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秦狮【宫廷侯爵】─苍策九歌

时间:2020-10-16 12:21:05  作者:苍策九歌
  文案:
  当你一觉睡醒,发现穿越了时空,一觉睡到了两千多年前的大秦,附带一个牛逼哄哄的系统,你是应该逐鹿天下,还是应该成就不世之功?
  白舒微微一笑,当然是教隔壁那个日常对他红名仇杀的小鬼做人。
  多年后,被白舒教做人的小鬼站在大殿中睥睨众生,而被俯视的小可怜,看着身侧从蒙恬到王翦,从赵高到李斯,忍不住瑟瑟发抖:系统,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那个日常被我反杀的小鬼,就是嬴政啊!
  同样被抓住命脉的系统瑟瑟发抖:我特么都告诉你他叫赵正,你自己历史不好,怪我?
  我曾经有一个抱大腿的机会,奈何我的历史不好,没认出来QaQ
  如果能够有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抱住他的大腿,跪下大喊——政哥!
  本文无CP,双线大男主事业线剧情,莫得感情。
 
第1章 同居长干里
  白舒盘腿坐在大街上,看着自己眼前的青铜刀币,又看了眼即便沾满泥泞灰尘,却也依稀能够看见其下粉雕玉琢,如白玉一般纤柔细嫩的手掌,深刻反思他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想了想,大概他不应该模仿他小妹的笔迹,给大哥写了封情深意切的表白信,催促他让他不要在外面浪,赶紧回家批文件?或者是背着他那乌鸦嘴,啊呸,神预言的哥夫,说他一语成谶的神预言为乌鸦嘴?
  不,等等,他刚才是不是顺嘴说他哥夫是乌鸦嘴了?
  然而乌鸦嘴不愧是乌鸦嘴,说好的一语成真就绝对不会是空头支票。如果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会选择抱住自家哥夫的腿,求神棍庇佑,这个穿越的名额谁爱要谁要,他反正是绝对不会要的!
  为什么?
  没有外卖,没有网络,没有游戏,没有空调,没有WIFI,没有电脑的日子,白送都不要好么。
  他对恋爱没兴趣,对称王称皇更没兴趣:‘真的不能打个商量,把我送回去?’
  【能够回到过去,改变历史的进程,是一件多么不得了的经历啊Σ(⊙▽⊙")】
  ‘所以你会在简历上写:特殊经历,改变历史?’
  【你当然可以这么写啊,反正我不对你负责╭(╯^╰)╮】
  ‘你套路真多哦,’白舒将刀币收到自己的怀里,‘未来星际的套路也这么多么?’
  【不,我是被我上一任宿主带坏的(#^.^#)】
  不知为何,白舒在机械音中听出来了得意:‘这种事情值得你骄傲么?不过你这颜表情的作风……你上一任宿主怕不是个少女心吧。’
  提及上任宿主,白舒脑海中的声音一顿,岔开了话题:【交易不做,你也回不去。】
  这是威胁吧,这其实威胁吧,这根本就是赤O裸裸的威胁吧!!!
  听着自己脑海中机械的电子音,白舒忧郁的叹了口气,随手抓起一旁的泥巴,糊了自己一脸:‘哦,我谢谢你全家啊(╬ ̄皿 ̄)凸’
  他真的好气啊,平白无故被人套了一个系统,平白无故的穿越到了这个连烛台都是奢侈品的时代。
  【就现在得情况来看,我的家庭只包括你和我→_→】系统音有些困惑,【不过,你对这张脸有什么不满么?之前抱着屏幕在床上打滚的是你,现在不想再见到这张脸的也还是你。根据调查,你对这张脸的好感度高达82%啊o(⊙ .⊙)o?】
  ‘……宝贝儿,我知道代码只分攻受(1和0),然而人类是有男女之分的。’
  脸没什么问题,黑长直鹅蛋脸,直刃鼻微笑唇,羽玉眉桃花眼,额间还有樱红花瓣含苞待放。虽然因为年纪小还没能完全发育开,加上他最近的糟蹋让这样漂亮的脸蛋稍有逊色,但是也可见未来倾国倾城大美人的模样。
  然而——
  ——他是个男娃啊!!!
  穿越不要命,要命的是你穿成了你的游戏号!游戏除却一个征服欲,不就是用来调戏小哥哥小姐姐的么,为了调戏小哥哥小姐姐,难道你不应该有一张可爱的面孔么?尤其是当这个游戏的一大特色就是捏脸的时候。
  要不就把自己往美里整,要不就把自己往丑里拉,作为一个业余爱好是摄影拍照的视觉系动物,白舒自然选择了第一种。而为了映衬这张倾国倾城的美人脸,他还特地选了一个女号,只为游戏里风O骚的走姿。
  然而他现在只要想起初来乍道时在池子里见到的那张脸,就有撞墙自尽的冲动:‘你有注意到这是一个女号吧,这是一个女号啊!’
  【对啊,所以为了照顾你,我专门给你换了个男体啊!(#`O′)】
  ‘你既然知道这是一个女号,为什么不用我游戏里的男体棱角分明的脸,而选择了这一张脸!’
  【你确定要‘刀削’一样的五官?我刀工很差的!(⊙ω⊙`)】
  ‘……重点在于你为什么不在换男体的时候,把脸换了?’
  【因为你对这张脸的好感度高达82%啊!╯ε╰】
  ‘所以喜欢看片儿的你,也喜欢演片儿?’
  【虽然我不喜欢看片儿,但是你如果想的话,我可以帮你做出3D立体的片啊(*❦ω❦)】正说着,白舒只觉得眼前一个恍惚,浮现出了好几张熟悉的面孔,来回运动。
  ……
  白舒抽了抽嘴角,自我屏蔽掉了脑海中那个嗯啊扭曲乱叫的声音,直入主题:‘所以,我只需要找到足够的能量,就能够回去了对吧?’
  【理论上讲,对的。】
  ‘理论?’如果系统有实体的话,白舒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揍上去了,‘另外,把你的表情包屏蔽了,实在是……有点儿让我浑身不舒服。’
  【你运气好的话,明天就能够找到。运气不好的话,死了都找不到啊。╮(╯▽╰)╭】不知为何,白舒就是知道系统正在嘲笑他,【所以你得先找到能源,然后才能和我谈回去的事情呢。为什么不喜欢表情包?表情包辣么可爱?】
  头上青筋一闪,白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朝着自己这几日借住的破屋走去:‘所以,你带我走了这么一圈,图的是什么?’
  【和你说了,我是32世纪已经落伍,即将被淘汰的光脑系统。如果我不自救,就要被销毁啦!为了活命,我当然是逃得越远越好啊,所以我就逃进了黑洞,幸运的遇上了你啊!】
  白舒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但是系统的机械音声音真的很欢快。
  系统得不到白舒的回答,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然而就这么碌碌无为的活着,让我开始怀疑我存在的意义,所以我决定挖掘我自己最后的价值,拿出些别的系统没有的东西,好正大光明的回到我的世纪。】
  如果有机会,白舒希望自己能够卡住系统的脖子,让它质壁分离:‘能量?’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能量是用来行程穿越门穿梭时间的,那种东西遍地都是已经不值钱了,一点儿价值都没有好么。】
  如果这个垃圾系统在谈判桌上,他早就掀桌走人了,还签什么合同!可奈何此时势比人强,白舒也只能屈就:‘你想要用来保全自身的优势是什么?’他算是发现了,和系统说话要直切主题,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能有。
  【真实的资料啊,不然我为什么要让你回到这个年代来?】带着几分困惑,【奇怪,你的智商明明很不错啊,为什么连这个都不明白?】
  ……暗暗叮嘱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白舒深吸了口气保持着自己相对平和的语气:‘真实的资料指什么?’
  【我资料库里没有的东西啊。】
  ……去特么的,这天不聊了(╯‵□′)╯︵┻━┻
  再次答非所问之后,原本脾气就不是很好的白舒终于放弃了和系统的谈判,拒绝拉低自己的智商给自己找不愉快。左右也不过是一个抹杀的问题,而这个系统偏偏还没有这个功能,他就更肆无忌惮了。
  白舒不相信天降馅饼,根据之前系统透露出来的东西,两个人之间共谋合作的可能,还是大于单方面的利用。无论是真的傻白甜还是假装出来为了让他松懈,系统需要能量才能够穿梭时间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是见招拆招,看最后谁棋高一筹罢了,白舒还是有这个耐心赌一把的。他们家的人一向生命力顽强,便是输了也是技不如人,没什么可抱怨的。
  摸了摸自己怀里的刀币,白舒对于自己一个大男人坐在路边而装可怜乞讨没什么心里愧疚的感觉。他骨子里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不假,可系统给他的这身子也不过才五岁,五岁的小鬼又能做些什么呢。
  【可以卖萌啊(*▽*)】系统羞答答的机械音适时响起。
  ‘你当我蠢?’白舒拐了个弯,‘前些日子那个被撸走的良家女子,你没看见?’这个年代权利太过至高,平民百姓的生命卑微脆弱的不值一提,白舒可不赌这个年代会不会有人有那等变态的癖好。
  无论是立地处决还是缓刑待命,他这张脸的杀伤力都太强了,在这个没有法律与秩序的年代,更像是催命符:‘说起来,既然你是仿照游戏系统做的,那么功能呢?’
  【自然也是游戏系统啊,之前不是和你说了,你这身子骨骼惊奇,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么(ΩДΩ)】越听系统的声音,越觉得他在做推O销,【而且没听说过么,但凡穿越,一定要有个大背景啊!】
  白舒向后退了两步让出了一条道,看着一群半大的孩子成群结伴的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为首的孩子一身绸缎锦衣,仰着头鼻孔清晰可见:“一个质子,若是下次再冲撞了本少爷,就把他弄死!料想那舞女也不敢在本少爷面前说什么!”
  这话说完,身后有成群结对的附和,而白舒站在原地目送着那小鬼被簇拥着离开,耸了耸肩:“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是越来越没教养了。”
  路过巷口的时候,白舒因好奇,下意识的向巷子里看了一眼。那里趴着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一动不动,大概是之前那个被欺负了的孩子。只是白舒也没那么好心的想要上前去看一看是活的还是个死的,所以侧身,挤入了人群之中。
  【哇,这么冷漠?(|| ゚Д゚)】系统有些小小的怂恿。
  白舒选择屏蔽系统。
 
 
第2章 同居长干里
  不同于游戏里模糊的概念,系统所说可以习武,给出来的是一套十分具体的武学体系。从如何锻体到如何运气,从气的流转到内力的凝聚,甚至还有武器和装备的制造。
  至少比起真正的游戏系统,这套武学优胜在不会出现‘好马无好鞍,兵器不称手’这十个要命的字:‘系统,你说按照这个速度,我什么时候能够飞起来?’
  【想要上天,我可以帮你制造热气球啊。虽然这个时代的布料想要做到不透气还是很困难的,但是有困难我们就要克服嘛~】系统一边测算着白舒的心率变化,一边回答道,【你其实还可再跑快一些。】
  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个武侠梦,即便之前对这个天降系统没什么好感,但是当系统给予了他儿时梦想以真实的时候,白舒还是很感激的:‘邯郸还真是个漂亮又繁华的地方啊,当然美人儿也很多。’
  【保持这个速度就可以了。你把脸洗干净,那么那个第一美人儿的称号,就是你的了(*ω*)】暗搓搓的怂恿白舒,【说真的,靠脸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啊,你看你们古代人不是有个专门靠脸吃饭的行业么!】
  白舒卡了三秒才反应过来系统说的古代,是自己生活的21世纪,而并非对自己来说现在正处着的这个古代:‘你知不知道在古代的古代,靠脸吃饭的行业叫妓子啊。’感觉怪怪的,把自己生活的年代称之为‘古代’。
  系统停顿,然后给白舒调出了一大堆的资料,关于一个‘秦淮八艳’的资料。
  于是白舒不得不和系统解释那个‘古代的古代’和这个‘古代的古代的古代’差了将近两千年的时光,然后换了个突入点:‘她们不得善终你有注意到吧。’
  【没关系啊,我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专门复制了一个红名系统呢。但凡是你见过的,遇上的,谁对你有敌意,谁对你没敌意,我都看得特别清楚呢。只要根据他周身的气场和微表情,判断谁想要杀你,不能再轻松了O(∩_∩)O】
  白舒的脚步绊了一下,意识到系统好像也没有自己想象的完全无用。别的不说,这个微表情探测倒是很有用处……然而你认真的?既然你都出现了‘以能量的形式存在于我的脑子里’这么不科学的设定,却在这里给我讲究‘微表情’的科学?
  日常围着邯郸城跑了一圈,白舒进入山林里,按照系统教的方法收了自己布下的陷阱,将里面落网的兔子抓了出来。揪着耳朵,兔子红红的眼睛好像快要哭出来了,只是可惜遇上的是白舒这个肉食动物:“哭也没用,我饿了。”
  【小兔兔这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吃兔兔(>﹏<)】系统很应景的码出了一句话,【你等一下,我看看红烧兔肉怎么做哦,虽然你没锅,不过我想周围还是有器材可以替代一下的!等你吃了,记得告诉我好不好吃哦~】
  ‘所以你为什么要叨叨第一句话?’剑三有专门的生活玩家,所以的生活中的很多日常步骤做的特别细致,加之系统庞大的生活资料库,白舒对于系统给出的方法十分信赖。
  只是每次系统作妖都会让他感到万分无奈。
  【哎?你们碳基生物不都是喜欢嗲嗲的,软软的妹子音么?】系统错愕道。
  ‘……你开心就好。’放弃和系统争执这些无意义的事情,白舒用磨好的尖利石头切开了兔子的脖子,准备犒劳自己的五脏庙,‘说起来,兔毛要怎么处理?’
  【处理兔毛做什么?】
  ‘送到城里给贵妇人做毛领子,赚钱啊,总不能老指望着有好心人送刀币给我吧。’对于不用吃穿,住在自己身体内的系统,白舒知道他对此没什么概念,‘而且你不是想要我四处走一走看一看么,这都是需要钱的。’
  【好的,我记下了。你让我查查看怎么处理兔毛哦……】说着,系统的声音小了下去,白舒也不在意,只是慢慢的给兔子放血,看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清透的溪水,觉得自己的存活力还是蛮顽强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