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穿书】──凡你醉处

时间:2020-10-17 15:19:24  作者:凡你醉处
  而一旁的白寻雪却是微微动了动眼珠,那目光如同星光微微闪烁。
  刑长老捏了捏自己的胡子,“苏天,不得捏造事实。”
  毕竟云霄仙宗里面还有谁不知道苏天对风惊寒爱得跟什么一样,甚至被风惊寒拒绝后还一股脑的往剑峰跑,那积极性,被他师尊罚了好几次都还没放弃。
  苏天却是轻声笑道,“我知晓之前有些传闻,说我喜欢风惊寒,不过那是假的,我喜欢小师弟才是真的。”
  说到此,苏天仿佛无声嘲讽,“一朵漂亮的白花跟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瞎子才会选错。”
  白寻雪似乎也笑了笑,却看不出几分笑意。
  “我去剑峰只是为了知己知彼,若心悦一人,自然是心心念念将他放在心上的,对情敌知根知底才能有把握战胜对方,我心悦小师弟后便寝食难安,终于压抑不住心情约小师弟在断崖表面心意,偏偏风师兄却一路尾随失手将我推入断崖,纵使风师兄也对小师弟爱之深切,却无需对同门下这般毒手吧。”苏天最后一句似是挑衅一般看向风惊寒。
  此刻风惊寒将自己的利剑都微微握得嗡嗡响,因为他大概也没想到之前对他那般纠缠的苏天,现在都能张口就诬陷他来。
  但刑长老却也并非是个糊涂人,“那为何有人作证说你平时对你小师弟亦是万分不满。”
  苏天仿佛有些局促,摊开手似乎有些无奈,“第一次喜欢人,没什么经验,就想着故意跟他作对让小师弟能够多注意一下我,等我以后喜欢的人多了,有经验了,就不会再闹出这些误会了。”
  说完,苏天还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白寻雪一眼,却正好对上白寻雪那一双有些探究的双眼。
  那是一双无比漂亮的眼睛,仿佛藏着宇宙星辰。
  苏天一愣,对着白寻雪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就是脸颊微微泛红,看着仿佛真的是一个爱慕白寻雪之人。
  “但你所说并没有任何证据。”白寻雪看着苏天,一字一句清晰说道。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像是冰川融化之时那缓缓流动的冰水,不冷,却让人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萌动。
  “但今日说我残害同门,不也没有证据么。”苏天的目光似乎有着光亮点点燃起,“是否心悦一人,除了他自己外,是没有人能知道的,难不成在今日风师兄表明心意前,小师弟便能知晓他亦对你情根深重不成。”
  苏天这是给白寻雪挖了一个坑,若白寻雪承认,便是白寻雪明知风惊寒对他的感情,却依旧把对方当备胎,毕竟白寻雪跟风惊寒的关系之前可是挺不错的,若是白寻雪不承认,刚好就帮苏天作证了。
  白寻雪沉默了一会儿,反而一旁的风惊寒握紧了自己的利剑,他是剑修,脑子都是一根筋到底,他知道自己心悦白寻雪,但却一直未曾表明心意,亦不知对方的心思。
  然后,白寻雪清楚的说道,“是我愚钝,之前并不知晓。”
  苏天笑得更深了,“瞧,宗内谁都知道风师兄对小师弟你格外爱慕,连你本人都不知晓,你又怎能知晓我对你的心意呢。”
  刑长老这下纠结了,他又看向风惊寒,却发现对方似乎有些失神,风惊寒是剑峰大弟子,亦是宗门内给寄予厚望的,如今为情所困,的确有些惋惜,“风惊寒,你对苏天所说之事可承认?”
  承认什么?
  风惊寒不是个斤斤计较亦不是一个会为此事一再纠缠的人,他只是说道,“我所说之言,并无半句虚假。”
  刑长老将又目光移向白寻雪,“你呢?”
  “该说的,弟子都说得很清楚了。”
  刑长老最后又将目光放到了苏天身上,还没等苏天开口刑长老就先开口了,“此事容后再议,不过既是因你们三人而起,三人全部关进地牢之中等最后处罚。”
  苏天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还是赌赢了,本来之前是局面是他一人输,现在三人皆输,怎么算他都是赚了。
  只是他们被押着去地牢之时,白寻雪从他身边经过轻声问道,“苏师兄之前所说可是当真?”
  苏天看了看一旁的风惊寒,笑了笑,“自然,当不得真。”
  白寻雪若有所思的看了苏天一眼,那眼神带着几分复杂,却让苏天没由来的脚底微微发寒。
  唔,他好像忘记了这位从发丝间到脚尖都是黑的,嘛,不过也算了,反正他又不刷对方好感度。
  不过很快苏天就后悔了,不知道是不是小师弟的爱慕者太多给他开后门,他一个人关一间牢房,而苏天却是直接跟风惊寒关一块了。
  苏天看着握着利剑眼瞅着就要拔剑相向的风惊寒,立刻后退了好几步贴在天牢的墙壁上,可惜这是天牢,就上面一道出口,苏天都快把墙壁抠出个小口都没能爬上去。
  风惊寒却是目光一凝,直接一把利剑朝着苏天刺过来,但剑却并没有出鞘,却直直的横在苏天的脖子处。
  “苏天。”风惊寒几乎是从牙齿里面挤出这两个字。
  苏天下意识的竖起双手,神色微微有些慌乱,“我可以解释的,真的!”
  “说!”
  苏天动了动眼珠,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真诚一点,他看着风惊寒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听过,因爱生恨这个词吗?”
  风惊寒:……
 
 
第3章
  天牢之中
  风惊寒盘坐在一侧休息,天牢里面有封印,他们体内的真气都无法运转,风惊寒是剑修,影响倒不大,苏天就有些麻烦了。
  他这一身的伤还没来得及处理,又大起大落,此刻窝在一旁正拿着指甲去抠墙壁,试图抠出个洞来把自个装进去。
  其实苏天全身又酸又疼,恨不得现在直接倒头就睡一觉,不过他现在可不敢睡,虽然他目前的第一个任务目标是风惊寒,不过瞧着风惊寒看向他的眼神,苏天觉得对方现在绝不可能想睡他,只会想弄死他。
  苏天右手抠累了,又换左手继续扣墙壁。
  也不知道这墙壁是什么做的,黑乎乎的一团,抠了半天就抠出几道小口子出来。
  ‘系统先生你还在吗?’
  【在的。】
  ‘我全身都好疼。’
  【你的伤不算轻的。】
  ‘任务好难,要不我们打个商量延迟一下任务时间吧。’
  【抱歉,任务规定不在我的范围之内。】
  苏天顿了顿,终于问出了一个他一直都想要问的问题,‘那你有什么用?’
  系统也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试探的问道,【鼓励算吗?】
  ‘……’
  苏天绝望的闭上眼睛了,他有些累了,把脑袋靠在墙壁上似乎是打算休息一会儿,其实苏天是在脑海里面再次消化之前传过来的资料,有原身的一些记忆,还有一些世界资料,以及一些人物资料,不算多,但至少勉强能让苏天融入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跟苏天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很不一样,这里的人可以修炼,都成为修士,境界从低到高分别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合体、飞升,每一个境界都是一条分水岭,而寻常的修士穷其一生可能也不过只能停在筑基或者有些天赋稍高的能够晋级到金丹修为。
  苏天是云沉长老的弟子,云沉长老执掌云峰,已是元婴修为,在云霄仙宗里面,元婴修为以上就可自立门户收徒。
  不过实话实说,云沉长老的修为并不算高,除了那十二位大长老,其他长老的修为都基本在分神修为左右,元婴修为的长老并不算多,但云沉长老却在云霄仙宗中颇有地位,真要说起原因,大概就是云沉长老是宗主的师弟,他们师出同门,关系还一向挺不错。
  而风惊寒是剑峰的峰主大弟子,剑峰峰主并非长老之列,但实力却不弱,已是分神大圆满的修为,就差最后一步晋级合体,而风惊寒作为大弟子也到金丹修为了。
  怎么看,苏天都觉得自己现在还招惹不起风惊寒。
  毕竟以前吧他师尊还挺宠爱他的,自从白寻雪来了之后,他师尊对白寻雪的心都没差偏到天边去了,果然人比人得气死人。
  那么,他要怎么把一个爱慕白寻雪的风惊寒给刷满好感度呢。
  ‘系统先生,我能知道风惊寒现在对我的好感度吗?’
  【可以的,目前风惊寒对宿主好感度为负10。】
  苏天默默的捂住了脸,好的,还特么是负的!
  想到此,苏天忍不住的抬眼朝着风惊寒瞥去,只见对方一身剑峰道袍,安安稳稳盘坐在一侧打坐,一张英俊的脸庞看着有些锋利,看得出来是个剑修,因为只有剑修又穷又直,直男的直。
  苏天试探对着石惊寒开口问道,“风师兄?”
  风惊寒连发丝都没动一下。
  “风师兄你还在生气吗?”
  风惊寒依旧连个眼色都没给过苏天。
  苏天想了想,然后语气微微一变,“风师兄,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小师弟,那风师兄你知道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吗?小师弟心地善良,我若天天软磨硬泡,向来他也不会太过拒绝我吧。”
  然后风惊寒睁开眼睛了,看向苏天那眼神就差没直接拔出自己的剑了。
  “离他远点。”难得风惊寒说出几个字来。
  苏天摸了摸鼻子,想起白寻雪那张脸,反问,“我如果不呢?”
  “你不配。”风惊寒说完便再次闭上了双眼打坐,似乎不愿再跟苏天浪费口舌。
  苏天忍不住的对着风惊寒竖起一根中指,“我倒不知,我在风师兄眼里这般不堪。”
  那边还是没啥动静。
  苏天继续开始扣墙了,嘛的,难搞啊。
  好在第二天他们的惩罚就下来了,风惊寒身为大弟子将苏天推下断崖是事实,因此领了二十二道雷鞭,苏天原本是残害同门的罪,结果他不认也没证据,外加苏天身上有伤跟云沉长老亲自过来说情,于是只罚了苏天三天面壁。
  至于白寻雪,直接被他师尊给接回去了,啥事没有。
  苏天再一次的感觉到了他师尊的偏心劲,他在刑峰关了三天禁闭后终于还是被放了出来,苏天按理记忆里面的路线回到云峰。
  云峰共有十三位云沉的内门弟子,不过因为秘境跟机缘的事出去历练了好几个弟子,目前总共加上苏天也才五个弟子,不过胜在清净。
  苏天缓缓的回到自己的府邸上,云峰很大,基本每一个弟子都有自己的庭院,苏天也有,他的庭院离他师尊挺近,原本之前原身也是少年心性,挺缠着他师尊的。
  不过白寻雪一来,离他师尊最近的庭院就给了白寻雪,之前原身为此还闹过一次,后来也就不怎么去他师尊面前晃悠了。
  苏天倒是无所谓,他一回到自己的庭院就忍不住先去后面温泉泡了个澡,然后再从自己的仓库里面取出一些伤药出来,他身上的伤主要是腰侧跟大腿上,留了好几道淤青,尤其是大腿根部上也撞了一大片。
  那药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一抹上去就火辣辣疼得跟什么一样。
  就在苏天颤颤巍巍手指抹上药往自己大腿根部上抹的时候,他的房门却被人给撞开了。
  “卧槽槽槽槽——!!”苏天夹着腿倒在床上,一只手死死的扣住白瓷药瓶,要不是那张脸表情太过痛苦,怎么看这姿势都有点不对劲。
  “师弟你——”来人也明显一愣,直到嗅到了房间里面的药味才微微反应过来。
  不过他瞧着苏明那握着药瓶的手劲,如果另一只手也是这个手劲的话,他光是想想就觉得双腿之间隐隐发疼。
  苏天看了他一眼,扯过旁边的毯子将自己的双腿盖住,之前上药的时候裤子全给脱了,好在他们的衣服一向都挺宽松,都能遮住。
  那人就瞧着那双笔直白花花的双腿一闪而过,他回过神上前两步,“师弟你这,没事吧?”
  他是云沉的收的第七个弟子,也是之前跟苏天关系颇好的七师兄,李炎。
  之前苏天的确跟七师兄关系非常好,不过自从那小师弟来了之后吧,两人的确生疏了不少。
  苏天艰难的看着七师兄说道,“还、还好,什么事?”
  苏天就感觉大腿根部火辣辣的疼,额头都出了一片的细汗。
  七师兄见此微微皱了皱眉,“你这真没事吗?”
  苏天坚定的点了点头,“没事!”
  七师兄一眼就觉得苏天在故作坚强,他上前坐在苏天床边,然后伸手从苏天手里将那膏药接过闻了闻,他是药修,多多少少对这些精通一二。
  “这药的药性太猛了,别用了,我也是听说你回来了,所以赶过来给你送药呢。”七师兄将那膏药放在一旁,然后从自己的纳戒里面取出好几盒药出来。
  苏天摆摆手,有气无力,“多谢七师兄。”
  “跟我客气什么。”七师兄将自己带过来的伤药放在旁边,不过他却正了正神色继续说道,“不过我来还是有个事要问你,师弟,你是不是真的对小师弟一往情深?”
  苏天看了七师兄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之前纯属是为了拖另外两个人下水才在刑峰上故意这么说的,他的任务目标可是风惊寒,尽管他觉得这个任务无比艰难。
  七师兄抓抓头发,没看懂苏天这个意思,“那你是,还是不是啊?”
  苏天吐出一口气,“我喜欢他那张脸。”
  好看是真好看。
  “不过我们不合适。”
  毕竟两个受哪有什么结果,难不成到时候坐在床上对视着,心里都喊着他咋还不上么。
  七师兄仿佛松了一口气,“这就好。”
  苏天看向七师兄的目光嗖嗖的就变了,合着你是过来确认自己有没有新增情敌么!
  就算你们所有人都偏白寻雪但这也太过分了吧!
  苏天忍不住的鼓起脸,看上去跟个小包子一样,其实苏天这副皮囊很好看,也是个漂亮好看的人,那双眼睛瞧着就亮晶晶的,就是性格之前有些骄纵了点。
  七师兄立马就抬手忙着解释,“不是不是,是因为现在外界都传说喜欢小师弟,剑峰的人现在都挺看不过你,不把这事解释一下,就剑峰那群一根筋的人,指不定后面找你决斗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