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逃生游戏里抽卡成神【情有独钟】──慕丛歌

时间:2020-10-17 12:56:37  作者:慕丛歌
  文案:
  笼罩全世界的惊悚灵异逃生游戏,唯一活命途径就是卡牌:N卡家常便饭,R卡人中龙凤,SR祖上烧香。
  SSR?
  众玩家逃生中翻个白眼:呸!这游戏哪有这种东西!
  刚入局的小可怜阴希随随便便一抽——
  SSR。
  .
  在一场厉鬼修罗场中,万鬼哀啸,阴风如刀。
  无数玩家的游魂折在其中,殒命于此。
  众人落荒而逃的同时,阴希却正奔腥风血雨的中心而去,非常没有挑战性的把鬼从窝里揪了出来。
  队友疯狂呐喊:“你的SSR呢!SSR!快叫你的SSR出来!”
  不远处,上秒还鬼火滔天的鬼窝,下一秒就被碾成了灰。
  一颗球从尘土里灰扑扑滚了出来。
  阴希面无表情:“你哪位?”
  某张被遗弃的SSR:“OvO”
  .
  众所周知,游戏里有两个不是人的东西:
  一位是卖惨装柔弱实际狠的一批的阴希大佬。
  一位是分分秒秒都在拆台的众人之敌廖沉凡。
  两位大佬针锋相对,只因每次阴希大佬快要到手的时候,众人之敌廖沉凡都会轻而易举拆了他的台。
  直到有一天,
  廖沉凡大佬当着众人的面变成一颗球,咕噜咕噜滚到了阴希大佬的怀里,阴希大佬拧紧了眉,面无表情喊了一声:
  “老公。”
  扮猪吃老虎孤僻病娇小美人受vs披马甲到处浪的不正经温柔大佬攻
  #全世界的游魂都开始嗑cp#
  #我养的鬼居然是我前男友#
  #并且我居然忘了我还有个前男友#
 
 
第1章 进局
  这是一座童话故事里惯见的哥特式城堡,堡顶上涂画着森然逼真的人像,居高临下注视着客厅里的众人。
  阴希扭过头,无意间和窗外的人头对视。
  他猛然睁大眼,整个人都往角落里缩了缩,显得小小的一只。
  【距离抽卡结束仅剩下二十分钟,请各位玩家尽快抽卡,否则后果自负~】
  尖锐阴恻的嗓音幽幽传出,无孔不入。
  “他娘的,抽个屁的卡。”一个五大三粗的肌肉男没能绷住,声音崩溃到嘶哑:“出口找不到!卡也找不到!就只能等死??”
  也不怪他,毕竟唯一一个试图找卡的兄弟,人头已经在窗外了。
  旁边一个猴瘦男人唏笑了声,“我知道怎么抽。”
  肌肉男吼道:“那你他妈倒是说啊!”
  “刚才就说过,我可以告诉你们,”猴瘦男人卖关子:“但得答应我个条件。”
  【距离抽卡结束仅剩下十分钟,请各位玩家尽快抽卡,否则后果自负!】
  “什么条件啊?什么条件你快点说!”瘫坐在地上的姑娘已经把妆哭花了,拽住他的裤脚央求他:“什么条件都行。”
  猴瘦男人眯起眼,“任何事都要听我的。”
  几个人忙不迭点头,恨不得把头点掉。
  只有一个人没反应。
  猴瘦男人将视线转向角落,和正好抬起头的阴希对视。
  看起来像十七八岁的高中生,身上穿着蓝底白道校服,少年清澈干净的鹿眼黑白分明,蒙着一层淡淡水雾。
  他眼圈有些红,像是怕得厉害。
  阴希看他的时候眨了下眼,露出藏在双眼皮褶皱中的一颗浅色小痣,惊艳动人。
  他瑟瑟发着抖,手心紧攥着什么,只依稀露出根红线。
  猴瘦男人啧了一声,“你呢?”
  “嗯。”阴希抿紧唇,点头。
  他重新垂下眸,眼底的光在一瞬间被收敛,显得空洞无神。
  【距离抽卡仅剩下五分钟——】
  那个声音骤然提高,直接把在场一个妹子吓到失声痛哭。
  “就在手机里,”猴瘦男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摆了摆手机,“重新启动,然后就会发现桌面上出现一个APP,点进去就能抽
  “你们最好不要骗我,”他冷笑道:“我一个老玩家,要搞死你们,太容易了。”
  他话音还没落下,场内众人立即抓紧时间重启手机。
  沙发后坐着的一个妇女突然尖叫,发了疯似的甩着手机,“完了完了!我的手机卡住了!”她猛地扑到猴瘦男人脚下,“孟哥你救救我?怎么办?!”
  【滴——抽卡结束——】
  众人选完了自己的卡牌,呼出口气。
  然而他们一抬头,就看到趴在地上的女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像是融化的雪糕一样,皮肉和鲜血从衣服里渗出,眨眼间便成了一瘫血水。
  场内一片死寂,恐怖在无声中蔓延。
  .
  “新玩家首次抽卡免费,不消耗幸运值。”孟冲白着脸踢开脚上的衣服,强装平静,“好好珍惜吧。”
  肌肉男连喊都不敢喊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游戏?”
  “抽卡游戏,”孟冲深吸口气,“玩过抽卡游戏没?这个游戏的目标就是把所有卡牌集齐,并且满级。达到这两点,你就能彻底离开这个游戏。”
  离开这里。
  听到这四个字,在场所有人眼里都亮起了光。
  肌肉男又问:“都是什么卡?”
  “游魂养成向抽卡游戏,”孟冲抽了下嘴角,“你说呢?”
  肌肉男表情倏的僵住。
  “鬼怎么养??拿命养吗?”妆花了的妹子还在哭,“我,我就是不小心划破了手,怎么会来这里啊!”
  “我也是,”
  阴希偏过头,看见身边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抖得说不好话:“我,我是在学校跑了五十米,刚跑完,就,就掉到了这里。”
  他察觉到身边的视线,也转过头看阴希。
  “你也是F中的?”少年注意到他身上的校服,“你也是不小心掉进来的?”
  阴希仍旧死攥住手心,摇头,“我来找人。”
  “找人?”少年显然没听懂这个回答,但又注意到阴希一直攥着什么,好奇问:“这是什么?护身符?”
  阴希又摇头,抿着唇不出声。
  “你,我觉得你要找的人可能不在这里。”少年原本还想说一句‘就算在恐怕也死了’,但又不忍心伤面前人的心。
  他顿了一顿,“要不你跟我描述描述
  阴希依旧不出声,
  他把头埋在膝间,微微睁大眼。
  “这时候还能闲聊?”孟冲讥讽道:“年纪小就是心大。”
  “一般拖人后退的都是这种没多大的小孩,什么都不懂还瞎有主见。”孟冲又将视线转了回来,扫过众人,“先把牌亮一下。”
  几个人僵直坐着,不敢乱动。
  孟冲冷哼道:“别以为不开卡牌就见不到卡牌里的鬼。”
  “你开卡牌,只能看到卡牌的级别,卡牌里的鬼不会因为你翻牌就冒头。”他说:“卡牌里的鬼自由度很高,想出就出想进就进。”
  “身为卡牌主人,你可以召唤它,但是不一定能叫出来。”孟冲像是想起什么,额角渗出冷汗,“就算叫出来了,第一个死的也未必是别人。”
  听他这么说,几个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孟冲数了一遍,刨去死掉的两个人,算上他,现在还剩下五男一女。
  他其实没抱什么希望,毕竟几局下来,他也只见过级别最低的N卡。
  不出所料,几个人轮番过去,全都是N。
  最后一个是那个缩在角落里的少年。
  阴希把自己团得更紧了。
  他睁大眼,小心翼翼从怀里伸出手,把手机远远放着,按照刚才其他人的动作点开APP,看到屏幕中浮空的六个卡包。
  他抿紧唇,飞快点击其中一个。
  手机边缘渐渐泛起金光,
  一张卡牌出现在屏幕上,卡牌背面缓慢显出几个字母:
  SSR。
  屋内气氛突然变得紧张又微妙。
  孟冲目不转睛盯着他的手机,不冷不热笑了声:“小朋友运气很好啊。”
  阴希抬头看他。
  “但是新人抽到SSR可不是什么好事,”孟冲眼底闪过贪婪的光,阴阳怪气道:“你可要小心,别被自己的鬼吃了。”
  【距离正式进入游戏仅剩下三分钟,现播报首轮游戏背景及任务。】
  【游戏名称:腐朽王国】
  【游戏难度:一星】
  【游戏目标:三天内屠杀全城。】
  【游戏奖励:3000积分+免费抽卡*1】
  几乎是在尖锐嗓音落下的同时,从周遭骤然响起清脆空灵的孩子哭声,从漆漆黑暗中传出,却不见任何人的影子。
  “希斯保姆,我找不到我的画册了。
  一群人惊恐的望向自己身后的黑暗,却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生气”的含义不言而喻。
  “快,赶紧找啊!”
  肌肉男打着手机屏幕的光冲进黑暗,开始翻箱倒柜。
  “三个小时,时间还来得及。”妹子紧张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小孩子的画册,颜色肯定很显眼。”
  阴希抬眼,望向角落处的几个房间。
  身边人扶着墙站起来,两腿发抖,“要不咱俩一起找?”
  阴希歪头看他。
  “我叫程小鸣,也是F中的,”程小鸣扶着他站起来,显然是在强行按压恐惧,他示意一排橱柜,“去,去那里吧,那里有光。”
  那排橱柜摆在蜡烛下面,看起来很安全。
  阴希走到橱柜旁边,目光一扫上面的图书,很自然的落到了身侧的门上。
  在烛光映衬下,门上被涂抹的奇怪图案清晰显现。
  “我看你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你失忆了吗?”程小鸣咽了口水,试图分神转移自己的恐惧。结果半晌也没等到对方回答。
  他后背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再转身时,却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
  .
  阴希进了那个房间。
  他闻到空气中浓郁至极的血腥味,动作顿住一瞬,生硬转身。
  是个不大的小屋,
  屋里正中央放着张书桌,桌上凌乱扔着各种照片和纸张,书桌像是被人用大量血液泼洒上去,凝固成令人作呕的粘稠固态。
  雪白墙面上也有张牙舞爪的鲜红血痕,成片成片,连贯了整个房间。
  阴希微微瞪大眼,深吸口气。
  他走到桌前,很快注意到在纸张里埋着一个本子,本子的主人大概年龄还小,写出来的字歪斜稚嫩,甚至看不太清。
  阴希捧着本子,轻念出声:
  “哥哥今天又教了我些新东西,但我好笨,没有哥哥手艺好。哥哥割下的皮肉干净规整,不像我,连肌肉都割不干净。”
  “怪不得妈妈不喜欢我,只喜欢哥哥,我也喜欢哥哥。”
  “唉,希斯保姆不听话的时候好讨厌,她的皮肤太松,肉也老了,哥哥教过我,这种情况下应该先把
  越往后念,他的声音越空,
  阴希低下头,黝黑纯粹的眸子死死盯着一处,出神。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
  他翘了下嘴角。
  “阴希,阴希?”
  门外传来若有若无的唤声。
  对方显然很焦急,但又不敢大声喊,只能带着哭腔小声重复他的名字。
  阴希把本子装进兜里。
  他推门出去的时候,正好和门口的程小鸣撞个正着。程小鸣被吓得直接蹿到墙角抱着头哭,发觉不对劲后才颤颤抬头看。
  “你,你怎么敢自己一个人随便进房间?”程小鸣抓住他,惊恐未定,“万一房间里有那东西,怎么办?”
  他看少年眼眶红了一圈,指尖冰凉,显然也被吓得不轻。
  程小鸣心里一软,“你以后要小心。”
  阴希垂下眸,点头。
  “那你找到画册了吗?”程小鸣问:“房间里都有什么?”
  鲜血泼洒的墙面,遍布刀痕的书桌。
  “什么都没有,”
  阴希眼底澄澈干净,“很漂亮的房间。”
 
 
第2章 有鬼
  墙上挂钟的分针转过半圈。
  肌肉男焦灼看了眼表,“这特么到底藏哪儿了?”
  “才过去半个小时,还有时间。”妹子刚翻完书柜,扭头时正好看见从橱柜处走来的两个少年,“那里有没有?”
  程小鸣摆手,示意没有。
  阴希也跟着摇头。
  “各位要留个心眼。”孟冲盯了眼躲在后面的阴希,意味深长道:“不排除有人找到了画册,但是不想交出来。”
  他眯了下眼,“毕竟越少人完成任务,获得的奖励越丰厚。”
  气氛突然变得怪异起来。
  虽然这话说得很隐晦,也没特指某个人,但在刚才找画册的时候,只有这两个年纪小的搭伴去了别的地方,其他人都很清楚彼此做了什么。
  小孩子的画册一般体型很大,颜色鲜艳,怎么会这么难找?
  阴希察觉到这些人明显不过的排外心理,眨了下眼。
  “已经四十分钟了。”妹子急得在原地打转,“会不会和玩具放在一起了?”
  “我找过玩具,没有。”肌肉男皱着眉,“不过不知道他娘的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那些玩具上面有股怪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