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炮灰不想死【快穿】──寒门丫头

时间:2020-10-16 11:17:22  作者:寒门丫头
  文案——
  喻泽成为植物人后,被炮灰生存系统选中。
  任务目标:帮助炮灰存活一百天以上
  初期任务,他成了炮灰本人。
  炮灰1:成为凤凰觉醒者后,被设计害死;
  喻泽:QAQ不,我不是凤凰觉醒者!
  炮灰2:伪装成吸血鬼待在血族亲王身边,计划杀死吸血鬼,暴露身份后惨死;
  喻泽:亲王大人,再见!
  炮灰3:眼泪会变成珍珠的人鱼,被商人抓住后,受虐死亡;
  喻泽:QAQ我不是人鱼,我是人。
  喻泽战战兢兢披马甲,努力活下去。
  可身边总有一个人影响他!
  “给我亲一口。”
  “过来,让我抱一下。”
  “和我在一起吧。”
  喻泽╭(╯^╰)╮:这是生存系统,不是恋爱系统!
  后来,任务升级——后期任务,炮灰是他人。
  被人害到瘫痪破产的总裁;被骂被欺负的成长中反派……
  喻泽尽心尽力帮助每一个炮灰,可炮灰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总裁把他抵在墙上,声音暗沉:“是你招惹我的!”
  反派眼神狠厉,按住他的肩膀:“你不是要救我吗?那就救一辈子吧。”
  喻泽:你先活下去!
  小可爱受VS炫酷狂霸拽精分攻
  注意事项:
  1.攻是一个人
  2.会有许多特殊设定的世界
  3.更新时间21:00
 
 
第1章 凤凰觉醒者1
  “泽泽,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温柔的女声带着担忧。
  喻泽正在接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大脑一阵眩晕,没有立即回答。
  “泽泽?”女声急切了些。
  喻泽衣袖被轻轻拉了一下,他下意识摇头:“我没事。”
  话落,他呆了呆,他能动了!
  这对于植物人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也就是说,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
  他被生存系统选中,来到了任务世界,成为瓦特星十七岁的少年,凤泽。
  他压下心里的震惊和惊喜,看向眼前的漂亮女人,亲近感随之而来。
  谢婉,凤泽的母亲,凤泽唯一的亲人。
  谢婉见他呆呆的,伸手去接他手上的洒水壶:“还是我去吧,你先回房休息,咳……”
  谢婉说着,没忍住偏头咳了两声。
  “我去,”喻泽握紧壶的提手,手往后移了移,躲开她的手,看着女人微白的脸,怕她担心,弯起唇角笑了笑,“我没事。”
  谢婉见状,微怔,她很久没有看到儿子笑了。
  她不由得露出淡笑,眼尾泛起细微的皱纹,又低声咳了两声。
  “你去休息吧,”喻泽眉头担忧地蹙起,再次强调:“我没事。”
  谢婉最怕儿子为她忧心,不再坚持,细心提醒:“今晚主屋客人多,你浇完花就回房间休息,小心别冲撞了客人。”
  喻泽乖乖点头,目送谢婉回房间,然后才按照记忆,顺着花园小道前往主屋。
  凤家主屋灯火通明,与花园角落相比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喻泽抬头看了眼,热闹的人声隐隐传来,主道两旁的树上,挂满了装饰品,不少都带着数字十六。
  喻泽立即明白他到来的时间点,凤家二少爷凤海的成年生日宴。
  凤泽也姓凤,但只是凤家远亲,祖母和母亲走投无路投靠凤家,祖母去世后,母亲留在凤家做园丁,照看花草。
  除了花园有花草,主屋五楼天台还有一个花房,里面有不少珍贵的观赏花朵,需要特殊照料。
  谢婉身体不太好,每次身体不舒服,凤泽就会帮她完成花房浇营养液的工作。
  记忆里,凤泽浇完花,返回房间的路上被凤海派来的人拦住,让他送花去宴会厅,言语欺负了一顿。
  喻泽对此并不在意,反而很安心,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只要在这个世界存活一百天以上,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就完成了。
  他提着洒水壶来到主屋左侧的员工通道,迈步走上楼梯。
  今晚几乎所有的凤家下人都在一楼宴会厅忙活,楼道非常安静,他边走边整理脑中属于前身的记忆。
  走到三楼时,他愣了下,脚步顿住。
  前方楼梯间窗户打开,窗前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男人身体前倾,探出脑袋往楼下看。
  喻泽凝神回想,凤泽去浇花的记忆里,没有见过这个人。
  难道因为他和谢婉说话耽误了时间,所以出现了记忆之外的事?
  他感到非常不妙,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他的举动和原主有一点不一样,他的经历,就会和原主不同?
  可他和原主本就是两个个体,举止怎么可能完全一样?更何况,要是完全一样,两个月后,他必死,任务会失败。
  他思绪转动间,窗前的男人突然动了。
  男人右手撑在窗台,矫捷轻巧地跳上去,然后膝盖一曲,身体前倾。
  “不要!”喻泽心里一紧,眼睛愕然睁大,哐的一声扔下壶,瞬间爆发出最快的速度,扑到男人身后,及时抓住男人朝后摆的手臂。
  龙渊所有的思绪都被‘我要飞’的想法占据,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手臂被人往后扯,身体登时失去重心,向后倒。
  喻泽见状,下意识想要躲开,然而男人后倒的速度太快,他脚还没动,男人就砸了下来。
  好在男人反应极为迅速,落下时脚斜踢了下窗台,身体往左翻转,摔地时没有压到喻泽。
  喻泽心脏砰砰砰直跳,站在原地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连忙蹲到面朝地摔着的男人身边。
  “你没事吧?”他扶着男人肩膀,紧张道,“我帮你叫医生。”
  虽然看不清楚模样,但这人身上穿着精致的西装礼服,身上带着酒香,很显然是凤家客人。
  “你敢!”男声暴怒又郁闷。
  男人挥手将喻泽推开,利落爬起来,面色不善地瞪了眼喻泽,然后四处看了看,看到墙角的监控,脸更黑了。
  他从来没有摔的这么狼狈过!
  喻泽被推得身体后仰,手掌撑地才及时稳住身形,仰头看着男人,微愣。
  男人,不,应该称为少年,虽然身材高大,但分明是一张年轻而张扬的脸,五官深刻,非常帅气。
  最惹眼的是少年的头发,黑发中还挑染了一簇青色,类似大海的颜色,很好看,竟一点也不让人觉得非主流。
  这个打扮……
  喻泽脑中的记忆快速闪过,这人存在原主的记忆里,只是不太熟,一时想不到。
  他顾不上仔细去想,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担心影响对方情绪,声音放得更轻:“你别激动,不叫医生了。”
  他移到窗口,把窗户关上,温声劝:“你这么年轻,不要想不开,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哈?”龙渊挑了下剑眉,拔了下落在眼尾的黑发,盯着喻泽看了几秒,怒气消散许多,“你以为我想自杀?”
  喻泽看他的反应,怀疑自己误会了,可是……
  “如果我没拉你,你就跳下去了。”
  龙渊嗤了声:“谁自杀会选择三楼,又不会摔死。”
  喻泽皱了皱眉,不赞同少年这种随意的态度,一脸认真的吓他:“死不是最可怕的,没摔死却落得半身不遂更惨。”
  龙渊瞪他,不过眼里没什么怒意了,强调:“我没想自杀。”
  喻泽不相信,少年跳楼的动作,甚至一点迟疑都没有。
  龙渊有点恼怒,扒了扒头发,黑发被他弄得乱糟糟的,他盯着喻泽咬牙道:“刚刚的事不许说出去,我只是一时没有控制本能。”
  喻泽疑惑了一秒,脑中浮现有关觉醒者的资料。
  “你是飞行兽类的觉醒者?”他询问,眼里带着丝好奇。
  飞行兽类觉醒者觉醒的特征之一:喜欢从高处往下跳,而且觉得自己不会摔死。在他们的意识里,他们是会飞的。
  少年嗯了声,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
  作为S级青龙觉醒者,体能智能全是最顶级的,他实在不愿意承认,他差点因为觉醒期的本能摔伤。
  没有及时觉察意识受了觉醒影响,太弱了!
  喻泽松口气,笑起来:“不是自杀就好,”他还有点担忧,“你以后还会像刚才那样吗?”
  “不会!”龙渊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喻泽摆手:“不是,我就是有点担心,不会就好,”他转身捡起洒水壶:“我还有事,先走了。”
  龙渊看着他,嘴角动了动,没出声。
  喻泽越过龙渊继续往楼上走。
  “喂。”喻泽走了三节台阶,听见少年喊他,他回头。
  龙渊神色不自在,见他回头,头稍稍往外偏了偏,似乎觉得不太好,又偏过来正对喻泽,声音和‘喂’字相比降了好几度:“刚刚谢了。”
  喻泽看着别扭的少年,笑起来:“不用客气。”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龙渊下巴微抬,语气张扬又自信,“我叫龙渊,以后有麻烦找我,我帮你解决。”
  喻泽嘴角微抿,忍住没有笑出来,他觉得少年有点中二病。
  不过很快,他就不那么觉得了,他想起龙渊是谁了。
  龙渊,四大家族之一龙家的嫡孙,S级青龙觉醒者,两个月后原主死时,已经接近完全觉醒了。
  有些话,有实力的人说出来,就不是中二,是事实了。
  “好,我记住了,谢谢。”他认真应下,对龙渊笑了笑。
  他如今的相貌不笑的时候显得高冷,笑起来则美艳逼人,可是他自己完全不知道。
  龙渊愣了愣,直到喻泽消失在拐角才回过神,偏头轻哼了声。
  笑什么笑?不相信他的话吗?
  他朝窗户处看了眼,迈步准备离开楼梯间,想到什么脚步一顿,抬头恶狠狠地看着墙角的监控,打开通讯器。
  “三楼楼梯间前十分钟内的监控,全部销毁。谁都不许看!”
  面朝地面摔倒,这么丢脸的事,绝对不能留底。
  “删监控?为什么?”凤生接到安保处汇报,朝客人举了举酒杯,抱歉一笑,走到一旁低声询问。
  “不知道,今晚所有人都盯着大厅,没注意员工通道。渊少也没说,只是不准我们看,让直接删,我们审查过了,那段时间内没问题。”
  凤生作为凤家当家人,从来不相信无缘无故的举动。
  他眼睛眯了眯:“这段时间,除了龙渊,还有谁去过员工通道三楼?”
  “凤泽,那段监控后他出现在五楼,去了花房。”
  凤生思量片刻:“按龙渊说的做,让阿海带凤泽去偏厅。”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づ ̄3 ̄)づ╭?~更新时间21:00
 
 
第2章 凤凰觉醒者2
  喻泽到了五楼,按原主的记忆给不同的花浇不同份量的营养液,正浇着,门哐的一声被人重重推开。
  他吓了一跳,看过去,一身暗红色西装礼服的少年怒视着他,脸色因喝过酒发红。
  凤海!
  他心里一紧,原主死前接到凤海通讯的记忆陡然涌现,气愤不甘的情绪向他袭来。
  他握着壶把的手紧了紧,往后小退一步,警惕地盯着凤海。
  凤海怎么亲自过来了?不是派人过来,让他送花到宴会厅吗?
  “你做了什么?”凤海抬手指着他,大声质问。
  喻泽稳住心神,指了指眼前鲜艳的花朵:“浇花。”
  凤海挥手打断手边的花枝:“我问的不是这件事!父亲为什么让我带你去见他?”
  喻泽心里一惊,头皮发麻。
  凤海父亲凤生,是前身死亡的始作俑者。
  他还没有做好见凤生的心理准备。
  不等喻泽回答,凤海紧接着恶狠狠说:“我警告你,你老实点,别以为你姓凤就是凤家人了。”
  “我不是凤家人。”喻泽立即说。
  如果可以,他一点也不想姓凤。
  凤家人,他听着都后背发凉。
  如果可以,他想立即带着谢婉离开凤家,可惜谢婉的工资几乎全用在凤泽读书和自己治病,根本没有存款。
  他很无奈,有生以来,他第一次为钱发愁。
  “算你有自知之明,”凤海轻哼一声,鄙视地嘟囔一句‘窝囊’,然后转身:“跟我来。”
  喻泽提着水壶有些迟疑,还有两盆花没有浇营养液,最主要的是,他对见凤生有点发怵。
  他不明白,他才来不到一个小时,事情走向为什么完全不一样了!
  凤海走了两步发觉喻泽没有跟上,不耐烦地催促:“快点。”
  喻泽见他这样也知道他不愿意等他浇完花,也不可能不见凤生,只得放下壶跟上。
  到了一楼偏厅,凤生已经等在那儿了。
  凤生语气温和,说话却很直接,盯着喻泽问:“你之前在三楼遇见龙渊了?”
  喻泽惊讶,不明白凤生为什么在意这么一点小事,想到龙渊之前的情况,他心里一紧。
  难不成他走之后,龙渊又跳楼了?
  他点头:“嗯。”
  凤生又问:“发生了什么事?”
  喻泽答应龙渊不会说出去,而且他也没做坏事,于是说:“没什么。”
  凤生眉头轻压,释放中级觉醒者的威压:“老实回答,要是没什么,龙渊为什么要求删除监控?”
  喻泽愕然抬眼,突如其来的压力让他不受控制的紧张起来,像是被狩猎者盯住的猎物一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