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偏执大佬暗恋我【校园】──宇宙第一小可爱

时间:2020-10-17 12:57:51  作者:宇宙第一小可爱
  文案:
  【嘘,告诉你一个秘密——江元野暗恋我。】
  林酒跟他妈妈一起住到江家的时候,看什么都害怕,特别是江元野。
  因为江元野每天晚上都会跑到他的屋子里,跟他睡在一张床上,还把他抱的紧紧的。
  年幼的林酒提心吊胆的查了百度:哥哥每天晚上都爬上我的床怎么办?
  然后百度出了一系列兄弟の情、强占之哥哥为什么要那样、阁楼木床の秘密。
  林酒看的小爪爪都在抖。
  我明白啦!江元野一定是想欺辱他,强占他,看他哭泣求饶掉眼泪!
  他想那个我!
  QAQ!!
  呸!大变态!
  ——
  江元野十二岁时候伤过头,自此晚上睡不好觉,脾气越发暴躁。
  这些年来,每到晚上,江家的保姆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有一日,江元野无意间抱了他爸情妇带来的小孩儿睡了一晚。
  一夜香甜,宛若新生。
  自此,他想方设法将人摁住,夜夜叼回自己窝里。
  就是这崽子叼着叼着,怎么就有点不对劲儿呢?
  ——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人间小屁胆天天拉着哥哥撒娇受×自负偏执心狠手辣脑袋有点问题占有欲极强攻(划重点)
  排雷:本书无逻辑狗血小骚文别问问就是我牛逼
  提醒:酒酒和野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以及法律(或名义)上的亲属关系
 
 
第1章 小三的杂种
  九月初秋,夜色下,军训宿舍里。
  军训的宿舍不大,三十多平的小房间里堆放着足足十个双人上下床,有二十个人睡在一个宿舍里,整个宿舍里都是此起彼伏的鼾声。
  林酒缩在最靠近门口一张小木床上,正用手机查百度。
  “哥哥每天晚上都爬上我的床怎么办?”
  百度转了两秒,弹出了一系列兄弟の情、强占之哥哥为什么要那样、阁楼木床の秘密,有视频有图片。
  林酒的猫眼儿微微眯着,犹豫着点开了图片,随即被图片上的事儿吓得白了脸,正手忙脚乱要关上呢,突然间听见走廊外传来了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林酒的脸色更白了,无措间还有些羞恼,他急匆匆的把手机关上,然后装作熟睡的样子,僵硬的抱着被子数着。
  一步,两步,三步,开门,一道身影站到了床边。
  然后被子被人轻轻掀开,床上一陷,一具火热的身体就贴到了身后,一只手牢牢地攥住了他的腰,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了他的颈部,对方把脸埋在他的头发丝里,喟叹着深吸了一口气。
  林酒的脑袋都要杵到枕头底下了,他浑身僵硬着,死死的咬着嘴唇,手指头都掐的泛了白,脑袋里在无声尖叫。
  来了,江元野又来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故事还要从一个星期前开始说起。
  ——
  一个星期前,八月二十八号凌晨。
  三点半。
  江元野从柔软的床上醒来,他一睁眼就觉得头痛欲裂,倒在床上缓了好几分钟才好些。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觉自己才睡了四个半小时就醒了。
  新开回来的药已经完全不管用了,吃再多,他也不能睡好。
  他从床上下来,忍着晕眩感,摸到洗手池边上,胡乱的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又把头皮浇湿,冷水流淌过他的头皮,终于使他好受了一些。
  他抬起头,镜子里映出了他的模样。
  镜子里的人很劲瘦,上半身赤着,胸膛上覆着薄薄的肌肉,窄腰长腿,肩膀并不厚,但手臂隆起的线条很漂亮,个头很高,大概一米八五。
  镜子里的那张脸下巴稍长,眉长且浓,双眼皮吊睛眼,眉弓突出,更衬得鼻梁高挺、眼窝深陷,他唇线很长,薄唇一抿带着几分狠劲,下颌线尖锐利落,因为睡不好,眉宇间常年凝着几分躁戾。
  他长得并不算好看,轮廓太过于棱角分明,眉眼又太过于阴鸷,乍一看暗郁冷戾,像是百年僵尸吸血复生了似得。
  他盯着自己看了片刻,随意拿毛巾擦了擦脸,转头就往门外走。
  他只要一醒过来就再也睡不着了,与其在床上辗转反侧,还不如找个拳馆发泄一下他过多的精力,累极了也就能睡着了。
  但他从二楼别墅上下来,走到一楼客厅的时候,正看见一楼大厅的门被人推开,有人回来了。
  门外走进来了一个满身威严、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光看脸就知道,这人跟江元野一定有血缘关系,父子俩是同出一系的气势逼人,两人在门口相撞,都同时紧绷起了身体。
  “你这个时间还出去干嘛!”刚处理完公司事务,赶回家的江父蹙眉训斥江元野:“又要跑出去跟你那些狐朋狗友们喝酒吗!”
  江元野原本只是紧绷着的下颌高高的抬起来,他浓眉一蹙,看都不看江父一眼,大跨步的出了门。
  江父重重的把包砸在旁边的鞋柜上,大声吼道:“逆子!你给我站住,今天给我老实待在家里,你林阿姨要带她的孩子来家里吃饭!”
  江元野没回头,但却在夜色里回了一声嗤笑,那一声轻嗤顺着晚风卷进了大门里,又消逝在了浓浓的夜色里。
  ——
  八月二十八号,清晨,早上八点半,蝉鸣鸟叫混着楼下大爷锻炼时的“呵、哈”声,一路飘上窗户。
  烈阳透过繁盛的枝叶,钻过筒子楼的窗户,直直的落到卧室小床上熟睡的小男孩的身上,小男孩穿着一个小短裤,卷着被子,露出一身细白的软肉。
  “林酒,起床了!”门外,林艳秋敲了敲门,声线有些许不满:“都什么时候了?”
  林酒猛地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长了一张讨喜的圆脸,圆鼻矮鼻梁,一头细碎的黑色软发,长相没有攻击力,柔软又亲和,那双茶色的猫眼儿里带着紧张和慌乱,嘴唇是“M”形的,粉嘟嘟的,上面坠着唇珠,如同一只懵懵懂懂的小奶猫儿,乖乖软软,只看脸都能让人原谅他的小懒惰和小冒失。
  林酒紧张的跑下床,飞快洗漱,穿上了林艳秋昨天为他准备好的新衣服冲出了门。
  门口,林艳秋穿着一身优雅贴身的黑色裙子,手里挎着红色的包包,正穿上高跟鞋,听见动静,回头蹙眉看向林酒:“快点,你江叔叔的车都来了。”
  林酒跑的更着急了,飞快的穿上鞋,老老实实地跟在林艳秋身后出了门。
  下筒子楼时,林艳秋高高的抬起下巴,在一众大爷大妈八卦的眼神中,上了一辆加长林肯。
  车子从吵杂的老小区驶出来,一路行驶到了市中心的高档别墅区里。
  加长林肯停在二层小别墅的大院子外,林艳秋挎着红色漆皮小包优雅的下了车,下车时候,林艳秋还用她保养极好的手指轻轻的搭在后门上,轻声喊着“林酒”,让后座上的林酒下来。
  别墅外的保安正好看过来。
  那是个十七八岁、唇红齿白的小男孩,个头一米七,帆布鞋牛仔裤,跟穿着高跟鞋的林艳秋差不多高,长得倒是挺可爱的,嘴巴上的唇珠一抿起来就很明显,见林艳秋开门,就立马跳下来,拘谨的站在林艳秋的旁边,好奇且惊叹的看着江家别墅。
  这么大的院子,有假山有花丛,在他们小城里简直就是个小公园了,没想到只是人家的一个别墅占地。
  “别这么没见识。”林艳秋蹙眉训了一句:“挺胸抬头,站好了,一会儿机灵点,见了江叔叔要叫人。”
  林酒忙不迭的点头,又有些害怕,但不敢忤逆林艳秋。
  林艳秋满意的带着林酒进了江家,进门时候给他们开门的保安笑着喊林艳秋:“林女士好。”
  保安又看向林酒,不知道喊林酒什么,林艳秋在旁边加了一句:“喊小少爷,以后,他就是江家的小少爷了。”
  保安就喊:“小少爷好。”
  林酒紧张的手指头直抓衣角,磕磕绊绊的回了一句“你也好”,还没说完,就被林艳秋拽着领走了。
  “不用跟保安说话。”林艳秋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你是少爷!他们问你好你都不用答的!”
  林酒小圆脸涨得通红,直点头,不敢反驳,怕惹林艳秋不高兴。
  林艳秋...是他的妈妈,他和林艳秋生活在一起也不过短短三天而已。
  他打小是被妈妈丢到小城镇里,给姥姥姥爷带着养的,只有过年时候能见到妈妈一面,妈妈脾气不好,见到他多是在训斥,但平时对他也很好,给他很多钱花,一个月里会给他打一次电话。
  后来,他高考后,妈妈让他报A市的警校,警校八月三十号、三十一号报道,也就是后天去报道,林酒提前了几天来A市找妈妈,然后,妈妈就带他来见...新爸爸了。
  他马上要见到新爸爸了。
  林酒更紧张了,心跳跳的飞快,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爸爸是谁,据姥姥说好像是早就去世了,他只知道妈妈找了一个新男朋友,马上要结婚了。
  林艳秋带着林酒走到别墅前,进门前,林艳秋放开林酒的手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嘴上喊着“老公”,踩着小高跟鞋快步进了别墅里。
  江家别墅很大,也很豪华,客厅很大,像是电视里面一样大,足足有好几百平的样子,最中央还摆着一个特别大的雕塑,处处都装修的金碧辉煌,简直像是酒店的大厅一样,他们绕过雕塑,正看见沙发,林酒一抬头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很有气势的中年男人,见林艳秋来了,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又见到林酒,带着几分审视的点了点头。
  林酒连忙喊了一声“叔叔好”。
  这是林酒第一次见到他传说中的新爸爸。
  新爸爸姓江,是整个A市里的财阀之一,看起来很威严,没有林酒想象中的随和,林酒也不太敢主动和对方说话,只是拘谨的坐着,江叔叔似乎也不太擅长和小孩相处,问话也是硬邦邦的。
  俩人一问一答,场面倒是有点像学生和教导主任。
  “好啦,别吓孩子啦,林酒胆子很小啦,咱们俩去做饭,让他去跟元野玩儿呗。”林艳秋笑着抱着江爸爸的胳膊说。
  江叔叔在听到江元野的名字时眸光一冷,丢下一句“不用管他”,然后又跟林酒说“好好坐着,想做什么都随意,屋子也都可以进”,然后就跟着林艳秋一起去了厨房。
  林酒局促的在沙发上坐着,等江叔叔和林艳秋都走了,他才放松了些,四处观察了一下这个别墅。
  来之前,林艳秋和他说过,以后他们都要住在这里。
  这里就是他以后的家,他的爸爸和他的妈妈。
  提到家,林酒有些兴奋的在原地蹦跶了两下,小脸蛋都跟着涨红,他曾经期待了许多年的美好未来就这样展现在他眼前,让他都有些怀疑是梦了。
  见林艳秋和江叔叔真的在忙做饭,林酒就开始在往别墅里四处探险,他不上二楼,就是在一楼逛逛,摸摸电视,看看桌上摆的装饰品,瞧瞧墙上挂着的壁画,在他经过一扇门的时候,却听见里面有细碎的响声,轻轻的响。
  哎?是有老鼠吗?
  林酒犹豫了一下,没有推门进去,但是下一秒,门把突然被人拉开,里面有人跌撞了出来,高大的身影和沉重的体重直接将林酒给压倒在了地上,俩人一起滚到了地毯上,一股酒气直接喷在了林酒的脸上,林酒下意识地反抗对方。
  但对方反应极快,他才一抬手,就被对方一只手抓住了两只手臂,对方的另一只手也顺势掐住了脖颈和下巴,掐的林酒被迫抬起头,和他对视。
  林酒看见了一双锋锐的吊睛眼,眼睛一眯起来像是狼一样,林酒惊得抬脚去踢,但被对方用膝盖狠压了一下大腿,顿时压得他“啊”的闷哼出声,险些直接哭出来。
  这人是谁啊,怎么见面了就动手,难道是把他当小偷了吗?
  而这时,对方轻晃了下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盯着他那双漂亮的猫眼儿看了两眼,突然嗤笑了一声,松开了掐着他下巴的手,声线嘶哑的说:“我知道你是谁。”
  林酒以为他要松腿了,一句“都是误会,我没关系”才涌上喉咙,突然间腿上传来一股剧痛,他疼的“嗷”一声喊出来,而压着他的人就在这痛呼声里,骑在他的身上、睥睨着他,讥讽的勾了勾薄唇,从牙缝里轻溢出一声笑来:“小三的杂种。”
 
 
第2章 你最好听话
  “江元野!你在干什么!”突然间,一声怒吼从厨房的方向炸响,裹着围裙的江叔叔惊怒的从厨房里冲出来,后面跟着一脸慌乱的林妈妈。
  身上一轻,刚才还骑在他身上的人已经下去了,林酒疼的曲着腿在地上滚,被林妈妈撑着后背扶起来了。
  “没事,没事,妈妈来了。”林艳秋轻轻地拍着林酒的背,安抚着被吓坏了的林酒,把林酒扶起来带到一楼的客卧里休息。
  他们进客卧的时候,林酒听见了杯盏碎裂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咆哮声。
  是江元野和江叔叔在争执。
  林酒想回头看,又被她妈妈摁着脑袋带着往前走,他一瘸一拐的跟着妈妈进了客卧,他们前脚才进客卧,后脚妈妈就松开了扶着他的手,转而在门边站了一会儿,听着外面没动静了,才回过头来看他,对他说:“外面那个叫江元野,是你江叔叔的儿子,比你大一岁,你要让着他,见到他了绕道走,今天的事,以后不准再发生了。”
  林酒站在客卧里,右腿疼的一直在轻微的抖,委屈的话都堵在喉咙口里,明明他什么都没做过,是江元野先冲出来,撞倒着他,欺负他的,而且江元野还骂了林艳秋,可妈妈却不分青红皂白的要他避让。
  “妈妈!”林酒一忍再忍,还是没忍住,咬着牙跺着脚说:“可是,可是他那么说你!”
  “他说我什么了?”林艳秋靠在房门上,细长的眉头微微挑了些,她长得美艳,笑起来勾魂,但眼眸一冷下来就显得刻薄,视线一扫过来,看的林酒头皮都跟着发紧。
  “他说...”林酒不想说林艳秋是小三,那些话太难听了,他避重就轻的回了一句:“说我是杂种。”
  空气里有片刻的停滞。
  林酒说完了就后悔了,他不想让妈妈难过,但又忍不下这口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