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信徒【西方名著】──不蓝卡

时间:2020-10-16 11:09:59  作者:不蓝卡
 
文案:
 
一篇LV/SS的小短文。
为微博语C 伟大的痴汉麦劳德 @丨Lord-Voldemort丨和傲娇爱吃醋的小娇妻@丨Severus-Snape丨写的秃黄油CP文。
 
虽然尽量没有OOC原著人物,但总感觉OOC这对CP了囧
大家随便看看吧。
 
本文建议搭配BGM:国境四方
 
 
  初遇
 
  
  一
  斯内普在第一次看到复活归来的伏地魔时,他就清楚了一个事实——他昔日的主人,曾经用黑暗统治了魔法界二十年的黑魔王,已经疯了。
  伟大的黑魔王当然不会沦为一个毫无逻辑与理智的疯子,他只是彻底抛去了当初执着的理念和目标,放弃了曾为之付出无数心血且为之自傲的追求,陷入了嗜血的癫狂。
  斯内普在他猩红的眼里看到了仇恨与暴虐,不再只是针对麻瓜,而是渴望报复整个残酷不公的世界。
  主人,世界一直都是不公平的。
  斯内普很想对伏地魔这么说。
  然而他只能深深地低下头,以卑微的姿态显示自己的恭顺和臣服。
  手臂上的黑魔标记还在灼痛着,像有一把烧红了的利刃切割开了皮肤,在血肉里无情搅动。
  斯内普忍耐着这股钻心的痛意,甚至在此过程中产生了些微的快意。
  如果把它当作是背叛的惩罚,斯内普觉得这简直太过仁慈宽容。
  他渴望伏地魔能施加给他更多的痛苦,好让他能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他已为背叛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是的,斯内普从来不曾恨过伏地魔。
  ——即便他杀了莉莉。
  邓布利多也知道这一点,毕竟斯内普没有任何掩饰伪装,在和邓布利多对话时,他始终恭称伏地魔为黑魔王,没有作出一词一句的诋毁和咒骂。
  这也是邓布利多对他长存戒备的原因。
  斯内普痛恨的,一直是他自己。
  害了莉莉的不是伏地魔,是他。
  早在他效忠伏地魔,选择了与莉莉截然相反的道路时,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战争并不是孩子们的过家家,死亡不会因为谁的祈祷而心存怜悯。
  他可能死在凤凰社的魔杖下,莉莉也可能逃不过食死徒的死咒。
  这是为自己的信仰而斗争的殉道者们,必须坦然接受的结局。
  可斯内普无法接受的是,把莉莉送到伏地魔眼前,导致了她的死亡的,是他。
  莉莉是他对这个世界唯一留存的一点希冀。
  这团微小的火苗可以被黑暗吞噬,但不能,也不该,是被他亲手熄灭。
  二
  痛苦和懊悔都已无济于事,斯内普只能选择以保护莉莉的孩子来作为害死她的赎罪方式。
  只是,他的心底其实一直都在隐隐期盼着,祈求着,归来的黑魔王在发现这个打败他的救世主只是凭借着母亲遗存的咒语才侥幸得以逃脱,实际上是个既无能力又无天赋的平庸者后,便会对他失去兴趣。
  这样他就可以把那个碍眼的小鬼扔得远远的,然后继续跟随那位让他献上了全部忠诚的领袖,为他荡除敌人,清扫障碍,追随着他建造他们共同的理想国,永远拱卫在他的王座前。
  到那时,由王座之上递来的嘉许目光,便是让他满足与骄傲的至高荣耀。
  然而,斯内普的希望破灭了。
  十几年来日日夜夜挣扎于生死一线的黑魔王,不仅不会放过让他品尝到这种崩溃和绝望的救世主,也不再有多余的闲心去描绘他的理想蓝图。
  他放弃去成为一个构建新世界的王,只想做一柄把世界斩碎搅烂的刀,以此发泄他遭受的所有痛苦和屈辱。
  正如斯内普想说的,世界总是不公平的。
  伟大的黑魔王折戟于不懂事的婴孩。
  而他,不愿伤害莉莉却最终害死了她,不愿背叛黑魔王,到头来却要为了自己的誓言而站到他的对立面。
  他感觉自己既可悲,又无能,才会始终困囿于与意志相违背的选择。
  只是,如果他要用保护莉莉的孩子来作为害死莉莉的赎罪,那当他的背叛导致了伏地魔的死亡时,他又该如何去赎罪呢?
  斯内普不愿过多思考这个问题,这会动摇他的决心。
  而当伏地魔冷漠地下达了指令,巨蟒的毒牙洞穿了斯内普的脖子时,他终于得到了答案。
  像他这样一无所有的贫乏之人,灵魂空洞无趣得连恶魔都不屑于嗅闻,唯一能献祭出去的,似乎也只有他那苍白黯淡的生命。
  三
  把关于莉莉的记忆送出去后,斯内普回忆的走马灯里,便尽是另一个人的飞速回旋的影子。
  斯内普第一次见到伏地魔,是在霍格沃茨。
  那时刚他经历了羞辱、决裂和死里逃生后的不公待遇,满心的愤恨、抑郁和迷茫无处发泄。
  他在某个下雪的夜晚,毫无缘由地离开了寝室,如幽灵一般在城堡里没有目的地飘荡。
  像是感知到了冥冥中的一点谕示,他最后在天文塔上,看到了在风中翻飞鼓荡的黑色斗篷。
  视野被那片仿佛从最深的夜色中割裂出来的阴影给占据,只是一个静默无言的背影,都似乎有着攫取所有神思的能力,像一座神像,驱使着目睹到这个存在的人伏身膜拜。
  无情的神像并不在意凡人的凝望,他沉思着俯瞰这座城堡,一如高高在上的神祗打量着自己信仰庇佑之所。
  “霍格沃茨真的很美,不是吗?”
  漫长如亘古的寂静后,他终于开口。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冷,像夜色中无声堆叠的淡青色雪片,飘进了斯内普的耳朵里,激起了他的战栗。
  他转身,看向斯内普。
  斯内普惊骇地后退了两步。
  这是一张被火烧过似的扭曲面容,五官如蜡,双目充血般的血红。
  在这阴森冰冷的雪夜里,他就像是从地狱里被召唤出来的恶魔,带着点漫不经心的估量意味,观察着面前渺小软弱的人类。
  接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眨了眨眼睛,缓缓走到斯内普的面前,低头深深地凝视着他的眼睛。
  斯内普感觉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挑剔地翻阅他的灵魂,试图抖落出一些值得让人一顾的东西。
  他感到强烈的恐惧,脑中尖叫着想要逃跑和远离,但不知为何,他又发自内心地生出一种古怪的欣喜与期待。
  不管面前的人到底是神明还是魔鬼——认为自己已经没什么可再失去的斯内普,于绝境中迸发出强烈的渴望——他想得到面前之人的肯定与垂怜。
  四
  斯内普的祈求得到了回应。
  那张苍白邪恶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他惊讶又愉悦地说,冰冷细长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了斯内普的脸,“在一场令人不悦的谈话后,作为补偿,给我送来了一个有趣的小礼物?”
  斯内普僵直着身体,身体里的血液急速流动着,在他的脸上冲出了一片热意。
  他觉得那不带丝毫人气的手指都被他潮热的脸染上了些许温度。
  于是那人收回了手。
  “告诉我你的名字。”他睥睨着命令道。
  “西弗勒斯……”斯内普心跳如擂鼓,睁大了眼睛仰视着对方,“西弗勒斯·斯内普。”
  信徒送上了自己的名字,屏息等待着一场恩赐的洗礼。
  “西弗勒斯·斯内普。”他咀嚼了一下这个词组,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
  接着,他甩开斗篷,转身走回天文塔边,背对着斯内普,高声说:“记住我的名字——”
  他如寒风里的一片雪花,轻盈地飞了起来,从塔墙上一跃而下。
  黑色的斗篷如巨大的羽翼在他身后腾然展开,拍打出飒飒声响。
  斯内普快步追了上去,紧张地扒在墙边张望,看到浓黑的夜色里,一抹吞噬了周围所有光芒的暗影似乎不受任何束缚地破空滑翔而去。
  他放肆张狂地笑着,声音重重敲在了斯内普的心里。
  “——Voldemort!”
  他叫伏地魔,他将飞离死亡。
  这个世界,没有神,也没有魔,只有他,将永生不灭。
  ——To be contiued.
 
  标记
 
  
  五
  斯内普从入学起就在报纸上关注着伏地魔的信息。
  刚开始还有人口诛笔伐,痛斥伏地魔的手段太过酷烈,用强迫的手段去收纳党羽,不会招揽真正的人心,诸如此类的批判言辞。
  然而渐渐的,那些撰稿者的名字一个一个在报纸上消失了,只留下了鼓吹者的歌功颂德和畏惧者暧昧模糊的暗示。
  他们甚至不敢再直呼其名。
  伏地魔的拥趸敬称他为黑魔王,自称食死徒,其他人则小心地挑拣着词语,组成了“神秘人”、“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这样透露着虚弱和逃避的讳名。
  仅仅从报纸上的变化,斯内普就直观地感受到了什么是“魔法即强权”。
  魔法让巫师高于麻瓜,而黑魔法让优秀的巫师高于平庸的巫师,让强大者可以统御无能者,让独行者能够压迫群聚者。
  这令他心驰神往,想要追随和效仿。
  所以之前莉莉斥责斯内普,说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为神秘人的手下,成为食死徒时,他没有辩驳。
  但在经历了那个奇诡如幻梦的夜晚之后,他发现他的心情已经不能再用急迫来形容,而是渴求。
  之前的他,只是认同伏地魔的理念,想要通过伏地魔掌握的“强权”来实现自己的野望。
  而如今,他更憧憬于伏地魔那踏破一切世人强行加诸于身上的枷锁,颠覆既有规则,创造新的规则的傲然风范和强大实力。
  他不再满足只是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卒子,他希望能够走到伏地魔的面前,在他欣赏的凝睇中称颂他的名。
  六
  将斯内普引荐给伏地魔的是卢修斯。
  卢修斯毕业早,也是通过斯莱特林的其他人才得知了斯内普优秀的魔药天赋和出众的黑魔法能力。
  为了笼络这个人才,稳固自己在伏地魔前的地位,他主动去结识了斯内普,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就在一个夜晚把斯内普带到了伏地魔的宅邸。
  “黑魔王会喜欢你的。”卢修斯带着纯血世家特有的傲慢语气评判着,纡尊降贵地指点,“不过,你也要谨慎自己的言行,黑魔王从不宽容属下的愚蠢。”
  斯内普不喜欢他的装腔作势,但也不愿得罪他,敷衍地扯了扯嘴角表示谢意。
  卢修斯的高傲姿态在敲开那扇房门后,就转瞬变成了谦卑和恭顺。
  “主人,我把他带来了。”卢修斯深深地低垂着头,不敢直视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他就是我之前和您提过的,他叫西弗……”
  “西弗勒斯·斯内普。”伏地魔懒洋洋地打断了他的话,“我记得他的名字。”
  斯内普学着卢修斯的样子,低头盯着脚底下色泽鲜艳的地毯,心里轻轻一跳。
  他不确定伏地魔的意思是记得之前卢修斯在他面前提过,还是记得他们曾有过短暂的一面之交。
  不管是哪一个,他都为此感到喜悦。但他真切地希望,是后者。
  七
  伏地魔挥手让卢修斯退下。
  房门无声地闭合,偌大的房间里,便只剩了一坐一站的两个人。
  房间里一时安静得可以让斯内普听到自己的心跳。
  直到伏地魔开口。
  “抬起头来。”轻柔的声音用的是近乎随意的语气。
  斯内普遵从指示,但仍不敢正视对方,目光落在他的领口位置。
  “看着我。”他再次下达指令。
  斯内普目光上移,与那人对视。
  还是那张在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的诡异面孔,但斯内普并不关注这个,他敏锐地发现,伏地魔的心情似乎不错。
  他坐在长桌后的高背靠椅上,双腿交叠,意态闲适,细长的手指轻轻地在扶手上敲击着,是代表了愉悦的频率。
  尽管如此,那双猩红的眼睛里投过来的目光依旧带着巨大的压迫力,让斯内普很想垂目避开。
  但他没有。他竭力保持住了镇定,任由那恍若实质的目光在他身上逡巡。
  他不是不愿展示自己的敬意,但他不想表现得和卢修斯一样毫无风骨,叫人哂然。
  伏地魔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瘦削苍白的青年——刚刚才毕业的他,或许用男孩这个词更为恰当。
  这个男孩拥有与他以前一样的黑发黑眸,而他在那双黝黑的眼睛里,也找到了似曾相识的炽热神采。
  他不是很满意以前的自己,那时的他,还积存着许多无用的软弱和犹豫,正如现在的这个男孩。
  八
  “最近,有越来越多的人来投效我。”伏地魔看着斯内普,慢悠悠地说,“他们是真正理解认同我的理念吗?是对我的行事作风心悦诚服吗?我知道,当然不是。”
  他轻笑了一声,愉快道:“是恐惧,厌恶,盲从,投机,贪婪,迫使着他们不得不加入我的麾下——但我完全不在乎。”
  草原上的雄狮会在意一群鬣狗鬼祟地跟在身后,意图分食剩下的那点腐尸残渣吗?
  看到斯内普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情绪激动的红晕,似乎想要开口申辩什么,伏地魔笑着招了招手,让他走近一些。
  两人靠近之后,站着的斯内普就要高出了一些,他还没有习惯食死徒的作风,不知道此时应该匍匐在伏地魔的脚边以示卑下。
  伏地魔也不在意他的无心僭越,或者说,他纵容了这个男孩的小小冒犯。
  “你——和他们不一样。”伏地魔靠在椅背上,看着因为他的这一句话而骤然亮起的黑色眼睛,惬意道,“当然,你也想从我这得到什么,这很正常。一无所求的狂信徒虽然也不可缺少,但他们的愚笨和无趣让我腻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