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万人迷反派今天崩人设了吗【性别转换】──洗衣粉

时间:2020-10-17 11:32:24  作者:洗衣粉
  文案:
  资深攻略者付臻红,穿越各个世界以攻略天选为任务。
  他手握美强苏的反派大佬剧本。
  西游世界里他是蛊惑人心、诡计多端的白骨精———
  渡妖者反被妖渡化,破了戒,乱了心。
  妖不皈依佛,也不皈依你。
  希腊世界里他是掌管纷争与不和的神———
  所有的修罗场皆因他而起。
  众神都想得到他,有他在的地方就有争夺。
  综漫世界里他是邪气魔性的川上富江———
  明面上是冰帝的校医,实际上却是酒厂的真正boss。
  ……
  传说他始乱终弃了港黑的首领,转身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港黑的帽子架。
  ……
  传说他的异能力是一座暗堕本丸,本丸内有佳丽三千,寝当番一个月下来不带重复。
  ……
  传说他是战国时代最强大的捉妖师,妖怪擅长蛊惑人心,而他擅长蛊惑妖怪。
  传说……
  聊斋世界里他是被人和妖都惧怕的黑山老妖———
  没有性别的树妖对他又爱又怕
  抓他的道长皆被他所诱
  他蛊惑人心,更蛊惑妖怪
  ……
  PS1:万人迷心计受,受撩人满级
  PS2:无敌巨苏文,受身上有很多剪头
  PS3:经典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世界线
  ——西游(人物魔改):白骨精
  ——希腊:纷争之神厄里斯
  ——动漫(文野、刀剑、柯南等):富江
  ——聊斋:黑山老妖
  围脖:卷发棒卷
 
 
第1章 
  “听说前面的白虎村又有人失踪了。”
  “作孽呀,这白虎村虽然是咱们这最富裕的大村落,但偏偏摊上了白虎岭这么邪乎的山头,有那吃人的妖怪在,可不就是天天提心吊胆!”
  “你说那些失踪的人好端端的为什么非要跑去白虎岭找死?”
  “还不是因为见色起意,据说那白虎岭上的妖怪美丽得紧,看一眼就能把人的魂儿都勾了去!当当是应证了那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呀!”
  “哪有什么比得上命重要?算了算了,不提这些了,简直晦气!”
  随着这越来越模糊的声音,两个戴着草帽,背着锄头的农家汉也渐行渐远。
  体型肥胖硕大的黑衣僧人看了眼农家汉远去的背影,回头对坐在白马上的僧人说道:“师父,方才那两位农家汉说前面那村有妖怪,这会儿马上都快到申时了,我们要不先在这边歇上一宿,免得半夜时分走在白虎村不安全?”
  坐在白马上的僧人面容俊秀,朗眉星目,脖颈处挂了一串圆润浑然的深褐色佛珠,穿着一身雪白的僧衣,领口和袖口处印刻着金色的繁琐边纹。
  此刻他因为思考而微微垂眸,和煦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让整个人如同一块被放置在青灯古佛内被檀香浸泡过的暖玉,带着佛家的温和和怜悯。
  思忖了片刻之后,僧人才缓缓说道:“悟空,你去前面看看有没有歇脚的地方。”
  “好,八戒、沙师弟,你们照看好师父。”被叫做悟空的僧人是一个头上戴着紧箍的俊美男子,他面容刚毅,略长的头发凌乱的拢在脑后,显示出几分随性的洒脱和桀骜。
  “放心吧大师兄,你且快去,我和二师兄会看好师父。”拿着降妖宝杖的红发大汉子拍着胸口保证道。
  孙悟空点头,召出筋斗云往白虎村的方向去了。
  孙悟空这一走,猪八戒便将九齿钉耙往地上一放,坐到了一处石头上,用宽大的衣袖往脸处扇着风。
  六月的天,虽已到半下午,但太阳还未西落,热烘烘得像个巨大的火炉,炽热的光线烤得地面发烫,空气中都似乎带上了粘稠又闷人的热度。
  “师父,喝点水。”沙悟净在唐僧下马后,立刻拿出水壶递了过去。
  而这时,从他们来的方向,缓缓走过来一个人。
  猪八戒是正对着唐僧坐的,这人离他们还有些远,他从唐僧的身后望过去,只能看到是一个穿着白衣的窈窕身影。
  凭着敏锐的本能,猪八戒直觉对方是一个极其漂亮的美人,他坐直了身体,利用法术变换了自己的模样。
  不过瞬息之间,肥头大耳的黑衣僧人就成了一个容貌帅气的青年。
  看着突然变了个面貌和体型的猪八戒,沙悟净十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二师兄,你怎么突然变了模样?”
  猪八戒看了沙悟净一眼,笑道:“想我昔年天蓬元帅,也是名满天界的俊美男子,如今投身猪胎落得那副野豕模样,你第一次见我原本面容,这傻愣震惊的样子倒是有趣。”
  沙悟净听得一愣愣,“是何原因让二师兄突然变化了本来模样?”
  猪八戒闻言,动作潇洒的打开折扇,轻轻一扇,做足了一副斯文气象:“有美人兮,自然要以最得体一面相见。”
  唐僧淡淡的看了猪八戒一眼,并未说话,沙悟净则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美人?”
  猪八戒摇头一笑,示意沙悟净往后看去。
  沙悟净回头一看,整个人就顿住了。
  窈窕的白衣身影已经走近,猪八戒示意沙悟净看过去的时候,自己也猝不及防的一眼撞进了这人惊心动魄的美貌里。
  这人身形清瘦秀美,一头乌发披散在后,冰肌玉骨,面若芙蓉含春,一双眼眸盈盈剔透,宛如被泉水浸泡过的黑色琉璃,眼角眉梢间无不透着一股娇滴柔魅之色。
  似乎是被两个陌生人直勾勾的视线吓到,白衣美人脚步一顿,身体微微瑟缩了一下,随后又怯生生的抬了抬眼帘,轻轻斜睨了猪八戒一眼。
  明明是在平常不过的打量,却无端端透出了一份说不出的旖旎和春意。
  猪呆子被这一眼给惑了神,动了凡心,握在手中的折扇掉了下来,恍恍惚惚间竟也忽略了美人平坦的胸脯和高挑的身高,几步走到美人面前,忍不住胡言乱语:“女菩萨,你往哪儿去?”
  [女菩萨?小红,你是否很有多问号]
  [闭嘴,弱鸡系统没有发言权。]
  [好的,请继续你的表演。]
  付臻红眉头一蹙,瞪了猪八戒一眼,“我是男子,哪里是什么女菩萨。”
  清润悦耳的嗓音宛如缓缓流淌的山间清泉,落在人耳朵里,实在是好听得紧,但的的确确是个男声。
  “男……男子?”猪八戒惊得舌头都有些打结。
  这会儿沙悟净也反应了过来,连忙道着歉:“小公子长得太过俊俏,我与二师兄才会将你误认为女子。 ”
  “你们是和尚?”付臻红问着沙悟净,视线却是越过这个大汉落到了背对他的白衣僧人身上。
  沙悟净点了点头,见这男子的目光落在自己师父身上,衣裳也有些凌乱,顿时心升警惕,连忙用身体挡住对方的视线。
  大师兄去找歇处,没有火眼金睛,眼前这男子的身份便也无法被判断到底是人还是妖。
  沙悟净心道,他答应了要好好保护师父,可不能被妖物着了道。
  猪八戒却是没有沙悟净这么多的顾虑,他素来喜爱美人,现在他得知这白衣美人非女子,虽心里那被搅乱的一汪春水已经慢慢平静了下来,但也不妨碍他对漂亮的人热情。
  “小公子,我名唤猪悟能,我们是从东土大唐来的僧人,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猪八戒故作斯文款款的说着,不顾沙悟净的阻拦,将付臻红带到了唐僧这边。
  “这是我师父,唐三藏。”
  付臻红走到唐僧面前,蹲下身以便能更好得看清楚他的容貌。而原本正闭眼打坐的唐僧,也因为猪八戒的话在付臻红蹲下身的时候睁开了眼。
  于是两人的视线就这么直直的撞到了一起。
  付臻红此翻幻化的模样虽比不过他在这个世界本身的容颜,但无论落在谁眼里,都足够担得上惊艳两字。
  而这僧人,与付臻红对试着,目光却意外的平和。
  他眉眼安静,清隽的脸上无任何惊讶之色,周身都带着一种庄重和脱去烟火之气的高远。
  眸子如墨玉,平静的倒映出了付臻红的面容。
  付臻红闻到了他身上浅淡的白旃檀香,是从他脖子处挂着的佛珠上传出来的味道,宁和,沉静,涌入鼻尖让人有种心安的感觉。
  [这个唐僧真俊呀,就是跟数据库传输过来的资料不太一样。]
  [数据偏差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所以我说你是弱鸡系统。]
  “唐长老,”付臻红垂下眼帘,放轻声音缓缓说道:“我听闻你徒弟道你们是从东土大唐去往西天取经的高僧,出家人怜悯,我已是无家可归,孤苦伶仃一人,心愿归入佛主门下,随高僧一同西行。”
  唐僧摇了摇头: “取经之路遥远,并非儿戏。”
  猪八戒也忍不住说道:“小公子,入佛成了僧哪有常人自在,不能喝酒不能吃肉的,你这是遇上何事才会如此想不开?”
  付臻红轻轻叹了一口气:“半个月前我家乡闹了饥荒,家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本想着去投奔亲戚,却没想到被对方做成女子打扮,转手卖给了一户人家做媳妇。”
  说到这,付臻红顿了一下,见唐僧在认真的听他讲,便微微蹙着眉,有些不甘又有些无奈的说着:“我是男子,纵使男生女相,却也实在不堪这样的屈辱。我在听到他们准备用药将我迷晕的时候,假意顺从,悄悄把药调换之后,趁机逃跑了出来。”
  “倒是个可怜人。”猪八戒看付臻红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几分怜惜。
  而一旁一直警惕着他的沙悟净,原本还有些猜疑的心,此刻也因为这番话信了个七八分。
  这男子衣衫有些凌乱,明显是奔跑过的样子,方才见到他和二师兄的时候,更是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下,像个受惊的小鸟一般,整个人的状态倒也算是符合劫后逃生的说法。
  更甚者,如果这个漂亮的小公子是妖怪的话,是段然不会浪费时间跟他们周旋这么久的,因为等他们大师兄回来,一切都会成定局。
  这么想着,沙悟净看付臻红的眼神也柔和了下来,好意劝道,“小公子,不说这旅途艰辛,你这细皮嫩肉的哪里吃得了那个苦头。更何况我师父方才既已摇头,就不会再收你。”
  “不是说佛家慈悲吗?”付臻红的声音有些哽咽,他看向唐僧,眼睑微红,眼尾处隐隐泛出了些许的泪意,宛如一瓣被朝露滋润过的桃花,带着纤细又柔软的娇滴风情:“长老,我有心向佛,你带上我可好?”
 
 
第2章 
  唐僧半阖下眸子,漆黑的眼瞳在付臻红的脸上深深凝了几秒:“前面就是白虎村,你可同我们一起到村。”
  “到村之后呢?”付臻红嘴唇微微翕动,发出轻而浅的声音:“到村之后,长老是不是就要跟我说就此别过?  ”
  “你需要冷静,兴许白虎村会有你想要的凡家生活,你会知道逞一时之气,不可违。”
  “长老,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付臻红苦笑,轻轻柔柔的声音宛若荡开的水波。他微微垂下水润的黑眸,长而浓密的乌睫在眼帘投下一片柔弱又动人的阴影。
  猪八戒在一旁看着,哪怕知道对方是个男子,此刻心中却依旧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小公子,你听我师父的话,先到白虎村再说。”
  他这话音刚落,便听到沙悟净有些高兴的喊了一声:“大师兄回来了!”
  付臻红闻言,作势要同唐僧一起站起身,却因为在炽热的阳光下蹲久了,头部昏沉,骤然起身后便不受控制的往前倒去。
  唐僧见这少年突然朝自己倒来,下意识抬手去接。
  而就在付臻红快要倒到唐僧怀里的时候,一只手直接把付臻红整个人用力的挥开。
  付臻红被这股大力推到地上,右脚崴了一下,“好疼……”他捂住脚,咬着牙说道。
  猪八戒赶紧把付臻红从地上扶了起来:“小公子,你没事吧?”他问完之后,又朝着孙悟空瞪眼:“大师兄,你干什么!”
  孙悟空没说话,而是目光直直的盯着付臻红看,他原本深邃黝黑的瞳孔慢慢转换了颜色,变成了一种近乎太阳的璀璨金澄。
  付臻红任由他看着,顺便不着痕迹的欣赏了一下这位大名鼎鼎的齐天大圣的模样。
  很英俊硬朗的一张脸,穿着红黑相间的僧服,戴着紧箍,凌乱的头发向上竖起,昭示着主人锋芒毕露又桀骜不驯的性格。
  很快,孙悟空眸中的金色就变回了黑色。他斜飞的剑眉一皱,想他从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出来,火眼金睛竟然看不出这男子到底是不是妖怪。
  沙悟净见孙悟空这副神色,便也知道火眼金睛之下,这小公子还是本样,否则以他大师兄的性格,定然已经是当头一棒了。
  “大师兄,你别看到一个长相漂亮的人就怀疑是妖怪!”猪八戒不赞同的撇了撇嘴。
  孙悟空冷笑:“你这呆子,让你照看好师父,你倒好,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往师父身边引?”
  虽然他的火眼金睛之下,这少年的面容没有任何变化,身上也没有妖气,但孙悟空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悟空,不得无礼。”唐僧对着孙悟空轻轻摇头。
  “大师兄,这小公子也是个可怜人。”沙悟净把孙悟空拉到一边,将事情的起因后果告诉了他。
  孙悟空听完,走到付臻红面前,扬了扬眉:“这么说你要跟我们一起去白虎村?”
  付臻红怯生生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立刻就错开他的视线,往唐僧这边挪了一下,似乎是有些怕他。
  唐僧道: “悟空,你去前面探路,可有找到歇脚的地方?”
  “前面有个客栈,我们现在过去,天黑之前就能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