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他怀了少将的小鱼崽【豪门世家】──斫染

时间:2020-10-16 12:25:24  作者:斫染
  文案:
  帝国的小皇子忽然变成人鱼了,自从冒出鱼尾巴,他一直小心隐藏。
  直到被一本同人书砸中头,他预知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假)剧情——
  在书中,他阴郁狠毒,为得到皇位,不惜勾搭帝国最年轻有为的少将,并在成功后将其残忍抛弃,后被复仇的少将赶下皇位、关起来,不仅暴露了鱼尾巴,还怀了对方的崽?!
  小皇子:???我就是被切成鱼片,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后来,他真怀了少将的崽……
  *
  越栈是帝国最年轻有为的少将,某天,他忽然能听见小皇子的心声,并发现对方好像是“重生”的。
  小皇子:垃圾越栈,居然叛国,呸。
  越栈:?
  小皇子:狗越敢关我,还揪我鱼尾巴!
  越栈:?!
  小皇子:啊啊,我不会真怀崽了吧?
  越栈:什么?你还怀崽了?
  阅读指南:
  1.人鱼生子
  2.被假书砸出中二病的小皇子受X被读心术误导的少将攻
  3.想到再补充
 
 
第1章 
  伊诺在浴缸里泡鱼尾巴时,莫名被一本凭空出现的书砸了脑袋。
  事情发生得太离奇,他被砸懵了。下意识翻开书后,看了没两分钟,他又险些被气晕过去。
  那是一本狗血又雷人的故事书,书中主角竟是他和帝国最年轻的少将——越栈,但故事却不是什么好故事。
  在书中,“他”心狠手辣、阴郁凉薄,为得到皇位,不惜亲身勾引手握重权的越栈。但成功后,他又提起裤子不认人,反手算计越栈,最后被复仇的越栈拉下皇位,关小黑屋,各种强制play……
  这实在不像一本正经书,剧情只能在车里行间找,至于故事本身……
  呵,船戏船戏,满篇都是船戏!
  能在众多“嗯嗯啊啊”中总结出剧情,而不是被气死,伊诺觉得自己真是毅力非凡。
  但饶是如此,看完书,他还是身心都遭受了巨创。
  只闭眼眯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连做好几场噩梦,而且场场都和越栈有关,不是被对方关小黑屋,就是被强制爱。最惨的一次,他还因暴露鱼尾巴,被送进实验室。
  第二天,他揣着一颗饱受摧残的心,头顶飘着一朵小乌云,神情恹恹地去参加皇宫宴会。
  小乌云是他前些天莫名变成人鱼后,不知怎么出现的,吹不走也挥不散。好在这玩意儿只有他自己能看见,倒也不影响什么。
  但昨天砸中他头的那本怪书就……
  想到书中内容,他心情就无比沉重。
  宴会厅内,距他不远处,几名军官正低声聊天,语气微带酸意——
  “听说前线又打胜仗了,等打完,越少将估计就快回来了。”
  “他这次是前线总指挥,回来后又要往上升了吧?才27岁,已经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将,再往上……啧,前途不可限量。”
  “人家命好,有个统帅第三集 团军的爹,起点就是别人的终点。” 
  “时运也好,赶上帝国这几年对外作战频繁。”
  听到“越少将”三个字,伊诺下意识驻足,偏头看向几人。
  “听说陛下还要派伊诺皇子去前线,估计是想联姻。”
  几人忽然将话题转到他身上,伊诺听了暗暗磨牙。
  “估计陛下想和越家联姻。”有人说。
  “也不至于吧?”另一人不同意,摇头说:“听说只是代表皇室去前线慰问。”
  “谁知道呢?”那人浑不在意,接着又说:“看今天的《帝国早报》了吗?啧,都快把咱们越指挥官捧上天了。要我说,这仗还没打完,谁知道最后……”
  伊诺忍着怒气,也看了眼那人手中的报纸。
  报纸的头版标题的字很大,占据了近半版面——
  【帝国军全面大胜,无耻的联邦兽人被赶至第八星系小行星带!】
  看完标题,伊诺的眼神有些晦暗,片刻后,他偏开头,漂亮的瞳仁闪过一抹不知名的光,终于出声打断道:“听几位话意,如果让你们去前线,这仗肯定打得比越少将漂亮?”
  几人背对着他,闻言明显一僵,表情都有些尴尬。
  但能来皇宫参加宴会,家世肯定不会太差,也不怕谁。
  “阁下,背后偷听可不道、道德……”
  其中一人转身,谁知话没说完,声音就先卡住。跟着一起转身的几人在看清伊诺后,也都愣住。
  眼前少年身穿白金色皇室礼服,胸口处装饰着金色穗带。
  他面容精致白皙,漂亮得不像话,眼神却有些莫测。与皇帝陛下极为相似的碎金发色,似乎正彰显着他身份不凡,更别提,他礼服的袖口、衣摆处,还用金线绣着代表斯科特皇族的独特纹案。
  几人心中一紧,虽没见过眼前人,但只看衣着和年龄,再傻也能猜到,这就是他们刚才提过的小皇子。
  真是活见鬼,这位不是从不参加宴会吗?今天怎么来了?
  小皇子虽没实权,但万一把他们刚才说的话透露给陛下和越少将……
  这么一想,几人顿时冒出冷汗,紧张道:“殿、殿下……”
  伊诺瞥他们一眼,慢条斯理道:“背后偷听确实不道德,但背后议人是非,似乎也没好到哪?还有,皇室联不联姻,可不是你们能置喙的。”
  几人顿时被吓出一身冷汗,忙连声道歉。
  但伊诺话锋一转,忽然又说:“不过,你们有句话倒不算错,这仗还没打完,谁知道结果呢?”
  说完,他还朝几人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几人哪敢应和,只站着干笑。
  毕竟他们不止酸了越栈,还议论过小皇子将要去前线的事,谁知道小皇子这话是不是在暗讽他们?
  伊诺没再多说,深深看他们一眼,记住样貌后,便转身离开。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但他却不一定。
  就在昨天砸中他头的那本怪书中,他还看见许多有关未来的描述。只是在他看来,这些“预言”大多荒诞至极。
  比如这场全民关注的战争,虽然帝国起初处于劣势,但自越栈被任命为前线总指挥,情况便开始逆转。
  可那本书中却写:最后一战,帝国军惨败,越栈重伤,十万机甲损伤殆尽,帝国痛失数万机甲战士,不得不与联邦和谈。
  当然,伊诺起初并不相信书中内容,可刚才看见《帝国早报》的头版标题,他又陷入迷惑了。
  在那本昨天就砸中他头的书中,他见过一模一样的新闻标题,一字不差。
  联邦军被打退至小行星带是今天凌晨的事,一本昨天就出现的书,怎么会预知今天的事?
  还有,写书人居然还知道他最近莫名变成人鱼的事。
  他明明很谨慎,变成人鱼后,一直小心隐藏,不可能被第二个人知道。可那本书却将此事写得一清二楚,甚至还写了他和越栈的鱼尾play……
  草(一种植物)!
  一想到这,伊诺就气得耳根发热,头顶的小乌云都阴郁了几分。
  其实,理智回归现实后,他很难想象,越栈那样冷静自持、永远戴着理智面具的人,会像书中写的那样,上床就化身禽兽、永动机……
  就像他同样不能想象,自己会用尽手段勾引对方一样。
  可……书中部分内容和现实中正发生的事一致又该怎么解释?
  想到那些剧情,伊诺不由打了个寒颤,忽然朝厅外走去。
  和刚才那几人想的不一样,他并不怕被派去前线,甚至想早点去。
  他迫不及待要去验证一件事,如果书中写的都是真的,那要不了多久,帝国军就会惨败,越栈会重伤,而他……
  伊诺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往下想。
  离开大厅后,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觥筹交错的人群。
  许是被书中内容影响,恍惚中,他竟真在这奢靡与祥和的气氛中感到一丝不安。
  回视线,他看向立在一旁等候自己的侍卫,吩咐:“帮我接前线,总指挥部。”
  路亚是他的贴身近卫,闻言却有些为难,犹豫道:“殿下,您没有特许权。”
  伊诺一僵,又说:“那打给父皇。”
  路亚忙拨内线,对面很快接听,但声音却不是皇帝的,而是皇帝身边的秘书官。
  “殿下,陛下正在开会。”对方语气倒是恭敬。
  伊诺皱了皱好看的眉,说:“请帮忙转告父皇,我同意去前线。”
  秘书官似乎有些诧异,说了句“稍等”,隔一会儿才回:“陛下说他知道了,军舰已经备好,让您尽快出发。”
  伊诺:“……”敢情你们早准备好了?
  挂断电话,他吩咐路亚:“准备一下,去苍蓝星。”
  他要去前线,亲自见一见越栈,验证剧情。
  至于昨天那本书,一定要藏好,千万不能被别人看见,尤其是书中那些船戏!
 
 
第2章 
  因为皇帝催得紧,伊诺当晚就出发了。
  登舰后,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见齐刷刷站成两排的代表团成员时,他还是没忍住,嘴角微抽了一下。
  人员、装备这么齐全,一看就不是临时组建的。果然,在他父皇心中,这件事早已成定局,他同不同意其实都不重要吧?
  无视掉想上前寒暄的代表团负责人,伊诺只提醒一句“不要带直播设备”,便带着自己的人随便选几间有休眠舱的房间,准备休息。
  从中央区到第八星系主星,要航行整整两天时间,这还是不断进行虫洞跃迁的情况。从主星再到前线,又要航行半天。
  这么长的行程,除了上网、睡觉,也没别的消遣。
  躺在休眠舱内,伊诺闭目想,也难怪父皇一听见胜利的消息,就火急火燎地要派皇室代表团去前线慰问。
  毕竟军情似火、刻不容缓,再晚一步,说不定……这仗就打完了,哪还有让皇室作秀、宣扬形象的机会?
  尤其在前线指挥的还是越栈,打仗出了名的快——赢得快。
  别人怎么想的伊诺不知道,但他觉得,他父皇肯定就是这么想的。
  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半年前,越栈率军在西塞尔星与星盗作战,不到两天功夫,就打完回驻星基地了。等皇室代表团吭哧吭哧跑到西塞尔星时,才知道他们要慰问的对象已经在当地居民的欢送声中登舰离开。
  那真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得十分潇洒。
  而皇室代表团,白跑一趟不说,去的时候还作死搞了个实时直播,不仅作秀翻车,还当着全帝国人的面被鸽,那场面,别提多尴尬了。
  偏偏皇帝还不能说什么,因为他还要拉拢新崛起的越家,借这股力打压那些早已拥兵自重的星球领主。
  作为皇室成员,这么吐糟自家或许不应该,但伊诺觉得,他父皇干的蠢事也不止一两件,要论丢面子,这件事还真排不上。
  他只希望这次的代表团能靠谱些,千万别给他也整出个直播事件,他可不想丢人丢到全帝国人的面前去。尤其是,不能丢到越栈面前……
  如果可以,他真不想跟皇帝安排的代表团同行。
  带着这种想法,他渐渐在休眠舱中睡去。
  和普通的休息舱不同,休眠舱专为长途星际航行设计,可以使人快速进入休眠状态,一路睡到目的地,而且不会有久睡疲惫、梦境冗长等感觉。
  很多人甚至觉得只是小憩一会儿,四五天的星际航行就结束了。
  但伊诺此时的感觉显然不是这样,他刚睡着就做梦了。
  梦中是硝烟,战火,铺天盖地的血色,他狼狈地被人从高高的王座上拽下,皇冠坠地,权杖也摔落在台阶的最底层。
  那人捏着他的下巴,指尖粗糙,摩挲得他皮肤疼。他被死死摁在桌上,华丽的冕服衣摆被对方的军靴踩脏,他甚至能闻到那人身上的血腥气。
  对方附在他耳边,眸色猩红,声音残酷,问:“陛下,你后悔了吗?”
  陛、陛下?
  伊诺要被吓醒了,他哪敢让人叫自己陛下?这也太大逆不道了,他爸还活着呢!
  这又是书中剧情吧?越栈又叛国了?他又被赶下皇位,要被关小黑屋了?
  怎么又梦到了?还有完没完?就不能放过他吗?
  伊诺拼命挣扎,扑腾着想醒来,但他被死死压住,就像落入海鸟嘴中的鱼,怎么扑腾都没用。
  就在他急得想将双腿变成鱼尾,狠狠抽越栈一耳刮子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整个世界都在晃动。
  伊诺这下终于醒了。
  睁开眼,他发现不是梦中世界在晃,而是他乘坐的军舰在晃。
  出事了!
  这是下意识的想法。
  他忙打开休眠舱坐起,门外同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他很快起身,理了理衣服,说:“进。”
  进来的是他近卫队的队长,路亚。
  此人是个面瘫,平时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木着一张脸。但此时,伊诺竟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一丝凝重。
  “怎么回事?”伊诺问,心中也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主舰遭到不明舰队袭击,护卫舰正在反击。”路亚回答很快,眼神也带着一丝忧虑,迟疑了一下,又说:“殿下,您要有心理准备。”
  路亚记得,小皇子年幼时曾在星际航行中被绑架过,有过严重的心理创伤,万一这次又……
  说起来,当年解救小皇子的那名军官,恰是如今在前线指挥作战的越少将。
  但伊诺显然不记得,他那时才不到十岁,被救后,很快接受心理干预治疗,完全失去了那段被绑架的记忆。
  他甚至误解了路亚的意思,以为对方说的是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比如……他们可能会死在这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