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抉择──衿时语

时间:2020-10-17 12:55:23  作者:衿时语
  简介:新一从未想过,爱情会让人变得如此痛苦。
  快斗从未想过,爱情会让人变得如此卑微。
  原来十几年的感情,都抵不过那人出现的一瞬。
  他们一边喜欢——
  “别的大盗偷的是宝石,我偷的,是心。”
  却又一边痛苦——
  “可是你的喜欢,已经对我造成困扰了啊!”
  兜兜转转,直到最后他们才发现,原来最痛苦的,是不能和你在一起。
  总得来说,这是一个从宿敌到知己再到恋人的故事。
  原著向,微虐。
  PS:1、本文以漫画一千零二十二话以前设定为准,之后的原著剧情进展不影响本文剧情。(因为大纲设定的时候只更新到这里,虽然原著没有完结,但这文不可能跟原著一个进度)
  2、作者只看过名柯的漫画等相关内容,对于《魔术快斗》只看过动漫没有看过原漫画,所以剧情设定以名柯为主。
  3、虽然青山明确说过魔快和名柯里的组织是两个,但是由于剧情需要,在这里统一为黑暗组织,考据党轻pia~
  4、因为作者不擅长推理剧情,强推无意,所以本文所有破案情节全部省略。新一会继续以侦探的身份参与破案,但是本文几乎没有和案件相关的情节。
  5、划重点:这就是一本纯粹的、谈恋爱的校园文!!!
  避雷:
  本文原著向,不会直接让小兰和青子直接消失,会尽量合情合理地让新兰和平分手,因此本文会有一定篇幅小兰的剧情。
  一切为剧情服务,如有ooc,请见谅。
  【全文阅读开始】
 
 
第1章 黑暗
  刺耳的警车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一辆辆警车在黑夜中驶向了远方。
  “那么,再见了,灰原。”站在车前的少年说道。
  灰原低头不语,慢慢握紧了双拳,她有许多话想说,却又像是被噎住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半晌,她松开手,开口徒劳地劝道:“你,工藤,不能不去吗?”
  柯南表情平淡,像是早就猜到了她会说什么,他面对着她开口道:“灰原,你应该清楚的,我必须要去的。”
  “我不清楚!”平静的表象被打破,灰原突然情绪失控地吼道:“有这么多的警察,这么多的FBI探员,为什么非要你去!你知道那里有多危险吗,你知道你这一去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吗!你……”
  触及到柯南坚定的眼神,灰原的态度一下子又软了下去,她无力道:“你什么时候,能听我一次劝呢。”
  可她又无比清楚,这个人认定的事,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
  柯南抬头望天,东京的夜空一如既往的漆黑,不见星光,“灰原,你是明白的,我们和他们之间的恩怨,这一年多来,他们加诸在你我甚至更多人身上的痛苦,这一切,我必须要亲手去做一个了断。”
  灰原偏了偏头,满心苦笑——哪里是他们两人呢,最重要的是有那个人的关系在内吧。只为了那个人所感到痛苦,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们呢。
  “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我和你一起。”知道劝说无用,灰原换了个说法,她道:“工藤,这其中有属于我的责任,我不能让你替我承担,你也不能替我承担。”
  柯南神情肃穆地摇摇头,“灰原,这件事情你想都不要想了,就算我同意了,赤井先生也不会同意的。”
  提到那个人的名字,灰原怔了怔,她慢慢低下了头去。是的,她明白,自从赤井秀一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就一直在护着她,不管是是因为她姐姐还是别的什么,他都不会让她处到危险之中的。
  知道自己无法阻止,甚至连陪在他身边的机会也没有,灰原内心苦涩万分。
  沉默片刻,她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既然如此,那这大概是我唯一能帮到你的地方了。”
  柯南心中一喜,这样的瓶子能装的东西根本不用另做他想。粗略一看,柯南心中暗自估量一下,觉得那药能撑上一个星期左右,心中更是欢喜。
  他谨慎地把药收好,感激道:“灰原,谢谢你。”
  灰原苦笑,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她做的究竟是对是错了。
  警车一辆接一辆的离去,司机开始催促了,他也不能再做耽搁,站在车门前,他和灰原做着最后的告别——
  “回去吧,灰原。”
  “工藤,你万事小心。”
  目送载着他的警车离去,灰原心中酸涩不已,她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工藤,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
  远方的黑暗中传来了脚步声,同样身处黑暗的新一小心地往前挪动着,生怕被那人发现他的踪迹。
  拐过眼前的一个拐角,新一微微一愣,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死路!他居然在慌乱中走进了一条死路!
  身后的人越来越近了,他却避无可避,他咬紧了牙,额头一滴冷汗落下。
  那人在转瞬之间到达了他的藏身之处,手电的光芒下所有痕迹都无处隐藏,然而转角之处根本没有人。那人疑惑地皱了下眉,转身往远处走去了。
  黑暗寂静的房间内,新一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因紧张而发出的粗喘声,同时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从身后之人身上传来的温度。
  刚刚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被发现的时候,他依靠的墙突然转动了起来,他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人拽入了怀中。那人揽着他靠在他刚刚依靠的墙上,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却刚好能让外面的人发现不了他。
  虽然以身后之人的态度来看应该不是敌人,但是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任何人都不能轻信。想着,他慢慢摸向腰间的枪。
  手刚摸到枪的瞬间就有另一只温暖干燥的手覆到了他的手上,惊惧之下新一下意识将枪拔了出来,同时从那人怀中挣了开来。
  黑暗之中他仿佛听到了“啧”的一声,紧接着手上的枪就被那人抢了过去。那人开口道:“你怎么还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啊。”
  这声音……
  短暂的愣怔之后新一震惊道:“是你?!”
  对面的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抱怨的话语响起,“什么嘛,你居然没认出我来。”
  新一这才想起来,刚刚面前这人拽他进来的时候好像有说过一句“别动”,只是他当时太过紧张了,这人声音又小,他愣是没注意。
  如果当时听到了,他肯定是不会拔枪的。
  那人把枪塞到他手里,从他身边过的时候嘟囔道:“刚才居然还想对我开枪。”
  新一愈加不好意思,转过身来冲着他的方向歉意道:“抱歉抱歉,刚才没听到你说话,所以没认出来。”
  说着新一眉间微蹙,“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似乎走到了一面墙前面,在墙上动作起来。房间内四下无光,新一看不到他在做什么,眼睛适应了房内的暗度后依稀能看到他的身影,心中好奇,就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和你一样啊。”那人回答道。
  和他一样?新一不解,什么叫和他一样,他也是对付组织的?
  “那你呢?”那人又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送死吗?”
  新一撇嘴,送死说的也太难听了吧,他就这么没用吗,他们每个人都觉得他不能活着出去。
  “我和FBI的人一起进来的,之前不小心走散了。”他解释了一句。
  那人好似只是随口一问,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随便地应和了一声。
  新一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在做什么?”
  那人微微侧身,露出他身前泛着荧光色的密码锁,“开锁呀,刚刚进来的那条路有人不能走,这里有条密道,从这里走会比较安全。”
  对他开锁的技术新一自然是不会怀疑的,只是这样的情景莫名让新一想起之前在铃木家开最强金库的那次,心有余悸的他不由默默蹭到了那人身旁。
  察觉到他的动作,那人开锁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戏谑的声音响起,“喂,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要不要我借你我宽阔的臂膀靠一靠呀?”
  新一脸色微红,好在黑暗中看不清,他恼怒道:“笨蛋,怎么可能啊!”可却奇迹般的,他一直紧张的情绪在那人说了这句话之后稳定了下来。
  那人不再逗他,不知道是不是也想到了往事,他轻笑了两声。
  新一脸上发烫,咬牙问道:“用不用我帮忙啊?”
  话音刚落,两人都愣了,然后那人便嗤嗤笑了起来。新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了转移话题说了什么,恼羞成怒道:“喂!你够了啊!”
  那人摇了摇头,意识到他看不到才开口,声音仍带着笑意,“不用了,虽然有点麻烦,不过这种程度的锁还难不到我。”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话,两人都清楚的听到了“滴”的一声,面前的一道墙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光芒从眼前长不见头的走廊一直照进了黑暗的密室内。
  新一心下大喜,不自觉往前走了几步。
  “好了,从这里出去往前直走,走到尽头就可以看到出口了。”那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闻言,新一的喜悦之情却渐渐收敛下去,他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还不能走,我还有东西没有找到。”
  那人轻叹一声,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往前走,进第二个岔路口,然后直走到第一个岔路口,再右转直走到底,那里有你要的东西。不过那里现在还有没有人看守,我就不清楚了。”
  新一猛地扭过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比相比较喜悦来说更多的还是震惊,“你怎么对这里这么清楚?”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那人耸耸肩,笑味地看着他,“都像你这样什么都不懂的来这里,不是白白送死吗?”
  又一次被取笑了,这一次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新一脸上的红晕也无从遮掩了。
  被新一的反应取悦到,那人眼中笑意愈甚,面上正色道:“好了,抓紧时间走吧。”
  “嗯。”时间紧迫,新一也无暇顾及其他了,应答一声后径直往前走去。走出两步后他脚步微顿,转身疑惑道:“你不走吗?”
  那人摇了摇头,他半隐在黑暗中,新一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他说道:“不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做,就不和你一起走了。”
  “那么,祝你好运了,大侦探。”
  新一看着那扇石门在自己眼前关上,脑海中还响着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只在原地迟疑了片刻,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在这里,他没有任何一条后路可选,只能往前,不断地往前。
  不知道是那人指给他的这一条路太过隐蔽,还是因为警方的到来对组织的打击过大,新一这一路走来竟然都未曾见到一个人。
  他在那人所指的房间外徘徊片刻,确定里面没有人后才敢进去。那是个实验室,屋里只有一台电脑,房间的主人应该离开的很匆忙,连电脑也没有来得及关,这倒是方便了他。
  从电脑中找到有关APTX-4869的资料,新一将它们都拷在了一张硬盘中贴身放好。困扰了一年多的问题终于看见了解决的希望,哪怕现在还没有从这里出去,新一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有了这个,他就可以恢复自己的身体,组织也被摧毁的差不多了。从今往后,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下去,和她一起……
  想起兰,新一的眼神变得无比温柔。他的兰,等了他那么久,痛苦了那么久,往后他再也不会离开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先从这里出去,为了兰,他也要平平安安地回去。
  顺着原路返回最开始的走廊,再走到走廊尽头,新一终于看到了那扇象征着生机的铁门。不知道门后会有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了门。
  门外没有人守着,只是这一处的安宁也不过是假象,他能听到枪声在整座山上不停地响起。他手里只有一把枪,如果他主动去找朱蒂老师他们,能不能自保还是个问题。
  下一刻,他就无暇思考这些了。有组织的人在逃离的时候从他这里经过,那人手里拿着的枪让新一不得不举枪应对。可是他既不是警察,不能随便杀人,也更不想杀人,好在他枪法不错,一枪打飞敌人的□□,再一枪打到那人腿上。不必杀人,也能让敌人失去行动能力。
  一系列动作做完,新一才有时间去看他现在所处的位置,这一看之下不由心道不好。他没想到,他会在山崖边上,这位置可不利于他逃生。怎么办,要等着朱蒂老师他们来救他吗?
  还未想出对策,新一便听到了簌簌的树叶晃动的声响,想来是枪声惊动了这附近的组织的人,瞬间就又有三个人冲向了他。新一如法炮制地解决掉来人,还未来得及喘过一口气,就听到身后有枪响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他侧过身躲闪了一下,幸好开枪之人并非刻意瞄准了他,才让他躲了过去。
  他转身举枪对准来人,在看清来人面孔的时候瞳孔微缩,从喉咙深处挤出了一个名字——“GIN!”
  琴酒也不曾想到自己举枪就射的人居然认得他,定睛一看,也觉得对面之人有些眼熟。从久远的记忆中翻出眼前之人的姓名,琴酒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居然是你,你还活着。”难怪……琴酒脑海中闪过不少片段,过往的疑惑在这一瞬间得到解答,他也明白了眼前之人在组织覆灭中起了多大作用。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失误让组织走到如今的地步,琴酒眼中有一丝悔恨闪过,更多的还是嗜杀之意。
  新一随着琴酒和他的属下的步步逼近而步步后退,努力使自己持枪的手保持稳定,可额上的冷汗不断冒出。他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就算还有子弹,琴酒加上他的属下总共十几个人,他怎么也是逃不过的。难道今天就要葬身于此了吗?新一绝望的想到。
  “让你多活了这么久你就该感激了,现在,你就去死吧。”琴酒并不多做废话,举枪就射。他的属下已经渐成包围圈,将猎物圈住了,这样的距离他根本不担心自己会打不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