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自己束缚的金丝雀──鱼二

时间:2020-10-17 11:49:00  作者:鱼二
  文案: 都知道,秦少养了一只金丝雀,
  皮肤白,声音轻,俩条小长腿细细柔柔,
  看着你的时候俩眼水汪汪,一眼就让人浑身发软
  秦越方最喜欢晚上的时候,小雀鸟为他一人发出声音。
  带着轻轻地啜泣和细细的呜咽,好听的让人上瘾.....
  秦越方是个大商人,
  干着白道的活,用着黑道的心,说无恶不作都算客气。
  临到终了,终于遭报应了。
  他重生了, 可是却不是重生在自己身上。
  他被“自己”包养了。
  成为 了一只笼中 雀。
  如果自己爱上自己,你会怎么做?
  可是自己都不爱自己,还有谁会爱你?
  美貌重生受x自大自我“自己"攻
  *************************
 
 
第1章 金丝雀
  说起来人最不熟悉的,可能就是自己的脸了。
  人们只会在镜子里或者照片里,短暂的看到自己的容貌,却无法深深刻在自己的心中。
  而他却有这个幸运,亲眼看到自己。
  年轻的自己。
  真是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
  ......
  “秦少这是从哪里撬出来的宝贝,这水光滑嫩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呢。”
  旁边的人殷勤的对着秦越方打趣,试图让场面火热一些。
  方夜音被周围混乱的声音吵的头昏脑胀,下意识的想要张口回应,喉咙却只发出一丝丝低低的娇嫩声调,细不可闻。
  他恍然之间有些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差点忘记了。他这会已经不是那个商业大亨秦少了,而是一只被秦少捡回来的“金丝雀”。
  秦越方是个大商人,十二岁死爹死妈,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家产被亲戚当皮球一般踢来踢去,十八岁拿回所有财产,从此走上险峻的大道。
  干着白道的活,用着黑道的心,说无恶不作都算客气。
  所以临到终了,报应来了。
  他重生了,可是却不是在自己身上。
  他救了“自己”,又被“自己”关了起来。
  枯燥的宴会结束,秦越方在众人的恭送中搂着方夜音纤细的肩膀坐上新车。低头吻了吻方夜音的发丝,轻声询问。
  “刚刚想说什么?嗯?”
  方夜音摇了摇头,低垂着眼眸不作声。顺着他的摇头,偏长的发丝掉进雪白的脖颈里,在肌肤上妖娆扭动,秦越方莫名心中一动,喉咙有一丝干渴。
  他并不是会克制自己的人,所以他顺从自己的心意,直接吻上了身下的脖颈。
  还未曾尝到几分甘美解渴,身下的人骤然僵硬,下意识躲避起来,却又挣不脱肩上的大手,像是柔软无力的小动物,在枷锁里垂死挣扎。
  秦越方眼眸一沉,手上松开,任由怀里的人挣扎离开,蜷缩在距离他最远的角落,表情恍惚。
  秦越方表情越发沉闷,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将衬衣纽扣解开,冷冷道:“你躲什么,操都操了还不让亲?”
  方夜音脸色变得惨白,小小软软的手指拧成一个拳头,抿着嘴唇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情绪来的明显脆弱又直白,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雀鸟。
  秦越方又止不住的心软起来。
  秦越方靠近了他一点,伸手摸向他的脸颊。
  这一次,方夜音没有躲开,只是怯怯的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可是偏偏一双眼睛又大又圆,黑色的瞳孔带着丝丝亮光,湿漉漉的让人心间发烫,想要捂在怀里搓揉。
  秦越方手指摸上他的软嫩颊肉,满意道:“听话一点,不就好了。”
  方夜音低低的嗯了一声,清嫩的嗓音又柔又细,像是小雀啾了一声,甜腻腻。秦越方几乎在一瞬间就有了反应。
  几乎是不容拒绝的,便抬起方夜音的下巴,吻在了他微颤的粉唇上。
  方夜音看着面前人的面容,越来越近,瞳孔扩散,瞳孔深处的情绪,是无法发泄的暴怒厌恶。
  方夜音心想,他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如此厌恶自己。
  介绍下,自攻自受文
  简单来说就是秦越方,死后重生到了少年方夜音身上
  却被这个时空的“自己”带回家,圈养了起来
  开始日更!希望大家喜欢~
 
 
第2章 初遇
  秦越方站在床边,眼中带着丝丝灼热打量陷进床中的方夜音,雪色的肌肤在深色的床单上,白的几乎要发出柔光。
  就像是砂砾中的珍珠一样显眼。
  他第一次见到方夜音,是在一个落后的小山村。
  秦越方一边回忆一边弯腰,伸手在方夜音的细腰上慢慢摩挲,手下细嫩的触感,好的让他眯起眼,笑容也带上缠眷而情.色味道。
  那天天气不太好,刚刚下过小雨的山路极其难走。秦越方带着伤和手下一起躲进村角破屋,心情极其燥郁。他们穿着黑色西装,加上身上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村中没有人敢帮助他们。
  方夜音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头发长的像个姑娘,穿着有些发黄的白色衬衫,裹在消瘦的身上显得空荡荡。
  他似乎刚刚从河边回来,挽起的裤腿露出洁白的一块小腿,带着湿漉漉的水迹,像是从水里捞出的白豆.腐。和周围的贫瘠格格不入。
  他一进村就看见了他们,腿脚一顿,双眼圆圆,有些傻乎乎的看着他们。
  秦越方视线顿在他的身上许久,鬼使神差的对他招了招手。
  这一招,手便停不下来了。
  手指暧昧而灵活的在方夜音的洁白胸膛玩弄。秦越方俯下身子,低头在他发丝上摩挲鼻尖,柔软到眷恋,温柔的低低喃道:“还好我进了你的村子,不然怎么能发现你这只小麻雀。”
  方夜音的半边脸陷进被褥中,没有回应。小琼鼻下的嘴唇紧紧抿着,脸色发白,一半的瞳孔微张,肩膀蜷缩,微微抖动。
  秦越方顺着他脖颈的弧度往下滑动,轻吻着他半闭的眼眸,双手强硬的掰开了他的身体,禁锢住手脚,十指暧昧的交缠。
  “都这么多次了,怎么还是害怕成这样。”
  秦越方低头吻在方夜音的唇角,丝丝暧昧流动。低低轻笑问道:“我的技术,有那么差么?”
  方夜音脖颈缩了缩,动作却不敢太大。
  毕竟.....他太熟悉自己......
  温柔的顺从,可以让他厌倦的更快......
  即使心里知道的很清楚,自己这样做最好。
  但是当只能一点一点的被动接受身上人的侵越,让“秦越方”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方夜音喉间发堵,恶心还是止不住的蔓延在胸腔,他死死咬住嘴唇,眼角发红。
  瞳孔再次进入了深处隐藏的茫然和自我厌恶。
  他重生时,是在一个贫瘠的小山村,方夜音父母双亡,嗓音有问题。只能靠着捕鱼跟村里的人进行简单的交换而生存。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靠着机会能力,一点一点走出村子。像上辈子一样,自己拼出一条康庄大道。
  可是当他那天回到村子,却意外看到一行熟悉的人,尤其是中间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对自己招手,大脑都懵住了。
  就像秦越方鬼使神差的招手一样——他也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然后,帮助他们换取药物,寻找电话联络救援......
  最后,被强硬的带走,到现在这副模样。
  随着身上人越发激烈的动作,方夜音喉咙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啜泣,声音细细嫩嫩,柔柔的哭腔,好听的让秦越方止不住的想要再多弄上一些,沉迷到无法自拔。
  秦越方抚摸着方夜音柔嫩肌肤,力气猛然增大,也让方夜音的啜泣越发哽咽,让人止不住的怜惜。
  可惜秦越方却爱极了这一刻,就像他的小金丝雀在给他一个人唱歌,唱到让他全身都由内而外的火热。
  一本书有喜欢和不喜欢很正常,
  作者欢迎大家捉虫,或者指出逻辑问题。
  但是如果说你不喜欢自攻自受,
  或者文中某个角色,某个剧情,想要放弃。
  作者只有一个真挚的恳求,
  不用特意来说一声。
  谢谢所有小可爱支持,爱你们,么么啾!
 
 
第3章 去浴室?嗯?
  激烈过后,方夜音沉沉的闭上眼皮,感觉秦越方从自己身体中抽离,胸口那一股恶心也随之缓缓沉寂。
  今夜的,结束了。
  缓缓松下一口气,这是他从遇见“自己”以后,每晚都会经历的煎熬。
  秦越方坐在床头,摸出自己习惯的烟,打火机声音响起,烟头燃起点点火星。
  他抽烟的样子很好看,手指修长美感,夹着烟头的时候好像是在把玩一件器具,带着撩人的气息。
  赤裸着半身,露出若隐若现的人鱼线,健美的身材一览无余,单薄的被勾勒出他下身的弧度,性感的有些惑人。浑身上下都能感受到雄性荷尔蒙的蔓延,让人血脉喷张。
  嘴唇微微张开,雾气包裹住星火,丝丝蔓延到眼前,朦胧了侧颜。在暗色灯光下显得诱惑而低沉。
  方夜音双眼无神的看着某处,眼眸半眯。困倦的气息围绕着全身,他现在的身体不太习惯烟味,鼻子发红,有些委屈的抽.动。
  身上也非常不舒服......以前他作为掌控者,向来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从来不在意枕边人的状态。所以他现在也能清晰的感觉自己身后流出让人羞耻的东西,更加难堪的是对方没有松开他让他去洗澡的意思。
  加上身体的其他地方也不是很好受,方夜音的神情有些恹恹。
  在秦越方眼中看起来,对方更像是有些疲倦的害羞,可怜又可爱。轻笑一声,带着满足的缠眷。俯身侧吻了一下方夜音的脸颊。
  “明晚有个小聚,一起去,嗯?”
  看似商量的询问,其实容不得任何反驳。
  方夜音低低的嗯了一声。
  低下头垂下的碎发遮住眼中的燥郁,指甲拽紧床单,粉肉色指甲被勒到发白。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没有厌倦!
  方夜音跟着秦越方已经两年,从十七岁到十九岁。
  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变得这么有耐心,没有资本的人,终究是只能被别人打磨......
  最早来到秦越方的身边,大概是惦记着他的恩情,秦越方没有用强。
  可是,秦越方只要对他露出那种意味,他就会开始恶心、想吐,这是一种无法抑制的自我厌恶。
  谁他妈要被“自己”上!
  可是没有过多久,秦越方就忍不住了,毕竟“自己”是那么自我的一个人啊。
  他找了一个机会,强硬的不容拒绝。
  而他,没有任何机会反抗,也无法反抗。
  那一次之后,他吐了三天。闭上眼,就会看到酒店暧昧的橙黄色,顶上的镜子照映出他全身的情.色痕迹,肮脏又让人作呕。
  一个月的时间,只要看见“自己”的脸,他就会反射性的吐出来。
  秦越方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被排斥成这样,他本来以为自己会被丢掉,这样也好,他可以一个人慢慢的活,总比又让“自己”睡了好。
  可是秦越方却生生治好了他,至于方法......方夜音嘴角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
  方夜音的身体,就像是上天的宠儿,明明是有些嘲讽的勾唇,漂亮的唇形,笑起来,却带着花开似的美感,抓不住真正的情绪。
  秦越方刚好看见这抹浅笑,心中微动。
  覆盖上去,软嫩甜蜜的味道,一如既往,他将方夜音的头转正过来,强硬地让对方看着自己眼眸。
  那是让人有些颤栗的深色.欲望。
  秦越方轻声道:“不如,我们去浴室?嗯?”
  他又想听小麻雀唱歌了。
  作者的其他文:
  《他的蛊惑》
  《快穿之拯救德国骨科》
  点开主页就可以看到简介啦~
  给你不一样的感觉~
 
 
第4章 吻
  方夜音被强硬的打开身体的柔软,整个人无力的支撑在台面上。冰凉的大理石将他全身都冷的有些发木,肌肤却不得不因为情欲,染上绯红,娇嫩的让人无法自拔。
  他眼神茫然的看着被水雾笼罩的镜面,倒映出俩人朦胧的交缠的身影。
  讨厌,真的太讨厌了。
  只要在浴室,他全身都无法放松。
  可是这人,却爱极了在浴室玩弄他。
  方夜音眼中溢出泪花,思绪不可避免的回到他最黑暗的日子。
  秦越方将他绑在床上,强硬的让自己接受他,可是自己却忍不住的一直反胃,就算胃已经空空荡荡,也会吐出酸水胆汁——那段时间,浴室,成为了俩人最常待的地方。
  花洒的水不断喷洒在俩人身上。顺着腰腹,腿侧,股间缓缓流淌,让人分不清,是暧昧的水渍还是晶莹的水珠。
  方夜音仰头,被水冲刷脸部,压住心口的恶意,身体止不住的紧绷。
  这无可避免取悦到了秦越方,他兴奋的连眼圈都发红,浓重的色.气让脸上的笑容越发邪肆,亲吻身下人的耳畔,脖颈、摩挲着还不满足,陷入新一轮的进攻。
  这种紧紧交缠一起的感觉,他非常喜欢。
  “宝贝,你真棒。”
  ......
  情欲结束,方夜音浑身无力的躺在秦越方的怀里,俩人共同躺在浴池中,享受难得温存平静。
  方夜音的手指还有些微微颤抖,秦越方笑着握住他的手背,放到唇边轻舔纤细的手指。
  “每次在浴室,你都是这么敏感,我真喜欢。”
  方夜音头压低了一些,面无表情不让头顶的人看见。
  如果能从头再来,他一定改掉自己这个床上爱说骚话的毛病。
  不过,大概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室外响起单调的铃声,是秦越方的手机。
  秦越方处事清晰分明,最反感鸡毛蒜皮的小事浪费他的精力。这个时候的电话,一定非常重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