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在古代装大仙【情有独钟】──小蛮无细腰

时间:2020-10-16 12:19:39  作者:小蛮无细腰
  文案
  作为外科医生的赵霁一朝穿越到古代,发现自己不仅身无分文,而且还有三十老娘,五十奶奶要养活。
  他想要继续行医(混口饭吃),但是古代人民不接受现代医学,所以赵霁不得不装成神棍,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因为赵霁确实有点神,整个医院都跟他一起穿越了,还可以带人进去做手术,药品也能自动补充。
  赵霁成了全京城最有名的活神仙,会割鬼(做手术),打神水(打针),……
  可是,风华绝代的国师大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危险。
  赵霁敢指天发誓,他对国师之位丝毫不感兴趣,他只是觊觎国师的美色而已。
  这天赵霁忍不住又偷瞄了国师一眼,在心里默默的说:你可千万不要误会。
  国师说:没有误会,我也喜欢你啊。
  撩完就跑受vs穷追不舍攻
 
 
 
第一章 
  一个初夏的午后,早晨的集市已经结束,夜生活还没有开始,青阳县宝荣堂药房的门前少有人走动,这时远处走来一个书生打扮的人,他双手捂着上腹,晃悠悠向着药房门口走去。
  突然,旁边的小巷子里伸出一只手,紧紧拽住书生的胳膊,迅速将他拉到街道旁边的小巷子里。
  赵霁就是那只巷子里的黑手,因为饥饿,他脚步虚浮,两条细弱的胳膊,因为刚才的力量爆发而酸痛不已,脸上也出了一层虚汗。
  但是现在赵霁的心情很好,因为他知道,只要把人拉住了,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
  他在小巷子里蹲守了两小时,终于抓住了今天的第一个“猎物”,就是这个身穿褐色长衫的文弱书生。
  那书生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再加上胃痛的折磨,竟然没能挣脱开赵霁的钳制,不像之前那个拉肚子的“猎物”,轻轻一甩手,就震开了赵霁。
  书生骤然被赵霁拖入背阴的小巷子里,不免心生恐慌,颤颤巍巍道,“这位兄台,当街抢劫可是犯王法的,你要三思而后行啊。”
  此时的赵霁,虽然内心激动,奈何身体素质跟不上。还在尽力压制自己快要炸裂的肺部,不能让喘息声破坏了他的形象。权衡之下,他选择暂时沉默。
  书生久久得不到答复,感觉抓着自己胳膊的力度已经放松了许多,终于想起转身,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劫持了自己。
  他这时才看清,站在面前的不是什么凶恶之徒,而是一个芝兰玉树的美少年。
  十五六的年纪,身材匀净细长,穿着一件略显肥大的青色细布长衫,一张白净的小脸上微微有些红晕,生的颇为艳丽。一双桃花眼,天生风流,苍白的嘴唇浮着三分病弱之气,看了让人不免心生怜惜。
  书生看着赵霁竟有些发痴,也许胃里绞痛使他头脑发昏,即使嘴里无意识的发出痛苦的呻/吟,他却很想在赵霁面前维持读书人的体面,想要站直了身体说话。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在胃痛的折磨下,他始终无法维持自己的体面。
  虽然腰杆挺不直,但是书生还是紧追不舍的盯着赵霁看了好几秒,脸上渐渐露出了羞赧的神色,改口用和善的语气说,“小兄弟,你拦住我的去路,有什么事情吗。”
  此时,这书生心中有些理解书斋里好男风的同窗了。在此之前,书生对此嗤之以鼻,认为男人跟男人之间能有什么意思,直到他看到了眼前的少年。
  赵霁知道自己现在这具身体长相出众,除了年岁小些,跟他穿越以前的相貌很相似。
  作为一个相貌出众,初中就知道自己性取向的人,赵霁久经考验。那书生的目光已经算很克制的了,所以赵霁的应对方法就是,装作看不见。
  事实上赵霁活了二十五岁,还从没有正经谈过恋爱。
  对此堂姐赵青的说法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赵霁的回击是,“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难怪嫁不出去。”
  他想: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也不能因为生理需求,就随便找个人啊,否则人跟动物有什么区别。
  赵霁如今穿越到古代,因为那书生的一个眼神,又想起了从前的事情,那真是不愁吃喝美好的生活啊。
  不过赵霁很快收起了回忆,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因为他穿越这几天,每天只喝稀饭,还有这具身体的母亲和奶奶要养活,他现在急需从这个病人身上赚钱吃饭。
  所以当书生第二次开口询问赵霁的时候,他终于平稳了呼吸,不急不徐的说,“这位公子有礼了,还请原谅在下先前的唐突。我看公子饱受胃疾之苦,正巧手中有对症的灵药,可赠与公子,保证药到病除。”
  赵霁打开手心,上面正躺着两颗一点五毫米直径的白色小药丸,是能够快速缓解胃疼的多潘立酮片。
  书生看着赵霁的手心面带迟疑,赵霁虽然很想让书生买药,但是他必须保持自信的微笑,所以只把药放在书生的面前,并不催促。
  在经历过昨天惨痛的失败之后,赵霁已经总结出了一些规律,比如不能急切的推销自己,比如不能因为看见病患很痛苦,就直接给人家打针吃药。
  以上两种情况下,太急切会遭到无情的拒绝。
  直接给药,会收到别人的磕头如捣蒜,和救苦救的难神仙称号,结果还是一分钱都赚不到。
  书生迟疑了几秒之后,又偷偷瞄了赵霁两眼,终于伸手去拿了赵霁手里的药,除了疼痛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外,还因为赵霁一下子就说出他患有胃疾。
  因为一般的游方郎中,看到他这个样子,只会说,这是胸口痛。
  而作为一个考取了秀才功名的正经书生,李秀才显然无法接受胸口痛这样含糊的名称,所以每次胃疾发作,都会来城里最大的药房宝荣堂,找坐诊的大夫扎针抓药。
  看到李秀才拿走了自己手里的药片,赵霁微笑着叮嘱道,“直接吞服,半刻钟之内见效。”
  看着赵霁脸上的笑容,李秀才觉得自己可能是被狐妖迷惑了,竟然真的吞下了手里不知名的野药。
  也许是吞得太快,药片没有在嘴里融化,他甚至没有尝到苦味。
  短短半刻钟之后,李秀才惊喜的发现,他胃部的疼痛症状明显减弱,放下捂着胸前的手,果真能够轻松的挺直腰杆,他终于可以做回堂堂正正的君子了。
  作为一个君子,李秀才虽然心里想着狐妖,行动上却很正经的对赵霁拱手作揖道,“这位先生,莫非是得道仙人不成。”
  能够半刻钟见效的药,真的让李秀才大开眼界。以前他在宝荣堂看病,又是扎针,又是吃苦药,起码要折腾一天,才能到达现在的效果,反复折腾三天才能痊愈。
  赵霁听到李秀才再次自动自觉的把药片往神仙鬼怪方面引,他也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实际上,昨天赵霁就成功给一个小孩打针退了烧,但是因为坚持自己的科学价值观,反对被称为神仙,于是没有收到钱。
  昨晚饿着肚子转辗反侧的时候,赵霁就已经后悔了,科不科学,根本不重要,不饿肚子,才最重要。
  何况赵霁已经遇到了带着医院穿越,这种极度不科学的事情。偶尔被别人误会成神仙,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赵霁很快说服了自己,甚至在给李秀才胃药的时候,主动说是灵药。
  因为赵霁也知道,如果不往玄学方面扯,他用现代的医疗方法给古代人治病,根本没办法解释明白其中的原理。
  他只是一个外科医师,没办法把物理,化学,生物,那一整套的理论解释给每个病人听。
  只能埋怨穿越大神作弄人,别人穿越,都是王公贵族,就算宅斗宫斗有危险,至少能过上锦衣玉食的腐朽生活啊。
  到他这儿,就是破产逃难,还有三十多岁的寡母,五十岁的奶奶要照顾。
  别看她们年岁都不大,可是从前也是好人家出生,同样的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多走两步,脚上就起水泡。
  原谅赵霁见识浅薄,因为他只看过几部穿越的影视剧,却没有看过浩如烟海的穿越小说。
  所以并不知道,比他更惨的遭遇不是没有。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知道可能会更惨,也不能给他带来安慰。
  而且他现在也不需要心理安慰,他只需要钱,需要好好推销自己的“灵药”。所以他顺着李秀才的话说,“当不得神仙,只是有些际遇,刚巧得到了能够治疗胃疾的灵药。”
  说话间,李秀才感觉疼痛基本已经消弭,听到赵霁说是有些际遇,也自动联想到类似山中遇仙这类神奇的际遇,于是满含希望的问道,“既然是灵药,是不是小生的胃疾从此便能痊愈。”
  当然不能。
  多潘立酮片只能治疗胃痛,但不能消灭引发胃炎的幽门螺旋菌,这是医学常识,所以赵霁知道。
  但是作为一个脑外科医生,现在又没有网络和书籍,让他随时查阅,赵霁并不知道怎么彻底治疗胃病。
  但是他也不能告诉眼前这个书生,不能治愈,这个残酷的事实。
  在遇到不能回答的问题时,就要保持微笑,然后换一个委婉的说法,“自从脱离了先天之体,人就会受到世间恶浊之气的污染,哪有不生病的道理。这次的病好了,下次的病又会来。公子不必担忧,我这里还有十片灵药,公子以后若是染病,每次只需服药一片,保管药到病除。”
  说话间赵霁已经拿出了一个小纸包放在手里,“公子你看我这一身的落魄,若不是最近遇到了难处,也不会出售这难得的灵药”
  赵霁觉得自己表现的很好,已经自行领会了神棍的全套说辞。
  李秀才脸上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失望太久。因为胃疾每年都要发作一两次,每次都痛的死去活来,这灵药的确是对他的症。
  至于给钱,当然要给钱,这年头进庙烧香,还得捐香油钱呢,连忙问道,“敢问先生,作价几何。”
  赵霁也不是随便在街上乱拉人,他守着宝荣堂的必经之路上,看到这个书生穿着绸衫,带着生员的方巾,生的细皮嫩肉,看起来不像没钱的主,这才去拉的他,再联系赵霁原身所知治疗胃疾的价格,乘以十后得出结果。
  “一片灵药二钱银子,先前两片赠与公子,只需要给我二两银子便可。”
  听到价格,李秀才眼睛都亮了,价钱虽然不便宜,但也不贵,他本是到县城访友,身上正带着五两银子的酒资。
  李秀才拿出五两银子说,“小生这里有五两银子,不知先生还有没有多余的灵药。”
  多潘立酮片不能多吃,还有药物过期的问题,虽然五两银子很让人心动,但他还是摇头拒绝了。
  李秀才只买到二两银子的药,似乎有些不甘心,又热情的邀请赵霁去他家里做客,说他娘子做的肉羹好吃,赵霁同样摇头拒绝了。
  当李秀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条临街的小巷子,赵霁终于咧开嘴笑了起来,虽然跟这书生咬文嚼字的说话,让他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但是摸摸手里的银子,心是热的。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一段新的旅程,请各位乘客,系紧安全带。O(∩_∩)O
 
 
第二章 
  赵霁右手提着一口袋精米,左手提着五个大肉包,心情愉悦,一路脚下生风。
  激荡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比上辈子第一次发工资要兴奋太多了,他终于有了信心,在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古代活下去。
  从商铺林立的主街道拐入旅店所在的小路,他远远就看到母亲肖娘子和奶奶夏老太,正在小破旅店门前的树荫下等他。
  赵霁看到了肖娘子和夏老太,她们自然也看到了赵霁,纷纷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们甚至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赵霁手里拿的吃食,只是心里感谢诸天神佛,保佑赵霁能够平安回到她们身边。
  因为家中遭遇了祸事,惊魂未定,所以肖娘子和夏老太的想法都比较极端,心里想着,就算死,一家人也要死在一起。
  两个女人迎着赵霁走来,捏着他的胳膊检查,生怕他身上掉了一块肉。
  这段时间,赵霁将两个女人眼里的惊惶看得分明,所以早就暗下决心,要为这一家人报仇申冤,否则就对不起自己占用人家这具躯壳的恩情。
  赵霁在现代,已经死过一回了,死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当中。
  当时他在医院值夜班,强震来临之前毫无预兆。从座椅倾倒,到墙壁倒塌,再到最后的房顶坍塌,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赵霁连值班室的房门都没能跑出去,就被房顶掉下来的水泥块砸的粉身碎骨了,整个医院一瞬间就变成了废墟。
  赵霁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十天前也死了。
  根据他的判断,他的直接死因是高烧引发的脑膜炎。至于间接原因,惊恐,忧虑,过度疲劳,不管那一样,都足以致病。
  刚从这具身体里醒来,赵霁所面临的情况就很危险,因为这具身体还在持续发烧,蔓延到骨头缝里的疼痛感,让人恨不得立即死去。
  他被水泥块砸死的过程实在太快,还没有来得及产生痛感,就失去了意识。所以当赵霁从这具古代少年的身体里面苏醒的时候,他简直怀疑,上天觉得他死得太轻松,要让他重新死一次。
  当时是半夜,夏老太在地铺上睡觉,肖娘子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打盹,所以她们都没有看到赵霁的身体里换了灵魂,也没有看到赵霁手里突然出现的药片。
  当饱受疼痛折磨的赵霁想,要是能有退烧消炎的药就好了,一版青霉素胶囊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赵霁吓了一跳,随后他就发现,变成他葬身之所的医院,跟他一起穿越了,就藏在他的脑子里,应该不是脑子,而是意识里,只要一想,就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艰难的完成吃药动作之后,他就耗光了这具身体的全部力气,陷入昏迷。
  吃过药的赵霁,在第二天上午重新清醒过来,在偷偷给自己打了两针之后,这具没有抗生素抗体的身体,很快就退烧了。
  之后,在养病的几天里,赵霁慢慢探索,又有了新发现,比如除了药物本身,不管是器械还是装药的塑胶壳,拿出来超过三分钟,就会自动消失,被拿走的药品又会自动补齐。
  整座医院亮洁如新,所有的医疗设备和药品一应俱全。可是除了医疗用品,其余的一概没有,连一杯多余的水,一张多余的纸片都没有。
  赵霁觉得自己得到了所谓的穿越金手指,在他生病卧床不能动弹的时候,全靠挖掘金手指的使用方法来度过。
  退烧之后,这具曾经死过一次的身体,依旧虚弱无比,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直到一个星期之后,他才能下床走动,又过了两天,赵霁发现自己在喝粥的时候,两个女人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手里的粥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