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继承古玩铺子后【灵异神怪】──清山乔木

时间:2020-10-17 11:25:49  作者:清山乔木
  文案
  刚毕业的许成荫放弃工作,继承了爷爷的古玩铺子。
  开店的第一天,他就收到了精怪局发来的一纸传唤——我们怀疑您与一起精怪杀人案有关,请于三日内前来精怪局配合调查。
  之前的许成荫:现在骗子都开始忽悠马克思主义坚定的信仰者了?怎么不说秦始皇复活需要我打钱给他开启始皇陵呢?
  后来的许成荫:卧槽是真的!
  从此,他的世界就不科学了,各类妖鬼精怪接踵而来。
  ……
  殷乾:“你这里妖气太重,麻烦跟我走一趟,我家你家或者酒店都可以。”
  许成荫:“不要脸。”
  殷乾:“辱骂警察,行拘。”
  许成荫:“再过来我就动手了。”
  殷乾:“袭警,罪加一等!”
  许成荫:“……”
  古玩铺子小老板白切黑受 X 精怪局局长放荡不羁霸总攻
  ==================
 
 
第1章 精怪局 (一)
  “从头部CT和核磁共振的结果上来看,你的身体是正常的。”医生放下手里的报告,对面前年轻人道,“在清醒的时候出现幻觉和幻听,大概是精神疾病……最近是否压力过大,心情不佳,睡眠也不好?”
  “确实是。”
  年轻人长相俊秀,是时下小姑娘喜欢的那一款,此时却面带苦涩,叹了口气,解释道:“前些天爷爷去世了,幻觉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有的。”
  医生了然,放缓了语气,温和地安慰:“看开些,平日多运动运动,我建议呢你可以去咨询心理医生,心理疾病也是疾病,要重视,如果到时候严重到出现一些过激行为那可就要住院了。”
  “好的。”对方礼貌道谢,“谢谢医生。”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医生给出自己的建议,又给他开了些药,叮嘱他按时服用。
  许成荫接过自己的病例出了诊室,看了一眼走廊上几个飘在空中穿着病服的人,脚步一顿,接着又做了一番心理建设,目不斜视走过,淡定地拿出手机开始查找云城有什么靠谱的心理医生。
  自从爷爷去世后,他就开始出现幻觉和幻听,时不时就会看到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更有甚者还会跟他打招呼的。
  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许成荫又天生胆子大,以至于现在的他已经习惯了。
  有个大爷自从他出了诊室后便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此时“哎呀”了好几声:“小伙子真俊,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感觉和我孙女真般配嘞,现在的孩子就是倔,都多大了还死活不找对象,再拖下去就难找咯。”
  许成荫回头想搭这位大爷的话,余光瞥到对方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吹上边的灰,许成荫又淡定地把头转过去,装作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那大爷疑惑地瞅着转过头又转回去的许成荫,对方像是能看到自己似的,便好奇地绕着对方飘了几圈。
  但这会儿许成荫却又像是看不到自己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直到对方走出了医院大门,大爷这才又飘了回去,嘴里念叨着:“尸体还在医院停尸间,看来走不了太远啊……”
  许成荫:“……”
  身为优秀的工科男,同时也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许成荫向来不相信鬼神之说,坚信自己一定是因为爷爷去世遭受打击过大的原因。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肯定那些神神叨叨的都是骗人的。
  要不然怎么等到爷爷去世后自己才出现幻觉?
  “这就是精神疾病的威力吗?”真是有够可怕的。
  许成荫拿着医院的检查报告,对自己的精神状况感到堪忧。
  待许成荫火速预约了心理医生后,便打算先去爷爷的古董铺子整理整理,准备过几天开店。
  毕竟是爷爷大半辈子的心血,许成荫不想将铺子关了,又不想转让给他人,于是就在昨天拒绝了大公司的实习通知,打算自己开这铺子。
  铺子开在一条老街旁,地段比较偏僻,但偶尔有人来这老街游玩拍照的,街边也有卖些小东西的摊贩,平日里也还算热闹,据说政/府过几年还想把这开发成景区。
  不过也只是据说,现在还没个着落,但街上的住户都眼巴巴盼着,毕竟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指不定哪天自己这小破屋就成了景区“古居”了呢。
  许成荫爷爷留下的店说得好听些那叫古玩铺子,但许成荫自己也晓得是宰冤大头游客的,与其说是古玩铺子不如说是卖纪念品的——因为卖的最多的是一百一个手串和吊坠。
  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古玩店。
  事实也确实如此,都说古玩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但许成荫和他老爷子平日就靠这个赚钱混口饭吃,许成荫自己都不认为店里有什么真货,最多就是清朝的几吊铜钱和瓷碗,还有爷爷经常挂在嘴边的镇店之宝——一块古玉。
  他做梦都盼着有人识货把这块古玉买走,自己就能从付不起房子首付买不起二手车的穷困大学生一跃成为有房有车的成功人士。
  许成荫先是去附近小面馆点了碗面,还加了两个牛肉丸子,算是对自己精神失常的慰问,接着又打车去便利店买点日常用品。
  之前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不打算再接着租了,接下来得准备搬到铺子里生活。
  便利店离古街不算特别远,许成荫便打算走回去,还能省点打车费,就当饭后散步。
  按理说这个时候天黑的应该比较晚,但是今天或许是要下雨了的原因,黑压压的云压在云城上空,等许成荫走回古街的时候,天已经暗了。
  这个点古街早已没人,毕竟大晚上的这里什么也没有,附近住着的大多都是中老年人,早早就休息了,除非有脑子进水的熊孩子跑这来探险玩,否则年轻人都开始夜生活,谁没事来这偏僻地方。
  小摊贩早早收拾东西各回各家,小道冷冷清清,因此许成荫很快便注意到倒在石板路中间的一条狗。
  许成荫快步走近发现这还是一条哈士奇,脖子上还带着项圈,看来是家养的。
  这条狗额头上破了口子血迹斑斑,留下来的血糊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也半睁着,有只前爪无力地耷拉着,看样子应该是断了。
  见狗还有呼吸,喉咙里还发着含糊的声音,许成荫便打算打车去宠物医院,这才刚叫了车,自己的视线内便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鞋,吓了他一跳。
  许成荫下意识抬头看,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男人。
  悄无声息的,像是突然就出现在那了。
  那个男人看起来四五十的年纪,穿着一身黑,蓄着络腮胡,面无表情,无端给人一种阴森感。
  许成荫疑惑地看着他,一时搞不明白这人是什么意思。
  见对方只是看着他不为所动,许成荫试探道:“大叔,帮把手?”
  对方的眼睛这才动了,将视线从他的脸移动到地上躺着的那条狗,许成荫明显感受到对方的表情里似乎有一些“无语”。
  接着对方一声没吭,转身就走。
  许成荫心里隐隐有个猜测:自己该不会遇到虐狗的了吧。
  附近的网约车要到了,许成荫也没空理会这个怪人,事实上他甚至分不清这个人是不是他的幻觉。
  毕竟此人奇奇怪怪的,而且走路一点声都没有。
  许成荫喃喃道:“莫不是又发病了?”
  许成荫很快回过神,先是和网约车司机说明了情况,对方也不介意被弄脏坐垫,并且表示理解,愿意将狗送到宠物医院。
  两人合力将哈士奇抬上车,许成荫感觉面上一湿,抬头看了眼黑下来的天空:“下雨了。”
  此时古街附近的金悦小区内,11幢202号住户正躺客厅沙发上边看剧边等外卖。
  现在电视剧注水严重,加完班又很累,在户主看得正昏昏欲睡时,没等来外卖,倒是等来了门外的尖叫 。
  那叫声实在过于惊悚,估计整栋楼都听得到这叫声,这下子202户主直接被门外人的一嗓子吼清醒了。
  “我的妈,干嘛啊,怎么了这是?”
  202号住户边说边起身趿拉着拖鞋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一眼——什么也没看到,光看到外卖小哥的背影了。
  猫眼被外卖小哥的身体挡住,202户主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只知道刚刚那个惨叫应该是眼前这位发出来的。
  住户将房门拉开一条缝,开门的声音似乎刺激了外卖小哥,对方立刻跌倒坐在地上,半个身子跌进了202屋内,202户主入目的便是他那洒了一地的外卖。
  正要抱怨,就发现外卖小哥直愣愣看着前方,像是被勾了魂,看呆了。
  202户主便也抬头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去,对门的房门开着,一眼就看到了屋内大喇喇倒在地上的尸体。
  202号住户:“……”
  “杀……杀人啦!”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不坑,么么哒
 
 
第2章 精怪局 (二)
  初夏,云城。
  一串警笛在夜晚的暴雨中呼啸而过,撕破古街的宁静,直往附近的金悦小区而去。
  金悦小区在古街旁,可见地段偏僻,而且这小区有些年头,算是云城小区中的开山鼻祖。
  云城刑警火速封锁现场,邢警队长杜齐勘察完现场后面色凝重,让手下的人不要动屋内任何东西,接着出去打了通电话。
  没人注意杜齐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知道队长回来后对其余人道:“这案子移交给别的部门,待会儿上头就会派人来,很快就到。你们在这守着,别动任何东西,等上头人到了就把对门住户和外卖小哥带回去做笔录,除此之外别的一律不许管。”
  死的是一家三口,无一活口。
  而且这一家子死状诡异,屋内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尸体身上都有一处刀伤,全是对准了心脏的位置,四周也都有飞溅的血迹。
  但是最后的尸体却干瘪脱水,已经呈干尸状,像是往骨架上套了层皮,让人联想起风干的腊肉和木乃伊,还是糊了一身血的那种,没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看不了这些。
  有些勘察现场的警察看了几眼尸体便跑出去找地方吐了。
  这一看就是大案子,有凌云壮志英雄心的警队新人立刻对杜齐的决定表示不解,颇为不服道:“队长,这可是个大案子,怎么能就这样不管?而且这是云城的刑事案件,我们也有责任,就算上级要管我们也应该协助……”
  杜齐打断他,严肃道:“上头的人会处理,不该过问的事就不要过问。”
  新人警察还想说什么,被搭档拉了一下,只好闭嘴,但心里头依旧意难平。
  哪个穿上这身衣服没多久的新人心里没点幻想?
  平日里哪能遇上这种诡异的大案子,好不容易碰上符合自己幻想中的凶杀案,没想到上司直接让他们所有人都不要管。
  心里头刚燃烧起来的英雄火焰出师不利,直接被大风刮没了。
  他倒要看看,上头派来接手案件直接把他们排外的究竟是什么大人物,到底是市级的还是省级的,居然还能这么瞎搞。
  然而仅半个小时之后,这位新人就见到了所谓的“上头的人”,让人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专门蹲在附近捡案子。
  一共就来了两个人。
  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五官深邃高大英俊,穿着讲究的白衬衫,看起来跟个模特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富二代或者是大明星。
  另一个更不得了,娃娃脸有些胖,乍一看就像个中学生,还染着一头飘逸又鲜艳的黄毛,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吊儿郎当的。大概是职业原因,加上这俩其中一个就跟中学生一样,新人警察下意识就想问问对方成年了没。
  所以一开始新人警察压根就没将他们往那处想,立刻上前将二人拦住,大致意思就是别来凑热闹,打哪来回哪去,顺道问了一嘴这两人怎么进来的。
  他记得他们的人把整个楼道都封锁了才对。
  对方两人没说话,先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长得帅的那个叫殷乾,娃娃脸的那个叫年华。
  两人的证件上虽然都印着和他们一样的“公安”字样,证件照后边却写着“精怪局”。
  新人警察压根就没听过有这个局,这什么精怪局的,名字听着就神神叨叨的,而且那个叫殷乾的职务上竟然还写着局长。
  就这?还局长?
  难不成这职位还是按照脸来分的?
  他觉得自己被忽悠了,而且对方还忽悠得如此没有水准,简直是对他智商的一种侮辱,当下就想把这两个伪造证件的行拘了。
  还是杜齐及时出现,迎了出来:“没想到殷局长亲自来了。”
  殷乾“嗯”了一声,还挺有谱。
  新人警察:“???”
  这人居然真的是局长?
  这看起来也太不靠谱了!
  他们只好放那两人进去,殷乾和杜齐握手之后和年华走进现场,看到地上死状可怖的尸体和恶臭的血腥味也面不改色,没有其他人想象中的那种年轻少爷做派。
  “三魂七魄全被吸干了,看起来像魇兽的手笔,不过吸人精魄还特意带刀杀人的魇兽确实很怪。”年华皱了皱鼻子,对着殷乾用嫌弃的语气悄声道,“这家养狗了吧,臭狗的味道也太冲了,都快把魇兽的味道盖过去了。”
  殷乾看似随意却精准避过了地上的血迹,不让自己的鞋底沾上一点:“明天让云城所有登记在册的魇兽都来一趟总部,让他们识相点,到时候要是没来我亲自去请,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殷乾又在房子里转了一圈,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随后出了凶案现场,叫来杜齐去小区楼下没人的角落,问道:“死者的身份清楚了吗?”
  “男的叫薛寻龙,45岁,是一名文物管理局工作人员,她的妻子叫周雯,42岁,无业,还有他的女儿薛雪,16岁,云城二中高一学生。”
  杜齐将目前查到的消息一股脑全告诉了殷乾:“书房里有翻找过的痕迹,暂时还不知道凶手拿走了什么东西。今天白天文物管理局还有薛寻龙上班的记录,监控也显示他是六点零五分下班回家,在他下班后到发现尸体的这个时间段,楼道监控里只显示有对门202住户和送外卖的,而且都没有进入过这间房子的记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