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龙王岳父要淹我【女扮男装】──薄西

时间:2020-10-16 12:15:23  作者:薄西
  文案:
  21世纪青年女律师卓苏觉得自己太悲催了!
  别人穿越成小姐、娘娘、公主,而自己竟然穿越成了一个女扮男装、还要没日没夜看书考科举的倒霉蛋。
  一日捡到一个小姑娘,竟是龙王的私生女——龙依。
  龙依一根金鞭抽遍天上地下,炸仙山、灭帝王、和公主抢老公,呼风唤雨无恶不作,还没心没肺地告诉卓苏她阳寿只余八年。
  卓苏本以为穿越一回,必定是天选之子,定会在容朝大有一番作为,可……这是英年早逝的节奏啊!
  而龙依在见到卓苏的第一眼时,就知道她是自己要带去无尽海底藏起来的灵狐姐姐。
  她们入东海、去蓬莱、上天宫、下地府,乘风破浪,披襟斩棘……然而,折腾半天,偏偏龙依忘了去无尽海的路。
  宠妻狂魔女扮男装青年事业狗 × 霸道凶残人狠话不多小青龙
  阅读指南:
  【1】故事开始时,卓苏/令狐苏已穿来八年,龙依是一条七十岁的高龄小龙 。
  【2】令狐苏前期取向为男;龙依没有取向,只取人。
  【3】时空往上至上古,往下至现代,本文是从中间某朝某年开始。
  【4】历史架空,神话架空,不必考据。
  【5】1v1, HE。
 
第1章 我捡到龙了
  晚枫山上枫叶似火,山中藏有一座万枫书院。此时,令狐苏正在书院门口向先生辞别,“麻烦先生了,过几日我便带她前来。”
  话毕,忽然山间树木摇风,天上乌云翻涌,毫无征兆的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学生们躲不及,从头到脚被暴雨浇了个透。
  先生见这雨来势汹汹,正想请令狐苏进去避一避,却见他周身流转着青色光芒,形成一个光罩将他护在里面。
  令狐苏看着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见这先生忽如痴愣一般,目光涣散不顾风雨地往书院里走去,留下令狐苏一人在山门前。
  令狐苏仰头,望着如注雨水顺着笼罩在她头顶的光流往下淌,落在脚侧不沾湿一点衣襟——这个场景她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见过不下七次。
  三个月前,她随好友林羿上山,在山中遇上一个光脚奔走的小姑娘,令狐苏秉着作父母官的仁慈厚德,将小姑娘带回了家中,本打算寻到她的家人便将她送回去。
  谁料,正巧有一日令狐苏不在家,府里不知何人冲撞了她,这小祖宗竟化出青龙真身,召来风雨,让整个京城连着遭了几天罪,直到令狐苏回家才得以平息。
  从那以后,令狐府上上下下见着她都避开走,二夫人还暗地里派人去请道士来家里做法,本以为可以收服这妖孽。
  谁知青龙在看到那群道士挥舞木剑喷洒狗血时,竟还上前提醒他们,“你们没有神仙根骨,这辈子是修不成仙的。”
  最出乎令狐苏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是这小青龙从见到自己第一眼时便疯狂痴恋自己,片刻离不得,每次离开时间稍长一点必要生事。
  这是令狐苏第一次深切体会到何为美貌所累,她自二十一世纪穿回容朝,上天待她不薄,穿来时这身体的原主人已十六岁,刚过秋闱中了举人,模样生得也好,在京中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唯一不足之处便是这女扮男装的身份,须得时时注意遮掩。
  须臾,一道青光自雨中落下,光芒散去,一个身着淡绿烟纱的少女走出,肤色白腻,容色绝俗,正是那小青龙无疑——名为龙依。
  她笑吟吟地走过来,拉住令狐苏,言语中尽显活泼:“令狐哥哥,我来接你回家了。”
  令狐苏没有忘记今日是这小祖宗的生辰,出门前曾答应她要回家陪她过生辰,只是没想到她如此心急,竟找来了书院。令狐苏无奈道:“我这便打算回去了,你先把雨停了。”
  令狐苏又让她解了头顶光罩,从书院里取了把伞下山。
  下山路上,雨渐渐停了,树叶上的雨珠不再往下坠,令狐苏便收了伞。龙依见此,双脚轻轻一点,跳到令狐苏背上。
  亏得令狐苏这副身体从小习武,否则按照她穿越之前的身板,根本经不住这么大个姑娘折腾。
  “话说你今年是多少岁生辰啊?”令狐苏这才想起自己从未问过她的年纪。
  龙依随手从路旁的树枝上摘了一朵花,插在令狐苏头上,“好像是七十吧。”
  令狐苏的脚步不受控制地顿了顿,忽觉背上承受得太重,“所以你要过的是……七十大寿?”
  龙依点头,下巴磕在令狐苏头上哐当一响,“龟爷爷说按照我在人世的时间算,差不多是七十。”
  令狐苏脑袋一震,因挽着龙依双腿没法伸手去揉,只好暗中叫疼,心道:还按人世算,难道还有鬼世吗!
  “那敢问你家龟爷爷多大了?”令狐苏大胆地发问。作为从小到大的学霸,令狐苏无论穿越之前还是穿越之后都致力于探索世间未知的奥秘,对这些闻所未闻之事颇感兴趣。
  当年她延续这具身体的身份,并凭借自己的勤奋成为了容朝建朝以来的第一位十九岁进士及第的探花郎,后一路高升至户部侍郎。
  百姓惊叹,称赞她是神灵造人的奇迹。直到她遇到龙依之前,她曾一度也这么以为。然而,直到她遇上龙依,才发现造物者的神奇是她的想象所无法企及的。
  她以为的穿越,会像从前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到了另一个朝代,凭借自己超前的学识,在古人的世界里大有作为。岂料,竟直接请回一座活神仙,还是一条神龙,稍有不满都会搅得风云变色暴雨如注的那种。
  这对一个当代唯物主义三好女青年来说,无疑是世界观的颠覆。
  “也不大,两千来岁吧。”龙依答得轻松,令狐苏听得沉重,脚步落在被雨冲刷过的泥土里也深了几分。
  京城的秋季本没有多少雨水,却因龙依的脾气而意外添了几场,湖里的水也涨了起来,令狐苏便带龙依去湖畔划船。
  神仙就是神仙,即使令狐苏不会划桨,即便船上并没有浆,但只要有青龙在,小船也能在水中推开波浪,甚至湖面若起波澜,她们还能乘风破浪。
  兴尽后回家,令狐苏正打算送龙依回房,却被她拽住衣角,撒娇道:“我今天要和令狐哥哥一起睡。”
  二夫人从大堂走出来,恰巧听闻此言,以她的礼教自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刚想阻拦,却见一旁水缸的水无故开始翻腾,令狐苏忙抬手作退后状示意她不要,二夫人才按着脾气离开。
  令狐苏因为身份隐秘的缘故,所以自小房里就没留人伺候。
  她刚铺好床,龙依便一下翻上来,把刚铺好的被褥又弄乱了。令狐苏并不与她计较,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小姑娘,你知不知道这样和男子共处一室很危险的。”
  “可你不是女子吗?”龙依天真地问。
  令狐苏赶紧捂住她的嘴:“……不可再提。”
  这事也怪令狐苏自己,或许是由于身份的原因,令狐苏身边来来回回的多是男子,除却家中的三位母亲,她不常与姑娘来往,唯穿越前身边曾有些女同学,但那时人的思想观念与这个时代的完全不同,也没法进一步交流。
  因此令狐苏起初并不习惯龙依刚来时每日拉着自己说‘喜欢喜欢’,去哪里都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一时之间受不住龙依的纠缠,无奈向她透露自己其实是女人,谁料这丫头竟然毫无性别概念,只说她不懂男男女女,就是喜欢。
  对于令狐苏这种二十一世纪进步女青年来说,她完全能接受蕾丝,但是她自己并不是弯的,退万步讲,即便她是弯的,她与这青龙甚至不是一个物种,她可没有许仙或是纣王的胆量。
  况且,在遇到龙依之前,她身边同出同入的有另一位异性知己,名为林羿,最近在关外。
  她无数次想过有朝一日在某个浪漫场景下向他揭示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两人携手相对,共结连理,谱写一段花木兰式的传奇绝恋。
  想到这里,令狐苏觉得自己有点想念林羿了。
  然而,比林羿更早回来的是京城的流言。第二日,令狐大人昨夜与姑娘共度春宵的消息很快传至街头巷尾,一时之间,京中女子寻死觅活者甚众。
  令狐苏的父亲生前是户部侍郎,多年无子,临死前才得了令狐苏。之后的十多年令狐家门楣日渐衰落,直到令狐苏进士及第,才得以再次振兴。
  她中探花那日,御赐游街,那场景——想当年令狐苏考上浊华大学的时候,也不及今日风光的万分之一。
  那时,她方满十九,正值意气风发,骑高头大马游走闹市时,只见道路两旁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行过之处,人群一拥而上争睹其风采。
  春风得意马蹄疾,大概形容的就是当时的令狐苏了。
  前途无量加之玉树临风,这让令狐苏的亲事就像京中名门望族眼中的肥肉,谁都想咬一口,因此听说令狐苏房中有人,不少闺阁少女心碎如银瓶乍破。
  大夫人将令狐苏叫至房中。
  大夫人是令狐苏生母,二夫人和三夫人是她父亲的小妾,父亲过世后,家中便只剩母女四人。
  “你同青龙同床共枕之事现在人尽皆知,你若不娶人家,只怕以后你和那姑娘都没法做人了。”大夫人心慈,即便知道龙依是青龙也并不排斥,当然,她更多的是有自己的考虑,“那龙依不懂人间俗事,你若娶她,一来断了外面那些人的念头,二来,你女扮男装的身份也不会暴露,岂不很好?”
  令狐苏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她从来凡事只靠自己,如今让她倚仗他人,她心中膈应,“青龙本就不是人,日后做不做人又有何妨?”
  大夫人听出令狐苏言辞中的拒绝,也不好逼迫,“那你不如去问问龙依,看看她日后要不要做人。”
  令狐苏接受了这个提议,答案显而易见,龙依与大夫人想法一样。于是没过多久,京中四处传扬着令狐大人将要定亲的消息。
  定亲这日,令狐府彩绸高悬,鞭炮声震耳欲聋,大红绣花毯从府门向外铺出数里,沿途礼炮喧天,敲锣打鼓,生怕外人不知令狐苏定亲。
  京中许多好事者从清早便候在令狐府门口,急欲看看他们家的聘礼将送往何处,由此探知是哪家姑娘竟有如此福气能嫁入令狐府。
  可是,一整日下来,令狐府并未向外抬出任何箱盒,倒是傍晚时分,伴随着隆隆脚步,一行人浩浩荡荡自街道尽头走出,行至令狐府门口停下。
  没有人看清这么大阵仗的人是从何处冒出来的,只见他们从车上不断卸下珊瑚奇石,还有装着无数金银珠宝的雕花木箱,单看那托乘器物的用具便知价值不菲,东西一件一件延绵不绝地往令狐府里运。
  众人瞠目结舌,心中猜疑更甚,有人说令狐府这是娶了个番邦公主。
  在围观者的惊异中,一个长身玉立的年轻人自轿子里走出,轻抖衣袍,翩翩进了令狐府。
  令狐苏坐在大堂里,皱眉注视着眼前五光十色的珊瑚,心里打鼓,根本没注意到后面还进来一人。
  龙依本来正坐在房梁上数下面的珊瑚数目,见有人来,便从梁上跳下来,正巧掉进来人的怀里,一脸粲然,“龟爷爷,你来啦!”
  龟爷爷?
  令狐苏绕过珊瑚,才于满堂光辉中得见传说中的龟爷爷,两千多岁的老龟竟长得如同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果然还是当神仙好,令狐苏心道。
  ‘龟爷爷’含笑看着龙依,“龙王让我问你这些日借的水何时还回去?”
  龙依从他怀里挣脱,骨朵着嘴道:“龟丞相也太小气了,我把无尽海的水都给你,你要不要?”
  龟丞相浅浅一笑,摇了摇头,向众人躬身,“这是龙王送来的聘礼,不成敬意。”
  每个人都注意到他说的聘礼。
  三夫人走出来,她是府中性子最烈的人,一听‘聘礼’二字便觉不妥,于是不矜不伐地说道:“这位龟……管家,龙姑娘既是嫁入令狐家,便应是作为嫁妆。”
  “无妨,权当是龙宫为公主聘了个驸马吧。”龟丞相说,“至于你们,不必往龙宫送任何东西。”
  令狐苏暗道本来也没打算送,却听‘龟爷爷’又加一句,“反正你们也来不了。”
  龟丞相临走前,把令狐苏请到一边,“令狐公子不必担忧,公主的身份您府上的人无法对外言说。至于真身,出了府,外人也是瞧不见的。”
  令狐苏颔首以示明了。
  难怪龙依不知多少次在府中化作青龙,有关的传闻却从未流出去过。不过令狐苏发现只有关于她是神龙这件事没有传出去,而其他的八卦该传的不该传的一样不少全落入了坊间。
  定亲的日子最终成了清点礼物的日子,直到晚上,龙宫送来的‘聘礼’仍未清点完,但是全府上下看龙依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简直像请进来一位财神爷。
  此时,龙依又翻上了房梁,看着地上的人忙进忙出,颇有睥睨众生之感。
  忽然有人从外面跑进来,神色匆忙,手里还拿着一封白色封皮的折子。令狐苏一见便知缘由,却还是让那人将折子里的内容念出来与众人听。
  只听那人喘着粗气的声音夹杂几分沙哑,“皇上驾崩,举国上下守孝三年,不可兴管乐办喜事。”
  众人面面相觑。
  “什么意思?”龙依问。
  令狐苏抬头望向她,佯作遗憾神情,“就是咱们三年之内不能成亲了。”
  龙依不乐意,撇着嘴道:“不就是死了个皇上吗?为什么其他人不能办喜事?”
  大夫人向来重视礼教,忙止住她,生怕被人听见,“皇上可是真龙天子,你怎可亵渎?”
  龙依不以为意,“真龙天子算什么,又不是真的龙,死了还不是要去地府。”
  众人听闻如此大逆不道之言,皆不敢发声。
  龙依飘然自房梁落下,作势便要往外走。
  令狐苏拉住她,“你要干什么?”
  “我去把他的魂魄从地府拿回来,他不死了,咱们不就可以成亲了吗?”
 
 
第2章 我摸到龙了
  宫里传来消息,原本驾崩的皇帝突然缓过一口气,现在已经能坐起来进膳了。
  原本要耽搁的亲事重新被提上了日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