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炮灰男配的老攻【穿书】──小白狗乖又乖

时间:2020-10-16 12:18:15  作者:小白狗乖又乖
  文案:
  穿书之前,秦溯是个武艺高强的厨子,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穿书之后,秦溯是个人嫌狗厌的流氓,但有一个香香软软的小夫郎!
  然而达成种田成就之后,秦溯恍然发现——
  这居然不是一个种田文,而是一个升级打脸文!
  而他的小夫郎,就是那个被主角鸠占鹊巢,前期打脸的小炮灰!
  秦溯: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PS:男人、女人、哥儿世界,哥儿可以生子
  末世大佬颜狗攻X大家公子美貌受
 
 
第1章 一口黑锅扣下来
  大周德顺十三年,暴雨连绵三月不止,黄河水泛滥决堤。恰在此时,沿河下游突发地动,屋毁人亡,哀鸿遍野,一片人间地狱之象。
  蓟州淇县某地
  灾民成群,三五个人扎成一堆,衣衫褴褛,背着一个小包袱步履蹒跚地慢慢跟着官兵们往其他乡镇避难。
  “唉,毁了,全毁了,我的庄稼诶!”一老汉突然对着疮痍田地掩面哭泣,捶胸顿足。
  “四伯爷,快别哭了,庄稼没了还可以再种,人没了可就真的什么也没了!婶子你快劝几句,别再病了那就真是要命了!”老汉身旁的高大汉子见状,连忙上前劝了几句。
  “老头子,大源他说的不错啊,这几百年都未出现的地动,偏偏叫我们赶上了啊!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祖上积德了!”秦婶子苦着脸,对着秦老汉道,“你看隔壁青山村的,地动当天,周围的山泥石头一埋,整整几百口人哩,除了几个去镇上赶集的,没一个爬出来了!咱们惜福吧……”说到此处,也是忍不住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那下河村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哪里,那就是他们的根啊!现在老了,却不得不背井离乡,这不是在剜他们的心吗?
  秦老汉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往四周看了一圈,疑惑道,“大源啊,溯娃子哩?还有李家的那个小哥儿人呢,咋没和你一起走啊?”秦家两兄弟,秦源和秦溯,虽然父母早亡,但秦源可是干活的一把好手,愣是一个人把秦溯这个弟弟拉扯长大。
  “二弟……二弟和镇上的人一起跑了,他身上带着银钱,不用担心他!”秦源停顿了一下,然后面色发红道。
  他那个弟弟,小时候被他宠的太过,于是养成了偷鸡摸狗,好吃懒做的性子。平日里无所事事,净跟着镇上的一群地痞无赖厮混。可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说什么也是割舍不下的,只能事事迁就他,希望他能迷途知返,早日学好。
  “什么跟着镇上的人走了?当家的,你不要护着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了!四伯爷,今儿我就和你明说了吧,秦溯那小子,偷了我家十两银子,带着镇上那花魁小翠一起跑了!压根就没想过他哥哥嫂嫂的死活!”秦源的妻子李氏听见秦源到了此时还护着秦溯,顿时不干了,咋咋呼呼地叫嚷起来。
  “你倒是事事都想着他!”李氏不满,憋着一口气,对着四周围拢过来的人群大吐苦水,“可他想过你吗?家里的地你种,家里的钱他拿!你在外面面朝黄土背朝天,可他在花楼里面好不快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哪家不是兄弟齐心?可他倒好,偷了自家的银子带着镇上的小翠跑了!”想到这里,李氏的心里就气啊,那可是整整十两银子,秦源在外面累死累活做了一年的活儿才挣了这么多,可全便宜了秦溯那小子!
  “哎哟,我就说咋没见着秦溯,原来是和镇上的花魁跑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秦溯还真是狼心狗肺啊,大源对他多好啊,简直比亲爹对自家儿子还好啊!”
  “我就说这秦溯不是个好的,整日里流里流气的,只知道伸手要钱,没想到是根里面就坏掉了!”
  同村的人议论纷纷,当年秦溯的娘接连生了两个男娃,羡慕死了周围好大一批人,说酸话的人可是不少。后来秦老爹和秦娘子出了事,也没少人琢磨着想要领了这两个小汉子,虽然要给一口粮,但这可是两个劳动力呢!可秦源愣是咬着牙,一点点把秦溯和自己拉扯大了,甚至还娶上了媳妇儿,日子是越过越红火!
  说起秦源,不管是同村的还是隔壁村的,谁不赞一声好?可偏偏秦溯是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半分没有遗传到秦老爹和秦源的勤劳踏实,反倒整日里游手好闲,偷鸡摸狗!这天灾人祸的,竟是偷了哥哥的血汗钱,独自带着花魁跑了!
  “好了!二弟他就是贪玩了一些,那钱是我给他的!什么偷不偷的,一家人怎么说话的!”秦源呵斥了李氏一句,哪能让别人看自家人笑话!他的弟弟他自己知道管教,还轮不到其他人插嘴。
  “你也别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不就是我把钱拿给了二弟,没有给你的那几个兄弟嘛,你娘家心里不舒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拿了五十两银子给你弟弟!”秦源虽然老实,但是李氏那点妇人心思还是能看得明明白白的,比起李氏毫无节制地去补贴娘家,他情愿让二弟花了!
  “当家的,你咋说话哩?”李氏心中有气,嘴上埋怨道,“我嫁到你家来,当牛做马伺候你们兄弟俩,想花点钱孝敬一下爹娘不行啊?我那些兄弟对你,可是比秦溯对你好上千百倍吧?”
  “二弟花的钱哪比得上你补贴娘家的钱!”秦源对李氏毫无节制的补贴早就不满了,此时此刻全部爆发出来,指着李氏怒道,“逢年过节,礼品瓜果可有一次少的?每个月的几百文银钱可有短的?甚至你那小弟上的私塾也是你出的钱!你哪来的钱,还不是我挣的?你弟读书,你爹,你哥都不出钱,全指望我?你们盖房子也指望我,你弟娶媳妇儿是不是也还指望着我?这次可别说你的嫁妆了,当年我家徒四壁,你要是有嫁妆,可岂能看得上我?带着两件破衣裳,咱俩半斤八两!”
  “你……你……哎哟,我不活了啊,这没天理啊,这当牛做马伺候了他老秦家这么多年,居然被人指着鼻子骂啊!”李氏心中一慌,被秦源当众揭了短,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天喊地。
  “后面的,嚷什么嚷——”秦源正想发作,就被同行的官兵喝止。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等安定下来再说吧!大源啊,你少说两句,李氏,你也别嚎了,你是个什么人,大家也都清楚!”下河村村长见官爷都发话了,赶紧劝阻,若是惹怒了这些随行的官爷,轻则将你赶出队伍,重则可是要出人命的啊!
  众人都怕惹事,被官爷迁怒,人群顿时作鸟兽散。
  “哎,大源哥,大源哥——秦溯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秦源刚刚坐好,还未来得及休息,就被人叫住了,一看,这不是镇上曾经和他一起做工的张铁牛嘛!
  “铁牛,你说我二弟怎么了?”秦源立马爬了出来,拉着张铁牛急切道。
  “诶,快——快跟我去前面,刚刚官爷在前面路边发现有人晕倒,问有谁认识,我一看那不是你弟弟嘛,这就立刻赶了过来通知你!”张铁牛跑了一路,气喘吁吁,连忙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这谁不知道,秦溯就是秦源的命根子啊!
  秦源连忙赶着过去,旁边的李氏一听,眼珠一转,也跟着上去。
  疼——
  这是秦溯醒来的第一个感受,眼前一片迷蒙,脑袋里也仿佛装了浆糊似的,晕晕乎乎的,耳边轰鸣一片,只觉得很吵,可就是听不出个所以然,让他倍感烦躁。
  秦溯本是家中独子,自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所有人都觉得他会按照父辈安排的那样,老老实实的继承家业,可自幼乖顺的秦溯却在成年之后叛逆了,他放弃父母安排的公司,选择成为一名厨师,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哪怕后来末世爆发,拥有空间,又身具风系的秦溯被众人戏称“天选之子”,可他依然我行我素的选择做一名咸鱼厨子。
  可是谁能告诉他,他堂堂一个八级异能大师,居然会被一口铁锅砸死啊?你这是逗我吧?
  “二弟,你没事吧?”秦源小声地喊了一声明显神游天外的秦溯,心中担忧不已。他这个弟弟虽然是游手好闲了一些,可他本性不坏,就是没人约束着,才会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说到底,还是他这个哥哥不好,只顾着不能让弟弟吃亏,却忘了要把他教好。
  “大……大哥,我没事,就是头有些痛!”秦溯有些别扭的开口,叫一个陌生人大哥,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
  “呵,能不痛吗,脑袋上被人砸了那么大一个洞,也真是你命大,要换做别人,那么大一个口子,流血都要给你流干了!”还真是祸害活千年哩,咋就没有一石头把他砸死,或者来个猛兽把他叼走呢!李氏心中暗恨,忍不住讥讽道。
  “呃……”
  “好了,你又在说什么浑话!”秦源瞪了一眼李氏,看着秦溯关心道,“这是咋回事?好端端的,怎么被人砸了这么大一个洞?”
  说起这个,秦溯心里那个怨啊!想他作为末世一霸,安安静静在家里做个饭,居然被一口从天而降的大黑锅给砸死了,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想到方才接受了这原主人的记忆,更是气的七窍生烟,恨不得一口气吃它四个窝窝头,一块钱的!
  这身体的主人也叫秦溯,家住下河村,自幼父母早亡,靠家里唯一的哥哥秦源拉扯长大。秦源对其极其溺爱,养成了无法无天,偷鸡摸狗的二流习性。周朝和历史书上的封建王朝没什么差别,倒是这个社会极其的特殊。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和小哥儿!小哥儿外表和男人没什么差别,就是要纤细文弱一些,可却具有女人的功能——他们都能生孩子!
  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秦溯心中一阵激荡,他不仅喜欢男人,而且还喜欢小孩子,本以为这辈子因为性向原因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万万想不到,居然会让他穿越到这种弯男天堂之地,想想就觉得激动无比!可等他将记忆接受完毕后,秦溯只觉得晴天霹雳,天旋地转,TM的,他这不是穿越,是穿书啊!
  末世后期,作为一个咸鱼厨子,看书是他除了做饭外最喜欢的休闲方式了,而他在穿书之前,新追的一本连载文可不就和他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吗?主角小受重生,打脸极品养父母,炮灰鸠占鹊巢的侯门公子,获得侯门承认……虽然剧情还没写完,可根据小说定律,主角最后肯定是携手完美老攻,成为人生赢家啊!
  而他不幸的穿成了被主角小受前期收拾的小炮灰——一个只是用来恶心狂虐那个鸠占鹊巢的侯门小公子的村头混混!
  主角受李安安重生后,为了报复当初鸠占鹊巢的沈玉昀,先是揭穿了沈玉昀不是侯府公子的真相,紧接着处处打压沈玉昀,然后设计将沈玉昀送回了下河村李家,又买通了李家夫妇,给沈玉昀安排了一门并不存在的亲事,将沈玉昀许配给下河村有名的混混秦溯。为防止沈玉昀翻身,让花魁小翠勾引秦溯,得到秦溯信任,在逃难途中,害死秦溯,并让一群地痞无赖强行奸污了沈玉昀,逼得沈玉昀撞墙自杀。
  从头到尾,秦溯都只是一个踏脚石,主角受真正要报复的人是他的未婚夫郎,也就是那个被抱错的侯门公子——沈玉昀!
  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绝世大美人!
  作为一个颜狗,当初看文的时候,秦溯还可惜了好久……
  当时他无聊时翻看了几下,只觉得是个消遣,没怎么细想深究,一路打脸逆袭的主角帅呆了,很是不错!可是现在他成了秦溯,那就很糟心了好不?
  秦溯就一混吃等死的小混混,他招谁惹谁啊,就成了李安安的炮灰棋子,难不成当个二世祖碍着他了?
  更惨的是沈玉昀,小说里面,侯府大房二房争斗,二房用计调换了孩子,沈玉昀什么都不知道,就被重生回来的主角赶回乡下,折辱害死。甚至根据作者埋得伏笔,有人猜测主角就是为了掩盖什么真相,所以才会在早期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迫不及待地用计算计死沈玉昀!真真是千古奇冤沈玉昀,主角杀人如同切麻瓜,一点也不手软啊!
  秦溯捂着脑袋,颇为头疼,穿成炮灰,还是和夫郎一起被炮灰,这拖家带口送人头的,也是有点厉害了。
  秦溯正坐在哪里感慨,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霍得一下站起身来——
  按照小说剧情,如果他没有穿过来,现在秦溯已死,沈玉昀不就马上要被人奸污了吗?我去,炮灰——啊不,夫郎你坚持一下,我这就赶过来救你!
 
 
第2章 千里奔袭救夫郎
  秦溯自发现自己的那个便宜夫郎沈玉昀极有可能处于危险境地之后,二话不说,立刻沿着逃难的灾民人群去寻人。按照主角有仇必报和小说炮灰必死的尿性,即使因为他穿越过来了,怕还是改变不了沈玉昀这个炮灰遭人奸污的剧情。
  所以说,现在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赶快找到沈玉昀,挽救这只可怜的小炮灰!
  秦溯一边赶路,一边仔细分析着如今他的处境——
  首先,主角一定是想尽千方百计要弄死沈玉昀的,而他作为沈玉昀名义上的丈夫,肯定也逃不了被炮灰的命运。
  所以说,和沈玉昀绑定在一起是必然的,而且,按照小说里的描写,沈玉昀可是名动京城的大美人,作为一个颜控晚期,他怎么可能不动心!
  其次,穿越之时他就发现了,末世里出现的空间也跟着他一起来了,空间里面那么多的好东西足够让他在这个偏远的古代安身立命了。风系异能可能因为穿越的缘故,变成了拇指大小的一块白色晶体凝聚在他的识海中,暂时无法使用。秦溯揣测,可能是因为异能的存在本来就与末世异变有关,如今这古代不存在异变的可能性,自然也就无法激发异能出现了。好在他本身自幼习武,与异能强弱也无甚大的关系!
  作为一个在末世里呼风唤雨的厨子,他有一身好厨艺和空间里的好东西,足够让他和沈玉昀活得潇洒滋润了!至于主角,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置沈玉昀于死地,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真到了那一天,他也不介意和主角对上!
  “小花,你刚刚做什么去了,怎么打个水用了这么长时间?”
  “唉,娘,我跟你说,我方才发现有几个汉子跟着李家那个新哥儿去了破庙!”小花神神秘秘地对着她娘说道。李家那个新哥儿看着白净净,俏生生的,身段也软的很,这天灾人祸的,身边没有一个汉子看护着,这不出事才有鬼了!
  “你可看清楚了?他没和李家的人一起走吗?”小花她娘诧异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