七师兄则是纷纷的松了一口气。
  论修为,风惊寒现在吊打他们俩,都不用出剑那种。
  不过苏天有些狐疑的看向七师兄,“七师兄你也是要一块去历练?”
  七师兄吐出一口气,“师尊让我跟你一块,其实我是想留下来陪着小师弟的,结果小师弟闭关去了。”
  苏天立刻握着自己手里的果肉狠狠的啃了一口,果然你们都是偏心白寻雪的!
  苏天在手上的果子看了看,然后从里面选出了最小的一个递给七师兄。“吃果子不?”
  他七师兄嘴角抽了抽,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果子是苏天手里最小最青涩的一个,他接过果子想了想,忍不住的问道,“苏师弟你是不是在吃小师弟的醋啊。”
  “没有啊,要我笑给你看吗?”苏天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无比真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